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十六 东岳沉月

诸位长老中,大长老宋仲埕脸色阴沉如乌云压城。他是宋子安的亲爷爷,也是阀主宋仲年的大哥。千夜挑战宋子安也就罢了,竟然还公然指控宋子安在赛前对他暗中加害。
余下六人也一一选择了对手,这时就没什么意外。排序最后的两人分别对上宋子承和宋子齐,摆明了会被淘汰下来。
“狂妄!!”宋子安怒极。他心中大恨,本以为当日已经把事态平息下去,让宋子宁吃个暗亏,但没想到对方却在这种场合摆了他一道。就算他能赢下此局,那句指控也已被长辈们听在了耳中。
千夜手腕一翻,东岳剑锋随之一转,不避不让,反斩向逐月。
在千夜之后,就是宋子宁,他没有丝毫风度可言地选了那位宋家小姐。不过宋欣然倒是松了口气,宋子宁前几阵的战斗风格还算温和,她即使输了,只要不受伤或伤势不重,就不会影响后面的考核。
千夜的真实视野看得分明,宋子安的逐月上也有原力缠绕,并随着剑势转折强弱变化。可是在双方都全力一击的情况下,高下立现,宋子安那一剑引发的原力共鸣幅度比千夜要小得多了。
这是宋阀的名剑之一,“逐月”,在六级剑器中也非凡品。有此剑在手,宋子安仅是武器一项就占尽便宜。不要说六级原力武器上必然会附加的各种强大属性,仅仅‘神锋’一项,就有可能把普通五级兵器直接削断。
实际上,双方刚刚那一剑硬拼确实是平分秋色。千夜本就距离九级只有一步之遥,论力量和图书和身体强悍程度更是远在宋子安之上。单论体质,千夜已和血族子爵相当,哪是普通人类可比。
双方开始移动对峙,然而宋子安没有挥剑抢攻,却是向一侧退去,跑动中抽出一支短枪,对准千夜连轰数枪。
老祖宗此刻正嗑着瓜子,看着这里呢。她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眼中雪亮,什么样的小动作都别想瞒过她去。
然而这一结果,却令所有观战者震惊当场。
刚才他实在太过惊骇,才失去了镇静。在老祖宗眼皮底下,区区一个战将想要隐瞒等级,哪有可能?这句话一出,宋子安就知道自己的表现又失分了。
千夜双眼深湛蓝芒闪过,杀机一现。
宋子安脸色难看之极,这不仅仅是挑战,更是羞辱,千夜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战力第一的继承人放在眼里。
宋子安深吸一口气,手一抖,头顶突然出现一轮明月,当空照映。他手中长剑不住颤动,洒出万千如水月光华般的剑芒,向千夜攻击。
宋阀十年大考,这是何等重要之事?赛前暗害对手可是大忌。而且全场客座都是九级,只有千夜一个八级,却战力第一,他又在此时曝出自己没有晋级是被宋子安暗害,此事何等严重!
这是本该属于半决赛,甚至是决赛的阵容,却因为千夜的意外选择而提前进行。
宋子安看过千夜前面几场战斗,知道他看上去身体有些单薄,实际上力量却大得异乎寻常,因此上手就是一轮快剑抢攻,要用速度和战技击败千夜。
此战不光要赢,更要赢http://m.hetushu.com得漂亮!
双剑相交之际,千夜突然一声暴喝,全身原力升腾,竟似有熊熊绯色火焰冲天而起,在原力烈焰中,点点金色光芒格外醒目。
宋子安随后登场,站在千夜面前。开战之前,他忽然压低声音问道:“你那天的伤已经好了?恢复得倒挺快。”
相形之下,宋子安现在只是原力总量有优势,连兵器上都没占到便宜,一剑拼成平分秋色也就顺理成章。
千夜手中东岳一摆,平凡无奇的剑锋象是忽然失去了重量,贴上逐月,然后在虚空中连环划出数圈,差点将他的长剑绞飞。
修炼受到惊扰都是暗伤,并且很难痊愈,况且千夜还说自己当时正在尝试晋级,那更是后果严重。此刻宋子安重提旧事,显然是想要激怒千夜。
千夜双眉一扬,知道宋子安是想借六级剑器之利,加上原力等级优势,硬吃自己的重剑,若能斩断东岳,自可一举奠定胜局。
随着一声钟鸣,八强之争第一战随即开始,宋子安对千夜。
此时四座皆惊,高台上许多长老为之色变。就连鲁老也睁大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斗场。老祖宗则慢慢剥开一颗荔枝,放入口中。
宋子安心中如有火灼,在他眼中,千夜的每一个砍劈刺扫分明都是最最平凡的基础剑式,使用时机却妙到巅峰,不但每每从剑芒的缝隙中成功穿过,还准确无比地击中最弱的一环,把他的原力绞得粉碎。
宋子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千夜怎么可能几乎毫发无伤。
宋子安这套战术一点没和图书有错,惟一错的就是不应该用在千夜身上。
宋子安的剑比普通配剑略长几分,剑身窄了三分之一,显然走轻快锋锐的路线。这把长剑上有水蓝色光芒流转,注入原力后,绽放的光芒中时时有夜空明月异象显现,赫然是把六级利器。
宋子安一个错步,眼角余光扫到高台上诸长老的神情,心中暗暗叫苦。他现在已经快突破到十二级战将了,论等级当之无愧是本代子弟中的第一人,要是打个八级战士都如此困难,就算最终赢了,在老祖宗心里印象也会大幅下滑。
这是高陵宋氏秘传剑技:明月天心。这时他已经顾不得要留后手以待下面的战斗,若折戟于此,还谈什么以后。
宋子安现在临近突破,但千夜只是八级战兵,双方的差距不仅仅是三个等级,还有战将和战兵之间的巨大鸿沟。这样的实力差距下,宋子安没能一招把千夜劈出场外已经算是表现差了,怎会打到平分秋色?
