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二十九 新的番号

“行了,不用多说,上艇上艇!本将军还要赶路呢!”董其峰大手一挥,当先登上浮空艇。
艇长恭敬地说:“董将军,这是此次的行程安排,请您过目签字。我们这次飞行终点是三河郡黑流城,由于路途遥远,因此将在途中停留三次以作休息补给。中途地点分别是崮山城,渭明城和辽沈城。”
董其峰一脸惊讶,道:“杜远泽,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派你去接收第七师了吗?”
董其峰的亲卫中不乏有过帝国主力军团服役经历的老兵,其余人也办过一些家族事务。按理说如此布置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但事情为什么会没有按照他预想的发展?
这名肥壮将军就是董其峰,正准备到黑流城走马上任。他拿过行程单,眼角余光却望向如冰山美人般的副官。
少校递过来一张公文,说:“这是肖将军手令,请您过目。”
见董其峰和杜远泽进来,肖令时示意他们坐下,然后缓缓地说:“刚刚有消息从黑流城传来,一个名为暗火的佣兵团吞并了第七师。他们现在派人送信给总部,要求取消第七师番号,同时表示愿意加入远征军序列,申请的番号是……暗火独立师。”
副官连眉毛都没动一动,一脸生人勿近的冰冷。这正是董其峰钟意的类型,这位将军好的就是外冷如冰,内骚胜火这一口。
“暗火独立师!”
在远征军中,能够给董其峰下命令的肖将军只有一个,那就是副总司令肖令时中,将。远征军总司令罗明骥是帝国http://www.hetushu.com元帅,他挂这个名头只掌大局,不管细务。一应军务,大都是由包括肖令时在内的四位副总司令处理。
他事先和杜远泽及几个心腹早就讨论过办事步骤,在与魏家正式交接前就把自己的亲卫队派了大半去黑流城防区,先行掌握一部分重要人物。
可是他的随行人员还没有全部进入舱门,一辆轻型越野车就如飞而来,疾冲到飞艇边才停下。
远征军总部当然不可能时时关注暗火这样一个三流战区的新建佣兵团。将军们上次听到暗火的名字,还是在永夜战争中。
相比之下,在永夜战争中守住了黑流城的魏柏年,可能还让他们稍微有些认同。而董其峰此人虽是将军,却是在这次事前,没有几个人听说过这号人物。
熟悉肖令时性格的人,都感觉到了这位一直以来坚定捍卫远征军利益,甚至不惮于和帝国上层贵族针锋相对的将军,表现出来的态度颇为耐人寻味。
得到第七师,就是直接拿到永夜大陆上一块成熟的势力范围。董其峰准备以此起步,开拓出更加辉煌的基业。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行将上任的这短短时间里,居然就会出现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听到肖令时的话,董其峰只觉得耳中立刻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甚至一时间无法理解那番话的含义,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立刻不顾形象地咆哮起来:“那是我的第七师!怎么能够说取消就取消!”
随即肖令时让杜远泽把当日经过复述http://www.hetushu.com一遍。
泗水董家肯花如此代价,也是因为永夜战争中黑流城几乎未经战火的缘故。那一役尽管在外人口中褒贬不一,但能让黑暗大军绕道而行,就是第七师实力的明证。
前面说话的那位将军又说:“暗火的团长好像还不是战将。”
董其峰心头浮起一片阴云,点了点头,然后就随着杜远泽爬到顶楼,走进会议室。
董其峰倒也不全然是草包,还知道以远征军的大义名分争取自己的利益。可是那些校官中还有人点头表示赞同,诸位将军们却是互相看看,都毫无动静。
副官很清楚他关心的是哪方面,于是着重介绍了各有特色的三个中途停留城市,有的以美食闻名,有的以景取胜,渭明城则以盛产美女出名。
别的不说,这董其峰三个大字倒是写得大气磅礴,极见功力。
董其峰接过看了,上面只说让他立刻返回,具体原因却是语焉不详。在这种时候突然接到如此莫明其妙的命令,他的脸色顿时阴了下去。
在肖令时看来,整件事情并不复杂,魏柏年离开永夜大陆时,转道远征军总部办完了最后的卸任手续。他手上有董其峰的委任状和签发的第一份军方公告副本,因此从时间上看,哪怕董其峰本人没有抵达黑流城,但双方已经事实上完成了交接。
这间会议室不大,里面只坐了十几个人,但军服上,将星闪耀,大半都是将军。可以说肖令时麾下高级军官大都在此。而肖令时则坐在长桌尽头,脸上全无表情,和_图_书看不出半点端倪。
一个独立师可以比普通师多出百分之五十的兵员,军官编制也相应按比例增加,而且除了副师长仍要报远征军总部认可外,其他校级军官均可自行任免。
董其峰对行程安排很是满意,又看看安全措施,见有两艘军用浮空炮艇护航,当下再无异议,大笔一挥,在行程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杜远泽刚说完,董其峰忍不住又站了起来,怒吼道:“叛逆!这是十足的叛逆!我要求宣布暗火为叛军,然后出动黑流城附近的远征军,剿灭那个名叫千夜的小子和他见鬼的佣兵团!否则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无视远征军的威严?”
