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七十四 小麻烦

但在宋子宁锐利目光注视下,赵雨樱首次感到一阵心虚,她自然知道,白天逼着南宫凌忍辱退走的不是自己,而是幽国公赵玄极。
“那时反正我也不知道了,有什么要紧。”
见了这一幕,魏破天和宋子宁都想起还有事没有处理,纷纷告辞,很没义气地把烂摊子扔给千夜。赵雨樱也没有多留,只是在离开之前,她很是猥琐地比了个抓握的手势,又指指南宫小鸟的胸脯,然后大笑三声,扬长而去。
“我知道。”
赵雨樱更是不悦,怒道:“老娘还用得着靠家世?”
“闭嘴!”千夜忍无可忍,一声吼,总算让这两个家伙安静下来。
千夜瞪了她一眼,道:“这么大个麻烦,摸什么摸。”
赵雨樱说:“那老混蛋,就是南宫凌的父亲,南宫远博。南宫小鸟的父亲原也是个练武奇才,一身原力修为不俗,只是向来隐忍而已。当晚他愤然出手,斩杀南宫远博全部亲卫,又将南宫远博打成重伤,把小鸟救了出去。只是他也伤重不治,没过多久就死了。”
众人刚刚坐定,赵雨樱立刻兴致勃勃地问:“怎么样,摸过没有,够大吧?”
宋子宁面不改色,流畅地道:“但是雨樱小姐有令,在下自当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说着弹出两团原力光芒,凝出叶状,不过现在赵雨樱要通过这两片叶子反制宋子宁却没那么容易了。
魏破天瞪了宋子宁一眼,道:“我还听说,南宫远博是靠了宋阀的力量才保住族长大位的。”
南宫小鸟脸红得如欲滴下血来,头越垂越低,几http://www.hetushu•com乎埋进自己的胸里去。
接着整个下午千夜都在处理公事,暗火留守军官和跟他回来的军官们流水般在他的办公室进进出出。第三军团马上就要撤离,城防需重新布置,这是头等大事,黑流城是他根基所在,现在还有小菜鸟这个碰不得的特殊人物在,容不得半点有失。
“那个,我是要上前线的。而且我这个城市位于边界,经常有黑暗种族出没。”
赵雨樱霍地站了起来,怒道:“小鸟是我的朋友,你不敢得罪南宫,我可不怕!”
“我不怕危险。”南宫小鸟终于换了句新鲜的词。
千夜哭笑不得,到里面去换了身衣服,叫阿七阿九进来收拾房间,这才重新坐在南宫小鸟面前。
千夜抬手止住了宋子宁下面的话,道:“放心,我不会硬来,如果将来事不可为,我会让红蝎把人接回去,反正他们自己也派了人在南宫小鸟身边。至于南宫远博若真为此迁怒我,那就让他来吧。你我兄弟还年轻,将来总有让他后悔的时候。”
小鸟大大的眼睛中全是喜悦,用力点了点头。
“她这一支祖上原本曾是嫡支的长房,但后来犯过大事,据说差点让南宫世家被贬入下品。致使整房人被逐出嫡系,虽然还留在宗族里,算是旁支,可这种情况下衰败得极快。到了她爷爷这一辈,族中有长老看中她家产业,找了个错处索性把他们整支逐出家族,吞没了家产。”
千夜很是无奈,决定直接了当:“这里很危险。”
沉默片刻,千夜才开口道:“小鸟……”
http://www•hetushu.com宋子宁傲然道:“在下岂是卖艺之人。”
千夜本能地挥手格挡,哗地一声茶桌被拍得粉碎,然而一汪清茶失去控制,当头浇下,淋了他一身。
在门口等候的一众红蝎战士目光齐刷刷转向千夜,让他顿时感到压力极大。到了这个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小家伙所谓去暗血城搞研究不过一个幌子,就是来找千夜的。所以红蝎战士们都想知道,千夜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够让自家军团长的宝贝不远万里寻来。
“好吧……你现在住第七师师部?等会我让人把你的住处安排到暗火基地来,平时你可以随意走动,但身边要带上护卫,想出城的话,一定要提前告诉我,知道了吗?”
现在千夜终于体会到了魏破天和宋子宁的痛苦,身边挂着这些身份重要的少女,什么事都别想干了。他现在惟一希望,就是南宫小鸟不要非跟着他上前线。
千夜问:“她和南宫世家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老混蛋是谁?”魏破天勃然大怒。这等行径实在太过下作,令人不齿。
这事其实魏破天和宋子宁都有所耳闻,不过赵雨樱和南宫小鸟熟,知道得更清楚点,当下用力挥了挥手,道:“好多烂事!”
宋子宁神色淡淡,“他付出的代价够大够足,对宋阀而言,与南宫他们那一系的关系已保持了三四代,由南宫远博坐上族长之位,总好过换个厉害又陌生的人来。若易地而处,你魏家难道会有什么新花样不成?”
赵雨樱对千夜摊摊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就噌和_图_书地一下窜到宋子宁身边,在他肩上拍了一记,道:“变两片叶子出来玩玩!”