千夜淡淡地道:“我这人向来没什么耐心,有仇不喜欢拖着。既然前两日你害得我晋级不成,正好今天在此了结仇怨。你武功大考的名次,就到此为止!”
这时安国公夫人忽然张开双眼,吩咐换了一批茶点,这也表示老祖宗不准备再闭目养神,而是要认真看比赛。
双剑交击,宋子安全身剧震,双手几乎握不住剑柄。而千夜也在刹那间脸上骤失全部血色,握剑的双手也忍不住颤抖。
只在刹那,千夜力量已提到巅峰,身周数米内的自然原力全部随之共鸣,更和-图-书是有一缕黑暗原力缠绕在东岳剑锋上,一同斩向逐月!
宋子安也是满脸骇然,难以置信地看着千夜,失声叫道:“你隐藏实力,不是战兵……”
宋子安见了,知道原力枪对千夜无效。当下哼了一声,收起短枪,手中长剑一振,步法陡然加快,刹那间已经绕着千夜转了数圈,剑势如狂风骤雨向他攻去。
两人这场对攻顿时变成了缠斗,且旗鼓相当!
宋子安反应也不慢,一呆之后,即刻恢复正常,沉着迎战,手中逐月轻盈无比,划出一个一个原力光环。然而千夜却是进退由心,那柄多人见识过的重斩之剑,此刻却恍若一片鸿羽,跟着千夜趋进趋退,把一个一个原力光环破开、粉碎。
宋阀第三代普遍积弱,阀主隔代传承之势已没有悬念,而且就在近几年里会见分晓。宋仲埕一心指望宋子安夺得继承权,从宋仲年一系手中,将阀主之位抢回来。现在被千夜打乱了计划,他心中怒极,恨不得一掌毙了这个胆大的小辈,下定决心大考之后绝对不能留下这个祸根。
千夜却是不曾动容,只抬眼看看他,道:“果然你是故意的。看来,的确是现在送你出局比较好。”
高台上一番忙碌,等安国公夫人要的东西布置好后,一众长老们的座位也有了些许变化,鲁老被招到安国公夫人身边,在她另一侧的就是宋阀阀主宋仲年了。
宋子安强自镇定,看着千夜,冷冷地道:“你能和我拼到这种程度,让我非常惊讶。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刚才那一剑,www.hetushu.com你受伤不轻吧?”
话说到一半,宋子安立刻住口。
宋子安哪知其中关键,他目光瞄向东岳,随即眼神一凝。东岳那黑沉沉,毫不起眼的剑锋上居然一点缺损都没有,这也即是说,至少在材质上,这把朴素的重剑丝毫不比六级的逐月差。
这几剑举重若轻,细腻无比,顿时把宋子安惊得一呆,面对这与预想完全不同的战局,他居然手上停了停。千夜哪会放过这个机会,顺势挥剑反攻,东岳颤动着,发出低低轻吟,在空中时隐时现,若游鱼在激流中溯流而上。
千夜提着东岳走进场地时,鲁老当即坐直了些,似有期待。
千夜身躯如在风中摆动,脚步在方寸间趋退自如,轻松让过所有轰击。这种闪避技巧,惟有在战场弹雨中才能练得出来。
旁边宋屠皱眉喝道:“够了!下一个!”
千夜忽然露出讥讽微笑,几个深呼吸后,东岳再次提起,气势也若碧海潮生,缓缓推高,丝毫未有低落。
宋子安骑虎难下,猛一咬牙,长剑一摆,光芒炽烈,狠狠向东岳剑身斩去。
他腾地站起,重重哼了一声,冷道:“小小蜉蝣,也敢横江!”
然千夜此刻气势已成,一声断喝,东岳当空斩下!
宋子安拔出长剑,嘴角微微上翘,拉出一个轻蔑的弧度,道:“仆肖主人,不知死活。”
两人踉跄分开,这一剑拼了个平分秋色。
无论事情真假,宋仲埕已经感到众长老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而老祖宗虽然神色不动,可她如此偏宠宋子宁,恐怕心中也有了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