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八十三 致命的诱惑

千夜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然而自肩以下大部分都是麻木的,血液仿佛凝固在原地,更感应不到体内原力的活动。这好像是血族的一种控制秘术,用血气把所有感知都屏蔽锁死,与人类用在俘虏身上的原力抑制药剂有些类似。
“好看。”千夜的答案很诚实。
千夜略带探究地看着她,神色十分平静,更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只问:“你是谁?”
暮色揉身再上,在空中拉出数道淡淡残影,下一刻出现在千夜身后,短刀无声无息向着后心刺下。她先后两次身形闪烁,近乎瞬移,分明是无比强大的战技。
又是一声雷鸣,千夜还是不闪不避,再一剑对着暮色当头斩下!
当的一声,暮色挥刀在东岳上斩了一记,两人都是全身剧震,如遭雷击,踉跄着分开。战到现在,这一下才是实打实的硬撼。千夜吃了点小亏,从容跃落树下,多退两步,就稳住了身形。
他手腕忽然一麻,东岳脱手飞出,插落脚前地面。而暮色则在他身后浮现,整个人都贴到千夜身上,手从肩后环抱过来,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脖子。若是忽略弥漫的杀意,两人此刻的姿态看上去就象是一对亲密情侣。
战场忽然一变,如水的月芒陡然暗下来,宛若置身永夜日落而月未升的深黯黄昏,无光阴沉,凛然寒意无止境地扩展着,直渗入骨血。
暮色身影忽隐忽现,只有空中呼啸的锐音,表明她正向千夜狂攻。刹那间,http://m.hetushu.com千夜真实视野里纵横交错着如蛛网般密集的原力纹路,根本无法判断她下一步的真正攻击。这就是极致的速度,极致的攻击,形成了事实上的无懈可击。
千夜静静等待着。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胸口深深的沟壑,目测饱满程度或许不在南宫小鸟之下。
千夜保持沉默。
这个女人此刻展现的形象和刚刚在瞄准镜镜头里的原始野性几乎是分处世界两极,一边是冰,一边是火。如此强烈对比,带来的是同样强烈的诱惑。
“因为你很有趣,也很有潜力。虽然现在弱了些,可是我要动用领域才能够无伤把你拿下。等你将来到了和我同样的等级,应该会有一战之力。所以我说,你有了初步的资格。但是,如果想要当我惟一的男人,就要变得更加……强壮。”
千夜的眼睛恢复了黝黑澄澈,声色不动,慢慢转身。
然而暮色脸色又是微变,那柄黑黝黝如废铁般的重剑似缓实快,又是一剑指向她小腹,竟然还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暮色大吃一惊,她的血力领域牢牢罩定了千夜,因而此时也最能感受到这一剑之威,不是微风吹过,而若狂风扫境。她瞬间就判断出,自己两刀完全可以刺进千夜要害,可就是以她的速度也无法得手后避开,必须硬吃这剑。
然而有一点与她的冰冷骄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就是那点饱满朱唇,微微嘟起,鲜艳润泽,让她美丽得更像一幅画的hetushu.com面孔瞬间活起来,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她似乎只是扭动了一下腰肢,身影却突然跨越数米,靠近千夜,身体前倾,再问:“那么……诱惑吗?”
然而暮色最终却没有把吸血獠牙刺进去,只是调情般在千夜颈中轻轻咬了一口,紧贴着他耳边道:“我说过,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现在恭喜你,通过了考验,也就是说,有了成为我男人的资格。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哦!”
话音未落,她的手中突然多了两把精美短刀,寒光一闪,刀锋已抵上了千夜的咽喉和心口。
最可怕的是,这女人散发出的血力,若有若无扰动着周围环境中的黑暗原力。千夜尝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启动寂灭斩。
女人满意地笑起来,注视着千夜。
若被初拥者原本就具有鲜血之力,那么这个过程,就等如是两股不同来源血气的一场战争。强者生,弱者死,没有分毫转圜余地。
千夜并没有马上回头,他双目闪过一丝深海般的湛蓝,真实视野果然看到了身周虚空中,交织着数道不同寻常的黑暗原力波动痕迹,源头来自身后,影响范围则把他全部笼罩了进去。
这个自称暮色的女人是千夜正面对战中遇到的最强大黑暗种族之一,刚才两人交手,千夜就明显感觉受到她黑暗领域的压制,仅次于来自威廉的威压。这不是双方血脉等级的差距,而是纯粹力量位阶的对比。
但是暮色想初拥千夜,却www.hetushu.com正好送了个机会给他。
千夜感觉到颈侧皮肤微微刺痛,那是暮色的吸血獠牙已经顶在那里。只要一口咬下去,再注入精血,千夜就会变成她的后裔。
这一剑的威势更加明显,暮色感觉得到,原本环境中与她共鸣的黑暗原力已经开始混乱,甚至有反过来向她挤压的迹象。她眼中闪过惊诧,不得不向旁闪避,划到千夜咽喉的一刀自然落了个空。
暮色忽然笑了,“不要想着东拉西扯地拖延时间,因为那没有意义。我还不想杀你,只想和你……上床!”
