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雪鹰领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篇 主宰

第二十二章 消散

周围没有任何仆人!
余靖秋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只能默默在一旁陪着。
端着酒杯的东伯雪鹰默默看着……
“阿瑜。”东伯烈看着身旁的妻子,“这一辈子,我很幸运有你陪我。”
东伯雪鹰一眼,屋子内的摆放和祖屋雪石城堡很像,那餐桌都是长桌,一群人围着长桌坐,东伯雪鹰随着实力越加强大,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围绕成一桌进行吃喝了。
宗凌喝完酒放下酒杯感慨道:“在这喝酒,我想到了在雪石城堡,那时候我和铜三陪着雪鹰和青石,青石那时候还不懂事就知道胡闹,雪鹰那时候就天天在练枪法……练的每天都要去泡药浴。”
“肯定陪你。”青石笑着,笑的灿烂。
父亲,母亲……
魁梧狮子脑袋的‘狮人’铜三叔叔、六条手臂有着蛇尾的‘蛇人’宗凌以及一身紫袍依旧雍容美丽的墨阳瑜,还有哈哈大笑的东伯烈,他们正聊的开心,他们都有所感应朝门外看去,看到一同走进来的东伯雪鹰和青石。
寂静。
“哥,嫂子,就等你们了。”东伯青石和-图-书正在门口等着,见状眼睛一亮连喊道。
屋内。
按照过去的习惯,一般是父亲东伯烈坐在主位,可这一次父亲东伯烈却是要和母亲坐在一起,靠在一起!
没有人坐主位!
忽然。
“青石。”东伯雪鹰一笑。
在临近死亡时,他们情不自禁在回忆这一生,过去他们认为耀眼的存在,现在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大魔神早早被解决,就算作为物质界领主的‘巫神’修炼成为了二重天界神,在东伯雪鹰成为主宰后,也轻易便透过因果斩杀了他!
很快一群人坐了下来。
如果让仆人看到堂堂主宰和人搂肩搭背,恐怕也会惊呆吧。
“你还有我们。”余靖秋看着他。
……
东伯帝君府占地极广阔,东伯烈、墨阳瑜、东伯青石、宗凌、铜三他们如今也都居住在这,毕竟他们成神已经远超万年无法进入夏族世界了,帝君府中划出一小片区域,他们居住的地方都非常的靠近。
狮人族太能生育,狮人族因为铜三一人……壮大了!形成了庞大的族群,在神界都进入了好和*图*书些个星球。
宗叔,铜叔……
“来来来,哥几个都可以入座了。”东伯烈催促着,墨阳瑜也走过去搬椅子。
“好久没吃到父亲母亲做的饭菜了。”东伯雪鹰也举杯。
个个一同喝酒。
“真的不敢想啊,当初我觉得雪鹰能成超凡就了不起了,哪想不断超乎我想象。”宗凌则道,“当初让我们夏族世界面临大浩劫的巫神、大魔神,也都丢了性命,雪鹰如今更是成为了神界深渊最巅峰的存在之一,名列主宰当中。”
“什么叫我就知道胡闹?”青石嘀咕。
其他人也都点头。
“哈哈,雪鹰来了。”铜叔笑道,嗓门很大。
一阵阵的疼痛席卷了全身,席卷了灵魂,让东伯雪鹰心里很难受。忽然旁边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紧紧握着。东伯雪鹰转头,旁边妻子余靖秋正关心的看着他。
“好久没喝这么痛快了,而且是好兄弟,好妹妹陪我,还有雪鹰、青石、靖秋。”宗凌脸红通通的笑着,“我宗凌这一生,值,真值!老哥哥……我是扛不住了,就先第一个走吧。”伴随和图书着笑声,宗凌的身体开始消散,身体的每一份神力都在消解崩溃,哗~~~就这么的完全消散。
东伯青石坐在那也笑着:“父亲母亲铜叔,一起走,路上也热闹,哥,我们走了,别伤心,我们真的都很开心。”
“就等你了。”宗凌也微笑着。
小石头……
“难道不是?”旁边铜三撇嘴,“你哥当时每天那么累,你晚上睡觉还非要你哥陪睡,也幸亏雪鹰脾气好,要是在我狮人族,直接将你扔到一边去了。”
东伯雪鹰眼中有着泪花在闪烁,坐在那默默坐着,一声不吭。
呼呼,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从虚空中走来,来到父母的住处。
“我也是。”墨阳瑜微微一笑,眼中是浓郁的爱意。
铜三醉醺醺的身体开始消散,东伯烈和墨阳瑜彼此握着对方的手,彼此相视,东伯青石也笑看着东伯雪鹰。
大家都在聊,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反而更多是倾听,偶尔说几句。
“这有什么丢脸的,我遇到绝境喊雪鹰出手,难道有错?”东伯烈瞪眼。
“等等我。”铜三也喊道。
东伯雪鹰和和图书余靖秋靠在一起,他的左手边是宗叔、铜叔,宗叔铜叔的对面则是东伯烈、墨阳瑜。
“如果没雪鹰,你连超凡都成不了。”墨阳瑜则是道,“在红石山世界,你好几次陷入绝境都喊儿子帮忙,我想想都觉得丢脸。”
东伯雪鹰沉默坐在那好久,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袋仿佛都蒙了,空了。
原本热闹无比的屋内如今变得很安静,长桌上原本围绕着一群人,如今只剩下东伯雪鹰和妻子并肩坐在一起,其他位置都空荡荡的。
……
“今天这桌吃的可是我和阿瑜一起做的,先举杯。”东伯烈笑着举杯。
青石自己也笑了。
东伯雪鹰也笑了:“是铜叔你自己厉害,能有那么多子子孙孙。”
东伯雪鹰的对面是弟弟青石。
“来来来,雪鹰,我们来喝酒。”铜三叔叔却是拿起了酒壶和东伯雪鹰喝酒,他摇着大狮子脑袋,颇为得意,“你让我能活过来,还能活了上亿年,哈哈,你救了我一个,我可是创造了一个狮人族群啊!”
这一桌吃了许久,东伯雪鹰也喝了好多酒,餐厅旁边地面www.hetushu•com上都有很多大的酒缸。
“雪鹰,靖秋,你们俩坐在这。”母亲墨阳瑜也安排着催促着。
你们都走了!都走了!
“都坐。”东伯烈喊道。
哗哗哗~~~~
“是该走了。”墨阳瑜也放下酒杯。
不管是他还是弟弟都已经活太久,不过孩童时代的记忆依旧清晰,那个趴在自己胸口上流口水呼呼大睡的小屁孩,少年时自己和弟弟相依为命的一幕幕记忆,永远无法忘记。
“修行说难也难。”东伯烈说道,“当初我被雪鹰接引到红石山世界,得到最好的指点才成超凡。后来接引重生过很多次,大量宝物都用在我身上,才无比艰难的跨入神灵的门槛,自此以后……界神便一点希望都没了,修行可真难。”
他们都不再压制灵魂的崩溃了,任其开始崩塌,每一份神力都在崩溃,他们个个都在消散,消散在虚空中。
兄弟俩搂肩搭背朝屋内走着,余靖秋在后面跟着,也微笑看着这幕,她很清楚这一天对自己丈夫意味着什么。
“走。”东伯雪鹰走过去一把搂住弟弟,“今天定要好好陪我喝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