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三十八 无名谷

少女仿佛感觉到了千夜的目光,也在这时抬起了头,于是一双清澈纯净的眼中映出了千夜的身影。
千夜回头,看见了完全意想不到的一幕。
况且,当时他为了用双生花送出血气,只考虑了射击速度和最大限度地打中血族子爵身体,并没有特别瞄准要害,最后那一枪也是如此。看扎伦中弹的位置,秘银弹芯只是擦着心脏掠过,对于体质强悍的上位血族来说,那并非致命的伤害。
子弹出膛时他才突然意识到,双生花右轮枪最后打出去的就是那位‘大师’珍而重之交给自己的那颗‘子弹’。他甚至都没有事先灌注原力!
飞行了一半距离的那颗‘子弹’通体闪亮,所有细密纹路全部射出耀眼光芒,然后一一分解,化为道道不规则的圆环,从弹体上层层脱落。
虽然对方诡异的用血族短枪打出了黎明属性的原力弹,可是入侵的血毒却证实了扎伦之前的猜测,对于这样一个血脉力量能与他抗衡的敌对氏族子弟,显然要在对方没有成长起来前就予以扼杀。
千夜虽然心中无数念头转过,身体的动作却迅若闪电,扳机一扣到底后,立刻从地面弹起,向着看好的脱身方向纵跃出去。
千夜翻过山脊,眼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缓坡,通向前方的山谷。
不过到现在,他得自血骑士的精血已快耗尽,接下来就只能消耗体内的黎明原力和血气了。惟一算得上收获的,就是千夜强化不久的双腿在这样长时间的极和_图_书限奔跑下,得到了最大限度的磨练,不但稳固了力量,似乎还有些微的增长。
千夜开始加速,原本他以为自己至少会有一天逃亡时间,只要多多选择密林等复杂环境,布下疑迹,追踪就会变得格外困难。但是现在,双方距离只有半小时,根本来不及消除痕迹。
然而当他身在半空中时,耳边突然全是一阵阵奇异的呼啸声,有一刻什么都听不清了,随即感觉到身后扬起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波动,虽然方向不是冲着他来的。
但是他伤口处迅速腐坏的血肉停止了恶化,片刻后被秘银败坏的血肉就开始脱落,露出粉红色新生的肉芽。再过了一会儿,大片黑血从他肌肤表面渗出,千夜的血毒也被驱逐出来。
而千夜实际上也没有寄望于双生花的攻击力,他只是用这种方式把更多的血气送入扎伦体内而已。接下来就看血气激斗的结果了。
这是一滴血族的纯源质血,来自于氏族一位强大的实力伯爵,扎伦因为过往立下的大功而得到了它。
千夜被这一幕惊呆了,从空中落下后,差点忘了要继续跑路。一个受到重创的血族子爵是极大的诱惑,千夜很想冒险去杀掉他,哪怕是付出重伤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他一步跃出,借着冲势在缓坡上一路翻滚,直到坡底,然后一跃而起,准备再勉力爆发一次,以最快速度通过山谷。这样或许能借着地势造成的视觉遮蔽,暂时脱离血族子爵视线。和图书若山谷另一端有可利用的地形,就可以给他再争取一点点拉开距离的优势。
而受创的扎伦在中弹瞬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身周血气陡然翻滚沸腾起来,几乎把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飞奔中的千夜听到了扎伦的咆哮,心中一凛。他没想到血族子爵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转眼之间就恢复了过来,十三氏族的黑暗战将果然非同一般。
她一头黑发,气质柔美空灵,就似不应在凡间出现的精灵。她此刻正蹲在河边,一手提着逶迤的裙摆,一手撩动着河水。纤纤玉指,在水中划过,肌肤白得几近透明。
千夜心头微窘,对一名老兵来说,绝对不该犯这种错误。不过那颗空白弹居然还真能打出去?
直到扣下扳机的刹那,千夜所有动作和反应全部来自于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
千夜随即加速,翻过山岭,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群峰之间。
少女对水中的这些小生命显得十分喜爱,可是她的眉宇间不知为什么,总是聚着一层淡淡忧愁,怎么都化不去。
短短距离,竟然有数以百计的圆环从子弹上脱落!转眼之间,就褪尽外壳,露出中央一根数公分长的银色弹芯。
首当其冲的扎伦愕然抬头,但时间太短,距离太近,血盾丝毫没有起到阻碍作用,直接被洞穿了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千夜突然停步!
