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九章 做戏

“在外头等着,我进去看看!”郑玉说完,折扇一收,握在掌心,大步流星的跨进仁善堂医馆。
小学徒开始还对郑玉这个富贵公子极恭敬,可见他两次将银子当粪土那样扔在柜台上,又气焰嚣张的模样,顿时好感大打折扣。
金子回头,眉目清冽的迎着郑玉灼热的视线,微微一笑,问道:“这位是……”
“哦?”郑玉戏谑的笑了笑,他向来对自己身体有些自信,此刻听金子如此说,面上虽然紧张,但他嘴角的笑意,却出卖了他心中的不屑。
游顺妻子走后,游顺一个人在牢房里发了半天呆,晌午过后,他拍了拍牢门,说要见赵虎。
郑玉一瞬不瞬的盯着金子,如此近距离的看她,越发发现她美得惊心动魄。
金子将一块小巧的垫子放好,命郑玉将手放在垫子上,开始扶脉。
郑玉一幅受教的样子,忙诚惶诚恐的谢过金子,又装模作样的请教了一些该注意的问题。
而事实上,郑玉倒不算是出尔反尔的小人,他之前跟游顺达成的协议,其实一直都有在履行着。只不过最近的那笔汤药费,被人暗中做了一些手脚。
秋夜渐渐寒凉了起来,金子和辰逸雪二人都穿上了黑色的连帽斗篷,彼此的身形都裹在宽大的斗篷里,除了高矮,并没有什么辨识度。
去,连门面功夫都没有做到位,想来这郑公子,得有多急于见她啊……
做戏要做全套。
郑玉探着脑袋往馆内和*图*书张望着,将一锭银子扔到柜台上,一副财大气粗的土豪模样,问道:“馆中可有金娘子坐堂?”
金子凝着他,扬手,淡淡的道了一声请。
“这位郎君,你患的是窦性心律失常症!”金子认真道。
郑玉见小学徒磨磨蹭蹭地问东问西,又扔了一锭金元宝,不耐道:“直接回答问题,金娘子在哪个诊室,带我过去!”
……
做人可以没有傲气,但绝对不能没有傲骨!
胡须大汉见郑玉出来后,忙跳下车辕,跑到马车后面将车厢门打开。
……
“公子,您出来了!”大汉笑眯眯的接过郑玉手中的拎着的中药。
潘府门前只有两盏白森森的灯笼,暗夜笼罩下的大宅,越发显得空旷寂寥。
车夫游顺的妻子因为儿子的病情常常反复,已经不堪折磨,今天又一次去了大牢探望游顺。
他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儿子活下去的机会。
一阵夜风拂过,院墙上藤蔓交错的枯叶又哗一声,落了一地,随着风轻轻卷起,又缓缓跌落。
有钱就自以为是了?
有钱就高人一等了?
冰凉的指腹搭在郑玉的脉息上,让他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
心律失常?
‘吸毒的人浑身是病!’辰语瞳的金句在耳边滑过。
这一次他是慕名前来求医的‘病患’。
衙门决定继续锁定李某,将其发展为污点证人,而在此之前,还需要耐心取证,务求一击扳倒郑玉。
小学徒刚想和*图*书要开口跟郑玉理论几句,恰逢金子从诊室里走出来,天蓝色的长袍亦如那日初见般,清新脱俗。
金子对于郑玉轻浮的意有所指,不予理会。
为了不引人注意,二人乘坐的是赵虎特别安排的马车,上面印有衙门的徽记。
不过他这种出卖家主的行为,对案子而言,却是帮了大忙的。
郑玉睨了络腮胡大汉一眼,不紧不慢的问道:“金娘子就在这家医馆坐堂?都查清楚了?”
郑玉心情不错,径直上了马车,让大汉送他回别院后,将金子开给他服用的药送到别的药馆鉴定一下。
郑玉脑中电光火石的闪过那抹鹅黄色的身影,他仿佛透过了那宽松的蓝色长袍,看到了袍子里包裹着的,是一幅如何仙姿媚骨、曼妙至极的身躯……
果然是名儒潘亦文教出来的学生,一样虚伪,一样面目可憎。
慕名前来?
赵虎能让狱中的捕快放游顺妻子进监狱,自然能意料到这样的结果。
七叔因为帮潘亦文作伪供而被判处流放一年的刑罚,而对游顺的处罚却迟迟没有落实,这让他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惧。
李某私下挪用公款,想必郑玉知晓后,定然不会轻饶了他。
金子面色沉凛,扶完左手的脉息后,又让郑玉换了右手。
游顺坦言自己的的确确是受了‘利益’诱惑,才会答应那个人的要求,以命换命。
日落黄昏的时候,锦书将这两天的调查结果送到了侦http://m•hetushu•com探馆。
“在下慕名金医生的大名已久,特来求医!”郑玉笑意朗朗,态度真诚。
正在柜台上抄写卫生防范条例的学徒见馆里来了客人,且是行头不菲的客人,忙放下笔,含着礼貌的笑容,拱手道:“这位郎君,是看病还是抓药?不知敝馆有何能帮到您的?”
