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八十五 父子兄弟

碧色苍穹一声轰鸣,天地间瞬时只见一片青碧!当碧色散去,那名狼人子爵连同他背后整个卫队已经不见踪影。
血族能力都要靠血气激发,起初那记虚空闪烁已经抽干了千夜大半血气,发动瞳术本来就是孤注一掷。千夜能够败,也能够死,但是绝不受辱。最后一搏本已无所谓生死,哪还管得了瞎不瞎。
赵君度笑吟吟地说:“哪天你回赵家,我就告诉你。否则的话,休想知道!”
前方一阵骚动,数百米外的矮丘上影影绰绰出现许多影子,居然是两名狼人子爵带着上百名战士。其中有一个小队战士在一名男爵带领下朝着千夜离开的方向追下去。
赵君度看清了艇身标记,双眉微蹙。他一个侧跃,扶摇而上,如飞鸟般从三名狼人爵士头上跃过,手中重狙枪口的利刃再度拉出一片水幕般的碧光,当他落地时,身后只留下一地鲜血和尸块。
就在赵君度要有所动作时,变故突起!
赵君度登上小艇最顶端的瞭望台,看到赵君弘正负手而立,眺望着暮色中的寂火原。
赵君度镜片后的双眼寒光凛然,枪交左手,拎起,随意地又往旁边地上一插。
这时空中突然传来轰隆隆的机械引擎声,一艘高速炮艇由远及近,正好迎头遇到那支前去追踪千夜的小队。炮艇下方的航炮不断喷吐火光,旷野上顿时响起轰鸣,各色原力光芒不时在大地上爆炸。那队狼人战士当场死伤惨重。
千夜冷笑不语。
“宋七给你做的身份还真是无懈可击,你说,他这么插手我赵阀内务,究竟知道了多少呢?”赵君度语气中有一股无法错认的寒意。
赵君度看到千夜眼角边干涸的血痕,冷冷道:“我的‘西极紫气’已进入‘斗生天火’的境界,就你和_图_书那点瞳术力量也敢直接撞上来。如果我全力反击的话,你现在就已经瞎了。”
那道伤痕在千夜获得血族体质后,实际上已经平复了不少,不再凹凸狰狞有如盘踞了一条多脚怪虫,但是从胸口直到腹下的创痕却无法缩小。
如果赵君度因此就轻视他的瞳术,下次若再有机会,恐怕会得到一个惊喜。
与此同时,被枪口顶住的千夜也动了起来,一股大力由下至上掀起,碧色苍穹直欲脱手而出。
他走到赵君弘身边,循着目光望去,心中微微一动,超远程狙击手的视野在这样的高度更加广阔,能够看到一个小小的黑点正在红土的荒野上踽踽而行,那是还没有走远的千夜。
赵君度哈哈一笑,说:“你确实很强,但是想要打倒我总要再过几年。如果不服气的话,那就等你完全恢复后我们再打一场。如果你输了,那就跟我回赵家,敢吗?”
赵君度深吸一口气,抬起手似想打他,但看到千夜那双澄澈如初的眼睛,却怎么都挥不下去。他突然放开压制住千夜的手,站了起来。
他蓦然感觉到握枪的右手腕如被烧红铁钳夹住,剧痛之下,饶是以他的定力也差点松手。但移目看去,腕上空无一物,却有一圈两指宽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肿起。
矮丘上一片骚动,剩余的狼人战士在惊慌过后,凶性大发,嚎叫着,飞跃着,向赵君度扑击过来。
“再见!”千夜哪会中他的激将法,转身就走,背后留下一串赵君度的笑声。
千夜停止了挣扎,他眼前还不是很看得清楚东西,时不时有破碎的黑白线条掠过,这是瞳术反噬没有完全消退,极度虚弱状态也仍然存在。
他对亲生父母从来没有期望。垃圾场的孩子能够和_图_书依靠的只有自己,就算是有血缘的父母,在饥饿和生存面前,能做的也是极为有限。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就是父母舍去一切,也很难换回子女生命的延续。
虽然在修炼兵伐决花了常人数倍努力,却始终无法冲破瓶颈时,他曾疯狂地想要一个答案。但此刻,千夜却忽然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千夜横臂格挡,一触之下,全身剧震,摔飞出去,随即有什么沉重无比的东西压了上来,牢牢按住了他的身体。
千夜只觉得赵君度的举止说不出的诡异,随即愕然地听到那个令人郁闷的名字,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顿时无语。
千夜如被天雷轰中,陡然睁大双眼,思维瞬间中止。
赵君度看到他胸口伤疤的反应,让千夜想起宋子宁的叮嘱,他并不会天真地认为自己仅仅是赵阀走失的孩子。
“有人把你的行踪卖给了狼人的唐卡氏族。”
无论家族、国度还是种族,这是一个战斗无所不在,战争永无休止的年代。即使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能够做到的也只是守护触手可及的距离。
赵君度收回右手,伸手抓住千夜衣领,往下一沉,直接把他的前襟全部扯开,现出一道纵贯胸腹的巨大伤疤。
“千夜,我们有共同的父亲。”
当千夜身影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后,赵君度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代之以无法形容的冷漠和傲慢。
赵君度的手微微一颤,脸色数变。他注视着千夜的眼睛,看到那双澄澈如水晶般的眸中,有着疑惑、茫然、不知所措、些许愤怒的种种情绪,就是没有喜悦。
他缓缓转身,碧色苍穹直指身前,冷冷地说:“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出来受死!”
