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雪鹰领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篇 新的三祖

第十四章 被扔出来了

第一招,长枪就擦过两根前爪之间的缝隙,刺在了血兽的左胸口,刺出了个拳头大的血窟窿。
修行,也的确让人痴迷。
“浩瀚宇宙,神秘莫测。”
东伯雪鹰倒也不奇怪,毕竟像下三洞天的‘远古恶魔’都是主宰级,而上三洞天的‘远古恶魔’就更强了,血刃神帝他们都得吃瘪,要知道血刃神帝可是永恒大成的‘阴影天地’,时空岛主也是永恒层次的‘时空之道’,可都讨不了好!
……
血袍阴冷男子愣愣看着这一切。
呼。
虚界天地内的东伯雪鹰,也被震得踉跄了两步:“力量顺着兵器传递进虚界天地,竟然几乎没削弱,力道极为凝练。”
偶尔东伯雪鹰长枪也会被爪子轰中。
“正常天地仅仅是绝大多数生命所生存的世界,还有更多的特殊之地,不是正常天地所能碰触的。甚至都还有其他宇宙!”东伯雪鹰感慨,境界越高越是觉得还有更多神秘未知,自己就仿佛星空下的一个蚂蚁,自己看到的只是一星半点。
十丈范围,对于东伯雪鹰他们这一层次实在太近!面对毫无变化的飞刀,血兽能够轻易挡住。可面对变幻莫测的枪法,它抵挡就吃力了,毕竟它不是真正的生命,在‘威力’‘防御’等许多方面都可以提升,可战斗招式的精妙方面想要提升就难了。
“嗡。”
可这血兽不同,他发现的更快!且实力更强,竟然挡住了飞刀。
那时候自己还没开辟虚界道,仅仅靠飞刀自身威能在虚界天地中前行,并和*图*书且袭击!叶圣者也的确提前发现了,不过他实力相对要弱的多,且发现也晚的多,勉强抵挡还是中招。
血兽连惊慌抵挡,太近了。
“什么。”东伯雪鹰有些吃惊的收回飞刀,看着正常天地内的那一头血兽,“竟然能够发现且抵挡?”
咻。
在虚界天地内,东伯雪鹰想要对方发现,对方就能看到他。可他如果要隐藏,对方却根本看不见!就像飞刀真神器扔出也是凭空消失。
长枪枪杆扭转带着恐怖旋转之力,仿佛一条大蛇,袭击向血兽。
呼。
“你也只会一直躲着。”血兽停了下来,站在那一双巨大的前爪垂在身体两侧,低吼道,“一直躲着可赢不了我!赢不了我,你就只有被扔出去,恐怕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再进三魔殿。”
“就这点手段?”东伯雪鹰站在那,嗤笑道,“我站在这,都伤不了我一根头发,我还以为血兽多厉害呢。”
飞刀在虚界天地内一闪就已经到了那血兽的身旁,跟着就进入正常天地进行进攻。
他就惊愕发现,血兽身上的伤口恢复的很慢,只见血兽身上的血窟窿不断在添加,伤势越来越重。
就仿佛站在岸边,看着水面之下的世界。东伯雪鹰在虚界天地内观看‘正常天地’感觉也颇为独特。
“蓬。”
己方宇宙诸多纪元最强者‘湖心岛主人’能够发现初始之地,并强行进入,能够突破初始之地老祖留下一切手段,估计论实力,就算不及初始之地老祖,相信也http://www•hetushu•com差不了多少。
“真的进入另一个天地了。”旁边血袍阴冷男子默默看着。
东伯雪鹰刚拿到三魔殿令牌,就感觉身体瞬间粉碎,跟着再度凝聚形成。
碰不到敌人,怎么能赢?
“躲?我只是给你机会,让你先进攻而已,你既然奈何不了我,那我可就动手了。”东伯雪鹰言语中也蕴含挑衅,可显然血兽作为被魔祖培育出来专门用来战斗的存在,言语上的讥讽挑衅并无用途。
“这是三魔殿的令牌。”血袍阴冷男子冷漠的很,扔出了一块令牌,东伯雪鹰刚接过。
呼。
可紧跟着。
不过!
