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四十三 一个一个敲过去

赵雨樱怎会惧怕宋子宁?当下又是连干三杯。接下来,赵雨樱就和宋子宁理论当时的恩怨。但是这种说道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所以没两句,又着落到酒上。
没有人提昨晚的事。
就这样开始了四方混战。而大战方起之时,千夜已摇摇欲坠。
他虽然还晕着,却知道如果对三个人都用上非常手段,那第二天自己必定万劫不复。就是再多一对原初之翼,千夜也挡不住魏破天,宋七和赵雨樱的围攻。
千夜安静坐在旁边,心中泛起一个莫名的念头,唔,子宁要倒霉了……
说着,她又伸手在宋子宁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口中啧啧有声:“小肉倒挺鲜嫩,要是脸皮再厚一点,说不定能和老娘过两招。现在你还太嫩!”
此刻赵雨樱举目四顾,场中对手就只剩下千夜一人,而且已是摇摇欲坠。
千夜揉了揉隐隐有些发胀的额头,原本只是要请他们吃顿饭,顺便商议一下西进策略,怎么就莫名变成拼酒了?
而宋子宁和魏破天,则被千夜一手一个拖去同一个房间,扔到了同一张床上。至于他们醒来后会有什么反应,就不是千夜关心范围了。
千夜只觉得气氛十分诡异,不过其余三人看他的目光明显更加诡异。
一会只见魏破天拉住宋子宁,大着舌头道:“我虽然怎么看你都不顺眼,但不得不说……你,还是比其他人强那么一点,就一点!”
魏破天嚣张之极,完全没有注意到赵雨樱和-图-书和宋子宁都是表情有异。宋子宁心中想的是“这个白痴”,而赵雨樱立时恍然魏破天的酒量也不怎么样。
千夜看看地上的三人,还是决定自己动手。赵雨樱自然是要单独一间,把她扔到床上后,千夜忽然觉得,这不是为了保护她,而是为了避免和她睡一起那人会遭遇不测。
三人都早早醒来,甚至和千夜一起吃了早饭。无论宋子宁还是魏破天,都谈笑风声,充分展示了高门子弟的风度。就连赵雨樱也一反常态地变得淑女起来,整个早上都没吐出过一次‘老娘’这个口头语自称。
旁边的魏破天不由拍案叫好。
如果在宋子宁手中,多半会拿出一个花团锦簇的作战计划来,有正攻有偷袭,有穿插有包围,至于围魏救赵,围城打援,那都是小菜一碟。
千夜顿时无奈,挥去多余的思绪,陪着赵雨樱一杯一杯地喝下去。
第二天意外的云淡风清。
赵雨樱抓起一杯酒,喝了一小口,嘟起嘴,看样子竟然是想要嘴对嘴喂宋子宁一口!
她本想冷笑一声,忽然发现从开始喝的时候千夜这样摇摇欲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倒下?
千夜平静地说了西进的决定,三人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意外地连多余的话都没有,然后早饭就在一片欢乐祥和的奇怪气氛中结束。
宋子宁啪地一下打掉魏破天的手,不悦道:“别动手动脚,我比其他人强的岂止一点半点?老实告诉你,光是我那把……扇子www.hetushu.com,呃,就够换一打这样的姑娘!”
千夜环视一周,却发现想商议大事的三人全都死猪一样倒在地上,酣声此起彼伏,看来不用点非常手段,一个都叫不醒。
赵雨樱行事如风如火,直接一把将宋子宁拎了过来,就向他脸上凑去,眼见两张脸越贴越近,已是呼吸可闻。
果然宋子宁认真看了一眼赵雨樱,点头道:“这位姑娘……确实不错,相当不错!一打那是说得太多了,我那把扇子最多换八个。”
而千夜的计划,就简单许多。那就是,一个一个敲过去!
另一边魏破天终于看到宋子宁先倒下,一直拼命憋着的一股气顿时松了,转眼间也趴到地板上,酣声大作。
喝着喝着,只见魏破天用力揪住宋子宁的衣领,怒道:“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娘娘腔出的馊主意,让那些女人天天抓我喝酒!这件事,我没那么容易忘!”
三人依旧酣声如雷。
千夜静静地坐了一会,才想明白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于是叹口气。好象每次认真拼酒,到最后都只剩下他自己,从黄泉时起就是这样了。
当!宋子宁把酒杯砸到魏破天面前,冷笑道:“是我出的主意又怎样?不服的话就喝上三杯,哪来那么多废话,跟个娘们似的!”
千夜一怔,陡然清醒了刹那,他听到前半句还以为赵雨樱在信口开河,后半句话入耳让他心脏大力抽动了一下,说不出是疼痛还是苦涩。
在散席之前,魏破天有些殷勤地和*图*书跑到赵雨樱旁边,问她那把原力手炮叫什么名字。如此威力,如此射程的七级手炮,绝不会寂寂无名!
