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三十四 寂火原

况且千夜也没有太多选择,如果他走帝国公共航道,进入西陆东南方的人族空港城市,再一路北上前往赵阀领地,不说要穿过数个行省费时日久,行踪方面也很容易被有心人缀上。
然后他凑近千夜,神秘兮兮地说:“至于你要的另一样东西,我只能说你运气实在不错!最近有位真正的大师就在镇上,他手里应该有你要的货。当然,东西好,也会有相应的价钱。”
此刻阳光从头顶倾泻而下,如同奔腾的火流。千夜一出浮空艇,就感觉肌肤火辣辣的,空气热得有种烧灼的感觉。地面气温已经接近六十度,普通人在这种环境下几乎无法活动。即使是千夜,也感觉到有些不适。
“废话,加了军用兴奋剂的好东西。”
“起始点和目的地由你定,航线我来选。”
千夜转头望去,见是浮空艇的船长。他递过来一个带着面巾的罩帽。
这种情况,要么那把屠夫是高级原力枪伪装而成的,要么千夜有强大功决操控原力已是出神入化,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他们这些跑船的人能够得罪得起的。
胡子老刀又是哼了一声,没说话。
“听起来不错。路线呢?”
副手双眼立刻眯成了一条线,不知在想些什么。
目之所及,大地上到处是红色的土,空气干燥之极,有风吹过时,片片细尘飞扬,恍若跳跃燃烧的火焰。就像是这片高地的名字,寂火原。
墙壁上安着一盏晶石灯,将一束清冷的灯光投射在工作台上。在整间屋子里,这算是惟一一件和时代挂钩的东西。
旁边的船http://m.hetushu.com长有意无意中,手慢慢伸向裤子口袋。
胡子老刀立刻把烟盒收进最贴身的口袋,然后才狠狠瞪了一眼副手,忍痛把手里的那根烟抛了过去。
“把这几个闹事的家伙送到燃料舱去。”胡子老刀直起身,向壮汉那一伙还站着的四人一指,手掌一挥,连同躺在地上的一起划拉进去。说罢,他居然转身就要离开。
屠夫威力大,可也是出了名的难以控制。千夜轰出两发爆裂弹,却没有伤到附近的人,两个倒霉蛋也都伤而不死,这可比把他们轰得四分五裂要难得太多了。
胡子老刀站在舱门口,看着乘客们一个个离开。照例底舱的人是最后下船的,不过这次多了几个住燃料舱,和黑石睡在一起的家伙。
船长又说:“你要的车和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带你过去看看。”
千夜在这座空港城市没有停留多久,第二天就登上了另一艘浮空艇,飞往西陆。
这时一阵狂风吹过,红色尘雾顿时将整个起降场淹没。等风过去,千夜皱着眉,吐出满口砂土,然后又用力摇了摇头,抖下大片红尘。
小屋的空间本就局促,里面还摆满了架子,放置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基本都是些拆散和报废的零件,有些部件千夜认识,大部分都完全不知道做什么用途。
至于这样的人为何没事跑到底舱去待着,这名副手根本没兴趣探究。干他这一行的,知道得太多,也就死得越快。
虽然他不清楚宋子宁那边的情况,可万事小心些总没有错。如此一来,也只有走这些地下渠道了http://m.hetushu.com,但千夜对西陆完全一无所知,胡子老刀算是个意外收获,再怎么样也总比他到了西陆后临时找人可靠。
“是我。”千夜从容回答,他正用方巾擦干净屠夫,又插回腰间。
胡子老刀向千夜看了一眼,道:“没他什么事。按我说的做!”
旁边的副手忽然用力吸了吸格外硕大的鼻子,顿时盯住了那根烟,再也移不开目光。“老大,这烟有古怪!”
“年轻人,戴上这个。这可是这个鬼地方必须的装备。”
胡子老刀眼睛一瞪,道:“当然不一样,这是精英军团的专供品。”
两艘浮空艇就此分开,各自向着西陆飞去。
等千夜走远,胡子老刀才打开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脸色立刻微微一变。
“谁开的枪?”胡子老刀又问了一句。
房间靠墙有张桌子,上面摆满了工具和各种材料,一个瘦小干枯,还不到一米六的老头正在桌边忙碌着。那是他的工作台。
在一座小仓库里,千夜看到了一辆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出产的两轮机车。这台重近一吨的大家伙外表老旧不堪,不过他却注意到引擎和关键部件都保养得不错,而且引擎上居然还有一个安插原力阵列的接口。
千夜四下望望,小仓库里到处都堆满了废旧零件,再也没有第二部机车,似乎能够选择的就只有这个大家伙了。不过看着这辆年纪至少比自己大上好几倍的机车,千夜怎么都觉得它值不了五十个金币。
不远处有个小镇,镇上的房屋大多是由木头和土胚混合构成,全部是方顶和_图_书,看来这个地方的气候干燥,少有雨天。更远方的旷野,几乎看不到什么植物,最醒目的是孤零零竖立着的几株大树。这几棵大树都高达百米,不过彼此相隔极远。每棵大树,都俨然是一个独立王国。
副手把烟放在鼻子下,长长吸了口气,说:“这味道,和那些兴奋剂不一样。”
船长却不管那么多,径自抛了钥匙过来。
看过这部雷虎之后,千夜并不觉得自己的运气会好到哪里去。不过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人可能都是这个样子,看起来神通广大,似乎什么都能搞到,但如果他们能弄到真正意义上的好东西,哪还用得着在这种地方混?
