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十六 最后一击

千夜抛下变形开裂的重锤,一跃而起,平举双生花,对准了勃拉姆斯的头部。当蛛魔子爵回头时,两颗原力弹就在他脸上轰然爆发。
这在战场上是极大的荣耀,也是魏柏年对千夜的认可。无论远征军的高级军官还是魏柏年的近卫队,对此都毫无异议。千夜两次袭击勃拉姆斯,都击断了它的一根蛛腿,对战局产生重大影响。
千夜终于等到了机会,已积蓄到二十轮以上的兵伐决陡然再掀狂潮,他骤然把全部原力都推入战锤,战锤表面泛起一层绯色原力光芒,然后变得越来越深浓,恍若凝聚成血光!
勃拉姆斯身上不断绽放火光和原力爆炸的强光,越来越多的远征军高级军官加入到围杀行列。他们大多数不敢接近,只能在中远程射击。有些原力耗尽的用不了原力枪,干脆就端起了大口径火药狙击枪。这种枪连蛛魔子爵人形上半身的皮肤都未必能打穿,但全往头脸上招呼的话,还是相当让人心烦。
刀锋洞穿心脏的瞬间,似乎是被勃拉姆斯心头热血所激,闪耀光牙上的纹路全部点亮,其中有几道深紫色的纹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千夜突然发现血气如洪流般从闪耀光牙中涌入体内,刹那间仿佛充盈的力量塞满了身体每一个角落,甚至还在不断增加!
这时鹰击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名面容清肃的中年校官在数百米外一处制高点上,居然能够以半蹲的姿势射击。鹰击就和双生花一样,对战将虽然造不成多大的伤害,可只向头脸招呼http://m.hetushu•com的话,却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骚扰勃拉姆斯的视觉,从而给魏柏年创造机会。
勃拉姆斯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痛吼,那条蛛腿喧嚓一声折断。
这算是相当保守的战术,但看看黑泥镇里远征军已慢慢占据上风的战况,显然十分有效。与魏柏年收缩整个战区正面锋线,投重兵于一隅的激进战略放在一起看,魏家这位名声不显的将军,个体实力并不如何出色,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领军人物,难怪能在魏侯身边占据一席之地。
战锤挟着恶风,狠狠砸在勃拉姆斯的一根后腿上,厚重坚实的甲壳顿时凹陷下去一个几乎要穿透了的深坑,浆汁不断从破损的裂口中喷出。
这一记沉重无比,勃拉姆斯的腹甲顿时凹进去一大片。虽然在盔甲下的甲壳只是变形而没有碎开,但听那沉闷的浆汁激荡声,蛛魔子爵甲壳下很大范围内的血肉都被撞击得粉碎,勃拉姆斯立刻就遭到重创。
而千夜路过其他战斗单位时的辅助攻击也打得十分漂亮,不管是配合狙击小组还是近战小组,他以行动结果证明了自己几乎全站位的能力。
千夜并没有出手,他一直在距离勃拉姆斯数十米的地方游走,耐心等待机会,偶尔协助战友逃开蛛魔子爵反击的能量波。
对于军人来说,惟有战场实力才能够让他们真心膺服。
勃拉姆斯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咆哮声也渐渐变得低沉下来。军官们的攻击虽然只是干扰或微伤,但数量多了,却会产生质变。
况且千夜http://m.hetushu•com在战场上表现有目共睹,战绩无人能出其右。他此战几乎全是正面对敌,甚至没带辅助队伍,自己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作战单位,无论面对几级的黑暗战士,没有一个敌人能在他三五击后还能站立,这是真正力量的展示。
远方勃拉姆斯和魏柏年还在激战,但声势也不如刚刚开战之时浩大。
稍稍休息了几分钟,待原力恢复一些,千夜又从藏身处冲出,紧跟上一头从面前奔过的狼人。这头狼人丝毫没有发现千夜,它的注意力全在前面拼命奔逃的一名远征军少校身上。它刚刚准备发力扑击,忽然后背象是被犀牛踏中,整个身躯扑倒在地,砰然激起一捧尘土,紧接背心一凉,继而所有力量都仿佛刹那间被抽干。
千夜藏进一座房屋的废墟里,双手各握一块血晶,以最快速度运行鲜血之力以汲取里面的能量。和勃拉姆斯短短数秒间的战斗,几乎让千夜的原力耗竭,向战将发起攻击,几乎就是自杀的行为。即使以千夜现在的身体强度,也无法承受蛛魔子爵的正面一击,勃拉姆斯随便哪根蛛腿插正,都能把他轻易洞穿。
魏柏年早就几个起落卡到看准的位置上,手中巨盾迸发出一团强烈光芒,如同一颗原力炮弹般重重拍击在勃拉姆斯的蛛腹上。
不过也只有当黑暗种族的高级战士伤亡得差不多,才有这种机会,否则以黑暗战士一开战就扑杀人类狙击手的传统,只会把辅助战斗小组陷入危地。
“千夜,干掉他!”魏柏年催促道hetushu.com
千夜随即向那边战场赶去,现在已经到了围杀蛛魔子爵的时机。只要勃拉姆斯战死,就是对黑暗种族的沉重一击。而如果让它逃了,哪怕把其它黑暗战士全部剿灭,战果也相当于少了大半。
勃拉姆斯和魏柏年此刻鏖战已久,都露出了些疲态。蛛魔子爵虽然有八根蛛腿,但是断了一根的后果现在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蛛魔子爵战戟回扫,直追抽身回退的魏柏年,后者只来得及用巨盾挡去最致命的刃口。轰然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力量对撞,魏柏年抛飞出去十余米,在空中就吐出几口鲜血,身上发出咔嚓轻响,显然有地方骨折了。
千夜再无犹豫,飞身跃上勃拉姆斯的蛛躯,然后把闪耀光牙深深刺入它的心脏!