金子起身,取了一瓶子醋,往耳房走去。
金子见他没有说话,续道:“窦性心动过速,属于心脾劳损,气血亏虚,阴不胜阳,脉来太过,虚火妄动,扰乱心神。郎君的病虽然在心,但与肝肾脾胃的关系密切。”
其实游顺敢来顶罪,就预料了自己的结局将是难逃一死,可为了儿子,他豁出去了,只要儿子能得到救治,能恢复健康,就算他本身对死亡充满恐惧,也愿意为了儿子从容赴死。
郑玉身份高贵,且车夫游顺的身份将涉及到潘琇的案子,他自然不可能纡尊降贵地与低贱平民接触,一直以来都是他手下的一名管事李某帮他料理。
管事嗜赌,特别是最近这个月,输的就差当裤子了,赌坊的人命他在限定日期内归还所有赌资,不然就要下江湖令追杀他,李某无计可施,只能私自挪了郑玉拨给游浚的那笔汤药费还债。
金子不是忽悠郑玉,他吸食阿芙蓉的时间不短,心脉受毒素所摧残,身体早就是外强中干,只有他自以为自己年富力强、精力旺盛而已。
金子黛眉微蹙,放开郑玉的手,敛容m•hetushu•com正色道:“实话说,这位郎君的身体,确实有些问题。”
……
赵虎让捕快将游顺的口供做了笔录,又命人根据游顺口中形容的接头人画了像。晌午他将潘亦文在狱中发病的信息带过来给辰逸雪的时候,顺带将头像送了一份过来。
不过,郑玉的脉息似乎真的跳得挺快的。
郑玉忍住笑,他承认,自己刚刚因为金子的触碰而心跳加速,没想到到了金医生口里,成了什么心律失常。
啧啧,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
郑玉哈哈一笑,敛容定定望着金子,应道:“金医生果然是岐黄高手,在下的确是其病在心。不知道金医生有何良药可治?”
金子嘴角的笑意,越发深邃,眉眼弯弯的模样,让郑玉有片刻的恍惚。
学徒被郑玉这一掷千金豪气干云的气势怔住了,静了两息后,对郑玉上上下下悄然打量了一番,态度越发的恭敬起来,回道:“这位郎君也是来请金医生诊病的?”
郑玉抓好药之后,桃花眼带着微不可察的眷恋,往内堂看了几眼。若不是心里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注意把握一个度,兴许他会控制不住再进去请金医生扶多一次脉。
金子自然能感受他的变化,对于阅女无数的郑玉如此矫揉造作的反应嗤之以鼻。
可现在,交易的另一方违背了自己的诺言,而他依然待罪羁押在监牢,贫瘠的家中连儿子最基本的汤药费都快负担不起,重重压力之下,他开始动摇了。
夜幕http://www.hetushu•com降临的时候,辰逸雪和金子一道去了趟潘府。
“金医生,在下可有碍?”郑玉刻意放缓声音,尽量说得温柔。
郑玉担心自己会记不住,还特意向金子要了纸笔做了备注。
他一直保持着浅浅的笑,若不是金子已经知道他的底细,还真差点儿被他那伪装得滴水不漏的君子风度所迷惑。
“愿闻其详!”郑玉拱手道。
辰逸雪用过午膳后,便着慕容瑾将画像交给锦书,命他们二人尽快将画中人调查清楚,最后,确认此人是郑玉身边的管事李某。
她提笔,一面开着方子,一面应道:“治疗心律失常时,怡补养气血,调和阴阳为主,兼用化痰浊,去瘀滞以宣通脉络。儿用柏子仁、淮小麦养心安神,用麦冬、生甘草清心降火,用生铁落、朱灯芯镇心宁悸。大略服用八剂药,病情可控!”
他虽然是这馆里的一个小小学徒,但师父平日里的教诲,他一直都铭记在心的。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
果然是濯清涟而不妖,世所罕见……
进了诊室后,金子在郑玉对面敛衽跽坐了下来,二人之间只隔了一只矮几。
金子也不厌其烦的将平时该注意的事项一一罗列说明。
磨磨蹭蹭了半晌后,郑玉才拿着药方出了诊室。
络腮胡大汉态度十分恭敬,粉嘟嘟的唇瓣微微扬起,垂着眼睑躬身道:“是的公子,小的都查清楚了,定然不会有误。”
郑玉桃花眼微挑,信步走上去,含笑唤了一声:“金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