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五十三 中间人

他用刀锋拍了拍黑衣女人的脸,说:“带我过去。”
她目光随着千夜手中的刀锋而动,当刀锋贴上面颊,并且划出一滴血珠时,终于忍不住尖叫道:“在地下室!”
黑衣女人勉强笑了笑,说:“放弃吧,你要是听说过鬼索的名字,就应该知道一个人不可能和我们对抗。或许你可以立刻离开,然后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你。这样说不定还可以多活几年。”
千夜跃进窗户,抬手就是一枪。那名守在楼梯口的壮汉一声惨叫,后背中枪,直接从楼梯上翻滚下去。千夜随即拔出短刀,扑向那中年男人。
千夜用双生花指住了枪手,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名枪手脸色变幻,不敢稍动,更不敢发出丝毫响声。仅仅僵持片刻,豆大汗珠就从他额头滚滚而下。
中年男人手上加力,狠狠把刀锋往千夜腹部送得更深。他也是经验老辣,看出来千夜想用以伤换伤的打法,索性顺水推舟,打算先刺中对手,再行闪避。这样就算是双方换伤,千夜在腹部要害重创后必然力量不足,他受的伤也会轻得多。
“那是些什么人?”
千夜并不想和他久战,对刺来的短刀不闪不避,只是抬手在对方手臂上一格,把刺来的力量削弱大半,然后反手一刀向中年男人刺去。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门里门外都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一个裸露上身,全身肌肉虬结的大汉正靠着墙,枪口对准楼梯口,在等下面的人冲上www•hetushu•com来。而另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人手握短刀,安静站着,几乎没有泄漏出什么气息。他给人的印象就如同沙漠中的毒蝎,不动则已,一击就会致命。
砰!
他那一抓一推之间,原力透体而入,直接冲垮了黑衣女人的防御。不过这个一路上都表现得只有二、三级的女人,居然有着六级的实力,难怪被破去原力防御,还挨了一枪后,尚有余力找地方躲藏。
千夜右手突然一收,然后用枪柄狠狠砸在那名枪手的脑袋上,把他敲得晕死过去。随后千夜不进反退,闪身出了大门,一跃攀上二楼,从窗户里无声无息地翻了进去。
黑衣女人一把抓住药剂,立刻刺入自己手臂,将药液全部推送进去。这种急救药剂兼有麻醉止痛效果,片刻后她脸色就好了很多。
与此同时,门后的枪手骂出一声粗口:“该死!”
牢房中关着一个男人,看上去四十余岁,手腕中各穿过一根钢钉,被钉在牢房的墙壁上。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显然经过酷刑折磨,已经奄奄一息。
黑衣女人果然已经把自己挪到一边,靠墙坐着。她手里多了一把仅有手掌大小的精致匕首,把长裙下摆切了下来,紧紧扎住大腿上的伤口。
千夜在她面前蹲下,用深红之牙挑起了她的下巴,问:“我要见的人在哪?”
黑衣女人微笑道:“当然,我只负责把你送到地方。现在我要回赌场去了。”
千夜看着牢房中的男人,皱hetushu.com了皱眉,说:“弄醒他!”
这是原力枪造成的伤口,她又被千夜震破了原力防御,因此伤得格外重。还好那名枪手本来准备活捉来人,瞄准的是大腿,否则的话若是打中要害,这一枪就能把她直接干掉。
千夜伸手扼住中年男人的脖子,把叫喊声全都堵了回去,他此时用的就是从扎伦处得到的深红之牙。千夜握紧刀柄又停留了一会,估计已经吸走了中年男人大半精血,才抽出了短刀。
然而刀锋一刺入千夜腹部,中年男人顿时感觉就如同刺入致密的树干,连再深入一分都很困难。他大吃一惊,正想抽身后退,千夜的短刀已经齐柄没入他的腹部。
千夜叹了口气,插话道:“你真的什么都说了?”
中年男人一声狞笑,大步迎上千夜。两人随即在这狭小空间内斗刀。中年男人已经达到七级,出手如电,刀法十分精湛。
片刻之后,男人终于醒了过来,他一看到黑衣女人,即刻全身颤抖,大声叫起来,“我什么都说了!其它事情,我真不知道!我只负责收货,根本不知道送货人的身份!”
他骇然惊呼:“吸血刃!你是吸血鬼!”
听到千夜和黑衣女人的对话,被钉在墙上的男人顿时激动起来,叫道:“你……你是来救我的?是不是林大人派你来的?我是马仲,还不快把我放下来!”
