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二 大考

虽然宋子宁在外人面前不遗余力地保持自己纨绔子弟的形象,但至少是有品位的纨绔子弟。可是这栋大楼和品位二字相去实在太远,倒是和暴发户牢牢地捆绑在一起。
千夜沉默了。
宋子宁漫不经心地拨了拨手指,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宁远重工最近发展得有点快,抢了他们几笔单子。嗯,单子好像有点大。另外在灰色地带,又一不小心端了他们两个商队。但那也是他们自己太弱,谁能想到打着打着他们人就死光了呢?哦,或许,天玄春狩我顶了他同胞弟弟的名额,这个也算?”
在对武正南背后的交易渠道下手时,宋子宁也说过类似的话。千夜心里叹了口气,说:“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做的,记得找我。”
凡是大族考核子弟都有的经世和军略不去说它,武功一项却是别出枢机。
千夜一怔,道:“老人家如此高寿,是好事啊。”在战争年代,致命的意外无所不在,长寿需要很多很多的幸运。
既然这样的血腥规则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订下,宋阀却仍在外界保持了温和的形象,显见不管原因是什么,宋阀继承人的竞争至少表面上仍然没达到白热化程度。
千夜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迟疑片刻,才问:“安国公夫人百岁寿辰,其他门阀世家应该有不少人前去祝寿吧?”
宋子宁进入继承人序列的时间很短,又一向极为低调,甚至于天玄春狩可以算是他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正式面前亮相,又是怎么招惹到这样一个生死之敌的?
千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宋子宁被看得心底有点发毛,连笑容都变得不自然起来,心气颇为不足地叫了一声,“千夜?”
他绕着大楼转了半圈和_图_书,在一侧找到了直接通向顶上两层宁远集团的楼梯,小小的门厅里有一名专司接待的少女,清秀高挑,总算没有太丢宋阀的脸。
“我这次在西陆遇到赵君度了。”千夜连苦笑都笑不出来,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隐隐抽痛的额头。
“这个规定,确实让人意外。”千夜愕然了一会儿才道。
宋阀这一代继承人中,年龄最大的已近三十,其中有三人突破了战将,若同台竞技,宋子宁还停留在七级上的话,仅三级的阶差就会吃亏不少。
“是谁?”千夜的声音平静中透出一缕杀气。
千夜有些困惑,“在你们家老祖宗的寿辰上怎么能杀人?”
“那么,给我宋子齐的资料。”
宋子宁眨眨眼道:“不问我那位军方大人物是谁?”
千夜神色一冷,道:“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
问题是这个有宋阀继承人参加的擂台赛,居然遵循血腥格斗的规则,也就是说生死自负,哪怕外人失手杀掉了宋阀子弟,事后都不会被追究。
这种规定颇有宋阀特色,既然不以武力见长,那就发挥交游的优势。那些参赛的外来人,事后都能够得到正式门客的待遇和资格,也算是宋阀吸收人才的一条途径。
“来晚了,说不定就赶不上了……啊……”宋子宁话没说完,后半句被堵了回去。他向后踉跄了足足七八步,撞到窗台上才止住退势。
宋子宁此刻正站在落地长窗前,面对落霞中的城景,静静沉思。
千夜只是沉默。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开始逃避,总觉得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提起那个名字。
宋子宁也不再说下去,只道:“不用担心我,任何贸易都有危险。嗯,至少不比我这次回宋阀给曾祖母http://www.hetushu.com祝寿的凶险更大。”
原来这次宋阀安国公夫人的寿辰,恰逢十年一度的继承人大考。
宋子宁摇了摇头,道:“宋子齐刚刚突破战将,他是我的对手。我只需要你帮我对付他的客座战士就行了。”
宋子宁立刻转身,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大步走过去伸手拥抱他,“嗨,千夜你来了,看到你平安,真是太好了!”
宋子宁现在的处境和潜伏于敌对阵营的密谍没什么两样,一旦出事,那位军方大人物并不会出来为他说话,而就算将来计划成功,也不知道他是否能够得到明面上的功勋。说不定在若干年后,反而还会因为这件事被安上通敌的罪名。
不过这样的排场却不太合乎千夜的口味,他总觉得如此近乎奢靡的精致,与身处的这个随时随地会遇到一场血腥厮杀的世界,根本不应该平行存在于一个空间。
宋子宁苦笑着说:“我倒是知道你八级了,只是没想到你的力量变得这么大。真是见鬼了,就是八级蛛魔也没这么生猛吧?”
宋子宁笑笑说:“放心,我虽然晋级快,却并没有根基不牢的问题。只是若等级差太大,总会有点麻烦而已。”
如果不是手里有地址,千夜真想不到眼前这栋花里胡哨,每一块砖头上都刻着富豪两字的大楼就是宁远集团永夜总部所在地。
千夜通报身份后,少女立刻带着他直上最顶楼宋子宁专属的办公室。
两人四目相对,全都愣了一下。
“老祖宗很多年前就已经闭门谢客了,这种继承人大考更不会有外人在场。不过各家确实会派人来送寿礼和致意,虽然不统一开宴席,但是阀内会安排分头接待。”宋子宁反应何等之快,千夜就不m.hetushu.com像会想到这种细枝末节的人,不由问:“怎么?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吗?”
