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七十四 旧事重提

这时千夜想到一个没有告诉琪琪的细节,很是困惑地说:“温总管留下的那道暗劲里似乎有一丝黑暗原力气息,但这不应该吧?卫国公身边的近侍怎么可能和黑暗种族有关?”
秦陆的日升日落还是依据那样恒定的轨迹,只有山风更暖,似乎初夏即将来临。
“不要说了。”千夜打断了宋子宁,“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我不会轻信任何推断。”
千夜静静听着,宋子宁说得很慢,每一个字都很清晰,但是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全部理解其中的意思。千夜抬起头,看到宋子宁的眼睛中去,问:“他们是谁?”
宋子宁陡然坐直,沉声问,“怎么回事?”
看着一脸温和微笑的好友,千夜愕然无语,他没想到宋子宁也是要解除婚约。
“琪琪的母族虽然是宋阀旁支,但综合实力颇为靠前,他们这一代却没人入选宋阀继承人序列,所以就与我的二哥结盟了。”宋子宁哂然道:“琪琪如果真能成为殷家家主,打破的不仅仅是一个家族的平衡,因此,不仅是殷家和她争位的那些人,就算宋阀也有的是人不想她坐上家主之位。”
宋子宁一手支头,一手拨了拨绘着雨过天晴的杯身,漫不经心地道:“不是挺好的。你看,这次连我都可能吃上一个过失,叶慕蓝那女人的处罚不知将重多少,老祖宗更是会十分不悦。宋家再如何看重脸面信誉,象琪琪找上门来告状的这种事情多上个一两次,也不可能保持婚约了。”
宋子宁点了点头,道:和图书“所有的线索,都是自林帅处始,又在林帅处终了。连那次所有阵亡战士的档案也全部被元帅府封存,我若非当时正好在讣告中看到你的名字,动了追查的念头,再晚上几个月,就连你曾经进过红蝎的事情都不会知道。”
千夜转了转手上的薄胎瓷杯,在下午的阳光里,这个轻巧的小玩意秀丽、精致、透亮如琉璃,一如周围的摆设和景物,美则美矣,但是和他的世界格格不入。
“琪琪那几个兄弟姐妹有这么大的能力?”
宋子宁又为千夜倒了一杯茶,说:“我听说卫国公的大总管为你鉴定了天赋,所以昨晚才去找你看看情况。一切还顺利吗?”
千夜略一思索就听明白了八九分,随即想到一件事,问:“听说你和琪琪关系不太好,难道也因为类似缘故?”
不料宋子宁哈哈笑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象我这种排名中游的继承人,哪有成为阀主的可能?记过也就是再跌一两位而已。”
千夜突然心中一阵慌乱,深吸了口气说,“我毕业后没见过林帅。”他补充了一句,“那时林帅去西疆平叛了,当时战况似乎一直没有起色。”
千夜只觉得好友的笑容有点幸灾乐祸,这让他大感意外,毕竟就他所见,宋子宁对叶慕蓝即使不算宠溺也相当纵容。因此千夜与宋子宁相认后,还一直在头疼怎么解决和叶慕蓝之间几乎已经算得上死仇的关系。
“战将之上每个人的路都大不相同,由于各种秘法机遇,血脉和原力和*图*书会变得十分复杂,所以原力属性中有黑暗成分与原力属性堕入黑暗是不同的。”
宋子宁注视着他,突然说:“博望侯世子对人说你曾是他幼年玩伴,魏家培养年轻子弟与众不同,从幼年起就开始长达十年的游学修行,所以也说得过去。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算算时间,你和魏启阳应该是同年加入军队,他是折翼天使的成员,可红蝎和折翼天使一向是军中的对头。”
春日的山风愈加和暖,从水面上轻柔地吹过来,带着渺渺花香。
千夜看着他竟然能把颇为严重的一件事情说得如此轻松,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苦笑道:“虽然我不了解你们世族的内部情况,但是记过这种事,会影响你的继承人考核吧?”若真如此,宋子宁说会和琪琪决裂,也并非危言耸听,只看殷家内部的继承人大考,简直就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宋子宁按住千夜的手沉了沉,平静地说:“如果你希望有一天能站到林帅面前亲口问他,那么,千夜,好好地活下去。”
宋子宁愉快地说:“况且这次春猎我只拿到第五,还损失了一半的高级护卫。叶慕蓝是猎队指挥,自然就因擅自行动被叫回去受罚了。”他笑了笑,“估计我回去后,也免不了要听一番长老们的训诫。至于是否会被正式记上一个过失,就要看琪琪这次究竟在宋家内部花了多大力气告我的状。”
对面安坐的好友脱去了人前温润如玉的表相,带出几分惫懒和疏狂,若无其事地道:和-图-书“你只用一把鹰击就抢了赵君弘那么多积分,之后还能突破围杀,如果不是这样的顶级天赋才会让人感到奇怪。”
千夜皱眉说,“可是温总管想杀我,应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天赋吧?”
