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五十一 当初的承诺

只听见魏破天对千夜说:“这是我的信物,拿着它只要在我权限范围内,可以答应你三个要求,不管是什么都可以。”
千夜这还是第一次看琪琪战斗。琪琪出掌极快,步伐飘渺,水月流云诀中水月的意境还看不出来,倒真有了几分天上流云变幻无方的味道。虽然她的攻击看似轻飘飘没什么力量,但每一掌落下必然引起千重山动荡不定,要知道当初魏破天在暗血城仅四级时就能抗住血骑士一击,可见琪琪掌法中蕴含的威力。
那美人五官精致秀气得不分男女,又穿着古服,不说话不动作时确实难辨性别,可是刚才一战,气势刚烈悍勇,有千军辟易之姿,哪还有半点女气?
千夜自上次和季元嘉一战后,已经发现与兵伐决的速成相比,那些秘传武技在低级时还看不出威力,但越到后期进展越快,潜力无穷。尤其是每种秘法的特长被发挥出来的时候,双方已经不单单在较量原力深厚,还包括了原力的掌控和不同属性的生长相克。
魏破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已感觉到对面杀气冲天而起,仿佛身临战场,千军万马下一刻就会迎面踏来,一时间只想尽快逃走,居然兴不起斗志!
魏破天嘿嘿一笑,傲然道:“现在知道我魏家秘传的厉害了吧?这套秘传名为千重山,顾名思义,那就是防御如山之厚……”
魏破天全身剧震,千重山的光幕剧烈波动,明暗不定。琪琪用了近百记攻击都没能撼动的千重山m•hetushu•com,竟已开始摇摇欲坠!
魏破天抓了抓凌乱的头发,然后一瘸一拐走到千夜面前,拿出一样东西塞进千夜手里,极为豪气地道:“我输了,这是赌注!”
琪琪这一掌看上去异常轻柔,可是魏破天如山气势竟然有些不稳,身体晃了一晃。还没等他调整过来,琪琪已身法轻灵地绕着他转了数周,如同云雾升腾而起,群山虽然巍峨,却也渐渐被遮蔽。
两人转眼就进入僵持阶段,谁也奈何不了谁。
魏破天翻了个白眼,“彩头当然是谁下场给谁,你堂堂殷家三小姐,还好意思和属下抢东西。”
她嘴上说没有把握,下手可绝不慢,一个跨步就到了魏破天身边,伸手轻轻拍在黄色光罩上。一道浅蓝色濛濛微芒如水波般扩散开来,所过之处,千重山的黄色光罩顿起涟漪。
此时魏破天开始还击,他出拳不快,步法也很是简单,看上去就是东一西一,踏前退后。这套技法似拙实巧,用出来后立刻稳住了局势,虽然仍然被琪琪带得东倒西歪,但功架就是不破。
于是魏破天不及多想,舌绽春雷,断喝一声:“千重山!”黄光乍现,沉凝如山。
“很爽!”千夜面无表情地说。
琪琪被口齿突然伶俐起来的魏破天说得一窒,狐疑地眯起凤目,盯着那个项链,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
琪琪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推开千夜,叫道:“让一让,让一让,我来!我来!”这位大小姐几乎是跳着蹦到魏破和图书天身上,一下下狠狠踩踏,踩得他嚎叫不断。
琪琪笑道:“还不知道谁欺负谁呢,要不要赌个输赢?你拿什么彩头出来!”
魏破天还倒在地上,他虽然皮糙肉厚,可是被千夜生生攻破千重山后,一时原力溃散,组织不起有效防御就被琪琪一顿猛踩。这位大小姐有两脚似有意似无意地踏到了他腹下三寸之地,踩得他直抽冷气。不过魏破天也确实不负皮糙肉厚这个评价,要害处被踩到,居然过了半分钟不到就若无其事地爬了起来。
一看琪琪发出的原力气息,魏破天立刻就感到不妙,他在短时间里连晋两级,觉得可堪一战了,没想到琪琪的水月流云诀也进展如此之快。可是牛皮已经吹下,又有众多下属看着,哪里还能退缩?只得硬着头皮跟琪琪来到外面,进入准备好的格斗场地中。
琪琪惊讶地说:“喂喂,打赌是我提出来的!”
这时,魏破天的亲随中有人从瞠目结舌的僵硬状态回过神来,凑近身边一个轩昂沉毅的青年,悄声说:“怀哥,世子该不会认为,那位,真是个妞?”
现在琪琪就只有期望魏破天原力不济,支撑不了消耗极大的千重山。哪想到魏破天进入六级后,原力厚重绵长了一倍不止,打了这么久连喘息一下都没有,显然不是那么容易耗到力竭的。
琪琪双眼一亮,赞道:“确实进步神速!千重山已经有几分味道,这下我都有些没把握了。”
琪琪此时终于忍无可忍地喝和*图*书道:“魏破天,你这是当我面勾引我的人?”
