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九十三 安置

此时千夜在做另外一件事情,他在荒野上独自渡过了三天,沿着之前逃到断河城的路线一路回溯。如果有黑暗种族或其他人追踪而来,那么就多半会一头撞上千夜的伏击。直到确认了身后没有追兵,千夜才折返断河城。
千夜突然有点歉意地道:“子宁,好像牵扯到的事情越来越深,很抱歉,把你拖了进来。”
他话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另一名守卫一把捂住嘴。然后那名守卫对千夜略躬了躬身说:“您请稍等,我这就去请管事出来。这个徽记无论是哪一级尊长的信物,都不是我们能够鉴定的。”
不过宋阀七公子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一声令下,居然从镇外涌进来了侍女、随从、护卫足足三四十号人。仆从们鱼贯而入,转眼之间就把这座简陋小楼打扫干净,布置得有模有样。宋子宁甚至还带了两个厨娘,这会儿已经到临时搭起来的厨房里去做饭了。
安置完这批人,千夜算是放下一件心事。他还让魏成送了信出去,把自己在这里的消息告诉魏破天。
断河城是远征军第十师辖区,远东重工在这里如同一个商行,虽然也有规模不小的精锐私军,但是力量上当然不可能和远征军相比。因此,贸然带着种子进城,弄不好就是自投罗网。哪怕第十师在这件事上是干净的,也保不准这些紧挨着的防区之间有什么勾连。只有与魏破天会合后,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宋子宁笑了起来,若无其事地说:“再麻烦,那也就和_图_书是一个平民出身的远征军师长。说起来,总比你要去杀顾立羽容易得多。”
魏成这下大吃一惊,魏启阳是博望侯世子的名讳。虽然他也姓魏,但距离世子实在是太过遥远,正常来说,魏世子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踏足这个小小的城市。
“公子的亲随有多少人?”
魏成此时收起了一切心思,他把戒指递还给千夜,然后双手接过项链,在鹰头吊坠中注入一丝原力。随即方牌内的阵列被点亮,鹰头上出现一顶单层羽冠,那是侯世子的标志。
宋子宁在楼里转了一圈,啧啧有声地说:“堂堂远东魏家,就给他们世子的朋友安排这种地方住?和矿上工头好象也没什么区别。”
千夜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如远东魏氏这样的上品世家,还算是门风严谨,对族人仆下约束相当严格。其实只看最外围人员的表现如何,就大致可以知道这个世家处于什么样的境地。若是连仆从都管制不住的话,离破败也不远了。
说到这里,宋子宁看了千夜一眼,又道:“这么好的一批种子,数量又是如此之多,整个交易的总价估计会达到几万金币。光是一个第七师可没有这么大的手笔,搞不好附近的几个师都参与进来了。你这一下,可是把武正南给打疼了。”
当千夜回来时,镇上一切都已经进入正轨。
看到宋子宁如此排场,千夜总算知道他为什么情愿在镇外扎营等待,也不进镇里来了,说不定他露营的条件都比镇上强。
和-图-书成急忙道:“公子还有亲随在城外?我这就安排人去引他们进城,断河城虽然小,但几处宅院还是收拾得出来的,保证能够安置妥当。”
由于平时矿工们的住处都在矿区里,小镇是供采矿旺季前来监工的管理者及他们家属居住的,所以规模不大,塞进七百多人后的居住条件就和奴隶营差不多。因此第二天起,魏成就安排这批人伐木建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小镇的规模扩大一倍。
千夜快步走过去,叫道:“子宁!”
一名守卫阴恻恻地说:“我们可没收到过联络函,谁知道你手上这东西是从哪弄来的?敢跑到魏家的地盘上招摇撞……”
魏成给千夜安排的自然是镇上最好的小楼。不过小镇简陋,最好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一下子能拿出这么多资源是魏家底蕴的表现,但魏成短短时间内就井然有序地调配好一切,显然能力也是不俗。
千夜看看周围,“到我房间里再说吧。”
千夜没有什么心情和这种人计较,他拿出玉石戒指,淡淡道:“这是监院执事徽记,请你们管事出来。”戒指现在没有注入原力,看不到交叉的刀剑,但远东魏氏的鹰头浮雕还是清晰可见。
宋子宁并不以为意,道:“其实也没有关系,这种事情变数很多,能做多快就做多快,只要魏破天那边别磨蹭太久。”
除了不许离开矿场之外,生活方面都安排得井井有条。男人,女人和孩子们都各有居所,战兵们则单独编成一队和-图-书
宋子宁点头道:“不进城也是对的。你在城外,第十师那些人还可以装装糊涂,要是带着那么多人大摇大摆的进城,他们就是想装傻也不成了。”
“没错,正是世子的信物!请问公子有何吩咐?”