千夜苦笑一下,总算知道魏大世子那些街头混混般的习气哪里学来的了,他简单说了说和魏破天认识的经过。
千夜摇了摇头,说:“我只是通过猎人公会受雇于琪琪,这次春猎是最后一个任务了。”
宋子宁笑笑道:“和琪琪那点矛盾,也只是我不耐烦卷进两家的继承人纠纷中去而已。就算你今后为殷家效力,也不会和我有直接冲突,所以不用太过担心。”
千夜心中微微一动,这岂非意味着自己如果能突破到战将,就可以去寻找使用鲜血之力的方法?
宋子宁叹息一声,轻轻问:“林帅没有告诉你?”
这位宋七公子的行事风格和琪琪截然不同。琪琪是可劲折腾,自己败坏自己的名声,但顾立羽显然是心性坚忍的人,就连千夜都看得出来琪琪根本没有成功希望。宋子宁却只取了‘捧杀’两字,肆意纵容叶慕蓝,让她渐渐忘乎所以闯出祸事,宋子宁只是‘无辜’地被败坏了名声,如此再来几次,就算有人想坐看婚约成真,也抵不过宋阀长老们对家族名声的维护。
宋子宁道:“那是原力掠夺的伤痕。也就是说,你生而就有一等以上天资,甚至那个创口后本来可能有一颗成形的原力结晶。而绝大多数人要打通九个原力节点,并且聚力成和*图*书漩突破战将后,才会凝结出晶体。原力掠夺是帝国的禁忌,一般人们连这个词都不会提起。有能力做出这种事情的屈指可数,无一不是高踞顶峰的大人物。”
宋子宁静静听他说完,又问:“林帅也没有吩咐其他人告诉你?”
宋子宁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道:“那他也肯定告诉过你红蝎那场战役的事情了。”
千夜端坐着一动不动,‘啵’的一声轻响,茶杯在他手中粉碎,细小的尖屑全部刺入掌心,血珠一滴一滴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第二天的格斗擂台赛在演武场准时开启。第四轮,千夜的对手是一名小世家的嫡子,他对这人还有些印象,似乎在春猎实战中排在第十名。
千夜把事情经过陈述一遍,想了想连同与琪琪讨论过的几种可能性也一并说了出来。宋子宁反复问过几处细节,确认温总管并没有看到千夜胸前的旧伤后,不由沉思起来。
宋子宁突然笑起来,“或许还真有可能走了宋阀的门路。”
接下来就是死一般的沉寂。
宋子宁顿了顿,明显现出犹豫的神色,然后抬起头注视着千夜,说,“你是否知道自己胸口那道旧伤的来历?”
千夜皱眉道:“可是……那你为什么要纵容叶慕蓝呢?她的行为会影响到你的风评吧?”
宋子宁对着千夜眨了眨眼睛,语出惊人地道:“岂止是关系不好,这次天玄春狩过后,可以算得上决裂了!”
宋子宁轻笑道:“你没发现叶慕蓝不在吗,她两天前就动身回宋家领罚去了。”
千夜脸和*图*书色微变,胸口那道从心房下半寸开到肚脐的巨大伤疤几乎是他整个黄泉生涯的噩梦,就算后来已经习惯了那种凌迟般的痛苦,却不断迟滞着他的原力修炼进度。但千夜始终不知道,是什么人,又为什么给他留下这样的创伤。
“你的那位琪琪小姐,春猎实战刚结束就写信回去告了我一状。”宋子宁知道千夜不是很清楚各个门阀世族之间复杂的关系,于是解释道:“我的曾祖母也是她的外曾祖母,琪琪身份特殊,老祖宗再怎么偏袒我,也不能太过分,而她的母系和盟友也会在其中说话。”
千夜默然。
千夜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说:“和林帅有关?”
此时宋子宁已经想毕,缓缓说,“温总管此人心性乖僻,我倒不觉是因为私仇。就算身份再高的人,都会有打动他的利益,所以还是来自琪琪那边的麻烦可能性更大一点。”
千夜吃了一惊,看宋子宁的神情却不像开玩笑。
千夜顿时愕然,“啊?”
宋子宁俯身横过长几,按住千夜的肩膀,然后轻声道:“帝室,四阀,还有那几位帝国巅峰的强者。”
千夜点了点头,“温总管说是晨曦启明。”他顿了顿,哭笑不得地说:“你当初不会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那可是黎明原力三大顶级天赋之一!”
宋子宁略一沉吟,道:“这样最好。殷家为你做履历的那个人手法十分高明,目前掩人耳目是够了。但如果将来你真要在琪琪身边占一个核心位置,他们肯定是要弄清楚你的身份背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