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二十二 全面战争

他们意见难以统一,最终目光都落在中央那个最瘦小的身影上,只有他始终一言不发。
时局正如魏柏年所料,黑暗大军势不可挡,直接扫清了黑流城和边界之间的全部城镇。数以万计的炮灰,成千上万的正规战士,囊括了从狼人到魔裔的全部主要种族,这样一支军队根本就没有弱点,无惧一切偷袭埋伏,只能正面迎击。
远征军总部现在还是按照常规战争来部署这边的战区,但黑暗大军的兵力显然已远超预计,如此兵锋扫过,三河郡这片区域驻扎的几个师都会遭到重创,甚至还可能有一两个师被取消番号。
一时之间,远征军整体遭到极为严重的打击,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两个月,帝国远征军团就会被彻底击溃,然后人类势力千年来将第一次被清出永夜大陆。
千夜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毫不熟悉,只听过传闻的张伯谦。或许就和帝国许多热血的年轻人一样,在激情未曾被现实磨灭前,潜意识里更加向往张伯谦的行事风格。
这等人物,到了这个位置,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四大门阀中,白家和赵家开始大举派遣强者突入永夜,和黑暗种族的强者展开殊死搏杀。其中最惨烈一役,双方合计战死十一名战将级强者。
在战阵中央,五个高低形态不一,却同样气势冲天的身影缓缓升空,遥遥望着严阵以待的黑流城。
这是全面的战争,整个帝国,乃至永夜与黎明两大阵营都被局和*图*书势牵扯,开始有所行动。
“但我们的战士要伤亡多少?”
城市每个角落都在日夜不停地赶工,很久没有动用的大型机械喷吐着蒸汽,白色水雾从早到晚笼罩着大半个城市,一座要塞渐渐成型。
在漩涡中心处,可以看到有整整五根隐约光柱冲天而起,与漩涡中心连接在一起。这是黑暗一方强者气势外放,引起天地间原力异动,才会产生的震撼景象。也就是说统领这支大军的,竟有五名战将级强者!
伯爵的血腥和残暴终于压服了所有异议,让大军重归自己的意志。
现在整个黑流城里人口已达十余万,第七师全军都驻扎在此,另外还征调了两万临时战士。黑流城就象蜷成一团的刺猬,静等着猛兽上门。
帝国终于有所反应,战争开始一个月后,第九军团进入永夜。又是一周后,第十七、第二十一军团前导部队抵达永夜。两个月时,折翼天使,红蝎,烈焰兵锋等精英军团纷纷派战队进入永夜。
千夜长长出了口气,对魏柏年十分膺佩。宋虎曾告诉过他,魏柏年用兵之道长于防御所以才会名声不显,武风烈烈的帝国被人们交口传诵的大多是冲锋陷阵的悍将。但是直到今天千夜才真正理解了“防御”这个词的含义。
当数万黑暗军队出现在城外时,所有曾经叫嚣要出城一战、寸土必争的人全都收了声。数量还不会让人绝望,真正让人不敢直视的是密密麻麻的战阵上方,厚重云层都化作巨大漩涡,和_图_书以黑暗大军为核心缓缓旋动。
“这算什么麻烦?区区一个小城而已。”
从这一刻起,战火在整个永夜大陆点燃,黑暗种族调集空前规模的大军,分成数十路,从各个方向攻入人类疆域。短短数周时间,远征军就有几十个师被击溃,接连丢失了近十个郡,还有同样数量的郡岌岌可危,守军已经受到重创,防线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魏柏年此举在战术上以弱挡强,无懈可击,但不是毫无后患。帝国军律中,守土有责是排在前十的法条,如魏柏年这样放开防区,任由黑暗种族通过的做法会有很大非议,甚至可能被就地撤职。
不过魏柏年很是从容,斩杀两员战将的军功足以抵消掉不战而退的处罚,这也是他一开始就集兵黑泥镇前压战线的用意。
而宋虎果然也不是善人,他曾有机会坐到主力军团一师参谋长的位置,因此只从蛛丝马迹就把魏柏年的意图猜得八九不离十,听他先前语意,对魏柏年如此心狠手辣的布局还十分赞同。
这位出自门罗家族的实力伯爵已经活了七百年,无论血统背景还是个人力量都稳稳压倒了其余四人。他沉默许久,才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这里只是第一站。”
其余四名战将一时都沉默了。在黑流城消耗太多兵力的话,势必影响后面战局。他们都知道一些这场战争的真正背景,也深深为这次动员的兵力咂舌。别的不说,光是永夜议会的议员就出动了和_图_书九位!
