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六十六 死城

没过多久,这名血族战士的尸体就完全被吞没,地面上、墙壁上,连一点血迹都没有留下。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痕迹能够证明这个血族战士曾经存在过。
发现这一点之后,千夜就不再试图追上真视之瞳,随意走进身边一栋楼房,席地而坐,一边调匀呼吸恢复原力,一边思索眼前的困境。
而且无论他的步伐是快是慢,真视之瞳在下一刻变化的位置都飘忽不定,可能越离越远,也会突然拉近,似乎它的移动是随机的,根本没有规律。
千夜慢慢蹲下,伸手触摸着地面。就在这里,刚刚还有一汪鲜血。而现在,触手处就只有冰冷石砖。
这座城市不小,在外面看到的规模至少可供数万人居住。可是虽然街道和建筑都保存完好,却找不到一点生物居住过的痕迹。它太干净了,没有垃圾,没有灰尘,甚至连金属锈迹都没有。
这个时候,千夜心底忽然生起一阵不安和烦燥,心跳也变得快了一些。他蓦然一惊,然后意识到不安的根源。
然而眼前看到的景像让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时间仿佛凝固在新城建完的那一个刹那。
砰的一声,血族战士倒飞出去,而千夜手中寒光一闪,实际上深红之牙已经斩出了三记。
好在原初之翼并没有受到薄雾的阻挡,它依旧可以感应到真实之瞳的位置。但是让千夜困惑之处也在这里,真实之瞳似乎在不断变化着位置。每拉近一点距离,下和-图-书一次感知的方向就会不同。
子爵们互相望了望,都露出无奈而苦涩的表情,点了点头。
不知道过去多久,千夜有种错觉似乎自己能够就这样走到世界尽头。他又走过一个街口转角,忽然停下脚步,侧耳倾听,仍然没有声音,但是那种战斗前莫名的战栗感觉,预示着有什么在接近。
千夜发现这个问题后,曾经尝试过在建筑上留下记号。不过这其实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因为他身后还追着两个大敌,而且肯定还会有更多敌人出现。留下的记号一旦被看破,就相当于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楼内也到处弥漫着薄雾,站在略大的房间门口,看另一头的墙面会有些模糊。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子爵们身上都笼罩着淡淡血光,显然血力在时时刻刻运转。而虚空中不时会有几缕淡淡白雾出现,落在他们身上,被血光中和。子爵们在通过空间门时,就受到了这种禁制压力,之后一路无事,本以为危机过去了,没想到仅仅站在城门口就又触发了禁制。
从薄雾中冲出一名血族战士,躬身弯腰,一手长剑,一手短枪,正全神戒备,警惕地扫视着周围。
他原本是靠墙倒下的,并且在墙面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而现在,就在千夜眼前,那具躯体竟然缓缓陷入墙壁和地面。
千夜深吸一口气,努力思考来放松已紧绷起来的神经。
这次走过两个街区后,前方出现一个小广场,在开和图书阔地带雾气似乎也相对稀薄些许,于是隐隐绰绰地显出一个黑影。这个背影千夜很熟悉,那就是曾被他偷袭得手的李战。
那个人类的实力不低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子爵,但是从李战死板的面孔上也看不出他是否同样受到空间禁制的压力,如果子爵们因畏惧而不进城,以至于大君宝藏落入人类手中,出去后下场会比死还可怕。
静静站了数分钟,一名子爵才说:“还是进去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说着他瞥了李战一眼。
血族战士飞出十余米,重重撞在街对面的建筑上,然后缓缓滑倒,委顿在地,再也站不起来,鲜血不断从他身下蔓延开来。
就在千夜扣下扳机的刹那,李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间横跨一步,然后如风般回身,出枪如电,抬手就是一枪射出。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毫无生机的血族战士身体动了动。
千夜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行走。他现在即失去了方向,又失去了时间概念。若非有那个伏击敌人的目标支撑着,或许心头的烦躁不安会以倍数增长。
他从没有窗帘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放眼之处,到处都是蒙蒙雾气,只有街对面的大型建筑才隐约可以看到轮廓。
刹那之间,千夜只觉得毛骨悚然。
然而恐怖黑翼君王的殿堂,又岂是那么容易进入的。
千夜沉思了一下,悄然下楼。他随后又进入几座楼房,看到的全是空荡荡的房间,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和图书。无论楼内格局大小,无一例外。
李战看着千夜,面色初时凝重,随即露出狞笑,说:“终于捉到你了。”
千夜一直在收敛气息,当下更是着意控制着脚下手上都不发出丝毫声音,他左手慢慢拔出双生花,指向前方的背影。
此时,城外聚集了数十名血族和以李战为首的李家战士。他们进入这个空间的落点果然都不尽相同,只不过无论从那种地形出来后,都看到了矗立在原野上的这座城市。
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什么都不做,很快就会陷入疯狂。而现在能做的,似乎只有杀戮。
正好,千夜也是这么想的。
在这名血族战士身下,鲜血还在不断涌出,然而蔓延到一米外时,就渐渐消失不见。街道的地面都是由巨石铺就,表面打磨得光滑如镜,连拼缝都几乎看不出来,怎会被鲜血轻易渗入?
