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四 不平静的开始

楚雄自嘲地一笑,说:“我来了又能有什么用?那位大人物要来的时候,还不是躲在军营里不敢露头!有时候想想真他娘的憋气!”
就在这时,余英男忽然听到房门外有响动,一下子就从沙发里跳了起来。
余英男忽然抬腿,狠狠一记膝撞奔着天蛇的下身而去!而天蛇似乎早有预防,双腿一合,已经把她的大腿牢牢夹在双腿之间,随即一拳击在余英男的腹部!
天蛇大手用力向下一撕,已经把她的紧身胸衣完全拉了下来,随手抛在地上。她饱满挺翘的胸部立刻完全裸露在外。
楚雄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折翼天使来了名少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不是我们远征军的那些水货。但是一个少将肯定拦不住那个人的。”
她一时间所有内脏的位置都在挪动,全身最后一点原力被击溃,甚至完全喘不上气来。
“只要远征军不出动,那就可以了。”
千夜没有追击,而是以极大毅力不去看地上的血肉,转身就走。
佣兵们并没有感觉到死亡阴影的异样,千夜持枪的手微微颤抖,在他们眼中变成了畏惧的表现。许多佣兵都开始拔刀,也有的掏出原力枪。
楚雄的双眉锁得更紧了:“这可有些麻烦,天蛇在远征军里巴结上的不止一条线,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出来为他说话。我在这里即使不会呆很久,也不想凭空得罪一群无赖。”
二爷的脸色也很难看:“看来那不是他本来的意思。”
“我知道这个问题似乎不应该问。但是,究竟是谁能够让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难道是那个新近崛起的小猎人?你打算把他培养成接班人?”
http://www.hetushu.com二爷叹了口气,以老人独有的沧桑口气说:“唉,看来这块地方的平静也要过去了。”
天蛇低头看她,伸出大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蛋,然后忽然一把按捏住她的胸脯,说:“我想要看看你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天蛇一步一步逼上前,余英男则被枪口顶着,不断后退。直到她的后背重重撞在墙上,这才停了下来。
天蛇一把抓住余英男的头发,将她硬生生提了起来,说:“英男小姐,你最好配合一点。这样也可以少吃些苦头。我对你虽然有些性趣,不过不是现在。等我把千夜那个小混蛋揉碎之后,才说不定会想上你!所以最好别逼我现在就下手。”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走了吗?”话一出口,楚雄立刻就明白了。那位永夜议会的大人物虽然走了,但是却把暗血城搁到了风口浪尖上。以后会不断有人到暗血城来,试图寻找那位大人物出现在这里的秘密。
千夜冷静下来,问:“你有什么建议?”
而千夜手中的短刀节奏分明地挥动,不快不慢,扑扑扑三声响过,就刺穿了三个佣兵的身体。
千夜忽然抬手,屠夫指向了其中等级最高佣兵的脑袋!下一瞬间,屠夫发出轰鸣咆哮,那个佣兵的头立刻化作血雾!无头躯干的手臂还没来得及完全抬到胸口,刚刚开始凝聚起来的原力更是立刻溃散了。
千夜把胸衣放下,脸上已经罩了一层寒霜,对二爷说:“你不是说天蛇已经有意要与我和解吗?”
二爷沉吟了一下,说:“这种事情,或许你才是专家?”
天蛇大手一挥,重斩在余英男后颈上,将她打昏过去。随hetushu•com即天蛇用披风将她整个包裹起来,扛到肩上。在离开之前,天蛇将一个天蛇帮的徽章抛在了被撕碎的紧身胸衣上。
包围圈在缓缓收拢,一群羔羊正想围杀狮子。
房门打开了,进来的却不是千夜,而是天蛇。
余英男马上就明白了天蛇的意图:“你要杀千夜?”
千夜冷冷地说:“我确实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但是不知道是否恰当。”
“我听说,上面来了人,把那位大人物挡回去了?”
“只要是库房里有的,你就尽管拿。”
千夜不退反进,反而冲进佣兵群中,和一个个佣兵贴靠在一起,须臾又分开。短刀挥起刺落,每一个起落,就是一个佣兵倒下。
“你出来了也是送死吧!”
楚雄微微皱眉:“关于哪方面的。”
“你想干什么?”余英男冷冷地问,并没有多少畏惧。
这件胸衣,还有这个徽章,就是天蛇给千夜留下的信号。
千夜回来了?她不由自主地想。不过这个时候的余英男思绪上明显短路,压根没去想为什么千夜要回到她这里来。
千夜立刻就听到了一个最新的消息,天蛇正在放风声找他。而且据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落到了天蛇手里。
当千夜沉睡的时候,余英男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坐着,她已经一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她不饿,好象也不渴,思维则处于迟滞状态,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说罢,这个显得有些寒酸落魄的男人就大步离开了破烂的小酒馆。吧台后同样上了年纪的酒保同情地看了二爷一眼,耸了耸肩。岂止是这一顿,有二爷在的时候,楚雄可是从来都没付过帐。这个男人身上也确实没什么和-图-书钱,口袋里经常连个银币都找不出来。
屠夫的发威并没有吓住这些佣兵,反而让他们觉得看到了机会!他们如野兽般号叫着,扑向千夜,同时有三四把短刀向着千夜的要害刺下!
