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五 东岳

亲卫一路跟在千夜后边,面露疑惑,他和千夜一样都是八级,对这些武器基准重量多少有点了解,但看千夜入手轻如羽毛的样子,十分惊讶。
老人的目光在千夜身上来回扫了好几遍,“是七少的人啊,看着不错,进去吧!规矩你记得告诉他。”老人说着,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们最后来到半山以上,这个高度在宋阀里算是相当有身份了。树木掩映间一排有七、八座院落,规模和风格都差别不大,显然是同时间的建筑。
至于宋子宁自己,在山下的江边另有一处带花园的庭院,他的姬妾和大部分随从安置在那边。不过为了能够安静备战大考,这几天,宋子宁和千夜,以及另外一名客座武士都将住在这里。
宋子宁边走边把手上文件翻过一遍,拿出几页塞给千夜,是这次继承人大考的资料。
侧院不大,布置得清幽古韵。
宋阀由于嫡系子嗣不丰,排行方式向来和其他三阀不同,不分堂号或者房头,而是一个辈分的嫡系统一序齿。宋子宁是曾孙辈,排行第七,可见嫡系子弟人数之少。而宋阀又有嫡系压制旁支的传统,数百年来牢牢把握着族权。
哪怕是他这个局外人,都看出来安国公夫人对于继承人考核的变革实际上是已经失败了。宋子宁的经历就是明证。
当千夜到达之后才知道,这所谓的外门武库几乎相当于一个小镇的大小。他跟着宋子宁的亲卫跨过门槛,看到门侧两条案台隔出来的小空间里,一名老头正在昏昏欲睡。
千夜一路走一路看,时http://m.hetushu.com时拿起一件武器掂掂份量,挥舞几下。他入手的武器越来越重,然而无论是战斧还是重锤,总感觉不是十分顺手。
他越看越觉得这把长剑好像是未完成的作品,如同一块绝世好料,但雕匠只刻了寥寥几刀就随手放下了一般。
宋子宁从留守的亲卫手里接过一大叠文件,招呼千夜走进正厅,说:“院子里的布置其实是一个原力法阵,每天黎明时刻能够加倍聚集自然原力,你明天就可以试试看效果。”
千夜一愣,觉得十分无语。不知道该称赞设计者没有只顾艺术不忘实用呢?还是该叹气他们连一个聚能原力法阵都要搞出点意境来。
千夜就算不太喜欢这种风格,也不由得赞一声,“倒是个好地方。”
他忍不住握住千夜刚放下的一柄长锤,一提之下竟是纹丝不动,不由大吃一惊。再看向千夜修长略显单薄的身形,已是满眼佩服。
到处都是复古风格的建筑,永动塔和蒸汽管道不是煞费苦心地用特别设计的景致遮掩,就是在建设之初花了大工夫深埋地下,务求不破坏景观。
千夜走进去后才发现,这种寂寥因何而来。原来这座院落大部分地方都关闭着,只收拾出了东侧一个小院,作为他们这几天的下榻之处。
亲卫在登记簿上找到安人忆的名字,然后才毕恭毕敬地叫醒老头,道:“鲁老,这位是七少的客座武士,现在来挑选大考装备。”
云山最外围的夕霞峰,坡度十分和缓,黛青色山体就在澜江中游的广阔平原上逶迤展开。
说罢,两和图书人就准备跨入前方那扇顶天立地的合金大门。
宋阀这次为了继承人大考,投下了大量资源,尤其是给客座武士的好处极为丰厚,主要在武备和藏书楼开放上面。
千夜心中骇然,本能地运转宋氏古卷曜篇,精纯的黎明原力从节点中散发出来。他此时连血脉潜伏的能力都不敢激发,所有血气全部收缩起来,暗金血气首次窜回心脏,连同能力符文一起沉进深处。
这个拥有最多财富的门阀,武力却最是羸弱,不知道它的当权者们,是否看到了鲜花着锦之盛背后的阴影。
它比普通佩剑长出一半,已接近双手巨剑的长度,剑锋却只是略宽。剑身黑沉沉的,没有任何华丽装饰。可是千夜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
说完,宋子宁回头又吩咐了亲卫几件事,包括安置先前的伤员,就匆匆离去。接下来,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不但要赶往“闻道庄园”给从安国公夫人开始到他父亲的一堆长辈问安,还要向几个大长老述职,报告近期分派下来的事务结果。
他道:“你的客座身份已经登记好了,一会我安排人带你去挑装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藏书楼和修炼室明天再去。晚上等我一起吃饭。”
慢慢地千夜已经把这个区域转过了大半圈,忽然角落里一把斜靠在墙边的重剑落入他眼中。
千夜看完资料后休息了一会儿,就有一名亲卫前来报道,开车送他前往宋阀外门武库。他从亲卫口中得知,宋子宁的另外一个客座武士要明天晚上才能赶到,所以明m.hetushu•com天去藏书楼也只有他一个人。
