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三十四 虎狼之地

而千夜的卧室是个三进套间,外面是阿七阿九和十七轮值的住所。这种格局,那些天骄贵女们总不好意思再往里面冲了吧?
“都别闹了,找个安静地方说话。动静弄太大的话,一会那些麻烦就找过来了。”
一提起那些贵女,魏破天的神色立刻微变。宋子宁则是轻咳一声,表情要笑不笑,他过来时已在黑流城飞艇基地看到了那个蔚为壮观的浮空艇队。
永夜严格来说并非帝国疆域,黑流城更是地处人族占领区边界,随时可能爆发战争,实在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
宋子宁却轻摇折扇,微笑着吩咐今天轮值的阿九少穿几件衣服,尽量薄透才好。千夜和魏破天立时听懂了其中的未尽之言,两人心中用词不同地感叹了一下宋七公子的智慧或卑鄙。
千夜勉强向魏破天指了指,道:“你问他!”
宋子宁知道再刺激下去,魏破天真要暴走,于是从善如流,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拿番号完全不是问题,只不过要再争取一下独立师的权限。那边事情已了,所以我这次过来,会多留一段时间。”
魏破天脸色蓦然胀得通红,再次支支吾吾起来,死活也不肯明说。
魏破天刚从地上跃起,闻声一怔,脸色突然变了,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宋!七!”
魏破天自然脸色发黑,更加看不惯宋七了。这大半夜的,凉风习习,吹得人都有点寒意,需要用个鬼的扇子。
魏破天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原力涌动,身上立刻泛起蒙蒙黄色光华,重重山峰幻象在身后显现,而他拳头指缝间闪动着星星点点的璀璨http://m.hetushu.com原力光芒。
而千夜很没义气地决定继续干自己手头的活,大部分时间一头扎在第七师师部的办公室或修炼室里。由于帝国第三军团驻扎在那里,而且好歹是挂了牌的远征军军事基地,众多贵女看过简陋的办公楼和军营,就不再有兴趣过来。
各位贵女们也放下矜持,几是赤膊上阵。一个封疆候夫人放在面前,一点脸面又算得什么?若是可以动武,魏大世子不知道要被按倒多少回了。
千夜拉住宋子宁的手站起来,但是转头一看魏破天,魏世子此时一脸威严凝肃,与刚刚那羞涩扭捏的模样形成强烈反差。千夜顿时又笑出声来,小腹开始隐隐有些抽痛,忍不住弯下腰去,差点一个趔趄。
魏破天万没想到宋七如此阴险,急忙收拳。可收势太急,顿时阵阵气血翻涌,已是吃了个暗亏。
魏破天一口闷气顿时更找不到地方发泄。
宋子宁神态从容,小退半步,顺手把千夜拉到自己身前一挡,魏破天这一拳就变成冲着千夜而去了。
千夜把暗火基地各处场所想了一遍,觉得哪里都不安全,最后还是到了他自己的卧室。
宋子宁摇着折扇,轻描淡写地出了个馊主意:“要我看,既然无从选择,那就都收了也好。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只要个个肚子弄大,那些老家伙还不是只有认了?反正可以放平妻的嘛!”
三人坐定后,千夜简单说了说黑流城和暗火现在的情况,对魏破天的来意一句带过,更没有提他那段养伤时梦魇般的经历。
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实权封疆侯!意味着魏破天会有更m•hetushu.com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在如此利益下,各世家也就顾不上什么矜持,开始赤裸裸地争夺这份婚约。
于是,这段时间里,魏破天被毫不客气地抛弃在虎狼群中。
这当中最不舒服的,自然就是事件中心人物,魏破天。用魏大少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满屋的嫖客,就只有他一个姑娘,光是那些大手没事伸过来摸摸,就要被弄疯了。
魏破天在旁边听得瞪大了眼睛。他代管过一段时间黑流城的军政事务,当然知道黑流城西边就是黑暗国度。一条通往西方的交易路线,交易对象是谁,不言而喻。
宋子宁扶住千夜,微笑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他从上层大陆得到消息,董其峰调集的家族私军近期将会登陆永夜,据说规模还不小。宋子宁原本已向永夜大陆上自己名下的所有私军发出召集令,但是今天一看,好像可以节省下这笔军费了。
千夜忽然道:“破天,这么多女孩子,看起来都很不错,你究竟喜欢哪个?早点决定,早点解脱。”
魏破天登时大怒,宋七这分明挖了个陷阱给他跳。平妻收两个差不多出身背,景的,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若是弄上七八个,和婢妾有什么分别?真到那时,魏家就不是和诸姓联姻,而是要被围攻了。
现在魏家世子身边已经变成了一个竞技场,有意联姻的世家都下场比拼。如果能够在这场无形战争中胜出,就证明得到婚约的那一家拥有压倒其它对手的实力。在事事讲究以力为尊的帝国,这可绝对不是小声望。
不过就连宋子宁自己都忘记了,他m•hetushu.com曾经对肖令时说过,最好能屏蔽一下董其峰那边的情报系统。而肖将军是一个很重承诺,并且办事可靠的伙伴。
魏破天有心反击,可自知在言辞上斗不过宋子宁,多次惨痛教训告诉他,越说越会被那无良的家伙带进坑里去。他运了运气,冷哼一声道:“大半夜的也拿把扇子,难怪是个娘娘腔!”
