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三十八 肆意狂放的美人

千夜反应也极快,就势腰腿反拧,牢牢贴住赵雨樱,随即把她也带离地面。
然而这一战虽然姿态难看,实际上却是凶险之极,他们全身上下都是能杀人的凶器,每一下肘击头槌都有开碑裂石的威力。
千夜终于忍不住说:“那是我的床。”
不过赵雨樱毕竟已经十一级,论原力,千夜远远不如,片刻后就落在下风,被赵雨樱发力压倒。她左手一探,扼住了千夜咽喉。
最后一句话让千夜突然想起什么,心里一软。他心中无声地叹了口气,犹豫一下,终是慢慢伸出手,和赵雨樱握在一起。
就在这时,两人之间忽然有一片秋叶缓缓飘过。
她不耐烦地道:“还有哪个小四?赵阀能叫赵四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赵君度。”
那美女进门的时候,把站在门口的十七,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看了好几遍,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杏眼瞪着桃花眸,面面相觑。
忽然一个不起眼的小标记从千夜视线中掠过,让他目光微微一凝,那是燕云赵氏的家徽,虽然有点细节边饰差异,可能是哪个分支的标记。
赵雨樱说着站起来,把千夜也一并拉了起来。
千夜愕然:“这个……不太好吧?”
千夜微微一怔,狐疑地问:“小四?哪个小四?”
她腾地一下跳到千夜面前,伸出手,说:“来,小美人,认识一下!燕云赵氏,赵雨樱,幽国公是我爷爷。”
千夜没去握赵雨樱的手,而是问:“赵君度叫你来的?”
“少废话!老娘都不在乎,你个小男孩扭扭捏捏地干什么?”
然而千夜见到本人和图书后,感到外面对她评价不实。赵雨樱实力异常强悍,别的不说,光是那把七级手炮就不是谁都能用的,实力稍弱的战将恐怕轰出一炮,就会被抽成人干。她就算比不了赵君度和赵若曦,压倒另外三公子却毫无悬念。
也就是说现任幽国公赵玄极是赵魏煌的大伯。而在赵阀内部,虽然阀主之位旁落,但燕国公和幽国公两系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绝不是一代两代就能轻易动摇的。
近在迟尺的炮口粗得简直和轮式重炮没什么两样,这东西真能拿在手上发射?连千夜拥有堪比黑暗战将的强悍身体,也忍不住如此怀疑。
赵阀年轻一代,赵魏煌的四子一女几乎夺去所有光彩。实际上赵阀从不缺乏天才,赵雨樱就是旁支中的佼佼者。
这一撞又是平分秋色,赵雨樱身体忽然摇了一摇。这个动作无论时间角度都把握得妙到毫巅,顷刻间就晃动了千夜的平衡。她贴上千夜,长腿一缠一绞,把千夜的身躯挑上半空,然后又重重向地面按去。
在她凌厉目光下,宋子宁很没有义气地转身就走,连场面话都不交待一句。千夜不禁心里爆了句粗口,深觉魏破天骂宋子宁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
燕云赵氏的两支世袭国公,分别是燕国公和幽国公,过去几百年间,阀主一直由这两支轮流执掌。直到现任幽国公的幼弟一飞冲天,积功受封宣元公,又为自己长子赵魏煌求娶了帝国高邑公主,再经过十多年经营,才使得赵魏煌册封承恩公,坐上赵阀家主之位。
千夜大感意外,这m.hetushu.com是在年纪相近的人当中,第一次遇到纯力量能够和自己相匹敌的。就是普通战将,论身体力量也是远远不及他。赵雨樱还是女人,却没想到居然有一身能够和同级蛛魔相较的恐怖力量。
千夜默然,眼底变得一片冰冷,淡淡问:“那你呢?”
不过现实总不会事事如意,千夜刚送了一口气,立刻又有麻烦上门,而且是比一众大小姐加在一起还要大的麻烦。
那个张扬肆意的美女撇了撇嘴,说:“一点都开不起玩笑,跟小四简直一模一样。”
小……男孩,千夜看着这个最多比自己大两三岁的美女,感觉额头有汗珠滴落。而她一边说话,一边挥舞着那管大得惊人的手炮,炮口有意无意地不离千夜。
他一恍神,那个美女就径自往里间走去,直接进了卧室,然后随手就把原力手炮扔在一旁,“哐当”一声地板被砸出一个坑。
千夜胸膛起伏,剧烈喘息。短短时间的战斗,就把他全部原力耗得干干净净,现在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转眼间砰砰声中,两人都不知道硬吃了对方多少记攻击。千夜身体强悍直追血族战将,可赵雨樱是个美丽耀眼的女人,身体却毫无弱态,单论体质,甚至比魏破天还要强些。
他们这一下交手,仅仅是溢出的原力,就有破坏性的威力。
千夜忽然感觉到她的手上传来一道大力,大到足以在钢铁上捏出手印。千夜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稍稍弱了点,仅这一下,手骨就会全碎。他一声沉喝,所有力量没有保留地爆发,以硬碰硬,狠狠地握和图书了回去。
“我叫人去清个会议室出来。”千夜硬着头皮道。
千夜忽然就想到了魏破天那满屋嫖客和一个姑娘的高论,只觉得活灵活现,当下忍俊不禁,肚子又开始隐隐作痛。
赵雨樱脸上的笑容突然变了,满是阴谋得逞的洋洋得意。
不过通过这场战斗,千夜也对赵雨樱的战力有了最直观的了解。在他交手过的战将中,宋子安也是十一级,可和赵雨樱比起来,无异于萤火和皓月之别。真要打起来,在赵雨樱的原力手炮前,宋子安就是一炮一个的货色。
“知道是你的,那又怎么样?不就是一张破床吗,怎么,老娘想上你的床,你还敢不让?”
