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章 契机

须臾,江浩南也从灵堂处出来。
他不愿意金子犯险,但他不能强制性的干涉,他尊重她,自然也要尊重她‘慎而重之’的选择。所以,挣扎过后的决定,便是选择默默的支持和守护。
这些暗卫都是经过特殊的训练,身手极好,长年担任着保护辰逸雪和辰语瞳人身安全的重担,但若无特殊情况,他们是不会轻易在人前现身的。
潘夫人木然的点点头,抬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带着浓重的鼻音,坚定道:“完整的证物,一定会有的!”
辰逸雪和他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案子的进展,见时辰委实不早了,便和金子起身辞别。
金子和辰逸雪这个时候能来祭拜,潘夫人满心的感动。
潘夫人话音未完,辰逸雪便直截了当的明言道:“不能!”
潘府前厅的正堂内摆着潘琇的灵柩。
瓶瓶罐罐摆满了实验室的长柜,金子猛然发现,她制毒药的天分还是挺高的,至少,比研制解药补药这类东西,效率要高得多。
好大的手笔!
江浩南是读书人,不可能不懂这些基本常识。
不过瞧他说起郑玉时满脸嫌弃的模样,真是倨傲得十分可爱!
廊下的灯笼全部换成了白色,一盏一盏犹如浮动的明珠蜿蜒到视线的尽头。
这拍马屁的效果果然立竿见影,郑玉立即豪爽道:“嗯,是我府上的一个木匠设计的,金医生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在下既然说要送你一辆,定然不会食言!”
车厢宽敞,配置齐全,豪华奢靡。
金子见状,也不再开口提醒。离开低温的环境,尸体hetushu•com便会加快腐败的速度,释放出腐臭的气体,人体过多的吸入这种腐败气体,有可能会中尸毒,后果非常严重的。
江浩南则安静的站在灵柩旁,专注而深情地凝望着棺中之人。
金子问了潘夫人今日的身体状况,汤药可有按时服用。
潘夫人的脸色虽然依旧苍白,但精神状况却是有所好转。
潘夫人满含期待的眼眸瞬间黯淡无光。
金子看她说这话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心中了然。
“被潘亦文撕毁的那封信!”潘夫人简单道。
临近午膳的时候,郑玉出现了。
金子见她神色郑重,便问道:“这是何物?”
他只是还放不下吧?
墨蓝的苍穹上,乌云被风吹散。
傍晚的时候,辰逸雪便开始着手布置了。
郑玉似乎对自己的座驾也颇感自豪,微扬着下巴,朗声道:“金医生若是喜欢,改天,在下送一辆给你!”
潘琇的尸体在停尸庄放置了许久,虽然一直有用冰块保存,但依然无法阻止腐败的脚步。
他在担心么?
辰逸雪向来低调,深居简出。
江浩南眼眶带着水雾,连鼻头也微微泛红。比起那天在衙门内的潦倒模样,而今看起来清爽了不少,只是越发瘦了。
金子微微一笑:“郑公子的马车都是需要特别订制的吧?儿貌似不曾见过比这更特别的马车了!”
金子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心道貌似今天没有得罪了辰大神吧?
盖馆后,气味淡了不少。
难道是因为郑玉上仁善堂求医的事情?
接下来和图书的几天,金子过得还算轻松。
“辰郎君金仵作前来送琇琇一程,这份情谊,在下感激不尽!”江浩南咧嘴一笑,拱手作了一揖。
金子领着笑笑一道上了郑玉的大马车,这是她第一次体验郑大公子的豪华车驾。
雪白的幔帐微微轻舞,潘夫人一袭素衣罗裙,如墨的长发松松的挽着,鬓角攒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她跪坐在席子上,亲手烧着冥器,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堂中伺候的婢女偷偷抬眼打量了他一圈,俊颜清隽逼人,但浑身冰冷摄人的气息却让人不敢直视。她们纷纷敛眸,垂下了脑袋。
蕙兰郡主和郡马辰靖之所以会答应这两个不入群的孩纸出来独居,也是因为有暗卫一直守护,他们稍稍放心一些。
人生自古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不是潘夫人,自然无法体会她的锥心之痛。
二人接过婢女点好的檀香,鞠躬致意后,便随着潘夫人出了灵堂。
金子清秀恬美的面容悄悄绽放,她挪坐过去,主动将今天郑玉求医的事情跟辰逸雪说了一遍。
“金仵作,辰郎君,琇琇这封信,可还能……”
金子与潘夫人寒暄了几句,便提出进灵堂祭拜潘琇。
……
潘夫人听春桃说金仵作和辰郎君来访时,忙从席上起身,匆匆迎了出来。
辰逸雪站在厅堂内,一袭黑色长袍显得十分肃杀,高挑又醒目。
不过安排暗卫的事情,辰逸雪并没有向金子透露,只是反复地叮嘱金子要小心一些。
辰逸雪同样拱手,还以一http://m.hetushu•com礼,只淡淡道:“江郎君言重了!”
