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五十二 釜底抽薪 下

“宋七?他不是和士族有婚约吗?”南宫凌奇怪地问。这些高门贵女并不知道魏破天和宋子宁之间背后的矛盾,见两人分别和千夜密切,就以为三人之间关系都不错。
赵雨樱咔擦咬了一口水果,“开山专用的炮弹,一发就可以把斯图卡那种最低等的黑暗伯爵轰个半死。当然,它的价钱也和威力相匹配。有它在手,我们就不用怕那个老掉牙的伯爵了。不过事后要给我补偿,这场战争结束后,战利品我要两成,先让我挑。”
她伸脚踢了踢旁边的一个黑色小箱子,箱盖自动弹开,露出里面一颗手掌大小,拳头粗细的银色实体弹。弹体上那些原力阵列的花纹,都是直来直去,充满了肃杀气息。
而宋子宁这边,忽然接到了许多邀约,大多来自嫡系贵女的直接邀请,很难拒绝。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当邀约超过五个的时候,宋子宁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没错。”千夜啪的一声合上了盒盖。
不过千夜没打算让赵雨樱就此掌握主动,这不光涉及到战利品分配,还有临战指挥的控制权。一个完全不听命令的强者,有时候也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千夜和赵雨樱坐在指挥车里,和大部队一起出城,而魏破天和宋子宁则在和众家贵女周旋,只不过两人心情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千夜并没有当场答应。多一名战将,队伍实力当然大增,然而这种世族奉为客卿的战将不是那么好动用的,在战场上也不见得能完全听从指挥。况且那人原本的职责是保护魏破天,又怎会突然答应离开世子身边?
以宋子宁如此势头,已是宋阀继承人的热门之选,就算坐不上阀m•hetushu•com主之位,只要四平八稳的过下去,那也至少是个大长老。假以时日,宋子宁应该也能得到一个侯爵封位,若运气够好,或是武功出众,再打下一片疆土,说不定这个爵位还能世袭数代。
三位贵女笑容都有点勉强。她们何尝不知?其实平妻对她们来说已是极为委屈了。可当下情况,又如何能够不争?
魏破天刚才来找千夜时,带着一名战将,说是自己不能去,但又不太放心千夜,就想让他的随行客卿加入西征队伍。
赵雨樱立刻认出三发原力弹弹头上的小小标记,脸色微变,“宋阀特制的炼银烈阳弹?”
“奴隶,战俘和平民都可以,但是不要老人。魔裔最好,狼人就差点意思,蛛魔没用。”
千夜连气都不想和这两个互相扯后腿的家伙生了,幽国公大小姐得知此事后却是兴高采烈,觉得一战定乾坤的机会已经到来,当下拍着胸脯大包大揽:“放心,老娘出马,一个顶俩!”
千夜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觉得他今晚常常莫名傻笑,很是不寻常。
西征前夕,千夜终于下定决心,以后若有大事,只可让这三个家伙各挡一方,绝不能让他们凑到一起。
一个大周天结束后,一团黑暗原力散开,被体内血气吞噬干净。这次或许是拥有真实视野的缘故,千夜看到暗金血气吞噬了近半黑暗原力,然后那双金色光翼似乎稍微饱满了点。
宋子宁的士族婚约是个很大问题,但也并非全无办法解决。况且就算她们自己不合适,还有嫡亲姐妹,闺中密友,若成姻亲就都是助力。
等两人打累了,千夜才知道前因后果。原来魏破天搞得宋和-图-书子宁不能随军,为了弥补战力损失,才把自己的客卿塞给千夜。也不知道魏世子为了让那位战将答应出战,并且守口如瓶,私底下许了人家多少好处。
赵雨樱身上涌动着紫黑色的原力,散发出的气息和西极紫气有些相似,但和赵君度那身堂皇明亮如天火般的紫气相比,却多了许多杀戮血腥之意。
当一群女人凑在一起,就别指望能够守住任何秘密。还不到晚上,所有贵女就都知道了宋子宁的现状和价值。
“不是奴隶生意,不过比那个更糟!这事和你没关系,你也最好别问。另外,这不能算是我的生意,只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
宋阀这次大考结束后,并未对外宣扬结果,虽然有心人不难得到消息,可在场这三名贵女倒的确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消息。
这就是紫色血气强化和改造身体的过程,相比之下,如今的暗金血气好像在全力培养原初之翼。
千夜缓缓张开双眼,吐出一缕黑气,将车壁射出一个小孔。
即使真的遇见喜欢到不顾一切的人,甘心舍弃所有,那也不是安于清贫就能够了事的。高门世族绝不会容忍这种挑战宗法,败坏门风的行为存在。不光小姐们会被禁于深宅冷院,那些敢和她们暗通款曲的穷小子更会被追责,甚至是追杀。
千夜吃了一惊,问:“这是什么?”
