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五十 来客

琪琪当即道:“说,破天不是外人。”
琪琪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似是在极力忍着什么,转头看看千夜,说:“你是说,宋子宁看上了晓夜?”
琪琪看到两人表情,不由惊讶地睁大眼睛,忽然吃吃笑了起来,说:“破天,你在太夫人面前都没这么乖啊,不会也喜欢上了晓夜吧?”
“走了,找琪琪去!好久没看到那个丫头了,这次一定要打赢她!让你们这些小子好好看看少爷我的雄风!”
众随从中确实有比魏世子原力更深厚的,但却都没有觉察到异样。魏破天此刻在折翼天使中已经脱离菜鸟身份,也上过几次战场,据说学到不少秘术,虽然鉴于他此前在森林中所谓山地行军秘法的表现,所有人都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不过表面上还是都配合无比地摆出全神戒备的模样。
琪琪奇道:“你走了多久?”
“怎么可能!”魏破天急忙摆手,就象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跳起来。他随即觉得这句话有语病,又补救道:“不过,晓夜小姐确实貌美惊人,那个杀气……啊……”
这时千夜也走了进来,不声不响地在琪琪身后,拉了个凳子坐了。琪琪看了他一眼略感诧异,千夜脸色阴沉,几乎可以看到熊熊怒火宛若有实质般在他身周缭绕。
魏破天在千夜恶狠狠投过来的眼神中又一次消音。
而且以魏破天得自折翼天使的专业眼光,早就看出这姑娘绝对不是胡踹乱踢。她每一下落点都准确落在既能沉重打击对手,又和-图-书会引起最强烈痛苦的部位,但是又绝对不致命。也就是说,怎么打都打不死,可是半残是跑不掉的。
魏破天跟着琪琪走进主楼客厅,然后就聊了起来。两人其实兴趣相投,说得很是高兴。
“我……呃,我是魏启阳,来找琪琪小姐的。”不等对方出声质问,魏破天不知为什么气势全无,主动开口奉上来意,连破天这个响亮的号都忘了用,老老实实报了本名。
魏破天等人的模样确实凄惨了点,不过他怎么可能输了气势?当下挺直胸膛,大声道:“我只是路上花时间太多,所以赶过来急了点而已。”
这时殷家的卫队长走进来,看了魏破天一眼,犹豫着。
揍人能达到这种水准的人,无论原力高低,都不是好惹的主。
琪琪伸手按住了嘴,她看着千夜的表情实在不敢笑,可是魏破天那难得一见畏首畏尾的模样真太好玩了。
魏破天也吓了一跳:“宋子宁?他缺女人吗?居然会派人到殷家来抢这位……呃!”
琪琪倒也不以为意,嗤的一声轻笑,道:“哟!在折翼天使呆了几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啊!好啊,送上门来的沙袋,哪有拒绝的道理。先进来坐吧,我让人去收拾场地。”
魏破天随即面色一沉,回头怒道:“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害大爷我绕了这么多的弯路。这才三十公里,竟然就走了大半个晚上,老子养你们有什么用?!”
那团东西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这才看出原来是个人。http://m.hetushu.com此人全套夜行轻甲,面罩黑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家伙摔到地上后,哼哼唧唧的完全爬不起来,看得魏破天迟疑不定。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示弱以诱敌的。这可不是诈伤,而是真伤。
不过她反应也不慢,立刻道:“我不听!拖下去,先打一小时,然后再听听他们说什么!”
琪琪也是一怔。她原本以为敢到殷家营地来夜袭的家伙都是些硬骨头,不动用特殊手段不会招供的。哪知道连打都没打,这些人就要招了?
琪琪在后面叫了一声:“这是远东魏氏的博望侯世子,我说在等的人就是他,快点过来吧!”
琪琪脸色这才缓和了些,问:“他们都说了什么?”
几个虎背熊腰的护卫大声应了,就要过来拖人。
这边动静如此之大,营地里已是一片哗然,季元嘉和殷家的卫队长最先赶到,巡逻队则从营地另外一头拼命奔来,不过三个闯入者已经被千夜收拾得只会呻吟。
这时季元嘉走进来说场地收拾好了。琪琪立刻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右手伸出,濛濛蓝白交织的原力光芒沿着手臂盘绕而上,她不怀好意地看着魏破天,说:“魏小弟,我知道你已经六级了,姐姐我还是七级,不过教训你是足够了!”