“总还是有的。”千夜平淡地回答。
胡子老刀推门离去,一名副手跟在他身后,走到舷梯中间,看了看左右无人,才轻声说:“老大,那小子可是坏了你的规矩!”
千夜拿出一盒烟,抛给胡子老刀,说:“好,如果有需要,我会来找你的。”
千夜想了想,从战术夹克里拿出双生花的那支左轮枪,放到桌上。
连那几名船员都有些呆住了,一人向千夜一指,问:“那他呢?”
然而片刻之后,千夜打量着眼前这间门窗不全,低矮黑暗的泥坯小屋,实在想象不出什么样的‘大师’会住在这个地方。
“年轻人,给我看看你的枪,要常用的那种。”
副手双眼发光,搓了搓手,却说:“不对,味道有点区别。”
千夜从船舱里跳出,重重落在地面。军靴下顿时激起两团红色的尘土,让他也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副手顿时吓了一跳,m.hetushu.com差点把烟掉出指缝,“老大,你是说,他是那些地方的人?”
飞了整整一天后,浮空艇终于喘息着落地。
老人抬起头,露出一张如枯树皮的老脸,向千夜腰间的匕首望了一眼,说:“你拿着胡子老刀的匕首,那就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就一切好说。”
这艘浮空艇离开秦陆边缘后不久,乘客们都没有发现它悄悄偏移了航线,经过一天的飞行,在虚空中和另一艘浮空艇相遇。两船对接,然后一批客人和货物就登上了后来的浮空艇,整个过程迅速而隐秘。
千夜就跟着船长向小镇走去。
一看到双生花,老人眼中精芒闪过,深深盯了千夜一眼,道:“用血族武器的人,可是不多啊!”
他用手遮挡着阳光,放眼望去。浮空艇降落在一片平地上。所谓起降场,其实就是旷野上的一块平地,最多做过点人工平整。
那副手怔了怔,想明白其中原因,然后脸色渐渐变了。
船长蠕动着熊一样的身躯,挤进了小屋。千夜也只好跟着进去。
船长拍着足有三米长的机车,说:“雷虎,这可是个好牌子!当然,一百五十年前是这样。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这种只有硬汉才能玩得转的家伙。诺,你看,我还找高手改装过。它跑起来可比看上去的还要够劲!”
胡子老刀哼了一声,道:“你如果能用屠夫打出这种程度的爆裂弹,那也不用守我的规矩。”
船长一招手,说:“跟我来!好运气的小家伙!”
“谢谢!”领教过风沙厉害的千夜接过罩帽戴上。
房间一角的地上,铺着m.hetushu.com几张兽皮,还有一个被卷,看来这就是‘大师’的床了。
千夜此刻已经坐在后来的浮空艇上。这艘浮空艇处处是铁锈和修补痕迹,看来没有一百年也有五十年。它的好处是在帝国官方纪录中没有任何资料,此次航程的目的地也是一个没有在官方地图上标注出的小空港。
浮空艇上自此平安无事,一路到了秦陆。
小镇外面看起来规模不大,里面却是出人意料的热闹。街道上行走的大半是青壮男子,看起来就像是亡命之徒,那满身的杀气,冷漠的眼神,都表明他们的手上已经有不少的鲜血。
“我什么都运。”胡子老刀说。
当千夜下船时,胡子老刀忽然抛给千夜一把匕首,说:“回来时如果还坐我的船,费用减半。”
看到千夜这张陌生面孔,不少人立刻不加掩饰地露出饿狼见到猎物的眼神。不过当他们的目光落在千夜腰间匕首上时,马上眼神就变得柔和许多。带着胡子老刀的匕首,显然是自己人。
底舱里上百号人都噤若寒蝉,经常在两个大陆间穿梭的,许多都听说过这位外号‘胡子老刀’船长的事迹。
千夜接下匕首看了看,抬头望向胡子老刀笑了笑,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好处?”
据说在跑帝国官方航线之前,这个家伙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海盗。哪怕不提过往事迹,胡子老刀仅凭实力,就可以摆平满舱的人。
胡子老刀向千夜望了一眼,眼角忽然微不可察地跳了跳。他走到两个被轰倒的家伙前,用脚把他们拨得翻过来,俯身看了看,道:“还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