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五十九 矿场突袭

这就是守卫矿场的蛛魔子爵了,虽然他只是三等子爵,然而子爵就是子爵,也不是人类寻常战兵能够对付的。
不远处山丘顶,出现千夜的身影。他掂了掂手里的原力手雷,然后深吸一口气,用力掷出。
直到这时,警报声才刚刚响起,可见这个矿场防守之松懈。
蛛魔大声咆哮,手中战斧一竖,用碗口粗细的粗钢斧柄挡向东岳。相比之下,千夜连人带剑都只有战斧一半长短,似乎一个接触就会被撞飞。
尽管守卫不断从各个洞穴中涌现,更有成千大小仆蛛漫山遍野地爬出来,但百名暗火战士竟是顶着对方的防御战线层层推进,将守卫们打得不断后退。
千夜呼啸两声,示意前方暗火战士后退,一边把手上鹰击扔给身边亲卫,拔出东岳,迈开大步,向着蛛魔子爵迎面冲去。
眨眼间,两人就在中线相遇,千夜一声叱喝,飞身而起,东岳横挥,拦腰斩去!
红蝎的战舰直接开到黑流城的浮空艇起降场上空,并未降落,直接在百米空中就打开了舱门,随后一批批红蝎战士拉着速降索跃出来。
千夜脸上涌上一层潮红,见自己这一剑居然没把战斧劈断,也有点意外。他嘿地一声,吐出一道白气,双手运力,东岳再度弹起,斜斩而出。
这是一枚燃烧手雷,以压缩原力为燃料的火焰温度极高,很难被扑灭。而蛛网在火焰下异常脆弱,转眼间就纷纷断裂,飞舞的蛛丝http://www•hetushu•com带着焰苗扬起来,火势迅速扩散。
千夜将没有吸完的烟扔在地上,提起鹰击,大步向矿场走去。
千夜带出来都是精锐,这支突击队的火力极猛,一颗颗燃烧手雷如同不要钱般掷出,高射机枪从来没有停止过嘶吼。
前面的几名暗火高级军官见状连忙各出原力防御,稍弱点的战士则忙不迭回避,然而五颜六色的原力护罩居然一触即溃。所幸双方距离还远,正面的战士们虽然都被逼退,却没人受伤。
两个大队的红蝎战士分散四周,刹那间就控制了飞艇场以及面向黑流城的各处要冲。最后跃出舱门的一名男子没有用速降索,直接悬立在空中,肩章上,将星闪耀,竟然是一名准将!
手雷划过天空,飞越数百米距离,恰好落在那头仆蛛面前。仆蛛的复眼中映出了飞来的手雷,可是它却迟钝地动了动,没有及时反应。这时候,它实际上刚从沉睡中醒来,正迷糊着。
只此一手,红蝎军团就尽显精锐。
张自行看到这个阵仗,眉心再次皱成一团。红蝎出动的规模不小,就说明任务难度级别高。现在他身边一群碰不得的世家贵女,如果红蝎在附近区域有作战任务,很难说不会波及黑流城。
蛛魔子爵双臂新伤,战斧与东岳一触就被弹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重剑从自己腰间切过。接着,人形上身和蛛躯彻底分离,高高飞起,远远落向矿坑。
http://www•hetushu.com“我怎么知道?”不等魏破天发作,宋子宁淡淡说:“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你和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也只是传个消息给他而已。”
这里赫然是一座露天黑石矿,产量在伯爵领地内排到前三。它最大的价值就在于交通便利,可以露天开采,因此能够方便地动用大型蒸汽机械。矿山虽大,奴隶矿工却没有多少,大多是操作和维修采矿设备的技师。
在矿场外围,守卫们也都变得懒洋洋的,许多仆蛛更是伏在蛛网中央一动不动,它们实际上已经在睡觉了。
手雷掉落,穿透蛛网,撞在岩石上。
这座矿场平静了十几年,久到守卫们快要忘记什么是战争。
这些常规火力虽然对高级战士效果不大,但是对付数量庞大却脆弱的炮灰却有奇效。
此时他离暗火战士最前锋的战线已不到百米,于是突然抡起长达四米的战斧,一片青黑色原力光芒弧形扫出,地面顿时被激荡出一层层波痕。
千夜正坐在一块山石上,俯视着下方山谷。
山谷中是人工挖掘出来的边缘处有一层层盘绕的道路,以供载重卡车行驶。而在谷底,几座高达数十米的金属怪物正喷吐着蒸汽,用数层楼高的巨铲一下下凿进地面,每一铲下去,推出来的都是数以吨计的黑石。
距离矿场数十公里外的一座山谷中,暗火已经设立了秘密营地。上百名精锐战士正休息的休息,修炼的修炼。
千夜回hetushu.com到营地,吩咐道:“四个小时后吃饭,然后出发。中午十二点整发动进攻。”
一支烟刚刚抽到一半,千夜忽然端起鹰击,稍稍瞄准,就把扳机直扣到底。数百米外,一头刚刚从巢穴中钻出的蛛魔猛然全身一震,半个头颅顿时不翼而飞。
一名暗火中校猛地掷出一枚原力手雷,落点极佳,恰好在蛛魔下一步脚踩的地方。猛烈爆炸之后,中校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头恐怖蛛魔被炸得只是向上弹了一米,随即落地,节肢划动,又若无其事地冲来。
他越奔越快,每一步落下,都会引得大地震动,单看跑动的声势,千夜颀长略显单薄的身躯竟似比蛛魔子爵还要沉重。
已经调为撞击引爆模式的原力手雷猛然爆炸,将仆蛛庞大的身躯掀上半空。爆炸过后,又是一圈火浪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张自行双眼一凝,难道说两个大队的红蝎,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东西而来?