辰逸雪看了金子一眼,不咸不淡的应道:“如果在下是三娘你,便会选择远离这样的人,避免与他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语儿说过,吸毒的人,总是浑身传染病!”
郑玉提出送马车给金子,这或许是个极好的契机,金子完全可以接着坐马车的借口,伺机接近那名木匠,看看能否套到一些有价值的证据。
灵堂布置得很简单,但从细节上便能看得出布置的人,花了很多的心思。
她小心翼翼的将信笺展开。
露出了皎皎明月,熠熠星辰。
因着潘亦文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潘氏本家的亲戚为了面子,已经将潘亦文从族谱中除名,急急撇开关系,因此,潘府大宅是门可罗雀的冷清。
他从辰庄那边调了十几个暗卫,命他们从即日起,暗中保护金子。
而辰语瞳则一心都扑在毓秀庄的发展上。
……
潘夫人之前由着江浩南不封棺,是因为府中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吊唁。
潘夫人从怀里取出一封物事,动作十分轻缓,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将那物事损坏。
潘夫人现在就是靠着为潘琇报仇的这个意志在坚持着,尽管活得很痛苦,尽管活在别人的嘲笑和讽刺中,但为了潘琇,她必须苟活下去。
郑玉表现的十分热情,说是吃了金子开的药,病情好了许多。他此番过来,是为了感谢金医生的妙手回春,并希望金子赏脸,与他一道去用午膳。
她忙将二人请到偏厅,稍事用了一杯茶汤后,才领着他们去灵堂。hetushu.com
尽管棺中放置了许多防腐的香料,但正堂内的气味,依然不大好闻,腐臭的气息和香料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无法言喻的怪味。
二人生活简单,多年来,暗卫并未曾真正发挥他们该有的作用。
金子看完之后,又将信笺传阅给辰逸雪。
简单的交接完毕后,金子便开始帮忙看诊。
将缓解阿芙蓉的药物反复验证过之后,金子才带着药,乘坐马车出了百草庄。
欲见而不得,这种煎熬让郑玉越发思念,坐立难安,脑中满满的都被金子的身影占据了,连严素素上别院都被他冷落了,只命丫鬟好生伺候着。
“郑公子的马车真特别!”金子含着浅笑说道。
听馆里的学徒说这几天,郑玉几乎天天往仁善堂跑。
午膳选择的地点在上次偷听墙角的那一间酒楼。
金子不忍,忙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呈堂的证物,必须要讲究完整性。这封信有好几处缺失,内容不够完整,衙门是无法将之当成有效证物将郑玉入罪的,就算勉强呈堂,对方也会拿捏着这一点说事,反倒给了他们准备应对的功夫。潘夫人不要担心,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别的法子的。”
金子额了一声,撇了撇嘴。
一个下午的时间,辰逸雪的作了无数次的思想斗争。
制作马车的木匠,是他府上的,而新做好的那辆马车是在桃源县完成的,说明郑玉出门,带着那个木匠同行,而这个木匠现在有可能就在他居住的别院里。
金子自然是婉拒了,但郑玉却是不依不饶,死皮赖脸的痴缠着,金子最后半www.hetushu•com推半就的答应了。
辰逸雪已经被辰语瞳这个现代人士同化得,就快失去古人该有的‘古老韵味’了……
她领着金子和辰逸雪转入院中的凉亭坐下,低声笑道:“金仵作不必担心,大仇为报,妾身怎舍得死?”
院中的光线,透亮了几分。
潘琇一定很喜欢粉色,所以,连白色的花圈里,都点缀着粉红色的花瓣。
仁善堂那边人流较多,春桃上馆里取药,反而能掩人耳目。
因为郑玉的接近,她必须要扮潜伏,便不能去侦探馆上工。正好趁着空当,为春杏那些受害的婢女们研制缓解阿芙蓉毒瘾病发的药剂,在等待药效验证的时候,金子也没有闲着,让袁青青又抓了一些老鼠,反复试验她之前提纯的各种各样的毒药。
不知实情的人会以为此刻棺中躺着的,定然是个仙姿魅惑的娘子,可金子和辰逸雪却清楚的知道,潘琇被毁的那半边脸,有多么的悚人肺腑,单看笑笑第一次见到尸体时的表现就知道了。
短短的几句对白,金子已经掌握了一个重要讯息。
潘夫人重新将信笺黏贴在一张干净的宣纸上,不过信的内容依然不是完整的,中间缺了好几块,根据字句之间的联系,倒是不难自行补脑,将缺漏的字句补上,但这样的信笺,却是无法再作为证据呈堂的了。
金子微微长大了嘴巴,潘琇的控诉书之前已经被潘亦文撕得支离破碎,潘夫人该花了多少功夫才能将之拼凑出来?
上了马车,辰逸雪依然绷着脸,连帽斗篷被扔在榻边,神态傲慢而淡漠的望着窗外。
金子也开口宽慰了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