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一章 日程

笑笑现在帮着金子掌管库房出纳,很多时间不在近身伺候,这也是金子出于长远性的考虑。她要将笑笑培养成内宅得力的管事娘子,就必须放开手让她去跟着府中别的管事妈妈好好学习锻炼。
她在金子脚边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抬起一双泪汪汪的眼睛道:“娘子,您对奴婢实在太好了,奴婢此生无以为报啊……”
笑笑要嫁人了,金子也不舍得,不过心里高兴还是多一些的,婚后,野天和笑笑照样过来辰府当差,只不过是不在府里头住着而已。
金子拉起她,拿帕子擦干她脸上的泪痕,说道:“怎么哭成这样,要成亲了是高兴的事儿啊。本娘子以后还指望着你来帮我管理内宅呢,怎会无以为报?难不成你结婚后就不伺候我啦?”
“妈妈和笑笑看着好就行!”金子抿嘴笑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赵传作为仙居府的府尹,这两年多的时间一直兢兢业业,政绩卓然,陡然间换了皇帝,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不过好在宪宗上台之后,并没有大规模的换血改革,只重组了内阁,人事变动不大,这让百官心中稍安。
金子也点点头,连声赞好看。她转头对唐妈妈道:“劳妈妈你费心了,这喜服做得很好看,穿笑笑身上,也刚合适。”
唐妈妈忙要推脱,却见金子开口道:“我这怀着身子,也不便出去,就劳唐妈妈帮着给笑笑置一套相宜的头面!”
“那敢情好,一家人终归还是得住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团团圆圆的才hetushu•com好!”桩妈妈眉眼弯弯的,续道:“一会儿老奴就让人去将郡主和老爷的院子拾缀干净了,博古架上的摆件都归置在库房里,是该先摆上呢,还是等郡主到了,再挑她自个儿喜欢的好?”
他现在的胎教做得很上手了。
辰逸雪眨了眨眼,有些懵懂的问道:“怎么肚子还这么小?”
金子顺势夸了唐妈妈几句,便让青青送她出去。
金子在垂花门等着。
这话惹笑了金子,又不是吹气球,哪能说大就大起来呢?
辰逸雪出发后,毓秀庄内的唐妈妈就将笑笑和野天的喜服送来了。
“才三个多月而已,桩妈妈说四个月出头才渐渐显怀的!”金子解释道。
“没有,案子是隔壁州府的,现在出了仙居府的案子,我都不想接!”辰逸雪道。
仙居府。
金子也不恼怒,青青这丫头,小心思是有的,不过心地尚算纯良。
“娘子说的是!”桩妈妈笑着应和道。
“笑笑姐真漂亮!”青青由衷赞叹道。
须臾,她便抬头笑道:“父亲母亲九月初就要动身回仙居府了。”
唐妈妈这才连声道好,收了银馃子,又小心翼翼的将金子送过去置办头面的银票收好,笑道:“笑笑姑娘真是个有福气的!少夫人只管放心,奴婢在毓秀庄多年,别的本事没学到,这搭配装饰的技巧,倒了学了咱娘子几分功夫的!明日一准送过来。”
主仆二个拿着青青蹩脚的手艺说笑了一番,直到辰逸雪回来,才堪堪收住了笑声。
廊下有小http://www.hetushu.com丫头甜甜的唤了一声妈妈,打起帘子将她迎了进去。
“你这妮子,越发的没大没小了!”桩妈妈笑着斥了一句,补充道:“你好好干,娘子自不会亏待了身边的人!”
辰逸雪嗯了一声,弯腰小声对着金子的肚子道:“孩子,父亲回来了!”
笑笑羞红了脸,嘴角抿得弯弯的,难掩满意的笑意。
须臾,笑笑便过来了。
桩妈妈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封房契,说道:“老奴差点儿浑忘了。这房子带了笑笑自个儿去看了,小妮子倒是喜欢的紧,离咱们辰府也不远,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到。院落不大,但五脏俱全,应有尽有,小夫妻俩住着,是绰绰有余了,将来添了孩子也够住,采光也不错!”
金子点头,跨府调查,并非易事,她也不建议如此。
辰逸雪出了车厢,快步走到金子身边,握住她的手,笑道:“怎么出来了?”
恰逢青青送点心进来,刚好听到金子与桩妈妈的对话,眼睛亮亮的,贼贼一笑,舔着厚脸皮道:“哪天奴婢能得娘子这句话,奴婢一辈子当牛做马也甘愿啊!”
“对了,给野天和笑笑安置的小院,妈妈定下来了没有?”金子问道。
宪宗复辟的消息传到府尹衙门的时候,赵传第二日就在衙门口的琴楼贴出了公告,整个仙居府的百姓都震惊了。
桩妈妈从飘雪阁外面走进来,她穿着杏黄色的交领短袄,下搭一条天青色的马面裙,盘着圆髻,略染霜花的鬓发上攒着一支水头极好的翡m.hetushu.com翠簪子,拾缀得容光焕发,倒是比以前躲在清风苑那会儿年轻了不少。
寻常百姓的礼服不比世家,少了许多繁琐的花样,看起来倒是大方简洁。
时至八月底,笑笑和野天的婚期也提上了日程。
金子不由暗自感慨,笑笑丫头也长大成人了啊。
辰逸雪将金子搂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低喃道:“后天就回来!”
