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八章 坦言

这个舅舅会不远千里的赶去桃源县过问母亲的案子,原就是龙廷轩的手笔。
听金子喃喃,龙廷轩皱眉问道:“璎珞,你说什么?”
金子柔顺的应了一声是,便起身朝翁氏施了一礼,随着顾氏一道儿出了松竹园。
青青端着盥洗用具进房间,笑笑也跟着上前伺候金子起榻洗漱。
刘府的后花园建有一座塔楼,站在塔楼的顶端,可以甝俯整个刘府的布局和景观。
此刻有顾氏提醒,金子也回过神来,忙蹲身行礼:“儿见过王爷!”
她略有些耷拉的眼角微微挑起,烁烁的眸光不留痕迹的从金子面容上一闪而过,旋即笑道:“谦儿不在,我这老婆子又跟你们年轻人说不到一块儿,免得去了还把逍遥王给闷坏了。就让你那两个庶弟先过去陪着!”
金子只是笑了笑。
金子佯装没有发现,回头看着龙廷轩,笑道:“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在我心里,可是将王爷当成了朋友的。我跟你说这些,便是想要与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悦。”
她何德何能能得一国之君亲自召见呢?说不定陛下当时只是一时兴之所至,对一个懂得验尸的小女娃有点儿好奇罢了。
这时门口光线一暗,龙廷轩忽的心口一跳,勉强压下兴奋的情绪,淡然望去。
从阿桑口中得知和从金子口中得知这一消息,对龙廷轩来说是不同意义的。看着她亲口讲二人一路偕行的默契和趣事,龙廷轩的心便像是被生生剜走了一块肉,疼得他就快喘不过气来。
听刘谦说这阵子朝堂hetushu.com事情繁杂,陛下有很多重要国事要处理,召见的安排,可能要延后。
晓鼓声约莫响过三千下才停了下来。
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她睁开眼,透过八宝绢纱扇屏望向外厢忙碌的笑笑,哀怨地叹了一声: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龙廷轩略有些歉意的低声道:“本王也是昨晚才知道三娘你已经到帝都三四天了,不晓得你来,不然本王该早些过来问候问候!”
“逸雪于你而言也不是别人,这事情跟你说,也无妨!”金子眨了眨眼,脸颊浮起两团红晕,垂眸小声道:“我们已经决定要永远在一起了!”
顾氏诺诺地应了一声是,眼角的余光瞟向金子,果然便又听翁氏对金子说道:“三丫头,祖母听说在桃源县的时候,逍遥王也曾给你颇多关照,而今你也是我刘家人,就代表你舅舅与舅母一道去过去说说话吧!”
龙廷轩的目光自金子入门伊始,便没有从伊人身上挪开过。
不过旋即她便推翻了这个猜想,时间对不上。手谕发出的时间与龙廷轩离开桃源县的时间对不上!再有一个,龙廷轩不过一个闲散王爷,断不敢胆大妄为到假借圣旨肆意而为。
龙廷轩伸手指着远处憧憧的巍峨殿宇,朗声道:“那里便是皇城,等父皇哪天召见你,本王再带你好好地逛一逛皇宫!”
金子无声的叹了一息,当日他走得太急,竟没能好好的跟他讲个清楚明白。
金子摇摇头,回过神来,http://www.hetushu.com这才察觉他真的直接唤了自己的名字。想起答应辰逸雪的事情,便不觉脱口回道:“王爷,以后还是唤我三娘吧,唤闺名,被人听到,多有不妥!”
金子只担心陛下贵人事忙,早忘了还有那么一旨手谕的存在。而她又不能主动凑上前去提醒,又不能拍拍屁股当那一旨手谕不存在一走了之。
刘谦自然是对逍遥王的到来表现得诚惶诚恐,从二人的交谈中,倒是印证了金子内心的猜想。
走在抄手回廊上,顾氏的眸光若有若无的在金子身上流连。
在府中住了三四天,金子也渐渐适应了晓鼓醒来的习惯。
上了年纪的人一般觉少,金子过去松竹园的时候,翁氏早已经用过早膳,正坐在蒲团上打着坐。小丫头进屋递了话,便打起帘子让金子进屋。
她暗自下了决心,等一会儿用过午膳,找个方便的地方,将感情的事情一并说清楚了,免得拖泥带水,伤人伤己。
龙廷轩看着眼前笑靥如花的人儿,忍着心痛,勉强露出一抹笑意。
逍遥王来了?!
金子刚刚有片刻的愣怔,她看到龙廷轩面容的那一瞬间,就在想陛下的那一旨手谕,究竟是不是他本人下的?还是龙廷轩这个家伙假借陛下之言,将她诓来了帝都?