千夜抓来的那批俘虏,也被魏成全部接收,并且保证会处理得干干净净。魏成的处理方式循惯例,大多送去更为偏僻的矿场干活,一小部分凶恶不驯的,则转手卖给奴隶商人。至于这些处理方式,千夜不过问,魏成也就没有说。
远东重工在断河城周围一共占据了六处矿场,其中四座黑石矿,两座金属矿。千夜救下的人被安置在一座黑石矿边上的小镇。在得知这批人的身份来历后,魏成额外派过去了一百多名私军,名为保护,实际上是把他们看管起来,生怕千夜不在的时候,这批人会跑掉几个。
不让这批人进城,是千夜在路上就考虑决定的。这批种子价值不菲,仅黑流城防区根本凑不出如此数量和质量,他怀疑背后恐怕还有远征军其他师的影子。
在进镇的街道上,千夜看到了一个意外的熟人,宋子宁。
当初千夜兴起对付武正南的念头时,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实际上他也并不是很清楚要怎样去做。当他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前行时,才发现这是一个牵连甚广的漩涡,拔出的每一根线头背后,都会带起千丝万缕的网。千夜自己当然没有丝毫畏惧,会让他担忧的只是朋友而已。
壮年男子对着千夜hetushu•com先做了自我介绍,他叫魏成,是远东重工断河分支的二管事,目前总揽事务,大管事月前就回上层大陆去对账了。
千夜已经观察了魏成一会儿,此人貌似恭谨,实则精明外露,话语内外都在试探他的来意,不像容易打交道的人。
千夜摇头说:“不需要进城,最好能在城外安排下来。我带的人有点多,还需要准备衣被和食物。”
魏成不失恭敬地把千夜请进厅堂,然后才接过戒指查验,一边说:“执事大人似乎比较面生,不知这次下来有何公干?”
千夜无奈摇头,说:“住的好点坏点关系不大啊,这个地方是我要的,不想进城,免得麻烦。”
魏成被吓了一跳,但是这次他却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思索了片刻后,找出地图,指着一个位置说:“您看这样如何?距离城东二十公里外,有一座魏家的矿场。边上有个小镇,这个时节矿上没什么活,镇上的房子大多空着。如果挤一挤的话应该能够安置得下这些人,只是条件稍微艰苦了点。”
千夜听宋子宁这么说,就知道追踪武正南背后黑晶来源的事情有了眉目,不由笑笑,稍稍解释了两句。他一开始也没准备动手,只是看到交易商品是人,才改变了主意。
“我有一批人需要安置,你们在城外有营地吗?”
门阀世家的分支机构是永夜大陆上除远征军外另一股强大势力,基本都是牛气冲天,有时候就连城主和远征军都不放在眼里。
魏成立刻行动起来,他一个接和_图_书一个地把分管各种物资的小管事叫进来,当着千夜的面一一分派下任务去,把七百多人的衣食住行安排得十分妥帖。甚至他还考虑到护卫需要,吩咐武备库拨一批枪支弹药出来,即使都是火药武器,但足够应付一般情况了。
“大约七百多人。”
千夜没有在断河城停留很久,他第二天清晨就出了城,消失在茫茫荒野上。
听魏成问起,千夜笑了笑,说:“魏启阳给我监院执事的徽记,只是方便日常行事。如果需要调用资源,应该可以到这个权限。”他从颈中解下那条银色项链放到桌上。
那名守卫飞奔入内,片刻之后一个壮年男子就从楼内匆匆走出,当他看到千夜手中那枚古朴的玉石戒指,不由眉尖一跳。监院执事是魏家外执事中的最高级别,比永夜大陆断河城里一个小小分支机构的大管事要高出好几级,他们下来一般是有大事要办,怎么会事先连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宋子宁抬起头看到千夜,和暖醉人的笑容真实了几分,他弯下腰对孩子们又说了几句,让他们散去。然后迎上千夜,与他拥抱了一下,笑道:“我以为我办事已经够快了,没想到你比我下手还快。”
宋阀的七公子正和那些孩子们在一起,他依然是神情如春水般温柔,正在不断说着什么,孩子们高高低低地围成一圈,仰着头听得如痴如醉。
“没关系,已经很好了。就是那里吧。”千夜仔细看了看地图,习惯性地把周边地形和道路情况全部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