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六十一 危险的预兆

“够了!”夜瞳突然有了隐约的怒意。
他发出一阵沙哑低沉的笑声,说:“真是难得,今天来了一位大人物。说吧,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效劳的地方?”
暮色唇角弯起一个意义不明的弧度,“这个人,对你很重要?”
暮色终于收起虚假的笑容,正色道:“你放心,我真的只是去看看他而已,不会做什么的。我为什么要对一个如蝼蚁般的人类做什么呢?你看,我们做一笔交易吧,你最近可不方便外出,我却没有这个限制。我可以代你去看看他近况如何,有什么麻烦,如果心情好的话,或许还能帮他一把,怎么样?”
暮色的神情终于热切起来,一字一句地说:“你手上那颗黑翼君王的精血!”
老头仔细地看着画像,说:“外貌改变了也不要紧,五官和骨架的比例总是有迹可寻,我已经记住了这双眼睛。不过,能不能给个起始范围,若是整片永夜大陆,可超出了我的能力。”
暮色忽然扬了扬手中的纸,夜瞳目光顿时一寒。
暮色扔过去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道:“帮我找一个人,这是他的画像,不过外貌不一定完全是这个样子。”
“您知道,有时候水晶币换不到所有……”老头偷偷抬起眼睛,一缕贪婪的光芒闪过,大着胆子向曲线最明显的部位瞄去。
那是一名人类少年,衬衣的质地和样式显示了平民身份。他看上去十分年轻,平视着前方,眉宇间的神情澄澈宁静。然而一缕散发半遮住左眼,垂落的阴影给他染上了一抹淡淡忧郁。
“把你的腿包一下,不要还没把我的活干完,就先流血死掉了。”暮色说完,就走出木屋。
屋里和*图*书的陈设极为简单,地上铺着些兽皮枯草,角落有个冰冷的壁炉。外壁被熏得黝黑,里面却半点火星也没有,旁边靠着的烤肉铁架上甚至有了斑斑锈迹。
这里看上去就是一个供荒野猎人偶尔落脚的小屋,但是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不怎么样。”
“也许吧,你知道我太闷了,难得有人可以说说话。外面都是一群群废物,我连看他们一眼都懒得,更不要说聊天。来,我们继续……那时候原初之翼当着我们的面飞遁而去,真是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的血脉比一个原生种更接近黑翼君王。”
千夜此时已经钻进自己的营帐里,准备修炼。可是不知怎的,忽然有股无法抵抗的倦意袭来,他勉强控制住身体,找到一个还算舒适的姿势,就此沉沉睡去。
夜瞳忽然平静,淡淡地说:“很对。”
“你杀得了我吗?”暮色身上血力也开始涌动,远比夜瞳强大。
时间没有过去很久,门轴上同样有了锈迹的铰链又是吱呀一声,走进一个佝偻的老人。
格慕耸肩摊手,说:“真是古老到腐朽的原则。”
不料暮色把他的小动作全部看在眼中,当下哼了一声,抬了抬手指,激射出一道细线般的血气,闪电般洞穿老头的大腿,并且把他并不轻巧的身躯在地板上拖来拖去。
夜色再次笼罩了永夜大陆,仿佛从来不曾离开过,白天短暂的几个小时阳光仿佛只是梦境。
老头小心地展开,拿到窗边,借着透进的月光看去。纸上赫然是千夜的画像,和夜瞳书桌上那张一模一样。只要经过暮色眼睛的事物,她都能一丝不差地复刻出来。
“要和-图-书多少,尽管说。”暮色声音冰冷。
暮色若有所思地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我只是好奇而已。让我猜猜,吸引你来永夜的原因,或许与安度亚大君有关?黑翼君王一生中最高杰作就是原初之翼,一件有灵魂的武器,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夜瞳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书桌旁,拿起画像,默默凝视着那个看上去甚至还带着一分天真的少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千夜的样子,后来再见他时,已经变了很多。想到这里,夜瞳轻轻吐出一口气,绷紧的脊背稍稍放松。
老头被暮色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向侧旁退了一步,重重撞在木墙上。他呼噜呼噜地喘了几声,才说:“我可以尽力去试试,不过,这很贵……”
当夜幕降临时,暮色出了城堡,化为一道黑影,瞬间远去。深夜时分,她来到一座孤寂冷清的小山脚下。杂木林的掩映之后,建着一间木屋,里面全无灯火,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千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那是一片漆黑的森林,到处是深色古树。每棵树都没有叶子,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全部扭曲得不成样子。极目望去,眼前没有一根线条平滑笔直,冲击着视觉的凌乱似乎是古树异常痛苦却无声的呐喊。
“他在……两年前吧,应该出现在人族疆域三河郡那一带。这够了吗?”
夜瞳淡淡地道:“那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不,留着他的命,门罗不杀为我们办成事的人。”
“如果拿了我的钱,又没有结果,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暮色向外走去,在经过书桌旁时,她忽然停步,拂开桌面上散乱摆着的和-图-书几本书,露出压在最底下的一张纸。纸上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半身人像,线条简洁,却十分传神。
“拒绝得这么干脆?”