第二日一早,野天就将马车套好,等在二门处。
金子让青青去唤笑笑过来试喜服,时间紧迫,若有不合适的地方,才可以尽早修改。
“桩妈妈说不能久坐,也要常常走动才利以后生产!”金子仰着小脸看他,琥珀色的眸子盈盈流转着。
金子朝青青微微示意,那丫头便机灵的上前,给唐妈妈塞了两个梅花样儿的银馃子。
金子喝了一口羊乳,微一沉吟道:“还是挑上一些先摆上吧,父亲母亲回来一看,才不会空荡荡的。至于是否喜欢,母亲回来了自会让张妈妈更换,这倒是不妨事的。”
“今天可累?”辰逸雪在软榻上坐下来,一手握着金子的手,一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她仍不大显怀的小腹。
金子抬眸,看桩妈妈进来,露出笑意道:“妈妈来了,快坐下歇会儿!”
大后天是野天和笑笑婚嫁的日子。
“怎会?您是奴婢最亲的人,奴婢伺候您一辈子!”笑笑破涕为笑。
桩妈妈有些唏嘘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这丫头也要嫁人了,老奴还真是不舍!也亏得娘子您给她掌眼,笑笑这丫头才能嫁http://www•hetushu•com得如意,这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不累!”金子摇摇头。
金子已经怀胎三月,许是平素多有锻炼的缘故,她这一胎怀得非常顺利,鲜见晨吐或感不适。
在金子的催促下,笑笑换上了红色喜服。
“老奴不累!”桩妈妈在案几对面的蒲团上跽坐下来,笑着将二门送进来的信笺递给金子,说道:“上京城来的家书!”
金子忙接过来,将红漆封口揭开,取出里面的信笺细读起来。
金子拍了拍她的手,抿着嘴哑声道:“好!”
她低着头,两腮犹如桃花,一幅娇羞模样,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
“妈妈晓得我的,再说笑笑是与我一起长大的情分,不同别个!”金子说道。
赵传此前为阴山和延陵府的灾后重建募集了八万两白银,不巧募款上缴朝廷的时机不对,正赶上了英宗禅位,宪宗临朝的事情,原以为在朝纲混乱之际,自己这批募捐的款项打了水漂,不曾想,宪宗在临朝十日之后,竟下了嘉奖他的旨意,这让赵传意外至极。
两日后,辰逸雪和野天便从桃源县赶回来了。
正红色的右衽暗纹双喜团花锦缎,领口和袖口缠银丝苏绣云纹,针脚细密,绣工卓绝。下搭着一条翟青色百褶马面裙,裙身绣着牡丹,于行走间仿若千花绽放,视觉效果相当不错。
“好!”金子应道。
青青也很识趣,给辰逸雪上了茶后,就乖觉退出了房间。
金子忍俊不禁,问这次是否接下了调查案件。
辰逸雪陪着金子用过早膳后,回房换了一身衣裳,给http://m.hetushu.com了金子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才不舍的出了门。
“少夫人言重了,这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事!”唐妈妈恭敬的回道。
二人一路说这话,相携着回了起居院子。
一早,金子听府中管事妈妈禀报完内宅的庶务后,便收了账册回房间查看。
青青便开心的笑了起来,说要给笑笑做几匣子大婚日待客。
“嗯,你去吧,我在府中有那么多人伺候着,不用担心我!”金子说道。
青青看着小夫妻二人难舍难分的模样,不由吃吃笑了笑,心头既羡慕又高兴。
旨意传到仙居府的时候,赵传亲自出了衙门外领旨,并自己掏了腰包,请了戏班子在东市搭台献唱,供全府百姓免费欣赏,与民同乐。
金子捻起一块儿糕点,咬了一小口,称赞了一句不错。
青青闻声吐了吐舌头,应了声晓得的,将点心搁在几上,嘻嘻笑着岔开话题:“奴婢前两日才跟语瞳娘子学的,昨儿个出炉,奴婢自个儿试了一下,口味倒是不错,就是卖相不佳,今天又做了一回,连厨房的芸娘都夸奴婢做得不错呢,娘子且尝尝。”
桩妈妈起身给辰逸雪行了礼,回头叮嘱金子不要太劳神了,这才起身出了院子。
辰逸雪恍然一笑,捏了捏金子的手道:“明日我可能要过去侦探馆那边看看,慕容瑾说收了个调查案件,我过去瞧瞧再决定接不接手调查!”
该准备的东西,金子和桩妈妈一早就打点妥帖了,只嫁衣还在毓秀庄那边绣房里赶着,还没送过来。
笑笑见金子为她的婚事如此操心,鼻子一酸,泪便要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