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十八 以力破局

黑暗疆域内,年轻的梅斯菲尔德正坐在院落里,有些无聊地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杯中有酒,殷红如血。
她在战力上的判断虽然让白龙甲极为不快,可是却知道,她在这方面从未出过错。正因为如此,白龙甲的心情就更加灰暗了。
梅斯菲尔德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整片大地的震动都是这个女人弄出来的。
这是一个眉目清淡的女人,看不出年纪,身着帝国上层贵女的典型服饰,对襟,束腰,衣袖宽大,但是格外素净,腰间系扎的帛带上挂了一块玉玦,就是全身上下惟一的装饰了。她的长发用丝绦随意扎起,垂在身后。
“你以为你就不是鱼了?”
“你是谁?”梅斯菲尔德纵声高叫。他心底忽然想起一个名字,所以声音中有了一丝颤音。可是那个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女人在大厅里转了一圈,自始至终足底不曾踏落地面。
轻声自语中,梅斯菲尔德想要满饮一口,却看到杯中的红酒竟然起了涟漪。
“怎会是你!”年轻的梅斯菲尔德失声惊呼,随后勉强镇定,说:“我是伟大的……”
据点废墟上唯一残存的楼底,突然有处砖石翻动,一个小女孩从里面拱了出来。她的白裙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手上、身上到处都是划破的伤口,脸上也全是灰泥。不过她的双眼依然清澈,丝毫没有惊慌之色。
白龙甲急道:“区区一个魔裔,我去就够了!不用劳动姐姐您大驾了吧?”
小女孩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貌似在信步行走,然而每迈出一步身影都会闪烁一下,然后跨越百米出现,转眼间就和*图*书出现在梅斯菲尔德面前。
杨少将小心翼翼地问:“白将军,她,难道真的是那位?”
当第三只眼睛张开后,一道黑气从梅斯菲尔德背后升起,直冲天空,然后化为一颗狰狞巨兽头颅,转动一周后,紧盯着某个方向,不断发出低沉的吼叫。
白凹凸看着小女孩大大的眼睛,缓缓道:“想跟我走的话,就要变成白家最锋利的刀。你,愿意吗?”
就在众人眼前,忽然落下一个白衣女人。她原来就浮在四人头顶数米之处,可是包括白龙甲在内,所有人对她的到来竟都一无所觉!
在黑暗国度,与暗血城遥遥相对的是黑曜双子城。
现在正是威尔德伯爵城主任期的最后一年。但是近来一段时间,这位血族伯爵的心情极差,似乎没有一件事情顺心。不,局势已经不能用不顺心来形容了,在他几百年的漫长生命中,还没有任何时候比眼前更糟。
小女孩选了个方向,向废墟外走去。她的姿势很艰难,一瘸一拐的,鲜血顺着左腿往下流淌。她低头看看腿上的伤,用力把刺进大腿的木片拔下,然后撕下裙边,将伤口扎住,又站了起来。
狼城以狼人为主,由四个大部落把控,城主是狂狼出身的科尔·魔牙。而血堡则是以伯爵威尔德为首的大小血族氏族组成。由于狼人与血族的世仇,狼城里看不到血族,血堡内自然也没有任何狼人。
女孩的目光清澈如水,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然后她的声音低下去,细细地呢喃,“只要能……活着。”
黑气化成的巨兽仅仅是一个头颅就有十几米高,和_图_书它形若猛虎,然而两根极长的獠牙却是消失在传说中的远古巨兽的特征。
“就算是鱼,我也是条大鱼!”
“好了,我去看看那个钓鱼的家伙。”说罢,她身影闪动,看似信步缓行,可是转眼之间就消失在荒原的尽处。
双子城城主就由魔牙和威尔德轮流担任,任期各为三年。在双子城周围数百公里疆域内,魔牙和威尔德就是至高无上的君主。
天地间突然由扭曲变为极静,梅斯菲尔德身后传来轰轰隆隆响声,不绝于耳,据点的所有建筑仿佛被无形浪涛碾过,竟然一排排次第倒塌,烟尘腾起遮蔽了半边天空!
“我是伟大的梅斯菲尔德……”年轻魔裔依然在一遍一遍呢喃着,仿佛是卡了唱片的留声机。
说罢,她转身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夜幕深处。离去时,她那种天上地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已全然消褪,变得普普通通,一个让人看过后就会遗忘的女人。
他一怔,随即感觉到身下的大地也开始有规律地震动,好象有一头无比庞大的远古巨兽正缓步而来。
白凹凸收回拳头,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说:“既然还是小孩子,就不要学大人那样到深水区钓鱼。”
“什么事都办不好,什么事都不知道!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白龙甲还想争辩,那女人却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淡淡地说:“大鱼也是鱼。”
她一拳即出,整个天地似乎都在刹那扭曲!
