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四十二 吾家有女初长成

赵恺悚然一惊。不错,关系到曼殊沙华这样的名枪,谁说这个年轻人就一定会归附赵阀,首先帝室就有出手的可能。如果他本人还是哪个门阀世家的子弟,这其中的好处就更轮不到赵阀了。
灵魂?千夜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传说中,每一把名枪都是有灵魂的,会自行选择主人。
佩枪是六级原力短枪,弹夹是五发装的那种,已经空了。千夜回想起扎伦的几次发射,显然这位子爵的射击技术不怎么样,所以都没带多少弹药。
千夜把现场稍作清理,彻底去除了属于自己和曦曦的痕迹,然后就把扎伦的尸体抛到了一千多米外的某处天然沟壑里。
他用力摇了摇头,决定不再为那些玄之又玄的事情浪费时间,这片山区虽然更靠近人族疆域,但也不排除会有黑暗种族路过,若被发现是他杀了拜恩这样显赫氏族的子爵,后续麻烦恐怕比抢了罗斯侯爵的双生花还要大。
一个也是块血晶,颜色比千夜见过的都要深沉许多,中央部位还有几缕奇异的紫色。从这块血晶上,千夜竟然感觉到了和自己体内紫色血气相类似的气息。不知道扎伦为什么没有把这块血晶用掉。
在帝国的武备评估单里,黑钛湮灭弹是列在战将那一栏的杀器。据说,人族战将挨实一枪,当场不死也会重伤。
曦曦嫣然一笑。
扎伦身上也没有高阶血族一般都会佩带的长剑,只有一把比闪耀光牙略短的刀。千夜想了想,立刻回过头去检查血族子爵的手,意外发现他双手中指和拇指都带着薄如蝉翼的指套,不知何种材质,和_图_书却极为柔韧。
黑暗战将的精血必须要花很长时间来消纳,蛛魔子爵勃拉姆斯的那次前车之鉴尤在眼前,一个搞不好,千夜至少接下来有一两天时间不能随便移动,在这危机四伏的疆域交界处,实在太不安全。而且他还要尽快把那封岩心玉书送到目的地,也不能找个隐蔽处躲上十天半月。
千夜陡然出了一身冷汗,他认出了弹体的材质,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可在红蝎的课程中,对于最高端的武备都有常识性描述。
他拿着深红之牙,看了看扎伦的尸体,略有犹豫。
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个近乎荒诞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连千夜自己都不相信他能击发曼殊沙华。那十把名枪中的名枪,在漫长的岁月里,很多时候都没有人能够使用,更不用说在同一时期里拥有两个主人。
以往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只以为这是夸张的修辞。灵魂是一个异常神秘的领域,就连帝国最顶尖的人物都在为它是否存在而争论不休。至于黑暗种族一方,据说魔裔的巫师有羁索灵魂的秘法,可现实中也没听说有谁遇到过。
千夜迅速搜检了扎伦的随身物品,看得出来血族子爵走得十分匆忙,也没有长时间追踪的打算。扎伦身上的武器全都倾向于轻便型,还有两个空了的血晶盒子,这点份量几乎算不上是补给。
此时,千夜对于血族近战武器已经有了不少使用经验,从那些繁复美丽的花纹上辨认出几种原力阵列,不外乎常见的坚固、锋锐和吸血。
千夜微微一惊,脊背上窜过一阵凉气,他此http://www•hetushu.com时方才庆幸自己的谨慎和好运气,没有给扎伦任何近身的机会。从这位黑暗战将随身携带的武器上判断,显然擅长近战,威力尤在指掌间。
难道,真是曼殊沙华?