这些世家贵女个个身份不俗,就算同来的族女们也地位不低,一旦上了她们的床,那就非得娶回家不可。想到宋七这个色鬼被一众美女包围,却只能看不能吃,魏破天就笑得格外欢畅。
千夜则默默运转玄篇,消化身内储存的精血。上次侦察,他又吸饱了精血和_图_书,回来后一直忙于各种事务,还没有好好修炼消化。
这让千夜想起了宋子宁的一句话,“只要长得够好,做什么都好看”。
如此前途,就算不比博望侯世子稳当,可在帝国年轻一代中也属于数得着的了。三位贵女嘴上一个个数着自己身边合适的女孩,心里却免不了悄悄生出些隐秘的小心思,若是自己,那又如何?而家里又会怎么反应?
魏破天缓缓道:“这些日子承蒙诸位抬爱,实际上,论家世论品貌你们配我绰绰有余,在下也不是全然不知好歹的人。但按照帝国律制,即便我是承爵之人,身边位置也就是一个正妻两个平妻而已,不可能更多。”
赵雨樱看了看千夜,笑笑说:“一个小孩子,别学大人问东问西的。等你以后长大了自然会知道。”
然后就是一场混战。
千夜脸色更黑了,要说不靠谱,雨樱大小姐确实一个顶俩。真上了战场,这位大美人是决计不会听他指挥的。
两人沉默下来,各自安静修炼。大战当前,能够多一点积累总是好的。
这就是生而享有一切的代价,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想要跳出这个桎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足够强,强到可以挣脱出身的束缚。
而魏破天心情舒畅之际,在练拳时第一次触摸到了原力成漩的气感。两人却是殊途同归,武力都有所进益。
“放心,我没有浪费的习惯。”
千夜皱了皱眉,说:“你还做奴隶生意?”
魏破天挥挥手,随意地道:“那个士族女人怎么坐得住宋七夫人的位子?早晚都要解除。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宋阀最近那次十年大考上,子宁一鸣惊人,继承人顺位的排名和_图_书一跃到了第二,可别忘了,他比宋子承要小整整九岁。未来阀主,嘿嘿,还未可知!”
“平民也是一样的。”赵雨樱说,那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人从心底里感觉到阵阵寒意。
宋子宁这次被那头野猪轻易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像颇受刺激,两天就用掉了往常半个月份量的宣纸,书、画不拘,勤修苦练。等千夜出发的前一个晚上,据他说已经初窥“暮色深深”之意,即将突破到“三千飘叶决”的中阶第六境。
很快到了预定时间,暗火一个机械营先行出发,西征由此开始。
作战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宋子宁进来后,二话不说,原力聚出一堆边缘锋利无比的叶状薄刃,兜头兜脑地全部甩向魏破天。魏破天显然早有准备,刹那间就运起千重山,将一切攻击统统挡了下来。
指挥车内,赵雨樱坐在千夜对面,一边用军刀削着水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看来还是要我来对付那个该死的伯爵了,不过这可不便宜!给你看看这个。”
千夜哑然失笑,这位大小姐也不比他年长几岁,却总喜欢老气横秋的。不过话又说回来,看这么一位大美女恶狠狠地自称老娘,却也别有一番味道。
千夜沉吟一下,道:“可以,不过我估计这场战争能够抓到的战俘并不多。”
赵雨樱仍然在闭目养神,这时突然道:“我真好奇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千夜沉默片刻,道:“我很好奇你的过去。”
“这至少要六级枪才能发挥出它的最低威力,但我好象没看到你有六级枪。”
不过千夜很快就知道了其中原因。
“你想要什么?”
而紫色血气吞噬的黑暗原力略少,片刻之www.hetushu.com后,就有许多极细小的紫色光芒从血气中溢出,随着血液流往全身各处。这些微芒所到之处,无论脏器还是骨骼血肉,都有微微麻痒的感觉,新生的力量似乎从每滴血液中涌出,让体质变得更加强悍。
那名魏家的客卿战将非但没有出手阻拦,反而面色尴尬地退到一边,随即在魏破天兴奋不已的挥手示意下,向千夜告辞,匆匆出了作战室。
高门嫡女生来富贵,光鲜生活背后也有相应责任,联姻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家族给予她们的任务。就以博望侯世子这个婚约为例,争到了就进入新的生活,有新的权利和义务,从此海阔天空,争不到又要从头来过。
什么两情相悦,不计出身地位,甘愿委身寒门,那都是话本和歌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她们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家族,为将来的子女去争个出身。
千夜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露出里面三发原力弹,说:“其实斯图卡如果真来了,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三位贵女连同她们的女伴不由全都心中波澜大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不过闪烁目光,还是悄悄透了点她们的心事。
就在三位贵女心中惴惴之际,魏破天忽然煞住话头,转而提起另外一个话题,“啊,对了,我倒还忘了一事,子宁也到了该正式成家的时候了。”
魏破天拉着千夜躲在作战室里笑得很开心,他身边火力骤然被分走了一小半,清静不少。而宋子宁却被拖住,他带着这些小姐,也休想参与千夜的西征。
一位门阀世袭国公的嫡出贵女,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当然不仅仅是家教路上走歪了方向,那或许是一段很不让人愉快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