千夜凝神倾听了一会儿,没有动静,他略一犹豫,就谨慎地慢慢走进门内。
这样湿漉漉的灰雾,世界仿佛局限于脚下的感觉,让千夜想起了什么。他的心脏突然重重一跳,那个梦!在从达鲁尔男爵手上得到水晶残片后,以及进入落星山脉时,两次听到一个声音的梦境!
当千夜看清他时,这名血族战士也同时看到了千夜,两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到十米。
这座空寂的死城,就在刚才,悄然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
千夜身体微弓,骤然发力,如炮弹般向血族战士迎面冲去,两人立时正面撞在一m•hetushu•com起。
不知不觉中千夜完成了一个周天的原力运行,充盈的黎明原力漫过血脉,令他精神一振。千夜把所有杂念全部赶出脑海,打开背包,开始一件一件检查自己的装备和物品,就连双生花都拆开来保养了一遍。
然后他就躺下,闭上眼睛,默默地从一数到一千,这是强制休息的一种方法。当数到一千时,千夜一跃而起,拔刀在手,出了房门。
对峙的两人却顾不上留意这样诡异的细节,注意力全在彼此身上。
绯红的原力弹几乎擦着李战胸口掠过,而在李战回身的同时,千夜也瞬间闪移,同样避过了李战的一枪。
血族战士反应极快,一声咆哮,不退反进,全力扑击。这个距离,射击来不及了,近身战则讲究一个先手。
千夜随即整个人都平静下来,迅速靠到墙边,等待着。
千夜走到呼吸已经渐渐停止的血族战士面前,正想翻检一下他身上的物品,然而手伸到一半,又闪电般收回。
整座城市太安静了,静得只能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在这极度寂静的环境中,一切细微声音都在被不断放大,到了后来,心跳和血流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独自走在这样一座城市里,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这种孤独,渐渐就变得难以抵挡。
在这座弥漫着薄雾的城市里,千夜实际上已经迷失了方向,跟着原初之翼的指引转过一圈后,他蓦然发现自己连进城的位置都无法分辨了。身边的每和*图*书栋建筑每条街道外观都差不多,虽然可能有细节上的差异,但在视野有限的情况下,很难找到醒目的参照物。
然而敌人还是个未知数,千夜却骇然发现这座城市的另外一个诡异之处,无论他留下什么记号,都会在雾中慢慢消失。他甚至用深红之牙在墙壁的金属装饰图案上刻下一道深达数厘米的刻痕,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刻痕缓缓平复,直至消失。
既然找不到真视之瞳,又无法看破空寂死城的秘密,甚至都已经离不开这座城市,那么至少眼前还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把身后跟上来的敌人杀掉。
千夜走到宽大的双螺旋扶梯下,抬头望去,到处一片静谧。他拾级而上,二楼和三楼也全都如此,没有任何居住或是生活过的痕迹。当千夜站上三楼时,已经听不到一楼的任何声音。
千夜站了起来,轻轻吐出一口气,握了握手中的深红之牙,随意选个方向走去。
血族和人族的战士们鱼贯而入,旋即被城市的薄雾吞没。
数名血族子爵面色凝重,略显犹豫。不是因为同伴中还有人不见踪影,而是眼前这座寂静的城市显然就是空间核心,最有可能收藏安度亚黑翼君王宝藏的地方。
房间和厅堂很高大,十分空旷,没有任何家具,也没有任何摆设装饰。整个一楼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连墙面上都是祼露的岩石。
两颗放空的子弹进入雾气,或许碰到了建筑,或许没有,反正不曾发出丝毫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