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雪鹰领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篇 决战

第十九章 五年

“嗯,我仔细观察过!最近两年,靖秋法师操纵星塔时,神晶消耗已经多次下降!每次下降少许,如果累计起来看……如今的消耗,只有刚开始时的一半!”贺山主皱眉道,“这种进步幅度很不正常,我更怀疑,靖秋法师不顾灵魂受损在强行操纵。”
“星辰神心?”在远处红叶空间内的巫神、大魔神都是脸色一变,巫神更是忍不住惊呼道。
一道身影在旁边凝聚。
余靖秋一直很崇拜东伯雪鹰。
沙漠中,那黑色花朵中被困着的白衣青年,正在不断的练着枪法,在巫神吹奏乐曲声中他全力去练枪。
“你心疼我,就尽快破开那黑色花朵吧。”
星塔内。
他摒弃一切干扰,巫神吹奏乐曲对他的干扰已经比一开始低很多了,他不断琢磨着一招招枪法,甚至去研究界神级秘术,欲要从中寻找参悟出更多。
“贺山主,什么事?”东伯雪鹰疑惑,自己被困在那黑色花朵内修行,晁青、陈宫主他们一个个都不会轻易打扰自己的。
东伯雪鹰看着妻子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由焦急:“靖秋,操纵星塔,不可强来!灵魂受到压迫就休息,怎么能够让灵魂受损呢?”
复杂的星塔法阵全身心操纵下,她和_图_书已经有了少许损伤的灵魂受到很大的负担,损伤在逐渐加重,一丝丝灵魂能量在消散。可余靖秋却不管不顾,她甚至发现了一点:“灵魂受损,我参悟无数法阵运转,效率竟然却越来越高?”
东伯雪鹰疯狂练着枪法。
东伯雪鹰也焦急喝道:“你必须停,你不停下,我也能让你无法操纵星塔,靖秋……灵魂损伤不可胡来。”
“你中了巫毒,不一样能忍?”贺山主摇头,“你自己去问问靖秋法师,虽说强忍灵魂受损,能节省神晶损耗,这也算为夏族做出牺牲。可这太急功近利了。灵魂不断受损,她能撑多久?时间一久,恐怕她都会昏迷过去。”
余靖秋一怔,随即轻轻一笑:“雪鹰,你怎么忽然说这些了?我在法阵上本就有天赋,如今关键时刻也是接连有了些感悟,这才神晶消耗减少。你可别想太多。”
“嗯嗯,没事的,我对法阵感悟又增加了,还能再撑撑呢。”
在另外一座厅内。
和东伯雪鹰一同生活百余年,夫妻二人,一般重要事东伯雪鹰定下主意,余靖秋都不会反对。
“操纵星塔,对灵魂负担很大。”贺山主说道,“所以你让我、晁青帮助靖秋法师,可最http://www.hetushu•com近……维持星塔,消耗的神晶却越来越少,我问过靖秋法师,靖秋法师说是对法阵有所领悟,所以能够节省损耗。可我却觉得不太对劲。”
“就现在。”
……
“靖秋,她怎么了?”东伯雪鹰一惊。
“好,我去问问。”东伯雪鹰点头,贺山主既然说这话,定是根据诸多蛛丝马迹判断的。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本不想打扰你,但犹豫再三,实在是不对劲,还是得告诉你。”贺山主皱眉道,“是关于靖秋法师的。”
“不对劲?”东伯雪鹰皱眉。
“我让贺山主来看下?”东伯雪鹰问道。
盘膝坐着参悟着法阵奥妙的贺山主忽然眉头一皱:“不,不太对劲……”
“贺山主。”东伯雪鹰急切道,“不太可能吧,灵魂受损,疼痛无比剧烈,这种情况下怎么操纵法阵?”
