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七十八 危险来自背后

从书架的阴影处走出一个男人,“我在。”
书房中乍起雷鸣,一股气卷于两人拳锋交击处起而向上,在天花板上无声无息地切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空洞,直接穿透了屋顶。但房间里的其它物品,都完好无损,就连横在两人中间的茶几和周围的沙发座椅都没有丝毫移位。
安绍年赞叹地说:“听说千夜团长出身赏金猎人,白手起家组建了暗火佣兵团,不到一年就吞下了远征军的第七师。原本我还以为传闻多有夸大,没想到你的战力还远在传闻之上。你我若全力一战,或许胜负犹未可知。”
千夜将盒子推了回去,“安将军,这个还是收回去吧。不瞒您说,我手上也有黑钛湮灭弹。”
千夜对红蝎这方面的情况当然十分了解,安绍年带队的任务等级可能不低于当年那次出动了三分之一红蝎的任务,而这意味着危险度也更高。
安绍年简单地回礼,却没有马上坐下,上下打量千夜一番,双目光芒锋锐如刀,忽然喝道:“得罪了!”
况且安绍年的战将天赋是原力精准控制,由此才能发挥出超越等级的战力,刚才那一拳溢出极少,就体现了对原力精妙绝伦的控制。然而不寻常的是千夜竟然也做到了同样的事情,而他还不是战将。
千夜讶然的神色一闪而逝,双瞳泛起深海般的湛蓝。在真实视野中,只见顷刻周围原力就全部跃动起来,间中有丝丝缕缕向安绍年拳锋汇聚过去。
宽大得如同普通人家院落的房内跪着数人,除了南宫凌之外,还有随她出行的侍女以及护卫首领。此刻见南http://www•hetushu•com宫远博发怒,众人都低着头,不敢稍动,惟恐把怒火引过来。
南宫远博骂了一阵后,怒意稍稍平歇,说:“凌儿,起来吧。”
千夜忽然觉得手里的盒子十分沉重。安绍年也是平民出身,就算红蝎的军功绩点比普通军团丰厚得多,兑换军用物资时有各种优先权,可他晋升战将依然耗费巨大。
当此雷霆之怒,没有人说一句话。已经有了南宫凌这个先例,在场之人都是家臣仆属,谁还敢去触怒南宫远博。
南宫凌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直接把她抽倒在地。南宫凌捂住红肿的面孔,抬头看着南宫远博,登时呆了。
南宫远博重重哼了一声,怒道:“就算是无赖流氓,那也有一个身为幽国公的爷爷!哼,女流氓,我倒是希望我也有这么一个女流氓当女儿。赵雨樱那是将来有望晋阶神将的人物,你们呢,又能在战将之上走多远?二级,还是三级?”
安绍年沉吟片刻,似乎在斟酌用词,然后说:“南宫上校对红蝎的重要性,想必千夜团长已有所耳闻。不过小鸟性子很是固执倔强,她要是一心留下,我们都很难劝说,况且她若独自出走,恐怕面对的环境会更危险。”
“她还说,我尽管去告,不管告到哪里都没有用!”
“说什么?”
安绍年摇了摇头,道:“红蝎的职责是和外族战斗,这种东西对我用处不大。但你不同,永夜这个地方,前面和背后的敌人同样的多。”
沂东行省省府越北城内,南宫侯府就占了半城之地,所以南宫历任家主www.hetushu.com私底下又有一个外号:南宫半城。
千夜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愣了愣,随即吩咐把人请进来。
安绍年又道:“我这次来永夜大陆另有重要任务,很快就要离开。南宫上校那里,我曾经提议留给她一些人,却被拒绝了。实际上,就算留人,我能调出来的人手也十分有限。”
千夜心中极为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十分清楚,红蝎的任务对象当然不全是黑暗种族。事实上,有些对内任务的奖金更丰厚,而且危险性也小,这只是安绍年的个人选择而已。
安绍年听到千夜这么说,神情稍稍释然,“有你和雨樱小姐在,南宫上校的安全想必不会有问题。然而或许有人会因此来找你的麻烦,这些人,可能不只来自南宫世家。”
南宫远博沉声道:“你去永夜走一趟,把那个什么暗火灭了。一群贱民就敢插手我南宫世家内务,他们还是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此刻主府内一座大宅的书房里,南宫远博脸色铁青,怒吼道:“废物,全是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环绕沂水,帝国共封了三侯十一伯,但只有南宫世家用了沂水侯的封号,可见圣眷之隆,权势之盛。数百年前,帝国与黑暗种族争夺越陆时,南宫世家还是三侯之一。随后在大战中屡立战功,从而成为沂水周边惟一的封疆侯,可以不受限制地发展私军。
如今越陆全境早归帝国所有,再无战事。南宫家族私军主要派往东西两陆的境外战场,以及封地之外资源地守卫。近年来因为越陆愈发平静,留守本土的南http://m.hetushu.com宫家族私军逐渐裁撤,但就这样规模也远超另外两侯。