之前双生花连续轰出那么多枪都始终无法重伤对方,扎伦也仅是保持简单的血盾防御hetushu•com,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只专心致志地对付体内血毒,由此可见子爵根本不认为一把四级原力手枪能破他的防。
转眼间又是一天过去,跨越了上千公里距离,赵阀领地就在前方山脉的彼端。两人的速度都明显减慢,双方之间距离缩短到一两公里,但是这个距离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动了。
这次奔逃又持续了一天一夜。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缩短,只是这个过程依然十分缓慢。
扎伦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黑水晶小瓶,用微微颤抖的手把瓶盖旋开。小瓶里有一滴鲜血,它不是静止不动的,而是一刻不停地来回滚动,就象在寻找出口。
扎伦登上一处高峰,看着远方一缕淡淡的影子再次消失在视野里,怒极反笑,“居然往人族疆域跑?你该不会认为那些家畜能抵什么用吧,玷污圣血的败类!”
子爵把小瓶凑近伤口,那滴鲜血立刻从瓶中飞出,冲入伤口,瞬间融进他的血肉中。扎伦发出又一声痛苦嘶喊,当下跪倒在地,全身都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当扎伦重新站起时,原本英俊的面容已经完全扭曲,死死盯住千夜远去的方向,咬牙道:“我会抓到你的,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山谷似乎静谧优美,可是千夜眼中已经看不到任何风景,他在紧张地判断着另一端出口的位置和地势,好在冲出山谷的瞬间决定继续逃亡的路线。
不过千夜随即抵制住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近期几次直面黑暗战将的经和-图-书历告诉他,重伤的战将也是战将,绝对可以拉着他同归于尽。
然而不同于一般血族用来初拥或制造血奴的精血,这种纯源质血即使是力量强大的伯爵,也要数十年才能凝成一滴。
在这画卷的中央,还有一个少女。
他低头看着胸口的伤处,大片血肉刹那间被秘银烧灼成焦炭,裸露的脏器上不断向外蒸腾血雾,拼命蠕动着奋力抵抗这外来的侵蚀。但是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线条如藤蔓般从体内攀绕上去,那是来自千夜的血毒。
两人视线相对的瞬间,千夜和少女都认出了彼此。
这是一幅美得让人窒息的画卷,在它冲入视野的瞬间,千夜的心如同被什么东西击中,有刹那的恍惚。
前方的千夜一路埋头狂奔,大部分时间走直线,地形对他几乎没有太大阻碍,偶尔遇到特殊地貌,也会顺路利用一把。
然而千夜心头却格外沉重,以他残存的体力,无论如何也坚持不到出这片山区了。他此时身体已极为疲倦,几乎是机械地迈动双腿,不过仍努力集中精神,观察周围地形,思索着对策。
这些构成不规则圆环的光如星芒般闪烁着,每次明灭仿佛都隐约显出一种纹路,很像微型原力阵列。而且每脱落一道圆环,子弹的速度似乎就会加快几分。
如此结果大出扎伦意料之外,他没想到一个骑士级的小家伙竟然能坚持这么久,不过更坚定了斩草除根的想法。
这滴纯源质血用在人类身上立刻就能创造出一名起步即和-图-书是血骑士的后裔,而用在低阶或者杂血的血族身上有大半机率提升血脉等级,对于已是子爵的扎伦来说,则是救命的良药。只要不是直接死亡的伤势,都可以救回来。
况且扎伦这次损失也是极大,用掉的纯源质血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得到一滴,追逐花费的大量时间,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无法遮掩过去了,若是此次行动最终没能找到黑翼君王宝藏的线索,他回去后必然会受到严厉处罚。
现在只有追上千夜,把他的血放干,才能出这口恶气。
水中的鱼并没有受到惊吓,反而纷纷汇聚过来,围绕着少女的手指嬉戏。
一副美丽的景致冲进他的视野,山坡上绿树成荫,谷地中碧草如毯,点缀着星星点点山花。一道山溪沿着峭壁潺潺而下,在谷地中曲折汇成一弯河流。碧水清可见底,指长的小鱼翩跹游窜。
他此时完全不曾去注意最后一枪的效果,未灌注的原力实体弹也就是一颗金属弹,而且没有引爆的媒介,打在血族子爵身上估计就象扔了块小石头过去。
风景如画。
扎伦的声音远远传开,在群山中轰鸣。
此刻飞行的弹芯锋芒毕露,带着隆隆呼啸,挟势滚滚而去。若非一点光芒仍是幼细,只这强大的原力波动几乎要令人错觉那是一发原力炮弹。
弹芯的亮度很不寻常,即使在没有熄灭的原力光芒中都能看的清晰无比,材质的光泽无疑是高纯秘银,同样布满纹路,像是镌刻着不知名的原力阵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