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雪鹰领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四篇 宇宙神

第一十章 黑天宗

谢一宇这一刻灵魂都似乎在燃烧,他愿意付出一切要保护好妻儿,这种强烈渴望让他灵魂前所未有的通明,甚至他隐隐窥伺到了‘主宰境’。可跨入主宰终究没那么容易,金角老魔此刻也焦急,他不愿看着宝物逃走。
肚子里。
他们夫妇二人期待着等待着。
“哼,天镜阁弟子。”符云长老冷哼一声。
“孩子,你虽在我肚子里,却已是超凡生命,应该能够感知外界。”外面的白衣女子正抚摸着肚子,正满是泪水低语道,“记住,你父亲叫谢一宇,他是为了救你我性命而死的。”
“这一世父亲的师傅来了?”
作为一位修行万亿年岁月的宇宙神,投胎转世对他而言也仅仅是一种经历,他不可能真的像当初在雪石城堡对待父母那边产生那般深厚情感。不过毕竟有血脉联系,东伯雪鹰对这两位自然还是不一样的。
谢一宇、崔琴竟然结为夫妇……
前方凭空出现一道身影,正是一位黄袍老者。
在两大宗派任何一宗派,都是大罪!
“生身父母,更有因果在身,我当然会好好报答。”东伯雪鹰暗暗道,其实成了宇宙神,也不在乎因果纠缠。可他连弱小都不愿欺辱,生身父母的大因果……他www.hetushu.com更不可能无视。毕竟如果他不投胎,这一对夫妻肚子里的胚胎自然会孕育出另一个新的灵魂。
……
在第一次探查着妻子肚子里的胎儿时,谢一宇就决定了,他要用生命守护这个家,守护妻子和孩子。
至少杀死金角老魔的‘东伯雪鹰’是根本瞧不上一个真神主宰的物品的,他在自己的‘虚界宇宙’中,将物品化作真实,随意创造之物都比真神主宰之物贵重不知多少。
可她明白,奇迹可能很低!她的丈夫在金角老魔面前支撑不了多久,逃命速度又不如对方,只有陨落一途。
东伯雪鹰听到外面传来的母亲的低语声。
“长老。”白衣女子崔琴也连道,“一切的错,都是我们夫妻的错,还请长老别牵连到我们孩子。”
然而金角老魔还是追来了!
“我活下来了?”谢一宇感到发蒙,早就抱着必死之念的谢一宇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逆转,“金角老魔为何仓皇而逃?是暗中有神秘高手帮我,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不管了,至少我保住了性命。”
原本要缠住金角老魔的谢一宇,还一路追着纠缠,可他却惊愕发现,金角老魔逃跑的方向,和妻子乘坐飞和图书舟遁逃的方向截然相反。
当然仅仅和敌对宗派弟子结为夫妇,虽是大罪,却算不上‘死罪’,只有叛宗等极少数才是直接处死的。
谢一宇停下来了,愣愣站在半空中,眼看着金角老魔迅速消失在天边。
黑天宗。
黄袍老者‘符云长老’冷冰冰看着眼前一对夫妇,冷然道:“原本我想着,你就这么死在外面也是活该,不过你说的对,你们俩的孩子是无辜的,我才来救你们。”
……
“走吧,回去吧。”符云长老带着他们俩,便直接瞬移前往黑天宗。
自己替代了,自然得报恩。
妻子‘崔琴’便生出了一个男孩,出生便是超凡生命。
他是直接借助因果发现的,作为混沌虚空中的一片陆地,‘炫星界’是按照至高规则运转的,因果是很难探查的,不过达到宇宙神境界,至高规则都得退避。因果自然无所遁形,东伯雪鹰刚刚转世,是非常崭新的灵魂,作为一个胎儿……和他有大因果的只有两位,一个父亲,一个母亲。
白衣女子转头看着远处。
金角老魔忽然嗖的转头就逃。
实际上,爱徒触犯宗门法规,符云长老愤怒,又想救,又气急。刚才谢一宇的求救,让符云长老知m•hetushu•com道自己徒弟真的生死一线了,徒弟死前求帮忙救孩子,让符云长老心中有了借口,自己不是救徒弟,是救徒弟的孩子。实际上漫长岁月的师徒之情,符云长老又怎能忘得掉?