这天上午,黑流城近百公里外,悄然出现一支堪称庞大的浮空舰队,行进方向正是这座宁静中充满活力的城市。
魏破天死活不肯住外面豪宅,非要跑来暗火基地的客房,后果就是那群贵女们用各种借口川流不息地前来拜访。魏破天又明显躲着她们走,于是找不到人的贵女们就打着参观的名头,把暗火基地搞得到处鸡飞狗跳,就没有任何地方是她们不敢进的,连浴室都不安全。
宋子宁开设分支机构的事情有点眉目后,就把大部分工作移交给属下,自己跑来找千夜继续商量他们的西进计划。两人都没再多想董其峰,按理说只要魏破天和那群贵女在黑流城一天,董家总不至于蠢到来攻城,远征军就更不会来趟这个浑水了。
宋子宁此来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对千夜的西进计划很感兴趣,他也很久没有和千夜一起真正的并肩战斗,这次正好可以打上几仗。如果可以,他还想要再开辟一条通向西方的交易路线。
话题至此,又转回那些追着魏破天而来的贵女们身上。
一个广袖古服的年轻男子从夜色中走出来,眉眼带笑,如春水般柔和温存,说不出的意态风流。他手中折扇轻摇,扇面上题字一和*图*书看就是出自大家手笔。
魏破天明知宋子宁又调侃他,却只端坐一边,黑着脸不说话。这次的确是他失算,完全没想到那些娇贵的名门之女,居然真会集体跑到永夜这种帝国贵族眼中的蛮荒之地上来。
魏破天脸上如开了调色板似的,由青转紫,再从紫返红,目露凶光,气势也缓缓提起。
宋子宁听了,反而哈哈一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把折扇开了合,合了开,正反两面全部秀过,一边道:“这墨宝可是出自大家之手,我花了大价钱才求来的,当然要多多亮相才是。稍微懂行的人,看到这把扇子,就知道我宋七有钱,无须多费口舌。这才是其中真义,哈哈,哈哈!”
“宋七!你找死!”魏破天顿时恼羞成怒。他对宋子宁自然不会客气,当下抡起拳头,一拳就向宋子宁脸上砸去。
千夜无奈地挡在两人中间,回头问宋子宁,“远征军总部那边,番号的事情有眉目了?”
宋子宁走到两人面前,向千夜伸出手。
千夜也注意到了魏破天的表情,突然想起得自威廉的那面金属牌,还被扔在安度亚空间的角落里。他不由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随即结束了和宋子宁对交易线路的讨论。
也不知道那些世家在背后动用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资源,竟然说动帝国军部,派出第三军团整整一个分舰队一路随行护航。主力舰上那些战将也是各家动用私人关系,从多处临调过来的。
这才造就了千夜亲眼目睹的那个豪华到夸张的阵容。
千夜见他连通明碎空拳的起手式都出来了,不由稍稍收住笑意,伸手在和-图-书魏破天肩头一拍,无可匹敌的力量之下,还未成形的千重山当即溃散。
虽然嘲笑了魏破天,但宋子宁随后行动表明,其实他也不敢惹这些天之骄女。接下来的几天里,宋子宁带着宁远集团的人,在黑流城选地方建立分支机构,几乎都没和那些贵女们正面碰上过。
若是换了另一个场合,魏破天早就拍案而起,但是他看看一脸平静的千夜,还是按捺住了脾气。
另外,无论是魏破天在折翼天使中的口碑,还是前期战场上多次力抗黑暗子爵的表现,已充分证明了他的天赋和战力,世子之位可说稳如磐石。也许用不了十年,现任博望侯就会卸任,出任太上长老,从而完成新生代的权力交接。
宋子宁注视着千夜,又瞥一眼魏破天,了然地眯了眯眼睛,却没有捣乱,说起另外一件事。
这终于让魏破天大松了一口气,然而宋子宁就算猜不到细节,也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合起折扇,在掌中轻敲,笑道:“千夜,你就不用为那头野猪掩饰了,他做事不经脑子又不是第一次,还以为跑来遗弃之地,就能摆脱那些大小姐?哈哈!”
宋子宁一脸恍然,望向魏破天,笑道:“原来是博望侯世子,真是难得一见。不知世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何妨说出来,让大家都开心一下?”
原来宋子宁打算将自己的宁远集团与暗火更紧密地融为一体,今后宁远在永夜的军事行动,将尽可能地委托暗火,宁远自己的私军则把更多精力放在保护商队与商路上。所以他此来黑流城是准备选块地,正式建立宁远集团分支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