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一章 祈愿

“逸雪去做什么?”龙廷轩敛容,好整以暇的问道。
金子已经在将自己的愿望写好了,她有些兴奋的吹干红纸上的墨迹,然后小心翼翼地叠上,在元宝的下方用红绳绑了一个扣结,将寓意大吉大利的橘子装进去,抽紧绳子。金子将祈愿元宝捧在胸前,闭着眼睛虔诚的祈祷着,随后用力将元宝往高处抛去。
龙廷轩的神色变得锐利起来。
强烈的想要拥有三娘的欲望,让他越发的冷静下来。
而高丘上刚刚金子和龙廷轩都未曾注意到的一件事,便是辰逸雪的许愿元宝,稳稳的挂在他们二人许愿元宝的中间。
金子身子一顿,不知为何,她不想造成任何一方的误会,特别是辰逸雪还在场的情况下。
听说扔得越高,愿望便能越早实现。
金子扫了周围一眼,不由暗叹,古往今来,人们都有看美人养眼的习惯……
“走吧!”辰逸雪转身,招呼着二人走下高丘。
没错,是过滤。
清风吹过,许愿纸被风带起,露出了一排排黑色整齐的小楷……
“儿自己来!”她尴尬的笑了笑,抿了抿碎发。
为了应语儿的要求,逸然卯足了劲儿将祈愿纸抛了上去,结果祈愿元宝抛得太高,直接飞过了树丫,不知道甩哪儿去了,急得语儿哭了鼻子。
额,确切的说,龙廷轩这个人除了跟自己同样有眼光知道三娘是个好女子之外,没有什么能跟他相较的,这点辰逸雪还是挺有自信的。
www.hetushu.com应该是前年的事情了,那时候他正被梦魇折磨,搬到了辰庄养病。十三岁的语儿听说辰庄外的陌上有一棵祈愿树,只要诚心祈祷,愿望便能实现。于是小丫头便拉着逸然一道去寻那棵祈愿树,买了元宝和祈福纸,在上面诚心写了自己的祈愿,在树下许愿后,让比她高大的逸然帮他扔上祈愿树。
龙廷轩侧首望着边上的辰逸雪,又看看跑上高丘上的人儿,发现金子亦回头扬着蓄满柔柔笑意的面容看辰逸雪。
逸然为了哄她,只能再去买了祈愿纸,小心赔罪后,再帮她扔了一次,没想到祈愿纸正好抛在树丫的最高制点,这代表着愿望能最早实现。这让祈愿的兄妹俩无比兴奋,忙跑回庄子,告诉卧病在床的自己,他很快便能好起来的。
龙廷轩忽而笑了,点头道:“是本王欠缺考虑,时辰的确不早了,就先送三娘回去歇着,游湖,以后有的是时间!”
辰逸雪和龙廷轩目光温柔的望着金子,二人脸上都带着笑意,濯濯明亮,如清风明月般光彩逼人。
人群熙攘,金子也没有留意龙廷轩称呼上的变化,只点点头,笑道:“挺有意思的,不如龙公子也来许个愿望如何?”
“当然!”龙廷轩唇瓣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不紧不慢的接过来,低喃道:“璎珞喜欢的事情,在下自然也是喜欢的!”
龙廷轩背着手,一面提醒着金子小心,一面和*图*书望着不远处灯光璀璨的西湖湾畔问道:“不如去西湖边走走?!”
难得今晚夜色不错,又不会阴寒,龙廷轩舍不得就这样送金子回去。
金子干笑了一声应道:“龙公子说笑了!”
“你们愣着发呆作甚?快许愿吧!”金子笑着催促一声,问道:“愿望写了?”
他清隽的眉眼中慢慢漾开笑意,将手中的元宝奋力向上抛去。
因为,细节决定成败!
“嗯!”辰逸雪点点头,护在金子身侧走下高丘,容色平淡。
“哇,我成功了……”金子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己抛得那么高,那么稳。她掩嘴笑了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在原地蹦蹦跳跳,充满童真的味道。
“是写在这里么?”金子没有发现辰逸雪情绪上发生的微妙变化,接过他手中的祈愿元宝,翻开指着红纸问道。
金子跑到高丘上,才发现那祈愿树就是一棵参天的榕树,枝繁叶茂,枝桠上垂下许多虬枝,一根一根,扎实地钻进泥土地里。榕树的枝干上挂满了黄色与红色相间的元宝,就像一本小册子,依稀能看到红纸上写着的黑字。因为祈愿纸较轻,人们便在元宝的底部坠了一个黄橙橙的橘色,这样便可以借力抛上枝桠,还能寓意大吉大利。
辰逸雪冷冷的盯着枝桠上两只垂下来迎风轻晃的橘子,白皙的手握了握祈愿纸,闭上了眼睛,第一次觉得祈愿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他的态度郑重,摒除了心和-图-书中所有的杂念,将心中所愿所想,明明白白地过滤了一遍。
他不由审视起辰逸雪来,沉吟了半晌,却见他一张面容尽显淡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杂绪掩藏其中。
这里人多口杂,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金子警觉地改口,唤了龙廷轩龙公子。
金子刚刚被龙廷轩拉着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辰逸雪抛元宝的过程,此刻见辰逸雪已经许完愿,忙问道:“辰郎君抛了?”