魏柏年在正面清晰看到了千夜的行动,然而千夜一收敛气息,居然立刻从他的感知中消失,饶是以魏柏年的镇定功夫也不由吃了一惊。
魏柏年向千夜作了个手势,喝道:“千夜,干掉它!”
不过千重山向来以韧性著称,魏柏年落地后,再吐出一口血,居然就此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而反观勃拉姆斯,在断了两根蛛腿后,一时间极不适应,连维持平衡都有些困难。况且魏柏年的盾击最适合对付它这种甲厚肉糙的大家伙,那一盾造成的伤势,简直就象被同样大小的锤面击中,只重不轻。
随即他心中苦笑了一下,上次在远东重工矿区战役时,就隐约发现闪耀光牙的异能。现在这一刀下去感觉格外清晰,不止千夜体内的三色http://m•hetushu.com血气会汲取周围的鲜血气息,闪耀光牙本身似乎也会吸取猎物的血气。
千夜侧身落地,立刻发足狂奔,完全不去管自己的战果如何。四级的双生花对蛛魔子爵来说根本构不成象样的伤害,连勃拉姆斯要害部位的原力防护都轰不破。但是两颗原力弹直接打在脸上,却是让勃拉姆斯头晕眼花,满脸鲜血,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
杀掉了这头狼人后,千夜跃上一个制高点,扫视着整个战场,各处的战斗开始渐渐变得稀疏。大多数黑暗种族战士都被击杀,只有少数还在顽抗,由于他们的将领蛛魔子爵没有发出撤退指令,很少有黑暗战士逃逸,绝地中的垂死反击依然犀利危险。远征军的围杀变得更为谨慎。
千夜这一刀刺得极准,可以断定洞穿了狼人的心脏,而从闪耀光牙上传来一缕炽热浓郁的血气,那鲜活厚重的黑暗原力,顿时让千夜精神一振。
不过这一次千夜并没有等到太多机会,魏柏年忽然一声长啸,身上黄色光芒大盛,他此时再无留手,全力出击,甚至硬生生吃了几下勃拉姆斯的反击。魏柏年一连串雷霆风暴般的凌厉攻势后,直接击溃了勃拉姆斯的防御,也剥夺了它最后的生存机会。
或独行或与战友们联手,千夜再度击杀数头蛛魔和狼人后,不知不觉又靠近了勃拉姆斯与魏柏年的战场。
魏柏年双手持盾,全力一个横挥,耀眼的黄色光团如彗星般扫过半空,竟然把蛛魔子爵整个拍得飞出十数米。勃拉姆斯那小山丘般的庞大身体和图书又在地上滑出十余米,停止于千夜面前不远处。
千夜稍歇片刻后从防御工事里出来,看到在两名战将的斗场边缘,数名高阶蛛魔和狼人正与魏柏年的近卫缠斗,显然那些黑暗战士也是前来支援的,不过被早有准备的近卫们牢牢挡住了去路。
这时的勃拉姆斯倾颓在地,只有一半节肢还能无力地划动,却再也爬不起来。
当千夜赶到时,两名战将的战斗已接近尾声。魏柏年此刻大部分时候都保持守势,只有当蛛魔子爵有移动的迹象或者是出现失误时,魏柏年才会发出极为凌厉的攻击。虽然勃拉姆斯断了两根蛛腿,行动大为不便,但大沼泽就在附近,一旦被他逃入,就会变得极为麻烦。
千夜收敛气息,运起血脉潜伏,提着一把重锤从侧后方缓缓靠近勃拉姆斯。
魏柏年将整个第七师的军官和主力战士尽集于此,与黑暗大军的一个数百人前锋队伍相比,战力上本就占据优势。哪怕黑暗大军的前锋战将是如勃拉姆斯这样的强者,只要魏柏年能够顶得住蛛魔子爵的攻势,他的一众部属就能杀光黑暗战士,最后过来集火勃拉姆斯。
不过诧异也只是一瞬即过,以魏柏年的丰富战斗经验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身法变动两次后,一声暴喝,整个人就合身撞到勃拉姆斯身上。他这一记出了全力,千重山的光芒暴涨,把蛛魔子爵撞得连连踉跄后退。
千夜毫不犹豫,趁着勃拉姆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短短瞬间,再度抡起战锤,全力砸在刚才那一击的破损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