“师傅。”
东伯雪鹰没在意,他开始悄无声息吸引天地之力改造着母亲身体,也滋养着自己身体,同时也加速好尽快出生。
剑光纵横。
所以夫妇二人之前干脆躲在外面隐居起来,可面对金角老魔的威胁时,终究还是要靠宗派才能庇护。
谢一宇崔琴夫妇二人被送到黑煞峰,和其他受惩处的门人一起在黑煞峰,帮宗派炼制宝物兵器,‘永驻黑煞峰’,代表几乎永远无法离开。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实力突破,成就虚空神。将直接成为长老,自然地位就不同了,无需一直被困在这。
她期盼着有奇迹。
……
“父亲是真神尊者,母亲是普通真神境。”东伯雪鹰轻易探查着实力,“那个金角老魔,是真神主宰?这个老魔,身上无数因果罪孽缠身……”
“师傅。”谢一宇看到眼前老者,顿时跪下,跪在半空中。
“好好长大吧。”
呼。
“撕拉。”
另一个,就是不远处正在和敌人搏杀的黑袍男子。
谢一宇眼中迸hetushu.com发出强烈的渴望,战意在燃烧!
金角老魔惊恐万分逃着。
“我们俩永驻黑煞峰,可没说我们孩儿也要永驻这里,我们将孩子教好,等他根基牢靠,就让我们孩儿拜入黑天宗。”谢一宇、崔琴夫妇二人却满心愉悦,他们在黑煞峰中有一座小院,虽然任务繁重,谢一宇拼命去干也差不多了。
嘴上说的冰冷。
“我的孩子,我谢一宇的孩子。”
“多想看看他,抱抱他。”
整个黑天宗此刻根本不明白,这个在黑天宗偏僻的‘黑煞峰’出生的男孩,对黑天宗意味着什么!
他和妻子隐居着,日子宁静而快乐。
“谢一宇?”
“师傅,徒儿自知犯了大错,可我和琴儿的孩子是无辜的!徒儿敌不过金角老魔,怕是就要死在金角老魔手中。徒儿只求师傅看在过去情分上,救救我妻儿,让他们活下来。师傅,求求你了。”谢一宇在搏杀的同时,也在向师傅传讯求救。
“嗡。”
“我师傅来了?不对啊,师傅如果来,是直接瞬移出现才对!金角老魔怎么可能提前发现?”谢一宇更疑惑不解。
开派祖师乃是合一境高手‘黑天祖师’,在炫星界也是排在前二十的高手了,宗门法规森严。
……
……
这么长时间,妻和图书子早就逃掉了。
黑天宗的惩罚终于下达。
念头一动。
以他虚界幻境宇宙神的实力,轻易便探查遍这金角老魔的记忆。借此,也知道了父亲母亲的身份。
仓皇逃窜的金角老魔忽然身体一颤,蓬!无声无息就湮灭,只剩下他的一些物品坠落在下方的湖泊深处。或许将来有缘者能发现。
“给我死。”金角老魔焦急异常。
白衣女子崔琴肚子里。
黑袍男子谢一宇、白衣女子崔琴并肩站在半空中,看着黄袍老者。
在他们住在黑煞峰的第三个月……
“哼。”东伯雪鹰根本没在意,捏死一个金角老魔,也就一个念头罢了。
天镜阁、黑天宗,这两大宗派结仇太深了,开派祖师就是死敌。漫长岁月不断为敌厮杀,仇恨早就如山如海。像符云长老的道侣,就是死在天镜阁高手手下,这仅仅是两大宗派仇怨的冰山一角而已。
咻。
黄袍老者冷冰冰看着谢一宇。
“谢一宇、崔琴,永驻黑煞峰。”
而另一边。
母亲,自然就是此刻还怀着自己的这白衣女子。
用尽宝物,想尽办法,到如今,他只有用命去抵挡。
东伯雪鹰都能感觉到那些因果中蕴含的滔天怨气恨意。
一个呼吸时间后。
“逃?他怎么会逃?”谢一宇有些发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