“八,不,六……三个小时。”魏破天差点说漏嘴。
这一脚踹得如此之重,那人倒飞得如此之近,魏破天看了,都觉得自己的肚皮也开始隐隐生痛。
此时,从木屋中跳出个杀气腾腾的m.hetushu.com美人,几乎是小跳着向滚在地上的三人狂踢猛踹。每一下飞踹,脑后的马尾都在欢快地跃动飞舞。军靴着肉的砰砰声,听着就让人心中惴惴。
魏破天大吃一惊,连忙一个小跳让开。
第三个家伙被踹得最重,但是飞得反而最近,则出门三米,就笔直坠地。这一下看得魏破天眼皮一跳。这种踢法很有名堂,讲究原力骤然爆发,完全不给对手留下倒飞卸力的空间,那杀伤力当然相当可观。
卫队长忙道:“您放心,还在打着呢,就没停过!只不过他们三个哭着喊着要招认,拦都拦不住,所以我就先过来报给您知道。”
眼看着离小木屋不到十几步,忽听砰的一声,房门直接被什么东西撞飞。然后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向着魏破天的方向飞来。
琪琪稍有心虚,她借口今天第一天到营地要招待一个朋友,软硬兼施让千夜穿了这身衣服,哪知本该下午和他们差不多时间到的魏破天晚了这么多。
随即琪琪也快步走来,看到倒地不起的三个蒙面人,以及魏破天一行,顿时小吃一惊。“晓夜,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琪琪更加奇怪了:“春狩大营到这里才几十公里的路,你走了三个小时?骗鬼呢!”
众随从面面相觑,互相推推,却没人敢上去提醒世子,此时已是深夜,不太适合比武。
呼的一声,又一个黑衣人从木屋里飞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个。这第三个是被人一脚踹出来的,飞舞的裙摆下套着军靴的长腿刹那和*图*书间在魏破天眼前闪过。
千夜安静坐着,笔挺得像个雕像,双目低垂,看着脚前一步远的地方,但是含而不发的杀气,却让客厅内的温度都好象降了几度。
一行人迅速前进,转眼间就来到近旁,也不管这里是人家营地背面,呼啸着越过栅栏就要往里冲。
千夜忽然抬头,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那锐利杀机立刻就让魏破天闭嘴。
魏破天大手一挥,喝道:“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难得见到你一次,怎么都得好好地打上一架。这次输了,你可别哭!”
卫队长的长脸板得死紧,道:“他们说是看到宋七公子不断在画晓夜小姐的画像,就想潜过来把晓夜绑过去献上,好讨他欢心。”
那屋里翻涌的杀气如此明显,还想要瞒过他魏破天魏大爷?
千夜点了点头,走进木屋,砰地一声巨响甩上铰链掉了一半的木门,显然火气依然极大。
“按这三人口供,确是如此。属下已经反复核对过几遍了。”
千夜咬牙道:“你问他们吧!我先进去了。”说罢,他转身就要进屋。
琪琪眉毛立刻竖起,道:“怎么这么快?我不是说过,先打一小时再说吗?”
魏破天已经看出地上三人都是六、七级的好手,却是被这漂亮姑娘揍得连妈都不认识了。他暗忖就算是换了自己,恐怕也难以打得如此酣畅淋漓。
几名护卫立刻扑上来,把这三个倒霉家伙拖走。
卫队长便道:“小姐,那三个人都已经招了。”
千夜现在郁闷到无以复加,谁知道琪琪和*图*书口中那个不在名单上,半途插进来参加春猎的世家子弟竟然是魏破天!
魏破天却没有看出手下们的小小心思,见那小木屋全无动静,当即一声冷笑,就大步走了过去。
琪琪的目光向地上三人一扫,看到他们的装束,哪还能不知道这三个家伙是什么身份?她伸手向三人一指,吩咐道:“给我打!先把腿全部打断,然后再问清楚他们想过来干什么!”
魏破天忽然停步,目光落在右边营地角落的一间木屋上,沉声道:“等等,有杀气!”
魏破天看得有点牙痛,悄悄退后了几步。这时那漂亮姑娘才抬起头,如同闪电般的目光击打在魏破天脸上。
琪琪淡定地向魏破天看了一眼,说:“不好意思,没有管教好下面的人,让这三个笨贼摸了进来。破天,看你这个样子,难道遇上打劫的山贼了?”
哪知道这三个人早就被一顿胖揍打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骨气全无,闻言立刻高声叫道:“不要打了!我们说,我们全说!”
魏家众人当下自然是一片称颂加油,听得魏破天得意洋洋,意气风发。能够跟着魏家世子出来的,自然没有一个傻瓜,谁也不会认真纠结魏破天那句话的背后意思:他还从来没有打赢过琪琪。
众人都是他的亲随护卫,当下连连称是。这时候当然没人敢说是魏世子自己提出要体验实战,不走大路,一头钻进了山地密林,而且整个晚上都是他自己一马当先,足迹踏过一百多公里,全都是在山林里兜来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