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二十二章 推敲

元慕脑袋飞快的旋转着,手下意识的揪了揪下巴的胡子,低喃道:“那这个案子,难道是入室抢劫?这,不大可能啊!”元慕抬头看向辰逸雪:“某完全可以肯定这凶手压根就没有到过西厢和东厢的屋子,里面没有被翻动过的现象,也没有您此前说过的潜血痕存在。要抢劫,好歹也多搜刮点儿值钱的东西吧?”
小女孩的颈部没有损伤,这就完全可以排除了扼颈和捂压口鼻造成的窒息,但她身上却又没有溺水而亡的典型征象……
金子抿了抿微微发干的唇,从西厢的长廊走下去,绕回天井的时候,发现放置茉娘尸体的担架旁边,多了一个用裹尸布抱着的,小小的尸体……
他清澈如泓的眸子扫过榻旁的檀木落地柜,微眯了眯眼睛,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柜门上一个颜色稍暗沉的点,回头朝元慕招了招手,问道:“元捕头,你过来看看,这个柜门上的痕迹是什么?”
赵氏身上总共有二十一个伤口,其中十七刀在脸部,四刀在颈部。面颅骨塌陷性骨折,脑组织挫碎,是瞬间死亡的。赵氏死亡后,凶手还在她的颈部砍击了四刀,导致她的气管、食道和颈动脉完全断裂,头颅勉强靠着颈椎和躯干相连。赵氏的死因属于重度的颅脑损伤。
元慕凛神,想着这个时间段有可能在月朗山上作案的嫌疑对象。
元慕找不到通伯的杀人动机。
而元慕则瞪大了眼睛,听完金子说的话之后,破口大骂道:“他娘的,www.hetushu.com凶手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对这么一个小孩子……他娘的也下得去手……”
辰逸雪如墨的瞳仁沉沉的,紧紧抿着嘴。
辰逸雪俊美安静的侧脸带着几分笑意,指着柜门内侧的几滴零星喷溅血。
金子抿嘴微微一笑,摇头道:“没事,我坚持得住!”
她忍住心头的冒起来的酸涩,从头开始检验孩子的尸体。
元慕不置可否,上前一步问道:“金娘子能推测出赵氏的死亡时间么?”
赵氏的尸检完成之后,金子长舒了一口气,提起工具箱出了西厢。
小女孩的外阴部位有损伤,应该是在死亡之后,被凶手猥亵过。
“那我帮你!”辰逸雪说完,便兀自蹲下,将包着茉娘的裹尸布打开。
“他杀完人之后,为何还要去翻柜子呢?”辰逸雪低头看着落地柜,眼神微眯,变得极为淡漠。
元慕应声道好,想起此前州府出过媚娘那孩子被活埋的案件,如今又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女孩被无辜溺死,心便不由自主的揪痛起来。
在辰逸雪和元慕对现场进行痕检交流的时候,金子已经全神贯注地进入尸检状态。她摒除一切杂念,迅速地褪下赵氏衣裳,对尸表进行了详细的检验。
这是怎么回事?
元慕拱手应了声好,便大步跨出了天井。
溺水时濒临死亡的那种滋味,没有人比辰逸雪更加清楚!
“不会!”辰逸雪此刻已经将落地柜的柜门打开了,望着柜子,笃定的应了一句,而hetushu.com后抬头看对元慕说道:“元捕头你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发现?”
“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是什么情况?”金子抬眸哑声问元慕。
辰逸雪想起通伯膝下的确有一个小孙女儿,他眼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痛色,嗯了一声,随着元慕出了西厢。
元慕扫了一眼,柜子里整齐的放着一些账册、几个小匣子,没有被翻动的现象。他又拉了上方一个小的抽屉出来检查,里头叠放着几方崭新的帕子,再无其他物事。
可案发之后,他曾让人四处打听,都说通伯是个性情极温和的人,且这些都是他的亲人啊,榻上这个血肉模糊的人,还是他携手走了大半辈子的老妻,情意不同一般,又怎么会无端下此狠手?
金子眼睛亮亮的,侧首顺便吩咐了元慕一句:“元捕头找人里里外外搜一遍,看看有没有找到斧头这样的工具,我可以肯定凶器是斧头,若是院中没有斧头,那便可以肯定凶手是有备而来的,且目的性很明确,为了西厢那个落地柜里的东西。”
元慕凑过去,眨了眨眼,因光线问题看得不甚清晰,他伸手掏出火折子,将落地柜上面放置的一盏油灯点燃,拿着油灯近前照着,看向辰逸雪道:“这是一个血手指印!”
金子点点头,应道:“从尸体呈现出来的尸斑和尸僵程度上推算,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子时到丑时之间!”
