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六十二 围杀 下

千夜在尸体旁边布置了一番,就离开原处,向旁边的丛林奔去。
两颗原力手雷同时爆炸的威力极为可怕,根本不是六级战士能够承受的。连十米开外警戒的那名护卫都被爆炸波掀得远远摔飞出去,正好处在爆炸中心的那名护卫则已是尸骨无存。
千夜飞身跃起,合身扑到叶幕蓝身上,将她重重砸回原地。叶慕蓝一声呻吟,嘴角又泌出鲜血。千夜直接伸手去卡她的喉咙,但是被她回手架住。
千夜身上绽放了两团血光,不过都没有命中要害。在巨大推力下,千夜向后抛飞出,可是他后退的姿态却异常平稳,双生花稳稳地分别指向两名护卫,然后同时轰鸣!
两人僵持了整整数分钟。
敢于进入这片区域的士族战士自然有所倚仗,他是六级高手,而且有丰富前线战场的战斗经验,当下不假思索,立刻挥肘后击!
大约十分钟后,两名世家护卫出现,他们看到地上的尸体,顿时大吃一惊。当下一人警戒,一人奔过来检查尸体。他把尸体翻过来,顿时惊道:“吴友闳!”
果然,叶慕蓝只吐了一口血,就呻吟着用力晃了晃头,居然就要爬起来了。她上身外衣全部粉碎,露出了下面贴身的护甲。这是一层如同紧身衣般的黑色软甲,要害部位还另外覆盖了几块深棕色甲片,显然是做了额外加固。
当她冲到距离千夜三十米,进入手枪最佳射程时,却见千夜不知何时已经摘下了鹰击,单手平举,对准了她。那只略显秀气单薄的手和_图_书,稳若磐石,没有丝毫晃动!
千夜心中却是突然一片冰冷,他之前被围猎时,始终没有感觉到监察者在周围。此时监察者突然出现,是否意味着那几个带队的门阀世家子弟也到了附近?
她突然一声尖叫:“开枪!”
叶慕蓝骤然张开嘴,一声尖叫,还没来得及闪避,血色光芒就在胸腹间炸开,将她轰得倒飞出去。
叶慕蓝剧烈喘息,双眼中流露出恐惧和哀求神色,看上去楚楚可怜。她的胸膛用力起伏,饱满的触感证明了那里的富饶不比余英男逊色,破损的护甲也将她胸前风光若隐若现地展露。她甚至有意动了动,以便能够让千夜看得更多一点。显然叶慕蓝此时只希望千夜还能够稍稍有一点怜美之心,可以放她一马。
千夜的动作飘忽不定,时快时慢,每每以微小的幅度摆脱宋家护卫的锁定,迅速拉近双方的距离!
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从不知何处扫过来,落在两人身上,却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过了片刻就移开去。显然,叶慕蓝还没有资格列到安全名单上。
“兵伐诀三十轮!你是兵王!?”那名上过真正战场的士族战士显然见多识广,他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惊惧!
而此时此刻,一块林间空地上再次被堵住前路的千夜不退反进,对着两名宋阀护卫迎面冲去。那两名护卫平端原力枪,脸色极为紧张,枪口随着千夜不断移动。
他刚刚经过千夜所在的树下,忽然脚步一停。一滴水珠几乎贴着他鼻尖落下,然和-图-书后在靴尖上摔碎。这名士族战士皱了皱眉,弯腰伸手在靴尖上擦了一下,放在眼前细看。
千夜搭在士族战士肩上的手忽然一划,切开了他颈侧动脉,于是富有原力气息的鲜血扑地喷出数米远!千夜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伸手一推,让这士族战士的尸体倒在地上。
‘噗’地一声,仿佛花朵吐蕊的声音,妖异的双色花在夜幕中勾勒出美丽的轮廓,摇曳着并蒂盛开。
显然两人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护卫立刻把尸体抱了起来,刚想说什么,突然眼前强光一闪,危险感觉刚刚涌上心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叶幕蓝的身体拼命扭动,时时爆发弹动,想要把千夜掀下去。她的近身格斗技术竟然也不弱,然而千夜的战技却远在她之上,力量体质都接近碾压。千夜将身体挤入她双腿之间,然后两腿张开,牢牢缠压,一下就将她死死制住,左手仍然一分一分地向她的喉咙靠近。
然而,千夜眼中全是毫无表情的寒意,好像根本看不到眼前的风光。
这是什么防御?士族战士惊惧交加,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千夜右手短刀一下送入这名士族战士的腰肋,来自兵伐诀三十轮的狂烈原力透刀而出,凌厉无伦的冲力一下就击溃了士族战士的原力防御,并且震碎了刀锋周围的全部内脏!
