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十八 存亡之本

他和宋子宁一战损耗过度,就算用了上好药剂,现在原力透支的虚弱还没彻底恢复。千夜赢下宋子齐却是游刃有余,休息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战根本就没得打。
阀主宋仲年也在看着宋子宁,闻言沉吟一刻,方道:“依我看,这些武具应是部分出自他名下私产的积累,部分是通过人脉筹措。”
即使是以豪富闻名的宋阀,也是人人动容。宋子安仅武器是六级,宋子承也不过有两件六级防具而已。安国公夫人在大考开始前,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宋子宁一个六级的一次性防御戒指,其实就是为了让他在擂台上保命用的。
宋子宁却对上了宋子安那名客座武士,由于昨天一战,两边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那名客座武士一上来就连下杀手,甚至不惜以伤换伤,显然要置宋子宁于死地。
不过随即千夜又看了宋子宁一眼,后者正和所有人一样垂目听训,仍是一派温润无害的样子,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筹措就相当于借钱了,然而宋阀众长老却纷纷点头。能借到钱也是本事。
宋子承身为阀主长子嫡孙,常年牢牢占据继承人序列第一位,资源远胜宋子宁,原本应该在原力、战技和武具方面占据全面优势。然而双方一亮相,大家才发现宋子宁已经换过装备,居然是清一色的六级战具。
站在一边的侍女端上一个楠木嵌银的盒子,在众人面前打开,里面放着三发原力弹。
片刻之后,千夜就和宋子宁登上高台,站到了安国公夫人面前。直到此刻,千夜方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经历传奇的宋阀老祖宗,他http://www.hetushu.com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低头。
安国公夫人这时道:“叫那孩子和子宁一起上来吧,我和他们说两句话。”
炼银烈阳弹是和黑钛湮灭弹并列的杀器,而宋阀自产的炼银烈阳弹又有重大改进。每一发光是手工,就需要数十名高手匠人忙碌数月之久。安国公夫人口中的稍有区别,按正常人的标准那就是天差地别。
朋友?千夜听了这句话,心中微微一动,当下只是说:“谢老夫人夸奖。”
宋子承惟一优势就是原力,他的战技也不弱,即将突破中阶,却被宋子宁以武具上的优势拉平了不少。双方均是守御有余,进攻不足,因此不可避免地打成了持久战。
在安国公夫人的示意下,千夜从侍女手中接过了这盒原力弹。拿到手中后,他却是一惊,弹体上散发出的原力波动,甚至比秘银破魔弹还要浓郁得多。
千夜屏息静听,他还是第一次得知门阀的变迁历史,这种帝国上层的演变细节,在黄泉和红蝎那样军事为主的地方是接触不到的。
观战的宋阀子弟没几人见过这门已有数百年无人练成的秘法,长老们却对此多少有些了解,于是众人神态各异,不过这次他们好像都各有心事,连交谈也少了,高台上一片沉默。
“门阀二字,并不是给了某家,就不再更改的。千年之前,有开国七阀,之后短短两百年间,七阀就变成了三阀。帝国中兴之时,又一度升至九阀,那是何等鼎盛繁荣!可从当年朱阀降格算起,到了今天,四阀分立也有三百余年了……”
宋子齐刚跨入战将门槛,战力还差宋子安一截,和-图-书而千夜服过天风玉露酒后,晋入九级。此战毫无悬念,千夜甚至连瞳术:掌控都用不到,一顿乱剑,就将宋子齐破防斩伤。
旁边众长老还算沉得住气,可是下面的宋阀子弟们就没有那么好的养气功夫,许多人表情又痛又羡,颇为精彩。
“子宁这孩子,倒是越来越不错了。”老祖宗此言一出,好几名长老的笑容当即有些僵硬。
不过长老们对宋子承的认输倒是褒贬不一。这也是行商为本的宋阀特点,见事不可为,那就放弃,另寻他路也好。
眼前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诀”竟然达到了“暮秋山行”之境,那可是中阶第五境!单以秘法境界而言,宋子宁已经是宋阀年轻一代中第一人,而后面的那几个至少在数年间不可能追上他。
宋子宁和宋子承之间却爆发一场大战。
宋子宁这一战与上一场的绝杀风格完全不同,面对宋子承攻守兼备的“绣衣刀术”,甫一出场就张开了“三千飘叶诀”的领域。
这是本次武功大考第一场出了人命的战斗,不过四座寂寂,已经没有人再非议。宋子安再折一员大将,损失可谓惨重。
安国公夫人温和地说:“这是我宋阀自产的炼银烈阳弹,和市面上那些稍有区别。难得你夺魁,我手上也没什么好东西,就送你点小玩意儿,拿来防防身。”
因为谁都知道,宋子宁父系母系不显,未来的妻族还是士族,根本没有什么积累。以他现在的宋阀继承人序列排名,能够分配到的资源和收益,不要说一整套六级装备,能凑满四级防具和五级武器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一众长老也和_图_书知道宋子宁有个名为宁远集团的私产,但是成年的宋阀本家子弟,又有谁手中没有几个工厂作坊的?可若是这套战具来自那个私产,就说明规模已经做得着实不小。他独立主事这才几年?
