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四章 学士府

马车从兴安坊的大街经过,视线里各种各样的雕楼宅邸茶楼酒肆从眼底一一滑过,让金子有些目不暇接,不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四下张望。
刚刚明明是跟刘谦说只是过来道一声再见的……
刘谦也从马车上下来了,或许是回到了他的地盘上,此刻见他精气神十足,全然没有风尘仆仆颠簸劳神的模样。他大步走过来,看着一袭丁香色折枝绣兰短袄襦裙,犹如清荷亭亭昂立枝头的金子,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跟她猜想的不差,古人都极重视风水地理,皇城位于上京城的中间,属于龙眼所在,龙气聚集之地。
刘谦指着金子介绍道:“这是阿云的闺女璎珞!”说完,便笑着扫了众人一眼,侧首对金子说道:“先进府中安置下来,一会儿舅舅再一一介绍家中之人给璎珞你认识!”
不过桩妈妈短短的两句话却给金子提供了极多的信息量。
门上似有人早接到消息,正分两排而立,翘首等着他们过去。
金子笑着点了点头,心想那可是个黄金地段,那里的房价应该是死贵死贵的吧?
刘谦和夫人顾氏亲自领着金子主仆去雅怡苑。
一身女儿装的打扮,又略施了粉黛,笑靥妍妍,云鬓雪腮,琥珀色的眼睛微微弯着,灵动明亮,含笑凝睇间别有一番神韵,煞是撩人心怀!
桩妈妈则有些感慨的抹了抹眼泪,二十多年了啊,自从陪着夫人出阁后,她便不曾再回帝都,原想着此生便和_图_书要在桃源县的金府大宅里终老了,却不想托了娘子的福,还能回帝都看一看这个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乖乖,这次她进京,竟是奉召而来的。
野天早就在辰逸雪的马车边上候着了,不过中间隔着几辆马车,还有随行的护卫遮挡着,倒是看不到前面金子和刘谦到底说了些什么,此刻见金子盈盈走来,野天眉眼一亮,忙对车厢内的辰逸雪说道:“郎君,金娘子来了!”
因事先捎了信回来,刘府倒是一早便收拾好了厢房,开始只道是刘府庶出女儿生的孩子,也没在意,便准备将后院西次间拾缀出来给金子暂住,后来在洛阳城因命案耽误,刘谦便飞鸽传书回来,并让他们精心准备好各种女子用品,还特意吩咐将雅怡苑腾出来给金子居住。
“我知道!”辰逸雪的声音低哑,他低头在金子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手圈得更紧了,笑道:“若是咱们在桃源县就成亲了多好?我就可以直接把你领回家!”
这天下芸芸众生,别说一介女子,就是男子也从不曾听闻哪个平头百姓能得陛下传召的啊。还是个操持仵作贱业的人,啧啧,这女娃娃,可是要逆天了啊,难不成要打破大胤朝立朝来的传统不曾?
他一人过来后,身后紧跟着有过来几个穿着锦缎的男男女女。
“璎珞,咱们刘府到了!”刘谦含笑道。
金子礼貌的笑了笑,回头看着刘谦,淡淡道:“舅舅,和_图_书容儿去跟辰郎君道别!”
又听说了她许多的事迹,知道她便是入了逍遥王法眼的金仵作,刘家人哪里还敢懈怠,忙将雅怡苑腾出来,细致地打扫装扮一番,等着金子入住。
场面还是挺热闹的,众人皆是笑脸迎人,金子也忙跟着扯出笑容。
刘谦一路随行,怎会不晓得这二人的情况?虽然辰郎君现在比陛下亲生的逍遥王差了一些,但怎么说也是蕙兰郡主的嫡长子啊,将来不定就要给端肃亲王承爵,那身份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跃上亲王之位,那跟逍遥王没差多少了。
放下车帘后,遣了野天代表自己去向刘谦道别,便吩咐护卫启程,改道荣安坊。
金子才刚走到车辕边,便见车厢内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恋恋不舍的结束了一个绵长的吻,金子整个人软软的倚在辰逸雪的怀抱里,火热的温度还在她的脸上流连,久久不退。她的心扑扑的跳着,就像瞒着家长偷偷做了坏事的孩子。
辰逸雪握紧金子的柔夷,丁香色的裙摆在车辕边划开一道弧度,人便闪身进入车厢。
金子哈哈一笑,这个家伙。
众人虽然狐疑,但刘谦发了话,自然不敢不从,只是后来也打听了一番金元嫡女的事情,这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啊。
“好!”金子红着脸点点头,从他怀里挣扎着起身,一面道:“我得下去了,让人久等,不礼貌呢!”
