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十四 摧枯拉朽

当下另一名素来和他不睦的长老就冷笑道:“不知修文兄当年八级的时候,能不能一巴掌就把九级的对手拍个半死?”
虽然这是原力防御的结果,但毕竟是血肉之躯对上原力武器,可见千夜的身体强度已经到了让人惊叹的程度。
千夜坐下后,宋子宁说:“给我看看你的手。”
“是吗,那接下来让我看看你的其他手段。”
掌刀相交,女武士双刀即刻崩飞,她整个人如遭雷击,扑通一声仰面飞摔出去,再也爬不起来。不过她身下地面的龟裂远较上一场少,手脚也还能移动,显然比杜大海伤得轻多了。而实力远在她之上的杜大海被抬下去施救到现在,还是生死未知。
这个死字,杜大海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而那位老太太一脸慈祥地四下看着,她手边放了新鲜瓜果和各色小点心,显见今天心情不错,是准备认真看看曾孙辈的表现了。各位长老们也随之提振精神,拼命给自己一系的继承候选人打眼色。
千夜点了点头,缓缓拔出东岳,这把貌不惊人的长剑,在蛰伏两场之后,终于出鞘。
另一块观战区域中,宋子承收回看向千夜的目光,轻轻吐了口气,他刚才突然明白了七弟临走时那古怪的笑意是什么了,心中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去贪那点小便宜。
然而就在下一刻,杜大海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落膝处的地面骤沉,龟裂蔓延向四面八方。随后他整个人都向下沉去,一直没入半米。
宋修文一张老脸顿时胀得通红,重重哼了一声,却是说不出话来。
宋子泽看着千夜,笑笑道:“八级战兵,能走到现http://www.hetushu.com在,确实让人惊讶。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的舞台应该属于我宋阀子弟。你是自己认输,还是我送你下去?”
千夜的对手不算强,身上还带着伤。若杜大海能够胜出,这人应该是特意安排给他的,让他可以比较轻松地连胜两场,然后去面对宋阀子弟,为宋子齐清扫那些继承候选人的障碍。
两人你来我往了几句,都没有占到上风,于是一起住了嘴。而此时第一轮战斗终于全部结束了,加上轮空的人,客座战士们还剩下三十二人。
高台上,安国公夫人依旧在打着瞌睡。可是这一战实在太出人意料,过半长老们都已动容,当千夜转身向场地外走去时,就有几名长老忍不住低声议论。
杜大海不仅是他麾下最强的战士之一,在带兵打仗上也颇有心得,这一败,重伤濒临垂死,把宋子齐的全盘计划全部打乱。少了这样一名助手,不说武功考校的名次肯定好不了,之后的军略考校也会深受影响,他想要争第二的位置几乎没有了可能。
这一天,安国公夫人意料之外地再次到场,让诸位参战的宋阀子弟为之精神一振,那意味着他们即使进不了决赛,也还能被老祖宗看在眼中,说不定就有了宠爱提拔的机会。于是众人的斗志均高昂了一筹不止。
因此那名女武士没有使用原力枪,而是拔出双刀,打算利用灵活的身法和迅捷的速度来周旋,以躲避千夜那堪称恐怖的力量。
“……这一战,安人忆胜!”负责裁判的长老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宣布结果。
第二天,宋阀子弟将陆续登场。
宋子宁则m.hetushu.com用不可思议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番,道:“我突然有种很不愉快的预感,现在我可能已经打不过你了。”
杜大海眼神涣散,缓缓向前扑倒,连口血都喷不出来。演武场上突兀多出一个数米方圆的浅坑,杜大海就伏在中央,生死不知。
实际上,宋子泽确有自傲本钱,否则也不可能压过已是战将的宋子齐。他在九级上已经磨砺了不短时间,想要根基扎实后再行突破,好在战将之后一鸣惊人。
千夜首批登场,对手是名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子,身量修长,颇有儒雅之意。此人名为宋子泽,嫡系行四,却越过了行三的宋子齐,目前在继承人序列中排名第三,可见是个十分出色的人物。
宋子宁轻哼一声,靠近千夜,压低了声音道:“你不会以为靠这点东西就真的能打赢我了吧?”
站在千夜对面的是名女武士,此刻她大腿上还扎着绷带,望向千夜的眼神也有些慌张。她虽然没有目睹千夜上一场的战况,但同伴当然及时告知了她。
那女武士还想错步躲避,可是却突然发现前方的掌刀如同有莫大吸力,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改变不了前扑的方向。她眼中闪过绝望,尖叫一声,双刀交叉去架那落如雷霆的一击,而此时锐利刃锋是向上的。
而千夜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枪、剑都没出鞘的意思,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个格斗术姿势,右手竖掌如刀,高高举起。
“八级就能够用出战将手段,这个年轻人,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
千夜也低声回敬道:“你也不会以为,我就只有这点东西吧?”
