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一一九 别离 上

当魏东明晚间遇到魏柏年的时候,已没有太过惊讶的表现。他这个堂弟向来淡泊随性,既然对永夜大陆有了兴趣,又能收进一件心爱之物,魏东明自然不会反对,只是魏家在此的布局却是要做相应调整。
随后,宋虎便说起被分配到的战区防务。千夜只是与魏柏年签了协议,具体接管事宜都由宋虎去和第七师师部进行交接,照理说他下午刚拿到防务图,至少需要一两天才能制定出具体方案。
不对,宋虎关注的不仅仅是第七师的战区。千夜看了看地图,从两个小镇到黑泥沼泽对面的蛛巢城,距离超过三百公里。如此辽阔的区域,就算是在永夜,也超过了一个师的守备范围。
“您看看这里。”宋虎点了点黑泥沼泽中央的某处位置,然后划出一道路线,直通三百公里外的一处黑暗种族城市。
魏柏年带兵的作风雷厉风行,与他清雅外表完全不同。他用了三天就把整个防区巡视了一遍,并且顺路处理了几起与相邻两个师的冲突。所谓冲突,实际上也是他授意部属借小事主动挑衅,然后以此为借口强压了这两个师一头,把相邻的两个位置冲要的军事据点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
另一个黑泥镇比灯塔镇稍好一些,但位置却比灯塔镇还要向黑暗疆域突出,属于整个三河郡最边界的地带。再往外,就只有一些人类定居点了。黑泥镇处于黑泥沼泽边缘,环境贫瘠恶劣,镇上聚居的大多是拾荒者以及冒死进入沼和*图*书泽的采药人。
魏东明这才说到他这两天出门的收获之一,“我已知道背后那人是谁,宋阀的七子,宋子宁。”
说到这里,魏东明脸色转为缓和,道:“我已吩咐人安排行程,你过几天就先跟我走吧。老祖宗很是想念你,你也提前和那几个女孩子见个面,选个中意的,也好让你老子我早点抱上孙子。”
宋虎指着地图做了一番解说。
不料魏破天道:“六堂叔已经答应留下来了。”
魏东明犹然难以相信:“这绝无可能!他明明已经说好了……”
说到这里,魏东明当即住口,魏破天却已醒悟过来,盯住自己的老爹,眼神中全是不善。
宋虎答道:“当然没有。不过既然您要在黑流城扎根,我当然要多收集一些情报了。”那也就是说,宋虎从到千夜身边开始,就开始关注黑流城周围动向。
宋虎最后说:“如果不是大战,蛛巢城的黑暗种族就不会辛苦穿越沼泽,那么我们这次的任务就会很轻松。然而这次确实是大战,所以几乎可以肯定会有从沼泽出现的黑暗种族大军!公子,魏将军分配给我们这样两个镇,要说只是巧合,恐怕谁都不会信吧?”
魏东明脸一扳,再次开始训话:“你将来可是一家之主,哪能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这次既然你柏年堂叔不愿意接任师长之位,那我们慢慢把这片防区交还给远征军就是。当然,也不能就这么平白地给他们,总要让他们好好地出点血才行。”
和_图_书千夜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宋虎,问:“你以前在这一带战斗过?”从宋虎拿到防区图应该只有两三个小时,他居然已经把周围环境摸得这么清楚。
远东魏氏与四大门阀之间向来保持中立,并不与谁家走得特别近。魏破天进入折翼天使后,归于白阀的白龙甲麾下,然而这种因建制而产生的联系并不能体现立场。但魏破天在处理武正南这件公私参半的事务时,选择与宋阀七子联手,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接下来就全是整修、训练的琐事,千夜只听了个大概,惟一他值得关注的就是后续经费问题。资源才是领导者需要重点考虑的事情,其他琐务只要用人得当即可。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风平浪静。
魏柏年微微愕然,他本有点疑心幕后之人想要通过千夜影响世子,但这个消息却来得意外,若有企图又为何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
魏东明又道:“刚才拾青告诉我,启阳的世子信物已收了回来,并叫她把对外授权销档。”魏家核心人员的信物对外授权后都要在本家记档后才能生效,使用也不例外,兄弟两人都知道魏破天给千夜的世子信物并没有真正兑换过资源。
魏柏年先是一愣,宋子宁名声不显,他几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随即联想起在武正南死亡现场看到的一些痕迹,恍然大悟道:“对了,如此说来,现场那原力火焰,有可能是宋阀的战技烽火传薪枪。”说着不由蹙眉道:“宋阀?”