南宫凌身体微微一颤,连忙回答:“是。她当着一众世家之女的面,还说,还说……”
说罢,安绍年就告辞离去。他的背影,挺拔如松。
千夜对此也很头痛,可想到南宫小鸟说着“我会有用,不要赶我走”的样子,就会忍不住心软。
千夜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安将军提醒。”这他倒不意外,红蝎本身也有军政方面的敌人,像南宫小鸟这样身份重要的人物出了总部,不会不引起暗中窥伺者的注意。
门外传来十七清脆明快的通报声,门被推开,一个高瘦且一脸精悍的男人走了进来,果然是个典型的军人,典型的红蝎。
就算他那一拳未尽全力,可千夜也没有依靠身法或是秘传来化解,而是硬生生地架了一记,居然没有被击倒,这在红蝎之中已经是蝎王的标准了。
安绍年自嘲地笑笑,“军职清苦,数年积蓄,也只够买颗子弹而已。希望它在千夜团长手里,能发挥作用。”
越陆之北,有大河名为沂水,横跨三省,曲折千里。
“安将军,请坐,有什么事情是我可以帮忙的,请尽管吩咐。”千夜起身相迎,还带着一分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亲近。
想到这里,另外一个名字从记忆中跳了出来,卫立时。卫上校当年是与安绍年并列的蝎王之一,是他把千夜带进了红蝎,却葬身在那场阴谋中。千夜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平息下直欲沸腾的血液。
啪地一声,南宫远博手里把玩的一尊玉狮子在地上砸得粉碎,怒道:“竟然如此和*图*书嚣张!”
既然号称半城,候府之深,可想而知。主府建于城北圩山半腰,迤逦而下,直至山麓。至于山下及至城内的广大田宅,就是各分家支脉所在之地。
话音未落,他全身原力鼓荡,一拳当胸击来!
“是啊!她根本就是一个女流氓……”
千夜一声低喝,同样简简单单一拳击出,狠狠撞在安绍年的拳锋上!
他在黑岭收到宋子宁信的时候,心情就有点复杂。千夜现在无论身份,样貌还是气息都有变化,当年共同战斗过的又大多在命运一役中阵亡。即使重见红蝎血蝎营的人,也不用担心身份暴露,可他心中还是有挥之不去的怅然若失。
“安将军过奖了,您可不是普通的将军。”千夜微笑。红蝎战士的真正战力远在表面等级之上,越是复杂环境,越是能够体现这一点。
“不过南宫世家虽然不敢明着对上校下手,可这里是永夜,帝国军部的威慑要弱得多,我也没什么能做的,就把这件小东西留下,或许有用到它的机会。”安绍年说着将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
南宫远博负着手,在房内来回踱步,忽然停在南宫凌身前,“你刚刚说,是赵雨樱打了你一耳光?”
南宫凌站了起来,仍然低垂着头,不敢去看南宫远博的表情。
千夜微微点头,听到安绍年来访,他就猜是为了南宫小鸟。
一拳对罢,安绍年若无其事,而千夜脸上泛起一阵潮红,随即平复下去,显然在这极短时间里就压制了原力冲击和反噬。
千夜想了想,说:“安将军应该也知道,我这里最近在和黑暗种族打仗,不过只要小hetushu.com鸟在黑流城,我一定会尽力保证她的安全。”
这一拳看似简单,不过是军中格斗术的直击基础式,但是引动环境原力后,居然每一方寸的力量都平均厚实,找不到任何弱点可趁。
这位安绍年准将,千夜没见过本人,却知道他的资料。当千夜在红蝎的时候,他还不是将军,而是一名年资相当长的蝎王。以红蝎的阵亡率和高位者断后的传统,服役超过十年的蝎王可谓凤毛麟角。
“你更不是普通的团长。”安绍年也笑了,随即脸色一正,道:“千夜团长想必已经猜到我的来意,我是为南宫上校而来。”
看到熟悉的铅封式样,千夜心中微微一动,打开一看,盒内果然是一颗黑钛湮灭弹。那也意味着安绍年所说的危险,很可能都是来自人类,而非黑暗种族。
沂东行省为其中之一,位于沂水中段九曲之地,沃野千里,最是富饶。南宫世家封地就在沂东之内,一省之地,十有六七复姓南宫。
安绍年脸上现出颇为明显的惊讶之色,他本人身为红蝎蝎王,虽然只是准将,可论起战力,帝国主力军团中连张自行这样的将军,都不敢大意。
能将军中格斗术最基础的直拳用到如此程度,已经有种大道至简的味道。
“区区一个南宫小鸟都收拾不了,魏启阳那边的婚约估计也被你一巴掌扇到不知哪里去了,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安绍年笑了笑,又说:“打黑暗种族的活比较简单,我天资有限,所以就偷个懒,只做点简单的事情。”
一通怒吼之后,南宫远博深吸了口气,压了压怒火,叫道:“啸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