千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没好气地道:“恭喜你已经九级了。”
既然宋子宁这么说,千夜也就点了点头,心里还是准备到时候看情况再说。他已有对阵战将的经验,而宋子宁嘴上说得轻松,到时候也肯定是一场苦战。
宋子宁笑了笑,拍拍千夜的肩膀,道:“别担心,我也得到了足够的好处,宁远集团里重工部分发展得这么快,离不开这位大人物给我的各种方便。财自险中求,风险多大收获就多大。”
看宋子宁的样子,怎么都找不到惊惧担忧,千夜挑了挑眉,说:“我收到了你的信,发生什么事了?”
千夜皱眉道:“还是我来吧。”他顿了顿,“你直接突破到九级,就是为了应对这次大考?”
宋子宁叹了口气,道:“在这次寿辰上,却是可以杀人的。”
千夜吐了口气,问:“是谁要杀你?”
钱买不到风雅,那只是因为钱还不够多,再顶尖的大师级工匠也有一个价格,只不过很多时候,那个价格不是赤裸裸的金钱而已。
大楼下面八层是一家什么娱乐都包括的酒楼,千夜就在门口站了数秒,就差点被一个水蛇腰肢、胸大腿长,但是抹了一脸粉也遮不住皱纹的女人拉进喧闹的大厅。
虽然任何一种功法都会告诉修炼者,点燃原力节点后要耐心打磨,才能扎实基础。但这种规则并不适用于如宋子宁这样在秘传战技上学有所成的天才,他们在战将之下的阶段,什么时候突破,突破到哪个等级,并无太大干系。
宋子宁笑了笑,说:“当然是好事,但对我来说,事情就不那么妙了。有人决心在老祖和图书宗的寿辰上取我性命呢。”
“子宁。”
千夜这一拳虽然不是全力,但也用了相当力道,想让这麻烦的家伙至少知道疼。不料宋子宁既没闪避也没格挡,硬生生吃了一记,还好千夜及时收住了最后几分力。
“呵,自然是宋子齐那家伙,还有三四个和他联盟的人吧。”
世族为保持活力,或会鼓励子弟们内斗,却十分忌讳冲突上升到杀死血亲的地步。就算宋子宁在阀内有如此死敌,也不至于挑这种时候行凶。
在端掉了鬼索地区总部时间,千夜就从陈露口中听到过宋子齐这个名字,不过他还不清楚结怨的缘由,于是问:“你究竟干了什么,让人家非杀你不可?”
宋子宁却是不以为意地说:“老祖宗虽然终于痛下决心,用血来洗宋家子弟,以求得几个可造之材。但是积重难返,哪是如此容易打破?你看三十年了,前后两代人,宋阀却依旧积弱,哪里出过一个能和赵阀赵君度,白阀白凹凸相提并论的人。更不用说张伯谦这样的绝世之才,有他在,张阀至少可保五十年昌盛不衰。”
千夜听到赵君度的名字微微一震,而宋子宁的话语中则充满暗流。他第一次看到,四大门阀之间的竞争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宋阀居然要这样用子弟的血去洗刷登天之梯。
千夜早从饮马殷家的继承人考核中知道,世家大阀的继承人之争素来残酷,可是宋阀的表面风格一向温和,却不曾想它的考核方式竟是如此残酷直白。这等如是公然鼓励各个继承人不留情面,殊死搏杀。
宋子宁坦然说:“陈露已经告诉你了大部分。我确实是在为一名帝国军方的大人物效力,他对叛军有一个整体计划,而我和我的宁远重m.hetushu.com工只是中间小小的一环。”
宋子宁摊手道:“还能有谁?自然是我那些亲爱的哥哥们。”
宋子宁吃了一惊,望向千夜的目光中却没有意外,反而有些许了然。
这里的武功是指个体武力,内容就是擂台赛。参战的不仅是宋阀继承人,每人还可邀请两名客座武士助拳。宋阀子弟的等级没有限制,客座们则被限制在战将以下。
宋子宁首先反应过来,按着腹部揉了好几下,才说出得话,“千夜,你的力量增加得可真快。”
千夜闻言轻轻吐出口气,随即就很想把眼前这个家伙揍一顿,然后他就顺从自己的心意,一拳挥出。
然而想起赵君度当时提到宋子宁名字时不容错认的杀意,千夜还是决定把此事告诉好友,以免日后两人相遇时发生不测。况且宋子宁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对他各种秘密知道得最多的人了。
一出楼梯眼前豁然开朗,居然有空旷的感觉,顶层大半打通成为一个空间,布置出了几分山谷空幽的意境。宋阀虽然一直被认为是门阀中的暴发户,但暴发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有了品味。
千夜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或许站在宋子齐的角度,确实有必杀的理由。
三十年前,安国公夫人痛感阀中子弟武力日渐孱弱,更加依赖经营权谋,被其它三阀逐渐拉开差距,故而订立了这样别具一格的大考制度。
千夜是在西陆晋升到八级的,宋子宁能知道这件事,显然陈露已经把幽城和鬼索地区总部发生的事情报告给了他。
千夜微微一怔,宋子宁也没让他多猜,直接道:“再过几天,就是我们老祖宗的百岁寿辰。”
宋子宁干咳一声,笑道:“那封信啊……别太在意,我只是催你快点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