琪琪看了一眼千夜阴沉不变的脸色,果断决定转换话题,伸手在魏破天肩上一搭,问:“你这次目标是什么啊?”
魏破天此时已经别无选择,对面气势如狂潮般汹涌扑来,他若再有避战之意,必然溃不成军。他随即大步迎上,也是一拳简单直接地向千夜轰去!
琪琪忽然跳开,说:“不打了!总打不破你那乌龟壳,真没意思。”
魏破天还在那边正色说:“如果你遇到麻烦,一定要记得找我!”
青年一脸淡定地回答:“琪琪小姐说他是,他就是。”然后抬眼看了看对方,说:“待会儿结束后,向世子解释的任务就交给你了。”那名亲随立刻五官全部皱在一起,现出极为惨不忍睹的表情。
雷音在继续,千夜手肘一下又一下砸在千重山的光幕上,又是连续三次攻击,一次比一次沉重。第二下时光幕就剧烈波动,第三下时千重山就被正面攻破!
魏破天一声惨叫,仰天就倒,重重摔在地上。他刚想爬起来,突然全身僵硬,不敢稍动,因为千夜的军靴已经虚踏在他的咽喉上。这处要害被制住,别说千重山,就是万重山也没用。
“停停!我听了几百遍了!”琪琪立刻打断他,不然的话,魏破天能够说个没完没了。
一步入格斗场,魏破天气势顿时有所不同,他沉喝一声:“千重山!”土黄色光芒透体而出,待笼罩全身后,魏破天气势沉凝,竟然真m•hetushu•com有几分崇山峻岭威严矗立的感觉。
然而对面千夜已经开始加速,大步奔来,才到中场就有潮音如雷,一记直拳毫无花巧向着中路轰出。
千夜低头看着手中的项链心情复杂,魏破天的话其实已经表明他认出了自己。只不过一想起当时是怎么把这三个承诺赢到手的,就想到陪他去考试的石言和曾对他寄予厚望的林熙棠。
琪琪狠狠踩了几十下,这才浑身舒畅地下来,掩嘴笑道:“这下爽了!”
千夜面无表情地拎起来一看,是条银色项链,末端挂着个拇指大小的方牌,上面刻着鹰头。
“什么?别开玩笑了!这位才五级吧,我堂堂帝国中校怎么可以欺负……”
就像现在正比试的两人,琪琪的攻击威力不俗,但更以变化取胜,若是与实力相当对手战斗,可以轻易占到上风,并且迅速取胜。可魏破天恰恰克制琪琪这种打法,他的千重山厚如龟壳,轻易不会溃散,拳法古朴但重逾山峦,接实一记也是很大负担。魏破天挨多少下打都没事,但是他的对手要是挨上一下,恐怕当场就爬不起来了。
这个念头一起,魏破天自己也吓了一跳,面对黑暗种族时不止一次面临生死危局,他魏大少可从来没有怂过!他猛然省悟,这是被对手的气势彻底压倒的迹象,在真正战斗中可是极为危险的事!好在白龙甲曾经教过他,在战场上无论遇到任何不利局面,都有共同的解决手段,那就是先运起千重山再说。
魏破天还和*图*书要进一步宣扬他虽然勇武无双,却绝不会欺凌弱小的帝国军人风范,千夜已经开始往场中走去。
千夜又上前一步,手肘飞起,当胸撞去!
琪琪一边跳,一边兴奋地叫道:“让你天天顶个龟壳!以为我砸不碎是吧?我是砸不碎,可有人砸得碎!你再用秘传啊,千重山呢?千重山哪去了?”
琪琪愕然,她当然认得那是魏破天的身份信物,不由张了张嘴,再看看一脸认真的魏破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转头去看千夜,后者的脸色让她立刻决定什么也不要说。
她一把搂过默立一旁千夜的肩,问:“你呢,感觉如何?”
旁观众人顿时默然,包括魏破天的亲随全部转头四顾,只当自己没看见。这种事其实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过往魏破天挑战琪琪的时候,手段可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所以每次打输后,总会被琪琪收拾得很惨。
魏破天转过身来,一把将琪琪扯到旁边,然后用刻意压低却还如洪钟般的声音说:“来,谈正事!春狩明天就要开始了,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
魏破天一声怪叫,完全不敢反击,双臂交叉护住头胸,再也不要面子,彻底龟缩防守。
两道拳锋凶猛地撞击在一起!仿若春雷乍响,格斗场中轰轰隆隆的雷音绵延不绝,而且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魏破天只觉喉咙发干,全身冰冷,他感觉得到,对方竟然确实有心一脚踩下来。
琪琪眼波流转,对着场边招手说:“晓夜,你过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