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十一 决定

“啊!长老?”管事汗如雨下。
一名亲随跨近一步,轻轻说:“那人名叫袁风,士族出身,现下是七级战兵,在二少卫队中任小队长,不是这次的客座武士。”
千夜心中微微一暖,把原力修复剂还给了宋子宁,说:“我没什么事,休息一下就好,用不着这种药。”
两人回到“云深堂”后,宋子宁终究还是没能完全放心,把千夜按进肌体修复液里去躺了三个小时。当千夜醒来后,所有伤势已经痊愈,他仍是差了一线突破九级,不过晋级只是时间问题,并不值得太过关注。
宋子宁微笑道:“当然不,是为了我自己。”他挥挥手说,“我出去办点事。你有什么需要,就吩咐宋戈去做。”
管事的腰已经不由自主地弯下去了,努力赔笑道:“这么点小事,没有必要惊动长老吧?”
“如果那个妾话太多,就送她和她兄弟去做伴。”宋子宁淡淡道:“事后送两个乐姬去给二哥就是。”
而宋子宁再不济,也是堂堂宋阀七公子,事后找一个没了职位的族人麻烦还不容易。
那个铁塔大汉走过来,拉开了宋子宁座车的副驾驶门,他能与宋子宁同车,显然地位不低。大汉一腿塞进座位,整个车身都晃了一下,随即沙哑着嗓音道:“少爷,就这么走了?放过那些小崽子?”
千夜神色没有丝毫波动,打断了管事的话,淡淡问:“我的时间到了吗?”
但是等他回头面对宋子安时,已是神色如常,笑道:“难得二哥如此兴致,这都是小事。只要二哥事后补回我两倍时间,那么这间修炼室就是你的了。”
千夜这才知道那大汉居然就是宋子宁的另外一名客座武士,高军义,也是宋子宁的外姓武士中战将之下最强的战士。一看他的样子就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手hetushu•com上不知道有多少血腥。
千夜笑起来,“你刚才把树叶都吃了,难道三千飘叶诀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如此一来,事态变得十分棘手。此事本就是宋子安这一方理亏,无论今天轮值长老是谁,哪怕再倾向他这边,闹大了都会是个麻烦。就算他和随从都没事,可管事的罪名绝对逃不掉,肯定会被撤职查办。
然而千夜并不知道,宋子安这等于变相示弱的表示却是形势所迫。
不过宋子安也是果断之人,知道眼前当然是把事情立刻安抚下去,才对他最有利,见宋子宁言下之意并不追究那名客座武士修炼被惊扰一事,立即道:“七弟有心,那就这么说定了。”
宋子安终于皱了皱眉,抬手把那名随从召了回来,道:“你叫安人忆是吧?这间修炼室对我来说很重要。这样吧,说说你的要求,只要不太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千夜走到门口,看见不大的院落里站了十来个人,簇拥着中间一名高大的年轻人。他看过相关资料,认出这是宋阀的二公子宋子安。殷琪琪母系所在的宋阀旁支就是依附于他。此人是宋阀年轻一代三名战将之一,而且公认战力第一。
宋子安那名发话的随从不干了,叫道:“小子,二少等你回话呢!”
宋子安双眉一皱,顿时心中大痛。天级修炼室的使用权只能通过配额和族务功绩折算取得,这个修炼室登记的剩余时间还有两天,所以要用四天去换,就算他已正式参与族中事务,这也要足足花去半年功绩。
千夜沉吟不语,心中犹豫,他也没想到对方来势汹汹,却虎头蛇尾,而宋子安姿态居然会放得如此之低。但是他们此次行事分明是故意的,存心想要他上不了擂台。若是如此罢休,千夜又哪里甘心?
管事当场额m.hetushu.com头见汗,喏喏地说:“这个,确实还差一点……”
正常来说,他们两个对上战将能保命就不错了,只不过战力从来不仅仅是等级。宋子安已经是十一级的战将,相当于黑暗种族二等子爵,或许是个劲敌,刚跨过战将门槛的宋子齐可并不在他们眼中。
众人循声望去,宋子宁带着数名随从疾步而来。其中一个铁塔般的壮汉比旁人要高出足足一头,每走一步地面都是一阵晃动,眉目脸颊如同刀劈斧凿,周身杀气几乎凝成实质。
修炼被打断造成的损伤一点都不能耽误,必须立刻治疗,否则不仅会留下后遗症,就此废掉都有可能。一旦双方动起手来,先不说有宋子安在能不能讨到便宜,首先就会耽搁千夜的伤势,这才是宋子宁愿意忍了这口气的真正原因。
他没想到宋子宁手下区区一名地方管事,居然行事如此老辣,不卑不亢,不惊不怒,甚至也不与他的手下争执,只一口咬死要见长老,原本想要借题发挥的算盘全然打不响了。
宋子宁站起来握住千夜的手,又探查了一下他的原力流转情况,笑容这才变得真实了一点。
千夜伸出手,道:“我真的没事,你看看就知道了。”
千夜披上衣服,从静室中走出,看到宋子宁正坐在院中,沐浴着黄昏余晖,手里端着一杯茶,正在沉思。
然后宋子安又和颜悦色地道:“多谢七弟,我前不久去了一次闪光平原,有几样风物土产很是不错,待会我就叫人送去你那里。”
话音未落,这人就逃跑似的窜回了院子里。
宋子宁已经走到千夜身边,目光在千夜嘴角没有来得及拭去的血痕上一停,脸色瞬间大变,眼底顿时杀机涌动。
千夜说:“已经完全恢复了。”
管事勉强道:“这个……他们也只是有点心急而已。www.hetushu.com
宋子宁点了点头,回头道:“宋戈。”
大汉狞笑道:“明白了,七少放心。”
千夜充耳未闻,也仿佛没注意宋子安有点难看起来的脸色,只是盯着那名管事,淡淡说:“既然时间没到,为什么会有人来开修炼室的门?”