千夜看了看宋虎和图书摊开的战区图,心里微微一动,十分巧合,分配下来的两个小镇,一个就是他呆过半年的灯塔镇,另一个小镇也在灯塔镇旁边,相距不过几十公里的样子。
佣兵团将接手黑流城外围两个小镇的防御,每个小镇每月的防卫费用是三百金币,这勉强够维持整个佣兵团的日常开销,不过想要发展,却远远不足。只有等战争开始后,防卫费用提高,以及用击杀黑暗种族的战功来向帝国换取赏金,才是真正出路。
既然魏破天不说,魏侯当然不会去明着问儿子的亲信,无论什么原因,一仆都不应该有二主。而远征军肖令时那边就更不可能透露。
看到这里,千夜说:“看来你当个师的参谋长不是问题。”
魏东明淡淡地道:“此事就到此为止吧,启阳既然把这视为自己的私事,我们也就无需探究太深。他并非孩童了,应该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魏柏年点了点头,对长兄的决定并无异议。魏家需要的是掌舵人,而非惟命是从的傀儡。即使父母也不可能对子女完全掌控,毕竟今后的路要由他们自己去走。
这对双生少女在商团学到的经世之道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们又都耐心细致肯干,没两天就能够独当一面,成为宋虎的得力助手。
这两个小镇其实很不好。灯塔镇经过那次赵公子势力被远征军连根拔起的洗劫后,至今元气都没有恢复,整个镇上常住居民只有千余人。
佣兵团总部地址选定后,断河城外远东重http://m.hetushu.com工矿区的种子们就开始分批向黑流城移动。从新址营造改建,到种子们的编队移动,还有所需后勤补给,都由宋虎一人包办。见宋虎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忙得几乎快要飞起来了,千夜索性把阿七和阿九都派过去给他当助手。
“这里是蛛巢城,里面都是蛛魔和狼人,可能还有少量魔裔。以往大规模的战争中,他们偶尔会穿过黑泥沼泽,直插黑流城。沼泽的环境可拦不住蛛魔,而狼人们可以搭在仆蛛的身上穿过沼泽。”
魏东明顿时大吃一惊:“什么?柏年要留下来?!”
宋虎将佣兵们编成了五个中队,每队一百人。他从原来那批种子里筛选出四名有经验的战士,分领两队,阿七和阿九则各自统率一队,另外一队由宋虎自己亲自指挥。
此刻,魏破天依旧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奋斗着,而行踪消失了两天的魏侯不声不响地走进来。魏东明看到魏破天虽然仍是对着文件龇牙咧嘴,但落笔字迹却不见丝毫凌乱,不觉暗自点头十分满意。
宋虎轻描淡写地道:“十年之前,我就在帝国第十军团里当个师级参谋长,混混日子。受伤后等级降了两级,不能在原位上待着,就退了役,在宋阀混口饭吃。”
这个晚上,又到了宋虎来向千夜汇报的时间。
千夜抬眼看了看他,道:“这重要吗?”
魏破天苦着一张脸,道:“这些鸡毛蒜皮的零碎,可比打仗烦多了!”
但这世上任何事情只要做了就不可能全无痕迹,只和图书要顺着武正南背后那些庞大的利益渠道摸一摸,就能从变迁中窥得蛛丝马迹。况且魏侯也并非查案般需要拿到实证,有个大致的猜测就够了。
千夜只是每天晚间听一次报告,其余诸事全部放手给他们去做,他自己大多数时间都在静室修炼。千夜已经决定安置了佣兵团,就去荒野巡行狩猎,不仅是为了获取赏金以维持佣兵团运行,也是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外面的形势。而在荒野中,最有保障的就是自身的实力。
而这几天中,千夜的佣兵团也从魏柏年这里得到了第一份委托协议。
魏破天急忙站了起来,问道:“爹,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魏东明显然心情不错,笑骂道:“你老子我多少大事在身,哪有许多时间在这弹丸之地耗着。不过这几天我四处走走,看局势还算平静,说明你处理政务还是用了心的。”
宋虎的神情有点凝重,说:“公子,您和魏家的关系如何?”
兄弟两个在处理类似事务上已有多年经验,魏柏年把资源和人力需求及安排简要说了说,魏东明一一听过后,先做出口头授权,回家族后再记档,这件事就算了结。
魏破天摊手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六堂叔前两天还无论如何都不答应,昨天突然告诉我决定留下来。今天他已经去巡视外围的各处哨所了。”
千夜微微动容,第十军团是帝国主力军团,那里的军官和远征军含金量完全不一样。没想到宋子宁送来的居然是这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