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医律

作者:吴千语
医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六章 坚持

罗大郎,聚荣楼的大堂管事。
辰语瞳嗤笑一声,揶揄道:“玉娘也没在这儿,慕容瑾你少拍马屁了,再说你拍马屁也拍到马蹄子上了吧?饭菜都是厨娘做的,玉娘什么时候做过饭菜给你吃了?”
长乐已经将马车备好,等候在侦探馆外面。
“赵捕头你这几天的辛苦也不会白费的。独眼鹰和鬼脚七是江湖上的通天大盗,这俩人突然消失,定有特殊原因。关于这二人的调查,在下会让英武和锦书帮忙追踪。衙门那边,还是继续以刮胡刀为重要线索,查访在刮胡刀上练过功夫的人!”辰逸雪沉声说道。
辰语瞳歪着脑袋扫了一眼白板上的讯息,语气略带惋惜的说道:“言主簿这一死,言家可是断了好大一条财路呢。他主簿的职位,可是一肥差啊,当初划分给聚荣楼的那块地儿,听人私下里说,言主簿可是赚得盆满钵满的呢!”
辰逸雪嗯了一声,握着金子的手,并肩绕过扇屏,便看到立在茶水间流水台边上正与慕容瑾谈话的赵虎。
……
慕容瑾鼓着腮帮子,显然对辰语瞳的忽视有些不大乐意,辰郎君和英武锦书三个好歹还有个形状,能入了辰娘子的眼,自己一大活人坐在边上,倒是全然被她自动屏蔽了。
慕容瑾咧了咧嘴,指着成子道:“顺便帮金娘子把羊奶子也给煮上!”
辰语瞳却不理会慕容瑾,吃了一口茶后,挪着身子过去问道:“大哥哥在想案子的事情么?”
辰逸雪第一次在调查案件中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英挺的俊眉微蹙,面沉如水,和-图-书幽沉的目光扫过两名男死者的名字。
在衙门的时候,金元就对赵虎说:“仅根据死者的刀伤就缩短侦查的范围,万一有所偏差,岂不是贻误了时机?而且这两起案子的案发现场,均没有遗失任何财务,这说明凶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偷盗意图。”
对于金元的焦躁情绪,赵虎完全能够理解。一下子死了四条人命,且凶手至今成迷,身为一县父母官肩上说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只不过赵虎却依然没来由的相信辰逸雪的判断。
不带这么无视人的吧?
辰语瞳明白大哥哥的顾忌,父亲母亲归来,必是要回府相迎的,而新接手的这个案子,案情紧急,性质恶劣,他定不能撇下不管。
辰逸雪见赵虎一脸发愁的模样,英俊的容颜神色淡淡的道:“这两起案子除却作案手法完全一致意外,两对受害人生前几乎找不到任何交集。凶手貌似随即选取作案对象,这样的案件是最难击破的。人海茫茫,我们根本无从下手,如果不是凶手刻意留下了作案特征,这样的杀人案件,几乎就是死案。除了一条道上走到黑的追查作案手法外,在下暂时想不出其他的突破点!”
辰语瞳嗯了一声,没反对,倒是慕容瑾欢喜得跟什么似地,笑眯眯的说道:“在下还真是想念玉娘做的饭菜了呢!”
辰逸雪听完英武和锦书的调查后,身姿舒展地倚靠在软榻上,薄唇紧抿,清湛的眸子微敛,一只手放在膝盖上轻轻敲打着。
慕容瑾脸皮厚,被辰语瞳这么刺激,也不脸红,m•hetushu•com一副懵懂模样,“竟不是玉娘做的么?亏了在下一吃那饭菜,便对玉娘的厨艺念念不忘至今呐……”
翌日一早,金元领着金昊钦夫妇与金子和辰逸雪汇合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刘氏的山坟赶去。
辰逸雪现在越发能理解蕙兰郡主当初阻止他入仕为官的决定了,朝堂的水太深、太浑,很多事情不是个人人力所能掌控,一旦卷入其中,便不要再想什么急流勇退了。
待赵虎走后,辰逸雪才起身,挪坐到三角架白板前面,看着上面一个一个罗列开的死者信息沉思起来。
辰逸雪瞟了眼打嘴皮子仗的两人,唇角微挑,背着手悄然下了楼。
金元有公务在身要赶回衙门,金昊钦沐休,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在金子的撺惙下,领着新嫁娘柯子萱小夫妻俩去游西湖了。
金子有孕在身,自然不敢跟着一道去疯玩,便随着辰逸雪回了侦探馆。
罗大郎和言非卿并无交集,可他们却都与聚荣楼有关系……
青青掩嘴一笑,冲慕容瑾挤挤眼,插嘴道:“我家娘子不能喝茶汤呢!”
因明日就是金子母亲刘氏的忌辰,金子便随桩妈妈回了一趟金府,帮着府中操办一应祭祀用品。
“哈哈,你们这三人气场还真出奇的吻合啊,两个木头人,再加一个梅花桩,真真有趣。”辰语瞳像一阵风一般飞快的走到几边落座,笑着调侃室内的三人。
辰郎君说他查案相信自己的直觉,自己相信他的判断,亦是如此。
辰逸雪示意赵虎上楼再叙,赵虎便收了话匣子和-图-书,跟着辰逸雪在楼道口褪下屐履,一道上了二楼。
辰逸雪微怔了一息,直起身子,一直理不清晰的思路顿时清明如许,他目光如电看向辰语瞳,哑声问道:“聚荣楼那块地是言非卿经手的么?语儿的消息可靠么?”