所以片刻之后,形势就如宋子宁所料,那些贵女们个个要办庆功晚宴。但魏世子只有一个,于是局面为之一变,晚宴大家合办,主宾却只是魏破天自己。
赵雨樱见那一记突袭没有见效,马尾忽然无风自扬,随即合身向千夜撞了过去。她这沉肩一撞,空中居然响起噼噼啪啪的雷电之音。
千夜想了想,带她回了暗火基地自己的住处。
“他?”赵雨樱哼了一声,道:“和那个笨家伙半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想来看看,他那个不听话的弟弟究竟有多麻烦。”
魏破天身边可是时时刻刻都跟着几名贵女,除非是和男人谈正事,否则那些大小姐们绝对不会放他和某个女人单独相处。史东绮想要以庆功为名邀魏破天晚宴,根本不可能瞒过她们。
千夜心中凛然之余,还觉得有点奇怪。
千夜和赵雨樱的视线同时盯在了这片秋叶上,hetushu.com看着它悠悠下落,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无比诡异。
千夜脸上掠过一层黑气,声音转冷,“我可以告诉你,那绝对不好玩。”
宋子宁拉着千夜站在远处,看众贵女围着魏破天叽叽喳喳,讨论庆功宴喝什么酒,上什么菜,选什么歌舞。
那位一炮轰爆董其峰旗舰的彪悍女郎突然出现在千夜面前,说要和他单独谈谈。近距离看这位美女,更能深刻体会到那种让人目眩的明艳,恍若阳光般耀眼,甚至还没看清五官,就已经被迷醉。
赵雨樱盯着千夜看了片刻,忽然眉开眼笑,“看你长得就像个漂亮的小玩意,打起架来倒是真不含糊。很好!这才有点样子,很对老娘胃口!不枉赵四那个笨蛋为你得罪了那么多人。”
两人轰然撞在一起,房中杯碟器皿突然全部裂开,随后凡是不够坚实的东西,包括枕头被褥在内,都片片粉碎。
这家伙一发轰爆浮空艇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千夜觉得自己挨上一记,结局不会比那艘浮空艇好到哪里去。
千夜顿时败下阵来,无奈苦笑,道:“别开这种玩笑,你究竟有什么事?”
只是她手上把玩的巨大手炮,给‘单独谈谈’这四个字,渲染上一层说不出的危险。
千夜觉得自己头更疼了。
一记毫无花假的对拼,一时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就此僵持。
但她却格外特别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如宋子宁和魏破天这样身份的高门嫡子,也从未见过她,那意味着她几乎从不出席帝国上层的社交场合。相比之下,风头就完全被四公子所掩盖了。
两人肢www•hetushu.com体交缠,一起摔在地上,然后翻来滚去,头肩肘掌指,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能够化为武器,用来攻击。但往难听点说,两人现在就像街头地痞混混的斗殴,毫无章法套路,只凭身体本能,胡抓乱打。
看到千夜的窘态,她顿时哈哈大笑,“有没有人说过,你害羞的样子很好玩?”
千夜的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几下,倒不是为了遇到无妄之灾的地板,而是心痛这把七级手炮。
宋子宁这招祸水东引十分见效,所有贵女都对战场善后的军务失去兴趣,注意力全集中到了今夜的重头戏晚宴上。
不等千夜说话,她就把自己扔到了千夜的床上,在上面弹了几下,然后坐起,道:“一点也不舒服!”
这种声音千夜很熟悉,那是引起周围原力共鸣的迹象。千夜已有薄怒,面沉如水,同样侧肩回撞,身动之际,空中雷音乍起。
偌大赵阀,支系无数,当然不可能只有赵君度一个人的排行是第四,但现如今,只要说到赵四,那就是赵君度,别无他人。
看到千夜没有反应,赵雨樱的手摇了摇,几乎要伸到千夜鼻尖前。
七级原力枪械比起六级又上一个很大台阶,随便一把七级枪,价格至少是六级枪的十几倍,而且往往有价无市。若是定制款的话,由于这个等级的工匠稀少,等上几年甚至十几年的都不在少数。
留下这么一个评价后,她就坐在床沿,两条笔直的长腿交叠翘起,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毫不在意形象。
那位大美女不耐烦地道:“去你房间就行了,哪里婆婆妈妈那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