客座武士登记后,就可从外门武库里借出一套装备,只要在擂台赛中胜三场以上,即能以半价买下。若胜出五场,则完全免费赠送。
对比一下他曾见过的赵阀城市,宋阀如此追求华而不实的生活细节,在无谓的地方大量消耗资源,或许对于帝国上层来说,也是奢靡过费了。
一路向山上行去,千夜深深地体会了何谓高台重宇,钟鸣鼎食之家,连偶尔匆匆走过的侍女都是着锦披霓,衣带生风。
但宋子宁却在八岁的时候自己选择进了黄泉训练营,可见他当时的处境。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他的父亲不在权力中心,于是就连本应被重视的嫡系血脉也失去了保护作用。
千夜闻言回过身,礼貌地点头行礼,道:“多谢鲁老指点。”
剑锋黑沉沉的,毫不起眼,即不是特别锋利,也不是无锋那种奇葩的设计。
鲁老忽然在他们身后道:“年轻人容易性子急。武库很大,里面东西很多,不要着急,慢慢挑。宋家这么大,好东西总是有的。”
鲁老挥了挥手,又开始打起瞌睡。
就在嫡系如此缺人的情况下,象宋子宁这样资质的子弟,居然会由于修炼潜力不够的原因,被指定为士族联姻对象。要知道,世族原力启蒙的年龄是六岁到八岁,完全有时间修正测试结果。
这也相当于买命的钱了,虽然说是生死擂台,遇到宋阀子弟还是不可能下手毫无顾虑,但两个客座武士碰到一起,若各自一方又有旧怨的话,极大和*图*书可能分出生死。
外门武库向客座武士开放的是四级武具和五级原力枪区域。
而宋阀以商立族的特性,没有保卫封地开拓疆土的需求,也就感受不到死亡和战火的威胁,很大程度上掩盖了这种狭隘的后果。以至于今天,不是改变一个制度就能扭转过来的,因为制度已经失去了实施的土壤。
当他双眼张开时,千夜只觉得房间中如有一道电光闪过,一时竟什么都看不到了。而亮堂堂的感觉还存在于意识中,仿佛全身上下里里外外也都留在了电光中,纤毫毕现!
众多精致的楼阁庭院依着山势而建,远观仿佛层层梯田,那些都是宋阀族人的别院。而“闻道庄园”占据了整座峰顶,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雾中若隐若现。
千夜反复看了几遍也无法确认剑的材质,若要说特殊之处,或许就在于那出奇沉重的份量上了。
在擂台战的环境下原力枪发挥余地有限,只不过千夜总不能拿双生花出来,所以随意地选了一把中程手枪,然后把注意力放在了近战武器上。
剑脊上有数道原力纹路,简单而粗犷,有种原始的美感。然而那也意味着这个原力阵列不可能有多么复杂的功能,就象造诣再高的大家,也很难用寥寥几个字讲述一篇天花乱坠的故事。
千夜在安静下来的小厅中坐下,翻了翻宋子宁塞给他的资料,摇摇头。
这座“云深堂”现在还属于宋子宁的父亲名下,但他早在宋子宁童年时期就因体弱退出宋阀权力中心,常年在“闻道庄园”内静养,已经很久不在人前露面,也和图书从不来此居住。
青石板铺满院子,只在四角留出泥地,分别栽了几丛碧竹,种了两株芭蕉,放了一块奇石,外加一眼古意盎然的八角井,望之有出尘之意。
亲卫忙道:“您老放心。”
不过从每座院落的修缮维护以及仆役进出情况,还是能看得出,宋子宁进入的这座“云深堂”颇为寥落沉寂。
千夜吃了一惊,这比他之前试过的所有武器都要重了数倍。第二次他再不掉以轻心,拿捏准了力量,终于把长剑稳稳地提了起来,平放眼前,缓缓拉开剑鞘。
宋阀本家四代同堂,马上就要过百岁寿辰的安国公夫人仍是大权在握。闻道庄园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进去的,更不用说在里面居住,于是周围地界就成了抢手的风水宝地,历经数十年形成了如此奇观。其中,风景最好地势最佳的,自然属于嫡系各支。
千夜反转剑身,看到了两个字:东岳。
如果一个家族培养子弟已经狭隘到了这种地步,非当权者直系不能获得资源,必然会慢慢变成一潭死水。
他走过去,伸手握住剑柄,就想提起来看看,不料居然向下一坠,剑差点脱手而出。
老头慢慢张开眼睛,看了千夜一眼。
而家族的藏书楼就更不用说了,平时几乎不会对外人开放。现在虽然既有开放书架限制,还只能当场阅读,也是极为难得的机会了。如果运气够好,看到一本正好适合自己的功法,那就等同于为世族效力十年的收获。
千夜感概之余,依稀有些明白,宋阀那位老祖宗为何会在三十年前修改继承人大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