余英男住的地方从来都不锁门。当千夜推门而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客厅里还坐了个人,二爷。
终于那扇低矮简陋的小门出现在面前,千夜一推而入差点把整扇门扯下来,他跨入房间砰地一声摔上门,立刻扑到余英男送来的口袋上。
他沉默地回到栖身的小旅馆,径自走向自己的房间。千夜现在走路有些摇晃,一路上撞到了好几个人。这些人闻到千夜身上浓得吓人的血腥气,根本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给他让开了道路。
“英男现在在天蛇手里。”二爷说着,又指了指桌上。
千夜离开了酒吧,立刻就向余英男的住处奔去,整个暗血城里,也就是这个女猎人和千夜有比较密切的关系了,他不觉得天蛇有能力去动一爷和二爷。
“杀?当然不!杀太便宜他了,我要先好好地玩弄他一段时间,再说怎么杀的事。”
“二爷,很难得会看到你来这边。”
楚雄又要了满杯的烈酒,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说:“你那个人情还有些剩下,我就麻烦一点,帮你把天蛇帮的后患清理干净。如果天蛇今晚没死,那我就亲手宰掉他。不过,琪琪那件任务,你要尽快帮我,我快顶不住了,不管是谁,先找个长得不错的送过去再说。就这么说定了,另外,这顿酒算在你帐上。”
千夜撬开一个个食物罐头,不管那里面是主食还是配餐,一股脑儿地拼命塞进嘴里。直到所有www.hetushu.com的罐头都变成空盒,千夜才勉强压抑住了强烈的饥渴,踉踉跄跄地倒在床上。他只感觉疲累不堪,立刻沉沉睡去。
“英男小姐,我很不愿意我们之间是这种见面的方式。不过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二爷喝了口酒,有些悠然地说:“当然不是!是为了英男,你见过的。我一直把她当女儿看待,但是这一次,天蛇过界了。”
千夜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不过我需要点东西。”
转眼之间,近二十名佣兵就躺倒一大半。剩余的佣兵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一片惊呼声中,掉头就跑。
二爷也要了杯酒,慢慢地喝了一小口,说:“你楚雄都能够跑到这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上次的人情,就算你还掉了。”
余英男根本就没有任何羞愤的表示,而是继续冰冷地说:“就用这种方式?”
楚雄似乎略微吃了一惊:“你就这样用掉了?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明白了。在暗血城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人真愿意和我翻脸。不过他们是不是会暗地里动什么手脚,那我就不知道了。”
夜已经很深了,从远方似乎隐隐传来一声枪声。这记枪声有些奇怪,很低沉,但又很有穿透力,就象是低音鼓的鼓点,直接敲打在人们的心头。
余英男立刻从臆想中惊醒过来,反手去拔后腰上的枪。可是她的手只伸到一半,就停下不动,因为天蛇的枪已经顶住了她的额头。
千夜现在已经是本能地在攻击了,三刀下去全是要害之处,三个佣兵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千夜的身体扭了一个极小的角度,就让过了最致命的几把刀,只有一把斜斜划过了腰肋。挥刀http://m.hetushu.com的佣兵只觉得刀锋象是划在厚重兽皮上,完全切不进去,随即歪向一边,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口子。
“和天蛇帮有关。”
桌子上放着一件撕碎的紧身胸衣,还有一枚天蛇帮的徽章。千夜认出这是余英男常穿的紧身胸衣,不过还是走过去拿起,闻了一闻。衣料上确实是余英男的味道,时间并不算很久。
“以英男的性子,无论你怎么做,只要能杀了天蛇,那她就会很高兴。”
吧台边有一个满脸胡茬貌似潦倒的男人孤零零地坐着,正在闷头喝着酒,而二爷就坐到了他的身边。
片刻之后,千夜从猎人之家的后门走出,很快就消失在暗血城的夜色中。二爷也出了门,一会功夫就坐到了远征军营地附近的一个酒馆里。
手枪沿着余英男的太阳穴慢慢下移,经过面颊,最后顶在她的下巴上,巨大的力量传来,强迫她将脸仰起来。
楚雄猛然把整杯的酒都灌了下去,说:“但总比打都不敢打要强得多!”
余仁彦给千夜留下的伤不是特别重,但是数量太多,很难马上愈合。千夜休息了一天一夜,这才恢复些许元气。他照例把自己外貌改换个样子,离开小旅馆,找了家酒吧坐着,顺便探听些消息。
两个人喝了一会闷酒,楚雄才说:“你突然跑到这个地方来喝酒,肯定是有事。说吧,这次想让我办什么事?”
“这两天城里的局面会有些不太安静,我希望你能够对一些噪音视而不见,如果可以把它们盖住就更好。”二爷不急不忙地说出了来意。
几点鲜血溅到千夜脸上,好死不死的还有一滴飞进了他嘴里。那种久旱逢甘霖的味道,差点让千夜呻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