“没什么异样啊辰郎君!”元慕看了辰逸雪一眼,耸了耸肩道hetushu.com
金子和元慕都没有开口打断他,目光追随着他俽长挺拔的身影,继续等待他释疑。
“是茉娘的闺女,在水缸里找到的,金娘子,你顺便检查一下吧……”元慕解释道。
“不止,凶手在将孩子扔进水里的同时,还脱下了孩子的裤子,对她……进行了猥亵。”金子的声音暗哑着,那是刻意压制下去的愤怒和悲伤。
金子心中充满了疑惑,她细细捋着,一面继续手中的尸检流程。
辰逸雪点头。
辰逸雪默然沉吟了一息,目光扫向金子,浓若点漆的眸子变得温柔起来,哑声道:“等三娘的尸检结果出来了,咱们再综合分析吧!”
外面,日头已经开始西斜了,从充满浓郁血腥气息的房间里出来,顿觉得外面的空气,十分干净清新。
“也就是说,凶手是倒拎着孩子,把她头朝下扔进水缸里溺死的?”辰逸雪长眸微微眯起,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目光与金子相视,压低声音问道。
正巧辰逸雪也看着她,在那双清澈的眼睛里,金子看到了淡漠之外掩藏得极深的伤痛。
金子的手不自觉的抖了抖。
元慕表示认同,他脱口道:“凶手是开了柜门,然后杀人,杀了人之后,手上沾染了血液,用手轻轻将柜门推回,柜门上才会有那个深褐色的血迹。”
金子脑中自动生成一个画面,而后看向辰逸雪,斟酌着问道:“逸雪你可有听说过干性溺死?”
通伯失踪不见踪影,会不会是他?
“干性溺死的http://www.hetushu.com原理是冷水进入呼吸道之后,刺激喉头,导致声门痉挛,从而堵闭呼吸道,引起窒息死亡,这样进入体内的水,就会比较少。”金子平静的解释道。
元慕出去后,金子便开始对茉娘进行详细尸检。
“这……”元慕张了张嘴,旋即反应了过来,忙道:“这血怎么会跑到落地柜里面来?”
静默一息之后,他开口道:“一种是容易狂躁的人,另一种是小孩子。”
当裹尸布打开的那一刻,金子心中有说不出来的难受。
拿着一把斧头将人砍成这样,这凶手,真够变态的……
辰逸雪点头,不疾不徐的说道:“显然,在凶手砍杀赵氏的时候,这个柜门是打开的,所以才会被喷溅到血迹。”
“精神患者作案的前提是没有针对性,而本案,凶手有明确的目的,他没有去正屋,也没有去东厢,而是直接往西厢去了,而开落地柜的目的,极有可能是为了钱银!这样有明确功利性的作案,可以排除精神患者的可能!”辰逸雪道。
“珞珞的这个发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凶手有可能是个心智不大健全的人!”辰逸雪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更没有笑容。他清冽的目光淡淡地滑过二人,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凛然不可接近的气质,显得更加冷漠,更加严肃。
金子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抬起赵氏的手,一面说道:“死者的手上没有抵抗伤痕,木榻上甚至没有因为身体移动而产生擦蹭状血迹。这说明死者在被砍杀的时候,完全没有防和*图*书备!”
金子缓步走下来,敛了敛心神,朝元慕应了一声好,神色肃穆地走向那个小女孩的尸体。
“头朝下,脚在上!”元慕见金子神色狐疑,忙追问一句:“金娘子有什么发现么?”
“这个接触面很小,会不会是凶手不小心擦蹭到的?”元慕提出自己的看法。
辰逸雪在金子查看赵氏尸体的时候,就留心观察着屋内的现场环境。
金子心头一颤,目光掠过辰逸雪淡漠无绪的面容。
“珞珞,你要不先歇一会儿吧!”辰逸雪拉住金子的手臂,纤瘦的一条藕臂不盈一握,他很担心她会过度疲劳,吃不消。
辰逸雪摇摇头,对于仵作行业内的专业术语,他并不是很在行。
金子提笔将尸检的结果做好记录。
金子发现小女孩全身有明显的窒息症状,颈部和口鼻腔都没有明显损伤,呼吸道内有类似泡沫状的液体,但肺部并没有水肿,且胃内容物并不像普通人那般充满了溺液,而是干燥的。
当金子褪下小女孩的裤子时,她的心又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金子仔细的观察着赵氏脸部和颈部的伤口,发现最长的一刀,也不超过九厘米,菜刀的刃口是不可能只有八九厘米的,且菜刀的刃口较细,而这个伤口豁口的宽度比较大,所以她推测行凶的凶器是斧头。
他上前一步,轻轻拉了拉辰逸雪的袖口,低声道:“尸检就先交给金娘子吧,辰郎君随某出去看看,还有另外一个死者……”
“那个……”金子的声音有些发涩,眼睛紧紧盯着那团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