……
金子也柔柔笑了。
笑笑和袁青http://www.hetushu.com青率先下了马车,伸手将金子扶了下去。
时光荏苒,日新月异,上京城,早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似乎变得更加宏伟壮观大气磅礴了……
城东就好比龙脊,地势较高,不必担心水患问题,是城中权贵大阀们争相聚居之所。东市设置在城东,那里的商品物事自是奇珍荟萃琳琅满目,高端大气上档次,专供权贵大阀消费。因而桩妈妈说那里地价奇高,寸土寸金,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这就跟现代的商业市区一个道理,郊外的房价跟市中心的房价,那完全不是个档次的,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呢。
金子暗暗在想,以后出门一趟,回来要是迷了路或是走错了门那就糗大了。
她将小手放在辰逸雪的掌心中,陆路的四天,除了偶尔下马车能说上几句话之外,短短的距离却因不能常常相见,仿若被生生隔开了几个世纪。
已经入了冬,一下车便能感觉到一股森森寒意。
金子循着他的指尖望去,果真看到了学士府三个金漆大字。
“大老爷返家了……”前面有小厮喊了一声,紧接着,学士府两边的小厮便都喊了起来。
车窗的另外一边,袁青青和笑笑正挤在一块儿,叽叽喳喳地谈论着上京城的繁华与热闹。
二人间靠得很近,彼此的呼吸可闻。金子看到辰逸雪纤长白皙的脖颈微微抖动,便听他醇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回去我便跟外祖父和父亲母亲将我们的事情说了,珞m•hetushu.com珞,等我的消息!”
还未分开,便已经开始思念。
辰逸雪嗯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
野天忙上前将挡风幕帘拉开,摇曳而柔和的光线钻进车厢,将一张白皙的容颜映衬得越发立体,剑眉微扬,幽深如水的眸子就如星辰般灿然生辉,挺俊的鼻子下,清润的薄唇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略带桀骜,又有说不出的迷魅独绝!
“大哥回来了,一路辛苦了……”其中一名身穿玄色锦袍的中年男子迎上来,笑意和煦,言行恭敬。
看着落荒而逃似的倩影,辰逸雪露出了一抹温柔至极的浅笑。
刘谦见金子如此恭谨,心中也甚感愉悦,忙让小厮帮着桩妈妈几个将行礼搬进去。
金子略扫了他一眼,眉眼跟刘谦有几分相似,想必是他庶出的弟弟吧。
金子挪着身子准备下马车,听身后的人儿又依恋的唤了一遍自己的名字,身形一顿,转头贴过去,在他如玉的俊颜上落下一吻,笑道:“最后的GOODBYE~~KISS!我真的得走了……”
这外甥女随了阿云,本就长得极美,再好好打扮打扮,就是倾城之姿,赁是帝都四大美人也不能抢去她一分风头。
她的笑声还没完,就见辰逸雪倾身下来,封住了她饱满莹润的朱唇。此次分开,隔着两个家族的重重高墙,再见,可就不比百草庄那时容易了。
他心中一番计较后,便允了金子,让她过去与辰逸雪道别。
“已经到了刘府门前,那里也已经有人相迎m.hetushu.com出来,我不能耽误太久。”金子被辰逸雪紧紧的圈在清冷的怀抱中,忙仰起头,长话短说。
金子四下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入目是笔直干净的街道,两边设有排水沟,道路两旁皆有栽树,只是冬日里,树干光秃秃的,连一片叶子也没有。
强烈的,想要将她据为己有的欲望让辰逸雪舍不得,舍不得离开她……
为首有几个年轻男子和娘子,眸光热切,盈盈含笑地望着这边。
七拐八弯了过了几条大街,马车便停了下来。
当时府中的人都吓了一跳,这雅怡苑可是府中最好的一处院子了,就是刘谦庶出的女儿要住那里,他都不同意呢,虽然是庶出的,但也是家主的闺女啊,怎么着也比一个庶出妹妹生的女儿亲吧?
“刘家的宅邸离皇城较远,在城东,但那里设有东市,却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西市就比较混杂,各色人等三教九流的都有。”桩妈妈看了一眼身边的金子,主动介绍道:“老奴听说端肃亲王府所在的荣安坊倒是接近皇城脚下,从荣安坊到朱雀门,也就是一刻钟的车程!”
车厢内很安静,只剩下彼此低低的轻喘。
桩妈妈忙从车上拿了斗篷下来,抖开披在金子身上。
辰逸雪嗯了一声,帮着金子整理好裙摆。
“是,儿听舅舅的!”金子规规矩矩的应了一句。
街道两边的房舍鳞次栉比,墨绿的琉璃瓦重檐屋顶,飞檐斗拱,建筑风格典雅大气,只除了门前的门匾不一样之外,模样竟差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