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七 潜流

宋子宁微微一怔,旋即一笑,道:“君弘兄,原来是要说我的事吗?”
千夜放开怀中舞姬,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丝缎般的长发,转头看去,若有所思。而那舞姬喘息着,双颊生火,如一汪春水般攀附在他身上。
宋子宁笑而不语,在宋阀当前形势下,这种另眼相看只能是福祸相依,不过把赵君度先前莫名其妙拦路的事情压下去而已,既没有给他造势,也不至于让他因此受到影响。
宋子宁突然笑起来,“我说个故事给君弘兄听吧。”
但就连当时留了人在远处观看全部经过的宋子齐,也说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名随从只看到赵君度和宋子宁没说几句话,宋子宁的客座武士就挥出了一拳,他们两人尚没有明显动作,就被赵君弘伸手拦了下来,然后宋子宁和他的客座武士转身离去。
忽然,首位上座的赵君弘抬起头来,对着宋子宁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一旁的宋子宁正兴致勃勃地和小美人调笑,随即几人就把起哄的对象转到千夜身上。
那个发上簪了一朵紫色大丽菊的舞姬,背对着千夜站定,柔软的腰肢好像全无骨头般反折下来,她口中稳稳地衔着一樽酒盏,一直送到千夜嘴前。
千夜和宋子宁走到一处空席上,根本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们。宋子宁向场中扫去,顿时眼睛一亮,道:“这就是致远训练的那批小美女?果然有趣。”
殿内饮宴仿古和-图-书制设席,分列厅堂左右两旁,中间的步道青玉铺就,不知弄了什么手段,在暮色中闪烁发光。一群二十多名舞姬,在钟、琴的乐音下翩翩而动,轻纱飞旋中,玲珑浮凸的曲线若隐若现,加上柔媚的表情,无歌胜有声。
不但是宋子宁和宋致远,就连旁边席上的人也一同喝起采来。此时大殿里的气氛渐渐热烈,那批舞姬分散到各席执壶,正在各出手段劝酒,时时引起一阵哄笑。
这时,场中歌舞方歇,舞姬分成两边,同时向左右席行礼。厅内一片喝彩声,男人们都目光大亮地上下扫视着她们,评头品足。
宋子宁忍不住伸手扶额,道:“这是让你用手的吗?”
赵君弘并不因为站在了别人的领域中有所不安,笑笑道:“子宁未到战将就有如此成就,说是宋阀本代第一人也不为过,只可惜,时间不在你这边。”
“大约半年前,我帮千夜杀了他的一个仇敌,永夜远征军的一名少将师长。那是一个平民师长,当然军方档案里是这么记录的,实际上他是淮扬武家三房当家人的私生子。”
宋子宁脊背上蓦然一阵寒意升起,手心竟渗出冷汗。这实际上已经是他今年以来收到的第三次联姻邀请,提议者全都漠视了他身上的士族婚约,然而那并非好事,意味着提议者同时无视了宋阀的意志。
说到这里,宋子宁和赵君弘突然一起转头,千夜正沿着小路走过hetushu.com来。
宋子宁不由拍案大笑起来,伸手勾住千夜肩膀道:“好兄弟,勿要辜负美人恩。”
赵君弘向来声名平庸,可几次接触下来,宋子宁却觉得这位赵阀二公子不容小觑,举止分寸拿捏极准,绝对是胸有丘壑之人。
外面月色正好,原力灯点缀在花木精致的庭院里,濛濛柔光如轻纱垂地。
宋子宁只对千夜点点头,放开领域让他进来,然后继续说下去。
带座的仆役正想说什么,转头看见门口又匆匆走进一人,立刻笑道:“七少目光如炬,您看,致远公子来了。”
宋七公子爱美人美酒极为出名,是各处乐坊的常客。早有仆役远远看见他,奔过来引路。
赵君弘道:“如果子宁你有意,赵阀旁支嫡女都可许你为妻,就连赵雨樱也不是全无可能。”赵雨樱出身赵阀旁支,天资据说只在赵阀四公子和赵若曦之下。
宋致远在宋子宁耳边极低地道:“赵二公子,对你另眼相看啊!”宋致远之前就目睹了赵君弘进来时的盛况,那位二公子能看你一眼就是荣幸,更不用说主动打招呼。
“然而,在他和黑暗种族的禁忌交易事败被调查的时候,当时形势实际上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可淮扬武家三房完全保持沉默,还以最快速度斩断了交易通道。”
然而谁都不敢轻易据此判断敌友。赵阀那位四公子的性格出名恶劣,这么多年来,稍有耳闻的都知道,哪怕m.hetushu.com他正与人交锋,也最好不要凑上去,说不定他会先打了你再杀对手。赵君弘相比之下简直就是个好人,他最多就是目中无人而已。