辰逸雪抬头看了妹妹一眼,淡淡一笑。
辰语瞳对与侦查的事情帮不上忙,也不大感兴趣,见大哥哥打发走了两座冰山,且神色较之方才松动轻快,便笑嘻嘻的说道:“我刚刚收到消息,父亲和母亲约莫七八天后就能抵达仙居府了,咱们一家人终于能团圆了!”
“赵捕头这时候过来,可是查到什么眉目了?”辰逸雪清明的眼神落在赵虎身上,缓声问道。
马车才在侦探馆门口停下来,守在门口的护卫便禀报道:“辰郎君,金娘子,赵捕头来了……”
辰逸雪闻声望过去,只见赵虎上前拱手打了招呼,在蒲团上落座后便将刚刚在衙门里提审张泉的事情讲了一遍。
赵虎连忙点头附和道:“是,某也是这么想的。”
赵虎忙过来拱手问好,坚毅的面容漾开一丝笑意,应道:“是,昨儿个回去,某就再次提审了张泉,对他一番威逼利诱,那厮最后吐出一个人来,叫叶茂,听说那叶茂也曾是个耍刀特别厉害的人物。某随即就让人去查那叶茂的下落。谁来也巧,那叶茂竟就在咱们桃源县住着呢!”
沉吟间,慕容瑾带着赵虎上楼来了。
言非卿,仙居府的衙门主簿。
“语儿相信大哥哥的能力。上次月朗山和聂娘子那两个案子,大哥哥的破案hetushu.com速度简直令人咋舌,可是在各州府府衙之间破了新高呢,连带着赵府尹也颇受瞩目……”辰语瞳流转的黑瞳溢满敬佩之情。
辰逸雪俊白的面容露出感慨神色,上京城这两年来不太平,若不是这些年端肃亲王府摆出了不理俗事的态度,父亲母亲想来也必不能在皇权多番倾轧之下全身而退吧?
辰语瞳咯咯笑了笑,应了声晓得,心里却暗道:有嫂嫂奉你为神就够了,别人追捧,也不见得哥哥你买账。
辰逸雪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对辰语瞳和慕容瑾道:“我去金府接三娘,语儿和慕容公子下工后去辰庄一道用膳吧,我一会儿吩咐玉娘加菜。”
辰逸雪听妹妹说起言非卿与聚荣楼的关系,心中不由意动,那双修长澄澈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倨傲的笑意。
直觉告诉他,他的调查方向,是正确的。
辰逸雪闭上眼,身子往后靠了靠,脑中不停变换着两个人的名字,正要细细捋着思绪时,耳边骤然响起一道如同铜铃一般清脆的笑声。
二人低头恭声应是,随后便出了房间,径直下楼办事。
辰逸雪朗声一笑,摆手道:“不同这么比较的。破案的快慢,取决于凶手留下的讯息有多少,哥哥可不是神,语儿千万不能到处吹嘘!”
个中祭拜细节不提,只说一行人祭拜后回了东市珍宝斋一道用了家宴,稍事休息闲聊之后,便各自散去。
赵虎委顿的情绪似乎被辰逸雪的笃定和坚持所感染,顿时消失无踪,连声点头应好。
“……张泉所说的独眼鹰和鬼和_图_书脚七是否真有其人,或许还要调查一番才能确认,不过就算确认了也对本案起不到什么作用,听说这二人早已不在人世了。”
两对死者相拥而死的姿势,一定是案件的关键所在,可惜案发至今,所有能调查的卷宗都看遍了,却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凶手的寓意究竟何在?
慕容瑾朝辰语瞳投去一个可怜兮兮的目光。
慕容瑾听了一半,也忙绕出茶水间,临上楼之前,回头吩咐成子道:“煮茶,快些送上来!”
辰逸雪嗯了一声。
辰语瞳瞥了大哥哥一眼,疑惑的问道:“消息当然是可靠的,怎么大哥哥不知道么?”她问完,旋即兀自笑道:“不过大哥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那会儿你还在辰庄休养,外面这些八卦,自然是不知道的。”
“希望父亲母亲回来之前,这案子能了结吧!”辰逸雪敛眸,眉目显得格外的乌黑,脸色也分外的柔和。
辰逸雪上了车之后,长乐曳动缰绳,马车循着东市长街小跑起来。
他凛了凛神,转头吩咐英武和锦书吩咐道:“英武你去查独眼鹰和鬼脚七的资料,锦书你则负责调查聚荣楼的幕后东家以及此前那块地皮的所有者属于何人,尽快给我消息!”
赵虎有些气馁的看了辰逸雪一眼。这三天来他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金元一向对辰逸雪的侦破能力是十分佩服的,不过这次对于辰逸雪将凶手的侦查范围定在江湖大盗身上,他却是有了些疑问。特别是赵虎将大街小巷的大贼小盗都抓进衙门大牢提审,却终没有查到什么有用讯息的时候,难免有些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