“那就先这样吧。”千夜起身,把南宫小鸟送了出去。
南宫小鸟一句话顿时把千夜噎了个半死。他终于明白,她是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了。千夜头疼地想到,若非形势有变,他临时放弃了强攻狼人子爵领地的计划,就不会提前回来,也就不会遇到南宫小鸟。
帝国不是没有内战,但大多数是领地接壤引起的摩擦。像魏破天这样想要跨大陆动兵戈,先不说帝室和军部绝不会让他这么乱来,首先要怎么带重兵越过数个贵族领地都是问题。
宋子宁淡淡地道:“留下她,就相当于和南宫世家作对。雨樱你有赵阀的幽国公在后面,自然不惧。可是千夜有什么?”
魏破天顿时热血上涌,腾地站起,大声道:“说得好!将来老子执掌魏家,第一件事就是提兵打那老小子!”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看她这样子,早晚是你的人,还不如先睡了再说。子宁,你说是不是?”
千夜在心里不知道把那三个家伙骂了多少遍,可是又能有什么用。
“诶?!”南宫小鸟顿时僵在半途,还保持着伸手前扑的姿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千夜懒得理会这三个家伙,相比之下,南宫小鸟才是最大的麻烦。这小家伙若是在自己地盘上出了点什么问题,红蝎几个老家伙说不定会亲自到永夜来砍人。
宋子宁横了他一眼,冷然道:“你远东魏家和沂水南宫根本就不在一块大陆,还提兵?你从哪里提兵?”
千夜苦笑:http://m.hetushu.com“但是我怕啊,要是你出了什么事,那我还不得被红蝎的人给生撕了。”
啪嗒一声,赵雨樱已经捏住了他的耳朵。
这时旁边宋子宁接口道:“当年南宫远博忽然传出重病消息,差点连继承人之位都要不保,后来休养了好几年才康复,原来是这么回事。”
宋子宁道:“南宫远博此人心胸狭隘,极是记仇。现在形势下,他不敢明着对南宫小鸟怎样,但千夜,若知道你和她有关系,必然会迁怒于你。有必要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得罪上品世家吗?南宫可不是泗水董家,千夜你可要想清楚了。”
赵雨樱又道:“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小鸟一家挣扎求生,也就是想过点普通人的日子。没想到小鸟长大后,竟被族里一名长老看中,就找个晚上潜进她的房间,想要强收了她。妈的,小鸟那时才十二岁!”
魏破天登时语塞。
可又转心一想,如果在黑流城碰不到他,那南宫小鸟这样一个来自红蝎的特殊人物再跑去暗血城周围大肆寻找他,还不知道会另外扯出什么事情来。赵雨樱已经悄悄提醒过千夜,这只小菜鸟外表柔顺,实际上却极是坚强固执,只要认定的事,就会一路走到黑。
魏破天怒道:“老子自己去,总行了吧?”
此刻两人独处,千夜尽可能语重心长地道:“小鸟,我这里天天都在打仗。”
千夜摇了摇头,静静道:“子宁,不要说了。这件事我已经想清楚,让她留下。”
赵雨樱叹了口气,说:“小鸟父亲临终前把她托付给自己一位好友,那人是一名红蝎的m•hetushu.com退役将军,小鸟也由此进了红蝎。”
“我知道。”
“那还不是有去无回,白痴!”
千夜无奈,随手抓住手边的东岳,长剑轻轻一颤,一道无形力量就把扑面而来的点心茶叶都挡在半空,这才起身,从容向后退去。
赵雨樱立刻发现了这一点,无聊地扬手,叶片化作光点消失。
这种事,在每一个家族里都发生过,但若当事人是身边人的话,却又是另一番感受。无由的,千夜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垃圾场中度过的童年,某种程度上说,他或许也能算是门争的牺牲品。
宋子宁脸色一变,“千夜……”
赵雨樱立刻不悦:“我很喜欢这小丫头,干嘛要送回去?”
“诶?!”南宫小鸟明显受惊,腾地一动,一下把桌子撞得弹跳了一下,面前的茶点一股脑儿全向千夜当头泼去。
魏破天在旁忍不住哼一声,把椅子挪远了点,深以认识这么一个家伙为耻。
宋子宁这次却没有丝毫惧色,坦然迎上赵雨樱杀人般的目光,“你不怕得罪南宫,我和破天也不怕,但是千夜不行。”
宋子宁微微一笑,没有理会赵雨樱,而是说:“千夜,你可要想好了,真要收留南宫小鸟?我建议还是把她送回去。”
到晚饭时分,魏破天找过来,他后天一早就要离开。过了一会儿宋子宁和赵雨樱也来了,千夜索性叫厨房把菜式上得丰盛点,也算是为魏破天饯行。
然而南宫小鸟想要弥补错误,已经随着飞起的杯碟跳起来,可是脚下一绊,把刚稳定下来的茶桌踢了个结结实实,于是整张桌子都呼啸着向千夜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