砰!砰!砰!声声闷响在林间回荡,千夜丝毫不为所动,就象被轰击的身体根本不是自己的,只是将一轮轮原www.hetushu.com力潮汐带起的汹涌浪涛,狠狠送入这士族体内。
千夜腾身而起,抛下鹰击,就向叶慕蓝扑去。鹰击虽然威力不错,但没有任何能力加成的轰击至多让叶慕蓝重伤,这一枪还杀不了她,千夜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活过下一刻,已经绝不准备放过这个阴毒的女人。
身后传来沉闷的声响,士族战士感觉手肘象是撞到一截枯木上,迸发出的原力全被冲散。这一下虽然结结实实地击中,却并没能给对方造成伤害。
两名宋阀护卫下意识地扣下扳机,立刻心中大叫不好!
千夜稍稍平息一下呼吸,然后在那士族尸体上翻了翻,把兴奋剂和原力弹都搜出来,意外地还有两颗原力手雷。
叶慕蓝平举的狙击枪枪口光芒一闪,轰鸣声中,千夜身上立刻又喷出一团血雾,肩背处开了一个大洞,武士服夹层中的金丝无力地焦黑卷曲起来,露出模糊血肉下的森然白骨!她猛一咬牙,扔下狙击步枪,拔出手枪,向千夜落点处扑去。
叶慕蓝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牺牲掉宋阀高级护卫,拼着回去受责骂,也要把这个危险的男人杀死在这里!
在两名护卫身后,刚刚奔了过来的叶慕蓝同样脸色苍白,她感觉自己正面对一头受伤了的狼。谁都知道,带伤的狼才最危险。
现在双方等于处于对峙中。护卫们清楚知道虽然他们算是锁定了千夜的运动轨迹,可是在扣下扳机瞬间,原力枪喷发能量会有极短暂时滞,足够千夜挪开要害部位。但与此同时m.hetushu•com,护卫们的动作也会在那瞬间定位,千夜手中的两把双生花绝对会趁机轰开他们身体,这两名护卫自认完全达不到对方闪避的速度。
此刻加固的甲片早就被轰得四分五裂,大半散开,但是黑色的底层却只是破了几个洞,露出下面胸口雪白肌肤,居然没有皮开肉绽!这层护甲的防御力着实够强。
千夜现在右手难以发力,左手虽然压得叶幕蓝双手不断下沉,可是在她拼死反抗之下,想要一举扼杀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悄悄握紧了手中的枪,原力透入开始充能,然后慢慢抬头向树上望去。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脑后一阵劲风袭来!
两名护卫脸上同时炸开血色原力光芒!他们仰天倒地,捂着脸惨叫不已,痛得拼命翻滚。血水不断从他们指缝中涌出,显然整张脸都被轰烂了。
这一刻千夜突然想起了余仁彦曾经说过的话,不由自失地一笑。虽然有的坚守或许可能不合时宜,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却不值得打破那些坚守。
士族战士的反击渐渐无力,此刻他外表明显的伤势只有腰肋上的一刀,可是所有内脏器官都被震成了肉靡。千夜的军刀也支撑不住三十轮兵伐决,在士族战士体内碎成片片铁屑。
这时附近传来轻微的响动,千夜立刻收敛了一切气息,从枝叶的缝隙中,看到一名独行的士族战士正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此时此刻,叶慕蓝耳边格外清晰地响起千夜在西昌城‘铜雀台’曾说过的每一个字,“你们能防得了我多久和-图-书呢?一个月,一年,还是十年?”现在她终于意识到,对方每一句话都是当真的,这个贱民连赵君弘都敢往死里得罪,宋阀七公子未婚妻的身份丝毫不能保护她。
作为需要独立生存的士族,他很清楚兵王意味着什么。难怪对方只有区区五级,却能把赵阀纠缠得如此狼狈!可是现在一切都迟了,他已经不求活命,只是拼死地反击,想给对手最后的重创。他催动仅剩的原力挥动手肘,一下一下轰击在千夜的腰侧!
千夜也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推着,贴地滑行,背后的伤口摩擦在粗糙的地面上,一路血肉淋漓。即使有血族般强悍体质,单手持着鹰击射击的后果,也是让千夜听到了自己手腕和手肘处的骨骼破裂声。现在他整条右臂略移动一下就会剧痛。
两名护卫不知不觉汗出如雨,他们两人都是狙击手,也精通反狙击技能,但是眼前千夜的表现已远超他的等级,或者说完全不应该在战将之下出现。
叶慕蓝此刻心中充满恐惧,真正上了战场后她才发现这个男人有多危险,比格斗场上更危险了不知多少倍。她只知道,一旦让千夜活过了今天,那她往后可能一生都得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指尖上是一抹鲜红的血迹。
看到她这一身护甲,千夜立刻觉得极为头疼。以他的经验估计,叶慕蓝这身战甲防护力比起魏破天的千重山也不过只弱一线而已!千夜立刻扔了手中的短刀,制式军刀根本承载不了他的狂暴原力,只怕没划开护甲就先行碎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