千夜默默观察了一会,把地形和驻守部队的分布记住后,就转身消失在茫茫丘陵中。
然而剑斧相交,蛛魔子爵猛然全身一震,庞大的身躯竟然离地飞起。他只觉战斧上传来的力量排山倒海,斧柄居然在眼前慢慢地扭曲,这时蛛魔才听到自己双臂正不断爆出骨裂的脆响。
矿场上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头蛛魔猛地从巢穴中冲出。他也是半人半蛛形,却比其它蛛魔要高出至少一半,看着就象一辆蛛型和-图-书战车。
地面一切就绪后,悬停空中的高速运输舰舱门大开,从里面推出一个长达十余米的巨大金属箱,由数十根吊索拉着,缓缓降向地面。
数十名暗火精锐在千夜身后出现。他们在命令下,部分迅速向前突击,剩下的则在原地开始架设高射机枪等重火力。
一头两米多高的仆蛛节肢折叠着趴在两道铁轨中间,身下和前后都是延展的蛛网,白蒙蒙一片覆盖了方圆数百米区域,它是这片防区的主宰,蛛网所到之处都是它的控制区,扼守住了通向矿场的核心要道。
宋子宁突然道:“喂,世子大人,你不是折翼天使的吗,待会去打听下他们是哪个战斗营的。”
咆哮声中,蛛魔顶着枪林弹雨向暗火战士们冲来,大口径的机枪子弹射在他身上,全部被厚重的盔甲弹开,就是高射机枪也无功而返。
红蝎军团的四艘浮空艇转眼间就清晰地进入视野,其中有两艘是高速运兵艇,那规模足可以装下红蝎两个大队,也就是说,其战力超过了帝国一个主力师。
在永夜大陆短暂的白昼时间里,据说正午黎明力量最旺盛,也是许多黑暗种族尤其是还没完全脱离兽形的底层子民的休息时间。
如此重要的矿坑可是斯图卡伯爵的心头肉。尽管它的位置在伯爵直辖领内,斯图卡仍然派了自己的侄子,一个三等蛛魔子爵在此镇守。
正午到了,原本喧闹的矿场安静了些许,只有少数奴隶还在干着些杂m.hetushu•com活,采矿车都停了下来。驾驶这种钢铁巨兽,至少需要三级战士。
这是纯正的军用兴奋剂,而且是中等货色,可千夜还是很怀念当初自己做的那些仿制品的味道,于是分心想着,这次回去后一定要记得自己调制一些来用。
魏破天沉默下来,眉宇间一片凝肃。宋子宁也没再说话,静静注视着城外忙碌的红蝎战士。特种精英军团的标识十分容易辨认,在纯黑的帝国制式军服上,领线和衣襟等处都是猩红色镶绣,上臂部位有一个醒目的红蝎图案。
蛛魔一手拎着长柄战斧,一手抓着一把原力步枪,可看样子他不怎么擅长用枪,只在冲锋之前扫出几枪,实在谈不上什么准头。
布置完毕,千夜也不着急,示意临战指挥权下放给了每个战斗单位。他自己则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顿时精神一振。
他们几乎是自由落体般坠下,只在接近地面时才拉一拉绳索,稍稍减速,转眼间两百余名红蝎战士就到了地面。许多高级战士手里还提着巨大的武器和补给箱,有些箱子甚至比他们的人还要高。
张自行尽管心中颇不舒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带的第三军团战士比起红蝎实在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样的精锐部队一旦成建制地出现在战场上,就会成为扭转战局的力量。
黑流战区渐渐风起云涌。
对宋子宁不客气的指使,魏破天罕见地没有冷嘲热讽,只是问:“千夜原来是哪个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