夜瞳冷笑道:“你找不到他的。”
暮色走到木屋前,推门而入。
那赫然是还在灯塔小镇时的千夜。
当暮色走到杂木林边缘,一名穿着黑色长风衣的高大男人悄然从一棵大树的阴影中出现,跟在暮色身后。他异常英俊,手指格外修长。
“你啰嗦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吗?”
暮色没有找地方坐下,直挺挺地站在木屋中央,闭目养神。
夜瞳的双眼完全被鲜艳血色漫过,其中忽然映出暮色身影。然而暮色身周血气疯狂涌动,透体而出,一层氤氲的猩红雾气将她全身包裹起来。于是在夜瞳的血色双瞳中,近在咫尺的身影一下就变得扭曲模糊,似欲消失。
“那不可能,我已经用掉了。”夜瞳淡淡地说。
夜瞳的神色无比平静,杀机则越来越浓冽。
“格慕,半个月后你再到这里来一次,替我把结果取回来。”
“唔,有一点可能性了。不过一个人族的平民,可能早就死了,您知道,这里是永夜,那些弱得可以的小爬虫们,有太多不幸能够夺走他们卑微的生命……”
两人相对而立,战场一下子转移到了夜瞳的双眼中。在那里,暮色的身影拼命扭动,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如是相持片刻,暮色的身影无法消失,夜瞳却也始终没能将它彻底抓牢,清晰显现。
老头拼命点头,就差指天誓日地发下血咒。
老头听到门罗这个姓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立刻紧紧抓住晶币,连声道:“您放心,您放心!只要半个月和-图-书,一定会有结果,一定!”
老头受伤的大腿狠狠砸在地板上,发出令人牙酸的撞击声,他捂住血肉模糊的伤口,痛得全身颤抖,连叫也叫不出来。
“我们这样下去不会有结果,你杀不了我,至少现在不行。而我,也有同样重要的理由无法杀你。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谈谈呢?”
夜瞳旋风般回身,怒喝道:“你干什么!?”
暮色将几枚晶币抛在他身上,冷冷地说:“这是定金。你们‘灰衣的夜行者’号称渗透了永夜之域的所有阴影?不要以为暮光大陆只能依靠你们,就此妄想不该得到的东西。下次再敢乱看,我会直接把你这双眼睛挖出来。你以为一个黑衣长者在门罗的纯血面前有什么用?”
暮色一声轻笑,“你怎么说都没关系,答案已经在你我的心里。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好好享受这最后的自由时光吧,我最亲爱的姐姐。”
暮色冷冷地说:“然后你就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再切断左手和左脚。”
暮色完全没给夜瞳留下任何机会,飞快地把纸抓在手中,扫了几眼,才慢慢扬起,妖娆的笑容中透着说不出的残忍冷酷,“这,就是你来永夜的目的?”
暮色笑得很低沉,尾音却飘忽上扬,有种莫名的诱惑,她贴近夜瞳,轻轻道,“是为了某个人,某个可能和黑翼君王有关,但也可能无关的人。我有猜对吗?”
老头顿时杀猪般惨叫起来,双手在空中胡乱抓挠,指尖冒出一阵阵黑气,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血线。直到他嚎叫了整整三分钟,暮色才收回血气。
暮色看了夜瞳一眼,“但是不管怎么说,当初亲王发动秘术都和-图-书没能找到原初之翼的下落,事隔这么久还想找回它是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应该不会为了原初之翼,或者大君其它没有公开的宝藏才来永夜。也许,你是为了……”
夜瞳身上开始散发寒意,双瞳逐渐深邃,缓缓地说:“暮色,你这是在找死。”
格慕无所谓地笑笑,道:“我们迟早能够挑战他们的,不是吗?”
暮色回头,狠狠盯了格慕一眼,“在你没有能力挑战那些老家伙之前,不要说这种话。因为这毫无意义,明白了吗?”
暮色斩钉截铁地道:“就是你死上一百次,他也不会死!这点我可以确定!不要东拉西扯,去把他给我找出来。”
格慕奔跑起来,追在她身后叫道:“嗨,等等我!听我说啊,最近周围出现了许多奇怪的人……”
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斗,却比真刀实枪更加凶险。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暮色没再多说什么,又看看手中的画像,吹了声口哨,貌似遗憾地把它放在桌上,然后出了房间。
夜瞳沉默片刻,说:“你究竟想要什么?”
“就这样?不用让他死得长一点?”
“也许我应该去看看他……”暮色话一出口,即刻感觉到一道比刚才更加凛冽的杀机扑面压来。她哈哈笑起来,“你看,这不就着急了吗?”
“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暮色扔下这么一句,身影连续闪烁,瞬间就到了百米之外。
夜瞳缓缓点了点头,暮色的身影终于从她眼中淡去。她低声说:“放下那张纸。”
在森林中央,有团白影格外醒目,那是一个独自行走的少女。
名为格慕的年轻血族无声笑了,问:“然后呢?”
“那可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