黑衣女人脸色苍白,飞快地说了一个地址,“那里有十几个人,不过一半在我们突袭的时候战死。另外一半已和_图_书经被送往我们在岳城的地区总部,现在他们也许已经被处理完毕,送往西陆之外了。”
那个男人神智还不是很清醒,慌乱地道:“千真万确!你们按照我说的方法,一定可以找到那个送货人!还有,你们不是已经找到了接应我的人吗?”
千夜拿出一支急救药剂,在她眼前晃了晃,才扔了过去。
依然虚掩的大门缝隙间,一双眼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眨动了一下,显然枪手按捺不住凑到门边,想要看看外面是否还有人在。
千夜在小楼上下走了一圈,再也没有发现其它敌人,这才回到了一楼大厅。
只看他手中短刀每一记突刺都在嗡嗡震颤,显然中年男人的原力厚重程度也超过了标准七级。若是不慎中上一刀,就会被这种高频的振动扩大伤口,这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刺杀技能。
明显带了消音效果的沉闷枪声响起,黑衣女人一声惨叫,大腿上血花绽放。尖利的叫声随即被她咬进了牙缝里,黑暗中传来跌跌撞撞的翻滚声,直到紧贴住墙壁才停下来。
千夜脸色转冷,转向黑衣女人,问:“送货人,是指我吧,那么接应他的人又是谁?这家伙是个中间人?”
等黑衣女人把伤口扎好,已经痛得满头汗水。她正要挣扎站起,动作突然停滞,视线里出现了千夜的军靴。
黑衣女人苦笑道:“我们鬼索也是被雇佣的,委托人要求把接头的双方全部抓起来,送去指定地点。至于其它一概不知道。至少在我http://m•hetushu.com这个层面,一点也不知道。”
中年男人顿时如漏了的气囊,委顿在地。
“轰”的一声,有重物从空中坠地。在千夜的黑暗视觉里,一个中年男人从三米左右的高度翻下,落地,胸前心脏部位有一个血洞。
千夜右手的双生花依然顶着枪手的脸,左手则拔出另一支双生花,闪电般对着声音所在处开了一枪,然而他的第二枪却移动了枪口,偏离了大约三十度。
从这里开始不再是一片漆黑,维持了刚够照明的光亮,眼前这条地下通道不长,尽头是间地下室,估计原来是地窖,现在则被改装成了地牢。
千夜点了点头,伸手推开大门。门栓明显缺乏润滑,发出吱呀的刺耳声音,为这夜色凭添几分惊心。他并没迈步进门,而是突然反手一探,一把抓过黑衣女人,把她推进了门里。
“就在这里的地下室?”千夜看到黑衣女人艰难地点了点头,感到有点意外。这件事虽然开局很糟糕,但是进展似乎还比较顺利。
大厅深处也有人等不及了,传出两声轻轻的口哨。
千夜随即跃下,顺手把她扶住。
千夜微笑,刀锋向前探了少许,已经挑破了一点滑腻白皙的肌肤,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要见的人在哪里?”
黑衣女人咬紧牙关,挣扎着站起,然后一瘸一拐地向后面走去。通向地下室的入口在储物间,当打开入口后,她一咬牙,居然直接跳了下去。尽管有着急救药剂的止痛效果,这一下仍然震动了伤口,痛得和*图*书她眼前一阵发黑。
站在原地不动的千夜露出一个冷笑。
原本他得到的信息中,收件人据说是一位赵阀的战将,只不过不知道具体是谁,而那位战将显然也不会自己出面接货,所以只需要按照方法找到代理人,把岩心玉书交出去就可以了。
千夜的黑暗视觉把枪手每一个鬼祟的动作都尽收眼底,然后在心中无声地叹息了一下,真是愚蠢之极的做法。
但鬼索在赵阀领地上,摸掉一两个人还有可能,一场至少数十人的战斗,可不是那么容易掩盖下去的。而千夜刚才和这几个鬼索成员交手后,只能说,他们的战力和一般城市帮派成员打打或许能占上风,和世族私军乃至精英军团比起来,实在差太远了。
黑衣女人拉开简易的铁栏杆牢门,从旁边一堆杂物中找出一支药剂给他灌了下去。
果然那是一个有特殊技能的杀手,第一枪所打的位置只是声音折射。可惜千夜的开枪速度比常人要快得多,杀手的诱敌之计非但没成,驱动原力枪的细微动静,反而暴露了他自己的真实位置。
枪手刚刚伸出脑袋,黑洞洞的枪口就抵到了他的脸上。
千夜眯了眯眼睛,发现眼前情况有点不对劲。
眼前的变故没有吓着千夜,但是等在这里伏击他的人居然是这种不上台面的货色,倒真是让他大吃一惊。
刀锋甫一入体,中年男人即刻感觉全身精血原力都向刀锋涌去,然后流泄出体外,仿佛中刀处是个无底黑洞,正在吸走体内的一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