待轰鸣声全部平息后,才能够听到年轻魔裔轻声的呢喃:“我是伟大的梅斯菲尔德……”
伯爵在书房中来回走着,目光不时掠过书桌上几页报告,http://www•hetushu•com每重看一次,他的心情就会烦燥几分。到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发出一声震动整个城堡的咆哮后,伯爵抓起整排的书架,重重砸到对面的墙上,这才算是稍稍出了口胸中的恶气。
这就是白凹凸一拳之威!
“天赋只是一般,但是对危险有本能直觉,居然能提前躲藏避过我的一拳,真是难得。”白凹凸的语调依然平平淡淡,听不出含义。
白凹凸一步就到了梅斯菲尔德面前,简单出拳,当胸直击!
他对着天空中巨大的圆月,似是自语,似是在倾诉:“大鱼应该快到了吧?人类的白龙甲就离这里不远,听说还算有点本事。如果是他来的话,把他宰掉,我的名望就该足够了。那些家伙就会记得我的名字,而不是再被称为梅斯菲尔德。有一个过于显赫的姓氏,果然是个拖累呢。”
片刻后,飞艇就缓缓升空,返航暗血城。
“你叫什么?”
看着小女孩的眼神,许久许久,白凹凸才伸出了手,慢慢地握住面前那只还在流血的小手。白凹凸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转身而去,牵着小女孩走向人类疆域。
她向空中的图腾巨兽看了一眼,才一字一句地说:“长平白氏,白凹凸!”
诡异的是,一片废墟中竟然没有半个其它声音,仿佛黑暗种族的几十名高级战士和百余居民并不存在似的。转眼之间,可以容纳近千人的据点就被夷为平地,只有最远处还有半栋残楼孤零零地立着。
梅斯菲尔德脸上忽然闪过惊慌,还没见到敌人的影子,自己就被对方的气势逼出了天赋图腾巨兽?
“没有名字。”
女孩www.hetushu.com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挪近白凹凸,颤抖着伸出手,用有些生涩的声音说:“带我走。”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在荒野上渐行渐远,与夜色融为一体。
双子城由狼城和血堡构成,就是一个城市中间用与城墙等高的塔楼、箭垛和藏兵墙隔开。两侧城区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只有南端的公共区属于共管,这里任何黑暗种族都可以自如出入,也是双子城的商业区。
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骤然袭上他的心头,让他一头长发都根根飘起。梅斯菲尔德额头中间的眼睛猛然张开,那是一个没有眼白和瞳孔,通体漆黑的诡异眼珠!
罗建义和杨、杜两位将军都不认得这个女人,但却不妨碍他们知道她的可怕。无论是谁,能够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们头顶,那么杀掉他们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白凹凸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她。
白龙甲看到她时,脸色控制不住地再变了变,叫道:“姐!”
在拳锋的最顶点,梅斯菲尔德依然保持着招架的姿势,一动不动,余波将整个据点轰平的一拳,居然没能让他后退半分。
梅斯菲尔德双手立掌齐出,生架住白凹凸的一拳。
若从天空俯瞰,废墟呈现出一片扇形擦痕,黑暗种族的这个据地已经从大地上抹去。
他只想钓条大鱼,却没想到上钩的是只大白鲨。
白龙甲知道这是她终止争论的表示,而且不容反对。他胀得满脸通红,满心想要就‘大鱼非鱼’这个话题再争辩一番,可是他从小就很清楚,真要这样做了,和找死无异。
他的身体缓缓前倾,终于倒下。触地瞬间,年轻魔裔的身www.hetushu.com体突然崩碎,化为细腻白灰,随风而去。一位魔裔战将,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到最后也没能让人们记住他的名字。他在世界上存在过的全部印记,似乎就只有那个显赫无比的姓氏。
他再也难以镇定,一跃而起,身影瞬息闪动,出现在据点外的空中,极目向地平线望去。视野里出现一个白衣女人,正从荒原上一步步走来。大地的震动,正与她的脚步合拍。
她艰难地爬到砖石顶端站起,放眼四顾,整片废墟上就只有她一个活人了。所有黑暗战士和居民都在那一拳之威下化做飞灰。而她在白凹凸出拳之前,及时躲进地下酒窖,并死命地奔到最远端,这才逃过一劫。
书房门口,正跪着数名血族。伯爵一看到他们,怒火就无由升腾!
白凹凸微微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问:“人类?”
“听说有个魔裔在这里摆下血宴钓鱼,我正好顺路,就过来看看。”女人淡淡地说。她的声音和容貌一样普普通通,没什么能够让人记住的地方。
来的究竟是谁!
“废话真多!”
得到白龙甲确认后,三战将竟然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白龙甲也变得没精打彩,手一挥,说:“回去吧!”
她的容貌还算清秀,不过左脸颊上一道交叉的伤疤小小地破坏了美感。除此之外,她就没什么太能够让人记住的特征,好象很普通,非常普通,普通到走进人群立刻就会被淹没。
白龙甲没好气地说:“废话!我就一个亲姐,除了她还有谁?”
等她走了,暗血城三位战将才敢出气。
但是她只跨出一步,就突然僵硬,然后缓缓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