月光如纱衣,透过星塔膜壁披在广袤沙漠上,甚至透过黑色花朵,照耀在东伯雪鹰身上。
靖秋的脸色也越加苍白,可她操纵星塔效率却越来越高,这用‘拼命’已经无法解释了,显然靖秋法师对星塔法阵的感悟的确在不断提升。可是看着靖秋脸色越加苍白,甚至连气息都开始有些变得虚hetushu.com弱起来,这让东伯雪鹰焦急无比。
“好吧好吧,你猜对了。”余靖秋无奈一笑,“就知道你聪明。”
“好了好了,你去吧,我还操纵星塔呢。”余靖秋连道。
忽然东伯雪鹰身体后方显现了一颗巨大的星球虚影,星球通体漆黑,似蕴含无数奥妙。
……
余靖秋看着东伯雪鹰消散的身影,心中默默低语:“雪鹰师兄,如果无法救你,你我将永远无法再相聚,对我而言,与死何异?”
是的。
余靖秋愣住了。
东伯雪鹰劝不了妻子,却只能暗暗叹息。
东伯雪鹰看着靖秋,仔细看着妻子的气色,不由道,“你是不是,不顾灵魂受损,强行全力以赴去操纵星塔?”
“你怎么就……就……”东伯雪鹰看着妻子的表情,他明白妻子的决心。
查看?
随即她沉下心,继续去操纵星塔法阵。
“不行!”
余靖秋毫不犹豫急切道,“贺山主操纵本就不如我,晁青前辈就更别说了。我这时候怎么能休息?雪鹰,我不是还好好的吗?放心吧,我自己会控制好的。”
好吧。
东伯雪鹰依旧沉默的练着枪法。
深夜。
很奇怪的现象!似乎脱离了一种桎梏,脱离了负担,她的悟性反而在提升,偶尔和_图_书便有灵光闪现,堪透更多法阵奥妙。
“轰,轰,轰……”
“轰隆隆~~~”
“我让你停下。”东伯雪鹰看着妻子。
“雪鹰!”贺山主起身开口喊道,声音回荡在这座封闭的厅内。
余靖秋完全沉浸在其中,她不断操纵推演着。
东伯雪鹰面容狰狞的扫视了眼远处红叶空间中的巫神、大魔神。
自己的斗气分身溃散时,一丝灵魂消散,那种疼痛感东伯雪鹰很清楚。
余靖秋每一次都安慰东伯雪鹰。
“放心吧,没什么,扛不住的时候我就会昏迷了,别担心。”
“东伯雪鹰!”余靖秋眉头蹙起,怒道,“我操纵星塔,一是救你,二更是要救整个夏族!”
“我有些着急嘛。”余靖秋连说道,“而且只是灵魂稍微受损也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慢慢休养恢复即可。如今战争关键时刻,忍忍就行了。”
一年年过去。
“我一定会出去的,一定会!!!”
……
“那你从今天起就好好休养,操纵星塔时间只能是过去的一半,等你灵魂完全恢复再继续操纵。”东伯雪鹰道。
灵魂损伤到一定程度就会昏迷的,以妻子半神的实力,至少没生命之危。
“我还没有突破,我三门真意都没突破,为什么,为什么?”www.hetushu.com东伯雪鹰心中憋着一股火,看着妻子越加苍白的面容,他很自责。为什么自己就破不开这黑色花朵。为什么三门真意就一门突破不了?
“没事的。”余靖秋又露出笑脸,“真的没事的,我这也是为了夏族嘛,做一点牺牲也没什么。而且真的灵魂损伤很严重了,我就会陷入昏迷。到时候我想要操纵星塔都无法操纵了。等我昏迷后,只要好好休养,还是会逐渐恢复的,最多以后无法修行,对吗?反正已经成半神了,能活三千年呢!”
余靖秋却看着眼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如果真的这么做,那就是逼我去死,你放心,你不让我操纵,我会立即自杀的。”
东伯雪鹰只能离去。
“靖秋。”东伯雪鹰身影在旁边凝聚。
“雪鹰师兄,你一定能出来的。”
淡蓝衣袍的余靖秋盘膝闭眼坐着,美丽无比,仿佛人世间的精灵。
“五年了!!!”
“五年了。”
东伯雪鹰炼化了星塔,能够借助星塔世界之力感应各处,自然也能够在星塔内暂时凝聚出一尊化身来。
贺山主只有一丝精神力量渗透进余靖秋的识海,便能轻易查探灵魂是否受损了。
“雪鹰,你怎么来了?”余靖秋睁开眼,“我正在操纵星塔,有事等会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