龙廷轩是个强有力的对手,但辰逸雪并不认为他比自己优秀,至少没有优秀到可以吸引三娘的全部注意力。他有权有势,但三娘却不是肤浅的人,这点不会成为他竞争三娘的优势。
龙廷轩有些得意的笑了笑,低声道:“这样璎珞就不会孤单了……”
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两下,心隐隐抽痛。
两个大男人游湖,若是知交好友品酒论诗那也就罢了,可偏偏二人的性格南辕北辙,委实谈不到一块儿,又何必委屈自己又勉强别人呢?
不用争先恐后,也不必抢占先机,只需要……恰到时宜!
她早就应酬了龙廷轩一个下午,精神上已经是疲累交加,此刻唯一的念头,便是回去泡个美人浴,然后舒服的躺倒在榻上,呼呼大睡一觉。
“郎君去买祈愿纸!”野天低着头,恭敬回道。
“下午刚下过雨,土丘还有些湿滑,小心些!”耳边传来辰逸雪清亮的嗓音。
他们二人怔怔的站着,竟引起了不少妇人、闺秀娘子们的注意。和图书往来的少妇小姐,毫不掩饰炽热的目光,低声说大声笑,而那些闺秀娘子,虽然带着面纱或围帽,却掩不住那娇羞的神态和躲闪的目光。
龙廷轩点点头,走到金子身边,将手中的祈愿元宝运臂一挥,那元宝便被抛了出去,纸张在空气中发出一阵哧喇声,红绳很快便在金子抛中的枝桠缠了三圈,稳稳的挂在金子许愿纸的一边。
……
辰逸雪的俊颜在夜色和灯光下泛着融融的光泽,他的唇畔漾出笑意,脑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个画面。
龙廷轩的举动和眼神,正好被拿着祈愿纸回来的辰逸雪看到了,他的脸色倏然一沉,冥黑的眼眸渐渐变得幽深起来。
在远处的一个高丘上,围着好些人,男男女女,说话声嬉闹声靡靡缕缕。
金子的眸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流转着,灯光下的他们,各领,不相上下。
“璎珞要许愿吗?”龙廷轩站在金子身边问道。
“那是在做什么?”金子有些好奇的望过去,低声问道。
这话,说得那般在理,竟让他无从辩驳,貌似他若不赞同,便是枉顾三娘的闺誉。
金子抿着嘴偷笑,说实在的,她可不想再陪着这二人游湖,两尊神护在身边,彼此暗潮涌动,就算再美的意境,也会受到破坏。
他眯着眼睛凝着辰逸雪。
想起这个,笼在他心头的阴霾便不自觉的烟消云散了。
银红色元宝在空中划起一道唯美的抛物线,缀着橘子的红绳缠上了高处的一枝枝桠,红绳绕了hetushu.com三个圈之后,元宝稳稳的挂在了高枝上。
辰逸雪能肯定若是自己为三娘这样做,她一定不会躲闪。
“好啊!”龙廷轩长眉轻挑,眸光似水的凝着金子,忽而抬手,为她拢了拢耳边的秀发。
“你们上去等我!”辰逸雪说完,便往高丘的另一侧走去。
他刚刚没有看漏,龙廷轩为三娘拢耳边的碎发时,三娘那细微的反应。
已经走下了高丘,耳边的熙攘声小了很多。
“是祈愿树,他们在树下祈愿,再将元宝抛上枝桠,抛得越高,愿望便能越早实现!”辰逸雪解释道。
金子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往高丘跑去,一面回头喊道:“走,咱们也去祈愿!”
阿桑和野天忙提着灯走前头照明去了。
辰逸雪瞥了龙廷轩一眼,不待金子开口回道,便说道:“西湖风光无限好,难得王爷有此雅兴,本该作陪,只是三娘毕竟是闺阁娘子,不宜在外逗留太晚。”辰逸雪顿了顿,续道:“不如将三娘先送回百草庄,免得一会儿桩妈妈她们担心。王爷想游湖,在下作陪如何?”
龙廷轩嗯了一声,提着袍角,看着金子纤柔的背影,忙追了上去。
这也就是拒绝了辰逸雪作陪了。
辰逸雪嗤笑一声,一脸冷然的别过头,兀自取过一支笔,在红纸上写上祈愿。
辰逸雪嗯了一声,将另外一份祈愿元宝递到龙廷轩面前,慢条斯理的问道:“不知道龙公子是否也感兴趣?”
“抛这么准!”金子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