这原力弹通体呈银色,但又不是如秘银那样闪亮,而是有种浑厚晦涩的深沉。另外弹体上花纹独特,看上去似有多层结构嵌套,从设计思路上倒是和狗爪小镇那大师的作品有三分类似,但做工尤有过之。
安国公夫人叹了口气,说:“武功一道,外可抵御异族,内是立族之本。设这十年大考的本意,就是为了扭转我宋阀积弱之势,可总还有人不明白这道理。平日里用惯权谋,就在这需要真刀真枪的场合也改不了行事作风,长此以往,还有何血性可言?真到生死存亡关头,还能指望你们吗?”
当安国公夫人的目光落在千夜身上时,仅仅是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用感知去探查他的原力和身体。这点小细节让千夜感到一丝舒适放松。
要不是宋屠在一旁虎视眈眈,千夜很想给宋子齐留下点残疾。不过现在,宋子齐也得在床上躺个三五日下不了地。
八强之战,千夜因为提前扫掉了宋子安,所遇对手明显战意低沉,因此轻松取胜。
宋子承虽然还能扶宋子宁一把,但他自己下场时也脸色苍白如纸,脚步虚浮,最后几步在斗场边缘差点要迈不过去。如果宋子宁能再坚持十分钟,先倒下就会是宋子承。
安国公夫人忽然问道:“仲年,子宁也是你那一支的,身上那些小玩意是什么来历?”
但以千夜对他的了解,宋子宁此时心事和_图_书很重,并没有多少武功大考取得好成绩的喜悦。好像从昨天千夜和宋子安一战结束后,宋子宁的心情低落就变得十分明显。
四强至此产生,千夜将对阵宋子齐,宋子宁的对手则是宋子承。
“三千飘叶诀”与很多上品秘法一样,共分三阶九境,一般来说,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就在中阶止步,高阶只能靠领悟和机缘,没有半点取巧的办法。而无论哪种上品秘法,一旦进入高阶,突破战将的最后几个等级就不会有障碍,也意味着有了冲击神将的可能。
这一战,整整打了两个小时,宋子宁最终原力耗尽,这才惜败。
此刻场中方圆十丈之地,落叶纷飞,夹杂丝丝雨意,恍若深秋。虚空中无数细密如牛毛的原力具现,上一刻密织成网,防御得密不透风,下一刻感应到外来原力攻击,又被引动化作风刃,回旋反击。
现在千夜身为外姓武士,却一下子就得了三颗,这让宋阀子弟如何不羡不妒?
甫一登场,宋子承就干脆地道:“我认输!”
安国公夫人对左右笑道:“这孩子天赋上佳,又这么会说话,我很喜欢。来人,把我那个盒子拿过来。”
安国公夫人虽然鬓发如雪,面容却并不如想像的那样年迈。如果把发丝染黑,很可能会以为她就是个中年贵妇,但那双充满岁月沧桑的眼睛,却悄然透露些许年纪的秘密。
这种炼银烈阳弹是宋阀特制的杀器,就是只用四五级的原力枪,也能一击秒杀黑暗子爵。它们平时专供帝室近卫军,偶有少量流出在外,就会引起强者哄抢。即使如宋子承、宋子安也不过有两颗在身上当m.hetushu.com作保命手段,以宋子宁此前的地位,却是一颗都没得到过。
然而宋子宁在这一战中终于展现出惊人战力,他用的是宋阀秘传战技:烽火传薪枪,这门适合沙场群战的枪法,在他手中已有金戈铁马的破军之威,双方并没有缠斗太多时间,那名客座武士就被直接绞杀当场。
一瞬间,许多长老心中都有了异样感觉。
想到这短短几天里发生过的事情,千夜心里叹了口气,或许应该找个时候和宋子宁谈一谈。可宋阀与他毕竟血脉相溶,筋骨相连,无论是什么样的决定,即使果诀如宋子宁,做起来都会格外困难吧?
看了一眼,安国公夫人就道:“不错,两个孩子都不错。子宁能够和你做朋友,那也是他的福气。”
当宋屠宣布比赛结果时,高台上众多宋阀长老都面色古怪。而宋仲行则是呵呵一声冷笑,听起来无比刺耳。宋阀挑选继承人的武功大考,规则又对宋阀子弟极为有利,结果魁首反而被个外人拿了,此事要是说出去,宋阀颜面多少会有损失。
下午,决战将在宋子承和千夜之间展开。
安国公夫人等千夜收了盒子,方环视左右,说:“我人族生死大敌,还是黑暗种族。所以说到存亡根本,还要着落在与黑暗种族的战场上。宋阀以商立族,实则也是为给前线战场提供支持。你们不要感到我给得厚了,这几个小东西在这孩子手里,那就是三条黑暗子爵的命。若是落在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手上,多半拿去换做生意本钱,变成哪家高门的武器库私藏了吧?”
这一句却是道破了许多人的心事,当下他们的冷汗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