这下连赵雨樱都有了兴趣,抓住千夜连灌三杯,就想把他放倒。不过三杯过后,赵雨樱觉得自己有些眩晕,而千夜还是摇摇欲坠,但就是不倒。
宋子宁脸上阵阵潮红,已是酒意翻涌,难以抑制。羞怒之下,他一个把持不住,顿时酒劲冲头,当下一头栽倒,直接躺到桌子底下去了。
不知喝了多久,就连千夜都只是隐约记得自己好象喝了不少,其余三人就更不用提了。
这三个家伙原本都是独挡一面的猛人,赵雨樱的战力更是能在万军中斩杀敌将。可是当他们凑在一起,马上就互相拆台,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千夜这时才想起找他们过来的初衷,是为了询问关于西进的意见。西进是场豪赌,若是胜了就此开疆拓土,能够打出一片完全不同的格局。若是败了却元气大伤,需要恢复许久。
赵雨樱忽然凑到宋子宁眼前,冷笑道:“你说娘们怎么了?”
千夜其实最了解宋子宁,看到他外表正常,可是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于是就知道他其实已经喝多了。
赵雨樱本来听了前半句脸色有所缓和,结果后半句就彻底绿了。
宋子宁面色沉静,动作稳当,可是好死不死伸手指的方向,恰好是赵雨樱。席上也只有这么一位美女,所以宋子宁随手就指了上去,要不然就只有千夜可选了。
和-图-书子宁神色不变,把一个酒杯弹到她面前,说:“没什么,三杯解恩仇?”
千夜单手支头,淡定地看着,子宁……马上就要倒霉了。
宋子宁立时蹲到地上,猛烈咳嗽了起来。这酒极烈,又灌得太猛,任凭他酒量再好也经不住如此蹂躏。
千夜拿开她的手,想往旁边挪,赵雨樱立刻不高兴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小时候你刚到赵家的时候,我都给你洗过澡,还有什么地方没看过?哈,对了,小四就比你大一岁,非要抱着你走,结果一起滚到地上去了,哈哈!”
“少废话,来,喝酒!”赵雨樱的手已经大力拍了上来。
等到第三轮喝罢,千夜已经摇摇欲坠,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倒下。而且他的情绪开始起伏不定,无论表情还是说话,都格外有些兴奋的样子,这是明显喝多了。
“嗯?一打我这样的?”赵雨樱眼睛马上就亮了。
赵雨樱想想也觉得正常,在她的认知中,战力等于酒力,既然千夜战力强大,又哪是那么容易被放倒的?
此时已是凌晨一两点,亲卫和侍女们早被千夜放回去休息,暗火的客居要出门穿过整个大校场,而千夜这边佣兵团高层的居住区,只有两个客房。
宋子宁当下就挺胸抬头,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壮烈。而一边魏破天的嘴越张越大,脸上酒气激起的红色全部褪去,变得阵青阵白,右手拳头已经捏了起来,骨节开始噼啪作响。
千夜忽然怒从心头起,吼道和图书:“三天后西进,就这么定了!”
她刚想再来个三杯,旁边忽然杀出个宋子宁,要跟她喝上几杯,好好说道说道那片叶子的事。
“哈哈,千夜,你也有今天!想当年你把我灌得那么惨,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我魏破天已经不是当年的魏破天了!”
果然,赵雨樱吐出一个非常霸气的名字:开山。魏破天立刻就后悔自己多嘴,平白无故的,又送给宋子宁一个笑柄。
果然,赵雨樱忽然翻手掐住了宋子宁的脖子,一把按到桌子上。赵雨樱的力量和千夜相当,宋七公子哪有反抗余地?她左手用力一扼,宋子宁的嘴就不由自主地张开,随后就抄起一满杯的酒,对着宋子宁的嘴就直灌进去。但这只是开始,赵雨樱一连灌下去足足五六个满杯,才松了手。
现在是三国混战,而千夜在一旁摇摇欲坠。
再一轮干过,千夜的眼神明显已经有些不对了。
早饭后,四人来到作战室听千夜详述作战计划。
赵雨樱拍着宋子宁的背,一阵肆意大笑,“象你这样的嫩鸟,还不是来多少老娘就收拾多少?”
“成交!”
他摇摇欲坠,但喝着喝着,只听咕咚一声,赵雨樱已经一头栽倒。
从黑流城到预定目的地,一共要穿过四位黑暗子爵领地,中途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据点或是小镇。
赵雨樱顿时就来了兴致,又倒了两个满杯,一杯塞给千夜,然后坐到他身边,右手自然而然地就搭上了千夜的肩,一副调戏良家的纨绔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