“那就叨扰了!”龙廷轩含笑的目光掠过金子的容颜,想都不想便答应了。
顾氏本想提醒金子是不是先回雅怡苑换一身衣裳装扮,又想着不好让逍遥王等太久,纠结半晌后,还是由着她去和图书了,只一路与金子闲话几句,引着她往会客厅走去。
喝了两盏茶,刘谦便回来了。
金子今天穿着一件橡皮粉交领襦裙,脸庞如玉,却是不施一丝粉黛,三千青丝挽成一个低矮的蝶髻,装扮清新雅致,却是有些随意,显得不够庄重。
翁氏早就听儿子刘谦讲过,逍遥王对三娘青眼有加,多方维护。
她也颇有眼力劲儿,陪着说笑了几句,便低声问道:“王爷,若不嫌弃,可否赏脸留下来一起用个午膳?”
五更晓鼓,天色依然笼在一片朦胧之中。
他沉着脸,情绪降到了冰点,垂在身侧的手,不知不觉已经紧攥成拳。
两位庶出的舅舅不由暗自吃惊。
“刘夫人和三娘都与本王相熟已久,不必多礼!”龙廷轩一脸和煦的笑意。
顾氏抬头的瞬间,便看到了他眼中迸发而出的毫不掩饰的神采,心头顿时一阵欣喜,回头偷偷瞟了金子一眼,忙扯了扯金子的袖口。
顾氏心中欢喜,便借着张罗午膳的由头,退席下去了。
二人寻思着,午膳得将大哥和二哥一并唤回来陪着,不然实在显得不够庄重。
国事为重,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自然是无足轻重的。
相熟已久这话可是不敢当的啊!不过今日有逍遥王这句话,就是一般的权贵宵小,也不敢轻易动他们刘家人一分一毫。逍遥王这话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极大的保障啊,谁敢不知死活地得罪逍遥王相熟已久的世家大族?那是嫌命太长了呢!
厅中,龙廷轩一袭休闲的紫红色圆领常服和-图-书,端然跽坐在主座的位置上。墨发随意的挽起,没有戴冠,只用一条银色发带缠束着,神情有些慵懒,眼中含笑,正与两位庶出的舅舅说着什么。
金子眼皮一跳,这厮这么早过来,不会是来看她的吧?
坊门在规律的鼓点声中陆续开启,百姓们或披衣而起开始一天的劳作,或在密集的鼓点声中继续酣睡。
顾氏见金子与逍遥王说话的态度如此随意,便越发肯定二人的关系不一般。
金子淡淡的道了一声谢王爷,便兀自走到左边的下首处坐了下来。
龙廷轩和金子一块儿拾阶而上,阿桑和笑笑便留在塔楼下等待着。
龙廷轩一愣,心头酸酸的,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露出一丝勉强的笑意,应了声好。
金子能感受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愤怒气息,但现在不说清楚,将来给彼此的伤害就越大。
顾氏领着金子盈盈步入厅中。
“妾见过王爷,王爷安!”顾氏一脸笑意,盈盈朝龙廷轩拜了下去。
顾氏心中怦怦跳着,逍遥王这是抬举他们刘家么?
上了顶楼,视线处一片豁然开朗,只初冬的风,吹得肌肤微微有些刺冷。
金子已经知道刘谦认亲一事是龙廷轩设计了自己,心里虽然不悦,但还是掩下不提,只将路上遇到案子又与辰逸雪一块儿火速破案的事情跟龙廷轩讲了一遍。
金子微微一笑,眯着眼睛顺着龙廷轩的指尖望去,低喃道:“皇城应该跟紫禁城一般恢弘壮观吧,以前紫禁城倒是去过几次,只是里头少了一丝烟火生气!”
两个庶出舅舅倒不好意思退hetushu.com下去,一来不能放着外甥女一个闺阁娘子代他们刘家招待逍遥王,这样传出去不好听,又让人觉得他们刘家没家教,待客不诚,只好在一旁当陪衬,看着逍遥王和金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午饭后,金子便主动提出要带龙廷轩四下走走,消消食。
……
金子知道大族都爱瞎讲究,也便听从桩妈妈的意思。
龙廷轩求之不得,从进刘府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巴不得其他不相干的人都从他面前消失,只留下璎珞一人与他作伴。难得金子主动提出来,他自然是欣然向往的。
天呐,大名鼎鼎的逍遥王,竟留在他们府中用膳?
看着一脸紧张的顾氏,老夫人翁氏露出一脸的不悦,嗤笑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什么事情这么惊惊乍乍的?”
毕竟是寄人篱下,礼节各方面都要细致到位,才不会让人心生厌弃,桩妈妈便提醒金子每天过去给外祖父和外祖母请安。
金子一直保持着晨练的习惯,在院内做完吐纳和完成一套早操后,才回屋用了早膳。
“王爷客气了,你这话是要折杀我么?”金子浅浅一笑,端起茶盏撇了撇杯中的浮沫,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陪翁氏说了一会儿话,正打算回雅怡苑的时候,顾氏进来了。
顾氏被婆母的冷嘲羞煞了脸,忙整了整容,上前欠身施礼,缓声道:“母亲,是儿媳失礼了。只是刚刚二门上的人过来说逍遥王来了,儿媳也是吓了一跳,爷又刚刚出门去了翰林院,府中就只两个庶出的弟弟,儿媳只怕礼数不周怠慢了王爷,这才来请示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