此时,远处的小型炮艇已经结束了战斗,迅速飞来这边,数http://m.hetushu.com条绳索垂下,身手矫捷的护卫们纷纷攀援落地。片刻后战斗就结束了,只留下满地尸骸。
赵君度单手持枪,碧色苍穹直指那名狼人子爵,淡淡地说:“亲王接见?等下辈子吧!”
赵君度这次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走到千夜身边,把牌子塞进他手里,道:“不管你有没有父亲,可你是我弟弟。而且,当年你的母亲曾经留给你一块水晶锁片,千夜这个名字就是由此而来。那是她的惟一遗物,现在存于赵府,你就真不想看一看?”
这位赵阀四公子难不成想给赵君弘找场子,才会关注到他这么一个小卒,顺便发现黎滨城杀人者也是他,所以才在这里追了上来?这还真他妈的巧合。
他拎起碧色苍穹背在身后,扔给千夜一面青铜为基座上有玉石浮雕的牌子,道:“黎滨城的事情我会处理。这个给你,这是我的信物,你拿着它可以直入西极城赵府,也可以通过赵阀渠道传信给我,或者调用我名下资源。”
所以,在垃圾场里,无所谓老幼,男女,亲缘,每一个人都仅仅是想要活下去的一个人而已。
千夜一怔,明知道赵君度在诱惑他,仍是微微流露出迟疑的神情。他犹豫片刻,终于问道:“我的母亲是谁?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真该先让你吃点苦头!”
于是,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
赵君度脸上一片冰雪之色,“铮”的一声,碧色苍穹枪口伸出一段寒光凛冽的利刃。他仍是单手提着重狙,轻若无物般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一大片新月状碧色刀光飞了出去,把最先扑到的数名狼人拦腰斩开。
千夜此时刚刚一个翻滚从枪口下脱离,正在跃起,忽然如被重击般闷哼一声,左边眼角挂下一条细细的血线。
m.hetushu.com夜冷笑,根本不答。
他珍惜所有得到的友情和善意,因为那并不是能够理所当然拿在手里的东西。在这战乱的大时代,在这朝不保夕的大地上,保护自己都是个艰难的任务,何况兼顾他人。
实际上,在偶尔回想过去的时候,千夜都觉得自己无比幸运,在他生而黑暗的世界中,不断会在摸索前路时得到一缕微光。
赵君度慢慢说:“果然……是你。”
“二哥,你怎么会来这边?”
一名狼人子爵死盯着赵君度,目光中满是贪婪,狞笑着吼道:“你就是赵君度?很好,捉你回去,说不定亲王都会接见我们!”
一个余火未歇的拳头紧贴着千夜的左耳落下,深深插入一旁的地面,燃烧的紫火把他的几根发丝都灼成了焦卷。
赵君度点了点头,也不多问,他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既然敢单身出战,当然不会害怕。
千夜脸上闪过怒色,“你想说什么?”
然而,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告诉他,人生原本可以是另外一个样子?
“你!!”千夜眼中杀气一闪,只觉得手指发痒,很想一拳砸到赵君度脸上。
赵君度随即出手如电,一掌向千夜拍去。
他之前被破开原力防御时,体内力量就已处于衰竭状态,极短时间里,又强行调动瞳术和黎明原力。此时瞳术反噬和原力透支的后果叠加,那种虚弱的感觉难受之极,就好像世界破了个大洞,连灵魂都要一同坠落下去。
赵君度的声音近得拂动了千夜耳边的碎发,满溢着怒气,“我亲爱的弟弟,你真是欠教训!”
他右手掌心出现一团紫雾,刹那间弥漫到肘部,“呼”地一声轻响,雾气居然燃烧起来,手腕上的红肿立刻被控制住,不再蔓延。那无形的束缚之力,更是在紫雾下直接和_图_书溃散。
赵君度玩味地看着千夜,突然俯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这是你的真面目吧,千晓夜?”
千夜仰躺在地,眼前阵阵发黑,胸口如火灼般,每一次呼吸都要用尽全力。
千夜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甚至笑出声来,说:“我不是。”
千夜立刻挣扎着爬起,虽然几次差点再次跌倒,但还是站稳了身体。
赵君度那充满炽烈火气的一掌已到了眼前。
千夜抓住巴掌大的牌子看了看,玉石浮雕和重狙上的立体雕刻是同一种异兽,他把青铜玉石牌扔了回去,淡淡说:“我不觉得我有一个父亲,更不觉得我有一个兄弟。你如果想杀我,爽快点动手,否则我就走了。”
然而此刻,千夜脑中比模糊的视线还要混乱。
“跟我回去。”
赵君度忽然摘下眼镜,跳跃着紫火的双眼环顾四周,又把眼镜戴好。他略薄的唇抿出一道严厉的弧线,煞气一发即收。
无论是把他带出垃圾场的林帅,黄泉训练营中友谊保存至今的宋子宁,新兵招募时碰到的魏破天,永夜之地上不断遇见又不断告别的那些人,甚至夜瞳、威廉那些敌我难分的黑暗之裔,都是如此。
千夜咬牙道:“我的名字是千夜。”
赵君度的一双紫瞳中又有天火燃起,他慢条斯理地拿出眼镜戴上,遮住了眼中所有表情,又问:“为什么杀赵又平?”
急于立功的狼人们忘记了一件事,碧色苍穹是七级重狙,而七级枪大多有范围攻击能力,虽然从理论上来说,只有伯爵级战将方能完全驱动。
千夜笑了,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你可以带我的尸体回去。”他顿了顿道:“你的弟弟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个在永夜大陆垃圾场上长大的孩子。我没有父母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