越野车上跳下一名少校,高声叫道:“董将军稍等!肖将军有令,命你立刻返回总部!”
董其峰从舱门处探出头,奇怪地问“肖将军?”
肖令时皱眉,做了个虚按的手势,才让董其峰安静下来。
这时飞艇艇长快步走来,拿出一张航程单,先是行了个军礼,然后才递给将军。
那人正是杜远泽,他一脸苦笑,低声道:“将军,先进去再说吧,肖将军已经在会议室里等着了。”
他为了得到这个肥缺,不仅用掉了好几个大人情,前前后后光各种打点就是几万金币。更不用说正式取得任命书时,家族还拿出过一笔名为捐赠军费的巨款,实则是作为给魏家和远征军总部的补偿。
一名鬓角花白的老将军沉吟片刻,方道:“听杜中校的陈述,魏家似乎并没有插手。既然他们自己都没有对魏家提出和-图-书抗议,我们又不曾看到现场情况,也不宜节外生枝。”
这老将军名为文若成,是肖令时的首席参谋,说话向来有份量。众人一听这个口气,不由各自心中有了计较。
这一点远征军总部是予以认可的,所以黑流城是在董其峰手中丢的。就连董其峰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反对或质疑的话来。
杜远泽站起,简要说了说暗火拿下了第七师的经过,听完战斗过程,许多将军都皱眉不语,他们很清楚如千夜这样的超级狙击手在战场上会有多么可怕。就算是战将,也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危险敌人。
此次前往黑流城赴任,董其峰只当成是旅行度假,沿途风光那是不肯放过的。否则不过一天多的航程,谁不是一次飞过?
一位将军首先打破沉默,有点疑惑地道:“魏家倒是在此事中把自己撇得够干净,不过若真这么干净的话,一个佣兵团是怎么吃下第七师的?”
这个新番号一出,会议室内顿时一片议论之声,就连那些将军也不例外。众人都觉得暗火佣兵团简直就是疯了,居然要求独立师的番号?
会议室内一众将军上校都沉默不语,听凭董其峰咆哮。许多人眼中全是幸灾乐祸。
远征军的主要战斗单位分两种,据守城市的派遣师和填补防线的野战师,但也有几种特殊的建制,独立师就是其中之一,意味着更大的权限和规模。
暗火一次战役中获得的丰厚悬赏,比起永夜仅有的几个万人佣兵团都不算少,这充分证明了它的战力。可是在将http://m•hetushu•com军们的心目中,它再怎样也没有强到能够生吞远征军一个正规师的地步。暗火的飞速扩张是最近的事情,消息还没怎么传开来,里面当然也不乏有心人的误导和隐瞒。
等会议室大门关上,房间里有一刹那静默。
这番介绍听得董其峰眉飞色舞,连连说好,又伸手在副官屁股上捏了一把。
越野车队一路疾行,几乎是以冲刺的速度开进总部大门。少校领着董其峰直奔肖令时办公的东配楼。在踏进楼门的一刻,董其峰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而这个人却不应该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肖令时挥手示意,亲卫们立刻以极为恭敬却也相当强硬的态度,把董其峰和杜远泽两人请出了会议室。
这些大部分寒门平民出身,最多是个士族远亲的高级军官们,对帝国上层贵族完全没有好感,无论远东魏家还是泗水董家,对他们来说都是想要插手永夜利益的外来人。
这句话一出,房间里各位军官面面相觑。
不过董其峰无论心里对这位寒门中,将有什么看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他随即吩咐几句,就重新回到越野车上,跟着来传令的少校返回远征军总部。
文若成不动声色地道:“说起来,那个千夜就算还不是战将,战力上大概也差得不多。不过师长必须由战将担任,这是军方铁律,绝对不能通融。既然暗火提出申请番号,那么对此想必有所考虑,到时候只要有一位战将来上任即可。”
直到此时,董其峰都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