于是赵恺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明白了,当下拍着胸脯道:“小姐放心,这件事我就烂到肚子里去了。”
承恩公是赵魏煌的封号,然而燕云赵氏的两个世袭国公,却分别是燕国公和幽国公,以往家主也基本由这两支轮流产生。仅此事就可想象曦曦所说承恩公一脉艰辛背后种种,赵恺自然知道赵魏煌坐了赵阀阀主之位,不知渡过多少风波,又经过多少次角力和平衡。
目前赵魏煌的子女中,赵君度最有希望子承父业,他是公认的天才,二十岁那年就摸到了战将的门槛。而曦曦却是个特例中的特例,她年仅三岁就显现了与名枪曼殊沙华的亲和力,但生有弱症,幼年还数度病危,因此,这位曼殊沙华的主人虽然地位超然,却很少插手俗务。
一个红晶吊坠,用一根黑色皮绳随意串起,这种风格完全不符合血族饰品的精致唯美。千夜总觉得红晶上的纹路是原力阵列而非天然,输入了一点原力后却毫无反应,就随手扔进口袋。
另外两个小盒子里的东西却让千夜吃了一惊。
他几乎立刻就道:“那不如……”不过刚到嘴边又把后面想要斩草除根的话吞了回去。
不过他思索片刻之后,还是用空白的血晶盒子把血核收了起来。
曦曦那后半句话实际上挑明了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她已与赵君度有了同盟协议,这两http://m•hetushu•com人联手,把下任阀主之位留在承恩公这一系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对于赵恺这些依附了赵魏煌的旁支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赵恺不由点了点头,仍有少许不甘,却已经开始默认这种处理方法。
而曦曦和赵君度之间虽结盟,也同时还有竞争关系,像今天这种或存在第二个曼殊沙华使用者的消息,当然不能让对方知道。一旦告诉了赵魏煌,承恩公心中会偏向儿子多点还是偏向女儿多点,就很难说了。
黑钛对生命有极为强大的毁灭力,由于属性缘故,对黎明阵营的杀伤力尤强。再加上以这种稀有金属为原料的制造者必然是大师级工匠,那顶尖的手工和锁定的狂暴原力,威力远在破魔秘银弹之上。
千夜皱了皱眉,那把枪肯定有问题。
千夜用深红之牙插入扎伦已经空了心脏部位,残余血气透过短刀涌入体内,仍是让他精神一振。
而且赵恺比之王伯还有不同,他是赵魏煌正儿八经的堂兄弟,看着赵若曦兄妹们长大。那时候赵魏煌这一支并非家主,所以他在心态上更多像是一个长辈,而不是王伯那样的家臣。
而如果千夜自己吸纳消解后,实力必将再上一个台阶。
如此想来,为了一个还有很大缺陷的天赋,无论招揽还是灭口,都存在无法控制的风险。索性绝口不提,把此事轻轻盖过去,反而是最平稳的选择。
至于王伯,那是赵氏四公子和曦曦的母亲高邑公主带来赵阀的老人,其立场不言而喻。
看来那位血族子爵并不舍得把如此昂贵稀有的子弹用在千夜身上,才m.hetushu.com让他逃过一劫。否则就算扎伦的准头不行,也不会偏移太大,而湮灭弹杀伤力是范围性的,千夜怎么样也逃不出爆炸圈。
千夜拔出那把短刀,看到贴近柄底处有一个印鉴,名为深红之牙。这把刀和闪耀光牙同级,单以品质和手工而言,比闪耀光牙还要略强上一筹。
另外则是一个原力弹盒,一拿到手上,即使不打开也能感知到里面蕴含的狂暴力量。透过水晶盒盖可以看见一颗通体紫红色的原力弹,弹体上铭刻着极为复杂细密的纹路,构成原力阵列,将原力牢牢锁死在弹体里。
好在黑钛产量极为稀少,黑暗原力最浓厚的那几块大陆,连黑暗种族自己都不是很适合生存,所以黑钛湮灭弹向来不能批量生产,否则人族伤亡必然会增加。
曦曦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神色,缓缓道:“恺叔也是知道我承恩公一脉艰辛的,我和四哥虽然愚钝,但自觉还能承继父业,将来无论谁得阀主之位必不会薄待二老。”
赵恺一脸不解。直性子的人多半执拗,一旦认定了某事就很难转得过来。
王伯突然插了进来:“赵老弟,你好好想想,若是又多了一个人能够使用曼殊沙华,对小姐可不是什么好事,对我赵阀也未必是好事。况且那人没到战将就凝结出了如此惊人的天赋形态,就算只是被曼殊沙华激发的,也意味着他的传承和秘法不凡,如果出身于其他门阀世家……”
最后就是装在一个袋子里的零星物品,包括一把水晶货币,里面居然有好几个发丝晶,那是黑暗种族目前最大额的流通货币,每枚等和图书值于一千帝国金币。
那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黑钛。一种在黑暗原力最浓厚的地方才有可能找到的奇异金属,异常坚固,但本体份量很轻。
而此时千夜正站在血族子爵的尸体身边,回想失去意识前的记忆,他清晰记得击锤落下后蓦然出现的无底深渊,仿佛要把整个世界都吸进去。
赵恺看着女孩与往日完全不同的沉静,忽然间老怀大慰,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门阀子弟从来不怕野心,怕的只是没有野心,那样的话追随者也都没有什么前途。
即使现在,赵魏煌登上阀主之位两年后,局面仍不够平稳。一方面有燕国公和幽国公两系根深叶茂,影响力仍在的缘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承恩公并非世袭爵位,也就是说赵魏煌的国公册封不能传给子女。
一个七级战兵居然会被一名黑暗战将长途追杀,显然身份并不简单,而且那小子居然还没死,说不定附近就有同伴。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一怕死者显贵,二怕事不机密,都很容易事后被翻查出来。
血族晋阶战将后,身体同样会产生变化,与人族凝结原力结晶类似,血族则是心脏凝缩变成血核,凝聚了大半身血肉精华。哪怕是最低级的血核也能卖出天价,其用途从原力阵列到药剂。光是这么一枚血核,就可以换回一把六级枪。
原力枪的原理是,灌注原力激活阵列以释放力量,个人的操控和原力深厚程度,原力属性与阵列的契合度,都会影响最终发射威力。这一过程中,持枪者肯定是主动方,从没有听说过原力枪如有灵魂般会自行抽取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