“力道比我还大上些许,还好,离让我受伤还差的远。”
嘴上讥讽说着同时也在观察着这头血兽,寻找击败方法。
这一次东伯雪鹰仔细观察,这一次他发现了,当飞刀进入血兽周围的黑色涟漪范围内时,血兽就立即发现了。
“黑色涟漪给我的威胁极大,没想到不但能够防御正常天地,连虚界天地都能感应。”东伯雪鹰吃惊,“魔祖真是厉害,一个炼制出的战斗生物,竟然能够感应我的招数,还好,他黑色涟漪的范围并不大。”
血兽也在咆哮着竭力抵挡着,可眼前这一杆血蛇枪是从虚界天地中刺来,距离太近,它应对起来很吃力,它的一双前爪都开始变的巨大,尽量抵挡,可那一杆血蛇枪却经常诡异从背后其他角度袭来。
显然他们这些手段虽然独特厉害,可对魔祖而言,却不值一提。
hetushu.com过在这条路上,东伯雪鹰还是很愉悦很开心。
“在这!”血兽却是身形移动,且一挥动爪子,蓬的直接拍击在了突然出现的飞刀上,将飞刀抽的翻滚飞去。跟着飞刀立即消失无踪回归虚界天地。
因为懂得越多掌控的就越多,甚至如今自己已经超越正常天地,开始掌握自己开辟出的‘虚界天地’。东伯雪鹰甚至怀疑‘初始之地’也是类似于‘虚界天地’,只是要高了不知几个层次,所以这个浩瀚宇宙任何一处都能够被引领进入初始之地,初始之地也能强行挪移进入任何一处。
空荡荡的殿厅内。
“你赢了。”血袍阴冷男子冷声道。
长枪毕竟是施展枪法,变化莫测,并且威力也要大的多,它内部虽仅仅一种道,可却是永恒层次的‘杀戮道’,威力极强横,内含的‘血蛇毒’也极为阴险。长枪除了隐蔽性稍微差些,其他方面都在飞刀之上!加上东伯雪鹰又擅长虚界道,长枪隐蔽性还算不错,至少对血兽而言,不管是飞刀还是长枪,未曾进入黑色涟漪范围它都感应不到。
“湖心岛主人能做到,我们这一纪元也应该能做到,我也有望能做到,到时候我也能去一个个宇宙,能够知晓探寻更多。”东伯雪鹰露出笑容,“或许到那时候,母祖教在我眼里都只是一个笑话了。”
虚界天地中。
“先给你一刀。”东伯雪鹰手一伸,手中出现了飞刀。
且从自己的了解来看,初始之地老祖去过很多宇宙,估计并非修行者宇宙和*图*书生命。
血袍阴冷男子皱眉:“这个毁灭军团的士兵还真是难缠,他开辟出的道,竟然是创造另外一个天地,这样的‘道’虽然攻击方面极弱,可在保命遁逃方面却非常厉害,血兽根本碰都碰不到他!”
“再来一次。”东伯雪鹰有些不敢相信,“我都开辟虚界道了,按理说更加隐蔽才对。”
“呼。”
东伯雪鹰行走在虚界天地内,看着正常天地内有些茫然只能小心戒备的血兽,不由笑了笑。
“已经出来了,还在远古恶魔这。”东伯雪鹰一笑,同时他借助虚界天地开始感应周围,瞬间就发现了在遥远处潜藏着的四位母祖教护法,那四位母祖教护法此刻也是刚刚发现东伯雪鹰,他们四个此刻精神大振,都露出了喜色。
血蛇枪化作幻影,疯狂攻击,极尽变化。
“怎么会这样?”血袍阴冷男子惊愕万分,“血兽,怎么了?”
……
物质界意志、深渊意志、太阳星、月亮星、湖心岛、六道天轮等等一切已知恐怖存在,都无法抵抗初始之地的强行传送。
“呼呼呼~~~”
“滚吧。”
血袍阴冷男子跟着就强行将东伯雪鹰给挪移出去了,一个气泡凭空出现包住了东伯雪鹰。
血兽终于身体完全崩解,凝聚成了一滴黑色血液,只是黑色血液气息衰弱。
当初和叶圣者交手时。
虽然战斗还在继续,可他已经很清楚结果了。
又一次扔出飞刀。
……
“这毁灭军团士兵攻击有着诡异毁灭性。”血兽低吼道,“而且他兵器上还有着巫毒,很难缠和*图*书的巫毒。”
“你只会扔飞刀?”血兽低吼道,注意着四面八方。
黑色涟漪,仅仅波及周围十丈范围。
“这里是?”东伯雪鹰一看,便看到了远处沉睡中的庞大远古恶魔。
血袍阴冷男子低哼道:“真没想到让一个毁灭军团的士兵拿到了三魔殿令牌!魔祖大人也是仁慈,对毁灭军团士兵都给他们机会。”
东伯雪鹰很轻松,他连受伤都没有,更别说其他了。
“这……”
血兽根本攻击不到东伯雪鹰,而东伯雪鹰虽然每一次只是让血兽增加些伤势,可伤势恢复很慢,这么累计下去,血兽注定会战败身死。
飞刀几乎没变化,更胜在隐蔽。
东伯雪鹰这才从虚无中显现,站在殿厅内。
东伯雪鹰凭空完全消失。
这份手段,让东伯雪鹰赞叹。
当持续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的攻击后。
血袍阴冷男子一挥手,黑色血液就已经消失。
长枪和飞刀,是有本质区别的。
“那你再尝尝我的枪法。”东伯雪鹰声音回荡在殿厅内,同时他已经持着血蛇枪迅速逼近,不过他却和血兽保持着超过十丈的范围,并未进入黑色涟漪所能感应的区域。
血蛇枪暴涨十余丈长,瞬间从虚界天地中出现,攻击向真实天地内的血兽。
“他开辟出另一个天地,攻击方面应该很弱,血兽的鳞甲防御还是很厉害的。”血袍阴冷男子遥遥看着,可跟着就看到血兽的身体上被刺出了拳头大血窟窿,他一愣,却依旧自信,“没想到他攻击威力挺强,可血兽生命力恢复力很强,轻易就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