一向行事温和的林熙棠,麾下北府兵团突然大举出动,对西疆几处叛军盘踞的城市发起猛烈攻击,并且在一些叛军活跃的地区首次采用高压政策,所有城市入夜后一律宵禁,私自出街不警告就直接射杀。
张帅杀人,从不手软。
雷霆手段自然带来丰厚战果,仅仅数日,被抓捕和击毙的叛军就达数万之众,几乎比过去一年还要多。其中自然免不了误伤,帝国大臣中因此有人在朝会上抨击林熙棠,称其草菅人命。然而此人没过多久就因五年前在外任上,营私舞弊等事发锒铛入狱。
“他们只有一名战将。”
黑暗种族还留下了一支规模不大的部队就地驻扎,明显是要监视黑流城的动静。此时,黑流城内大多人已重归‘理智’,没有人提议出城歼灭这支军队。
其余四名战将纷纷点头。这一战情况特殊,至于为什么会接到这样的指令,却连他们都没有资格了解内幕。
这时伯爵又说:“另外不要忘了,我们这次行动的任务并不是占领城市和土地。”
而帝国双璧的另外一位元帅张伯谦,则向来不喜欢这种迂回曲折的方法,他率领少量精锐军团不知去向,数日后传来战报竟是悍然攻入了血族的大本营暮光大陆。
整个第七师全部退守黑流城内,连斥候都没有放多少出去,范围也只在城市周边。
一切日常生活都围绕防务运转,一切物资只要是军需都被无条件征用。城中自然有许多人自恃身份背景,抗拒不www.hetushu.com从调度征用,甚至有人囤积居奇,想要趁着动荡之机发一笔大财。这个时候,魏柏年展现了雷霆手段,很是杀了几个各种公子,一下子就震慑住了所有人。
西疆局势一稳,同镇此地的赵魏煌的狼烟军团就动了,近半主力离开防区,赶往永夜大陆。
而魏柏年独守坚城的战略如果能够成功顶过去,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实力。等到这场战争结束,此消彼长之下,三河郡会出现魏柏年的第七师一家独大的局面。到了那个时候,以千夜的军功,再趁机扩张佣兵团规模,就拥有了独据一城的资格。
“别忘了,勃拉姆斯和索多都死在这个人手下。你拦不住他,我也不行。卑鄙的人类强者,战况不利就会脱离战场,如果打下这座城市,却让他跑了,那就全无意义。”
千夜抬头看到魏柏年的神色,心中念头转过,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有点麻烦。”
见其余人没有反对,血族伯爵缓缓地说:“那就这样吧,我们去下一个城市。”
黑暗大军没有停留多久,就等来了新的命令,不过不是攻城,而是撤退。这让许多暴躁的黑暗战士大为不满,人类城市就在眼前,里面都是鲜活的血肉,如此小小一座城池,为何不打?
放眼帝国,或许只有一个张伯谦从来不搞这些迂回之事,他的为人真是到了肆无忌惮的境界,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大多数时候就连帝室也不放在眼里。可无论张伯谦做了什么,只会赢得一面倒的叫好之声,那http://m•hetushu•com些敢于冒死指摘张伯谦的,就真的死了。
在庆功酒会七日后,黑流城终于迎来了黑暗种族的大军。
如此规模的战争,若是因为他们的耽误而有所失,谁都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千夜忽然感觉有些头痛,若他循着如今的轨迹开始步步向前,就像魏柏年承诺给他的,战后据一城,今后或再可得一地,乃至一郡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他要打交道的无论敌友就将是魏柏年、宋虎这一类的人物。与他们相比,难怪宋虎一开始就很不以为然地觉得顾立羽不够看。
当黑暗大军终于离去时,黑流城中无数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终于知道应该对第七师的新主人,那位外表温雅出身世家的战将保持尊敬。
永夜阵营中有许多种族天性暴躁而没耐心,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外表温文冷漠的血族同样心狠手辣,而以恐惧之花曼陀罗为家徽的门罗氏族更以嗜血著称。当下就有几十名鼓噪的战士被从队伍中拖出去,直接在阵前就地斩杀。
其中四名黑暗战将迅速交换着看法,但都对武装到牙齿的黑流城颇感棘手,按常规攻城方法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只不过这种布局千夜虽然能够看懂,也可以理解,却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郁闷。
魏柏年提前收缩战线,把一切能撤的人和物全都收拢到黑流城。肯跟随大军后撤的平民全进了黑流城,不肯撤走的根本没有时间劝导,都被留在了原地。当黑暗种族大军过境时,这些人的命运自不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