宋子宁沉默一会儿,才神色不动地道:“赵二公子真是厚爱。”
这个舞姬的唇十分柔软,身上意外的没有太浓郁外来香气,扑鼻而来的首先是发鬓上那朵大丽菊的花香,缭绕着一缕酒气,被少女活泼的气息催动,混合成让人血流加速的基调。
赵君弘随即转开目光,与身旁的宋子承交谈起来。
所以,宋子齐虽然在宋子宁那里找岔不成反吃了个明亏,却没人嘲笑他轻易退走,换了他们自己,也只有回避一途。虽然正常来说,高门世族的子弟们无论如何内斗,都应该同姓对外,可面对赵家兄弟,整个宋阀的年轻一代中,也没几人有此胆气。
赵君弘脸色数变后,终于苦笑道:“我想我明白子宁你的意思了。”
千夜笑了笑,伸手拿过舞姬口中的酒盏,仰头一饮而尽。
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明朗爽快,正是崮勋伯的小儿子,宋致远。而千夜在武库门口遇到的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同胞亲妹。
“这也是四弟的意思。”赵君弘微笑如故,说:“家中事多,明天一早我们就会告辞,所以,和子宁之间的一点误会还是早些解开为好。”他顿了顿,眉间闪过一丝惆怅,道:“四弟其实只是希望千夜能够平安而已,若行事急躁www.hetushu.com了些,还请子宁谅解。”
宋致远开口就把自己训练的那批舞姬大大推赞一番,还立刻招手叫过两人来执壶倒酒。他的态度十分热忱,并不因千夜仅仅是一名客座武士而有所疏忽,可见宋致远和宋子宁的私交应该相当不错。
大殿里席位已满大半,看上去各色人等,别有亲疏。这里是乐坊表演的公众场合,并非某人包场,不过能坐进来的都是宋阀嫡系,最不济也是强有力的分支。
“那人一手建立了一座城市,可见颇有才华。后来他不知是何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又是何时与本家恢复了来往,反正在我们对他下手的时候,他辖下的部分交易与淮扬武家三房有了紧密联系。”
宋子宁目光一闪,欣然举杯,一饮而尽。
千夜觉得这场面有点吵,鼻端满是各种香气。宋阀歌舞姬使用的香料当然是上好的,无不清幽自然,渺渺动人,和永夜大陆上那些小酒馆里女人的廉价香水不可同日而语。闻得久了,那靡靡香气仿佛会深入骨髓,令人沉迷。
宋子宁走到一条无人小径尽头,见赵君弘的身影出现,不由微微一笑道:“君弘兄,有话要对我说?”方圆之地,秋意忽起,数片落叶盘旋着缓缓落下,“三千飘叶诀”的领域隔绝了内外声音。
宋子宁为双方介绍后,三人一起坐下来。
如果说几位独立公侯的态度还不能说明什么,那么赵君弘抛出此事的意义则完全不同。要m.hetushu.com知道赵雨樱如今在赵阀中的地位,比宋子宁在宋阀只高不低,拿她出来联姻,当然不是说要把她嫁入宋阀。赵君弘如此直接了当地断言他已经没有时间,必然话出有因。
“最有意思的是,淮扬武家的秘传战技虽然不过如此,但好歹也属于世家之列。他却并没有得到本家传承,反而为了修复兵伐决的暗伤,向血族寻求血脉融合,最后彻底堕入了黑暗一侧。”
千夜并不讨厌这种类似于微醺的感觉,伸手捏住舞姬的下巴,直接吻了下去。舞姬嘤咛一声,柔软的腰肢再次向后一送,完全平放下来,竟然就势躺到了千夜的腿上,唇舌间极为热烈地对着他迎奉上去,瓜葛相连,香信暗哺。
这个小动作实际上已经落入殿内很多人眼中。下午在前来闻道庄园的公路上,宋子宁和宋子齐以及赵家兄弟之间发生的那些事,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宋子宁说完后,当场一阵压抑的沉默。
递酒的舞姬还保持着那个姿势,此时却突然动了起来,纤腰轻巧地微侧伸展,居然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千夜的脸颊。
左边居首的席位上,坐着赵君弘。旁边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三十岁不到,气度沉稳,眉目间与宋子宁有三分相似,赫然是他们刚才提到的宋子承。
千夜闻言一愣,宋子宁说的是武正南的事情。
此时,赵君弘离席而起,独自一人从侧门走了出去。宋子宁也站起来,走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