千夜和第一战和图书一样,站在原地不动,等对方接近到一定距离后,才向前踏了一步。斗场的地面猛然震动了一下,那女武士顿时一声闷哼,如同被无形重锤击中,步法顿时乱了,向着千夜的方向踉跄跌过来。
宋子泽表情一窒,随即拔出长剑,冷笑道:“原本我还想给小七留点面子,但既然你这么找死,那我就只好断你手脚,代小七教训你一下!”
对面观战区域中,宋子齐远远盯着千夜的背影,脸色阴沉得如铅云低垂。他紧握着拳,指节不断噼叭作响,显然已是怒极。
可是距离千夜还有十米之际,杜大海突然如同撞上一道无形屏障,陡然停步,死盯着前方,脸颊都在微微颤抖。
这一步跨出,脆弱的对峙立时被打破。
“哼!只是对手太弱,那个被打倒的家伙又轻敌罢了!”说话的长老名为宋修文,是宋子齐的叔公,当然会觉得被落了面子。
千夜收手,退后一步,东岳仍是稳稳地握在左掌中,自始至终没有出鞘的意思。
千夜竖掌成刀,扬起斩落,挥手间又是一声雷鸣!
千夜身形一动,下一刻就到了杜大海面前,随即空中一记雷音炸响,掌刀已向他当头斩下!
当长老宣布战斗开始时,女武士一声尖叫,如猎豹般向千夜扑来!双刀紧紧收在肋下,有如毒蛇的牙,随时可以暴出伤人。
刹那之间,在杜大海眼中,整个世界好象都已消失,只有一把高悬的刀锋芒毕露。随着千夜的掌刀提到高处,竟有无形力量牵引,让本已停步的杜大海身不由已地向前跨出一步。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别被人给打下去了。”
千夜回头向宋hetushu.com子宁望了一眼,宋子宁多少了解自己那位四哥的脾性,看到千夜有点无奈的神情很想笑,他摊了摊手,示意千夜随意下手,无须顾虑。
杜大海惊骇欲绝,须发倒竖,生死之际迸发出全部潜力。他一声狂叫,抛下所有武器,双臂交叉上扬,硬架这仿佛整个世界随之劈落的一击。
“小七眼光不错。”
从这一刻起,每场战斗都会牵动一部分人的心。
另外两处才刚刚开打,更有个场地上的两人还在对峙,这边就结束了?
然而女武士的预想却没有成真,千夜对闪亮的刀锋视而不见,掌刀没有丝毫偏移落下的轨迹,从中路直斩而下。
千夜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思维方式,难道对方觉得几句话就能他让了这一战不成?
只听通的一声闷响,如同擂响战鼓,千夜的掌刀在半空中停了一瞬,居然被架住了。
接下来又是千夜登场。
杜大海冷笑着说:“知道就好。放心,你既然上来了,就别想再走下去。敢对三少动手,代价就是……死!”
在一片赞誉惊叹中,也有其它声音。
千夜回到自己座位上时,高军义看他的目光充满震惊和钦佩,宋子宁的亲卫们则更是敬服不已。
客座武士们决出十六强后,今天的大考就到此为止。宋子宁的两名客座武士全部入围,颇引长老们注目。
宋子宁哑然片刻,把手上准备好的伤药扔回给亲卫,挤出一句话来,“你还是人吗?”
他左手执一把短枪,右手握战斧,远近皆宜,这也是很多擂台战的标准配置。杜大海扬起战斧,示威般在手腕上一个盘旋,然后一个箭步向前,开始杀气腾腾地冲锋。
千夜和_图_书微微一笑,说:“你早就打不过我了,不是现在。”
“这一击引动了天地原力?明明是战将才有的手段啊!”
千夜看看这位自诩不凡的四公子,淡淡道:“有说这么多话的功夫,早就打完了。”
这一场高军义遇到了劲敌,两个实力相当的对手打得惊险万分,刀刀见血,最后以一招之差险胜。这绝对是足以自傲的战绩了,但是这次高军义却老老实实走下场,没有现出半分得色。
这一架她实际上根本不指望能拦住千夜的掌刀,只希望对方顾忌刀刃锋利,稍稍改变落下的方向,能够护住头顶到面门的致命部位,其余的,她也只能期待下一击不要伤得太重。
按照对阵表,第二轮战斗开始了,这一轮将再淘汰一半人。剩下十六名客座武士,再和十六名宋阀子弟捉对厮杀。
千夜眼中根本没有宋子齐,只有这一场的对手。
这一场胜得毫无悬念,千夜明显手下留情,回到宋子宁身边时,受到的关注和议论就少了很多。
千夜伸出右手,可以看到掌缘上有两道长长的红印,现在中央部位已经有些青紫,不过也仅此而已了,九级战兵全力扬起的刀锋居然连他的皮肤都没有划破。
千夜对众人的关注不以为意,走到宋子宁身边,安然坐下。
“不是。”千夜态度很诚恳地实话实说。
“如果我老眼未花,在他身上只看到了八处节点光芒。”
他也知道,这场对战排序背后少不了三弟动的手脚。杜大海是宋子齐麾下得力干将,宋子齐第一战派他对上千夜,或许以为捡了个便宜,同时还能够一雪前耻,却没想到事与愿违,直接折损了一员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