千夜看着宋子宁,忽然问:“有什么难办的事情吗?”
宋子宁想了想,正容道:“赵君弘说得对,我没有时间了,若是想要那阀主之位,至少还需十年经营。可不管是宋阀还是我,都等不到下一个十年大考了。况且,高门姓氏是助力也是束缚,而我想要的,从来不仅仅是这些东西。”
千夜却是皱了皱眉,“没听你提过和宋子安有多大仇,即使殷琪琪那事,其实也正中你下怀。这是,为我?”
实际上,千夜算是比较幸运,他最后被惊扰时运行的是宋氏古卷,因此原力失控的冲击也就相当于兵伐决四十五轮潮汐,受伤不重,以他现在的体质,哪怕什么药剂都不用,也只需一个晚上就能恢复如初。
“是不是小事,你说了不算。是你去请长老,还是我自己去?”
“子宁。”千夜叫住转身要走的宋子宁,“你真的无心阀主之位?”
千夜此时怒气完全平息,心绪静若水面。他环视众人,认出了缩在最后面的管事服色,伸手一指,说:“你,过来。”
那杯茶早已冷了,水面上还飘着一片落叶,宋子宁却浑然不觉。他听到门响,将杯中茶一饮而尽,然后回过头微笑道:“你醒了?身体如何?”
宋子宁道:“安人忆受伤了,马上回去。你看清他们的脸了,擂台上或者实战时遇到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
千夜垂下眼睛,即使有药物颜色遮盖着,仍能看到握枪的手失去了血色,手背上青筋隐隐跳动,他深吸一口气,终究没有动,而www.hetushu.com是转头面向宋子安,冷淡地说:“堂堂宋阀二公子,连长老都不敢见吗?”
他身边一位随从上前一步,道:“你就是七少的客座武士?我们二少需要用修炼室,你让一下吧!事后想要多少补偿,都会赏你。”
宋子宁本能地摇头,然后看看千夜表情,苦笑道:“很明显吗?”
千夜看了看管壁上的标识:原力修复剂三型。这是专门治疗原力失控的特效药,价格十分惊人,分为三个型号,标号越高,效果就越好。手上这支三型已经是最高等级,就是战将也不会轻易使用。这多半是宋子宁用来保命的东西。
车子发动起来,宋子宁塞给千夜一管药剂,道:“喝了它,我们先回去,马上找人给你诊治。”
千夜注视着宋子宁,见他神色坦然而没有半点勉强,于是点了点头。
千夜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你要找人结盟?”或者准确的说,是找人投靠,不过宋子宁如果真以放弃这次大考排名为条件,确实可以得到丰厚的补偿。
那管事被点到,不敢不接话,赔笑道:“这个,安管事,您看二少这边也事出有因,都是为了大考嘛,您就换了吧!反正您也修炼了一整天不是?修炼这种事啊,欲速则不达……”
“马上就办!”那管事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当下一溜烟的就跑去办事了。
一名宋子安的随从终于忍不住跨上几步,站到千夜身前,怒道:“小子,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我记得每天都有一位长老轮值,我要见长老。”
宋子宁定了定神,握住千夜的手,然后送出一缕原力去探查千夜体内情况,果然原力流转如常,平稳凝实,只是少数内脏器官有新的伤痕。他神色一松,这才放下了心。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宋子宁的声音:“二哥今http://m.hetushu•com天真是好兴致。”
宋子宁微笑点头,也不再多言,拉着千夜出了院落。当走到越野车边时,他突然低声道:“谁伤的你,把人指出来。”
宋戈道:“是。”
宋戈说:“他有个姐姐是二少的妾。”
“请值班的长老过来吧。”千夜语气仍是不高不低,平淡无波。
说罢,宋子安对管事道:“把我的配额转四天到子宁名下。”
宋子宁点点头,又道:“千夜,如果大考中再遇到我那二哥和三哥,无需多虑对我的影响,就算杀了也没什么关系,我并不怕被人议论手足相残。”
这时宋子宁的随从们都跟了上来,走到车队边。
但是这样一来,将来谁还肯向他示好,为他卖命?
宋子安一开口,千夜就挑了挑眉,感到十分意外。
那名管事回头看到这种阵仗,额头汗如雨下,心中已是极为懊悔。
宋子安上下看了看千夜,沉默不语,在他眼中,和一名兄弟的下属多说两句话可能都有失身份。
年轻武士的声音当场就哑了,看着千夜慢条斯理地拿起衣服披上,然后向门口走来,勉强挤出一句话,“别……乱来!我家……我家少爷有话要对你说。”
千夜示意了一下那个拉开修炼室门的年轻武士。
宋子安眼角顿时跳动一下,他和宋子宁打了个招呼,先发制人地迅速把对千夜提过的条件又说了一遍。
宋子宁眉间闪过一丝阴戾,道:“那就不要让他活过大考。”
“不要大意!这不是普通的伤,处理不当会影响修炼根基。”宋子宁语声中透着焦虑。
宋子宁愕然,随之恍然,无奈地转了转手中的空杯,叹道:“怎么这都让你看见了?嗯,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事情。既然我无心阀主之位,就该把手上筹码卖个好价钱,然后可以放手行事。免得随便什么人都当我可欺,过来踩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