她忽然笑了,“这个不太重要。现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刚才我的舞蹈好看吗?”
事实上,两人几个回合下来,此刻心里都已明白,千夜比暮色仍有差距。但是暮色没想到,这个人类少年,秀美得仿佛有点文弱,骨子里却带着与他的容貌全然不相称的狠劲。要知道,这种战术,对暮色来说,是伤,对千夜来说,就是死。
就在这时,暮色耳边突然听到一记雷音炸响,胸膛里的心核居然随之大力跳动了一下,就见千夜不闪不避,东岳却势挟风雷,笔直向她胸腹间刺来。
千夜突然吐气开声,东岳劈斩挑刺,再不去寻找对方的薄弱环节,只向纹路最密集的地方斩去,剑剑全力施为。他忽觉剑尖扫到了什么,又听到暮色一声闷哼。
“那就这么说定了!”暮色发出愉快的笑声。
千夜又点了点头。
暮色一个倒翻,落在大树横生的www.hetushu.com枝条上,轻飘飘地上下起伏,恍若没有重量。
这两刀起势毫无预兆,去势快逾惊雷闪电,千夜似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会被刺穿。
“那么……我们在这里,不是偶遇?”
千钧一发之际,暮色不得不收刀,身体一摆,灵动之极的让过剑锋,左手一个反手拉出一道蜿蜒刀光,仍然向千夜咽喉划去。
暮色也在看着千夜,双眼发亮,蓦然身形闪烁,拉出道道残像,刹那间人已到了面前,短刀几乎贴上了千夜咽喉。她的速度实在太快,站立在枝头的残像尚未完全消失,刀锋和人已在眼前。即使以千夜的战斗经验,也不过能勉强反应。
从战斗的角度来说,两人已经接近到一个危险的距离。但是千夜握着枪和剑的手都十分稳定,没有丝毫不安,也没有回避女人的目光,甚至也不掩饰看到美丽事物的赞赏。
暮色把脸埋在千夜的颈中,深深吸了口气,喉间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赞道:“真是好味道。要不,我给你初拥吧,怎么样?”
暮色的手从千夜的脖子缓缓向上,轻柔地抚摸他的脸颊和眼睛。虽然要害被制,可千夜站得很稳,依然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连手指都没有颤抖一下。
在他面前,凭空悬立着一个难以形容的女人。她的美丽毋庸置疑,表情冷若冰霜,虽然现在站立的高度与千夜平齐,眼神中却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仿佛在俯视千夜。
他在等待一个时机。
一般来和*图*书说,初拥后裔的血族,在完成这个仪式的过程中,除了赐予精血,还会吸一些后裔的血。一方面象征着补偿,另一方面,被选中的后裔都是优质而强大的血脉,再强的血族也很难拒绝如此甘美鲜血的诱惑。
千夜骤然感觉象是有无数细丝缠绕在身上,每个动作都变得滞涩无比,一直犹如臂指的东岳差点提不起来。
千夜视线中骤然失去她的行踪,也不惊慌,更不急于转头搜寻,东岳划出一道环形刀光,将全身护在其中。
千夜体内的紫色血气,来自古老的玛门氏族,那已是血族顶尖血脉之一。暗金血气虽然不知来源,但从日常两者之间分配黑暗原力的多少来看,暗金血气的强大程度还远在紫血之上。
千夜不动声色地问:“为什么是我?”
女人的眼睛变得越来越明亮,轻笑道:“我叫暮色,是一个对你很感兴趣的……女人。你……让我很满意,十分满意。所以就算是做,也不是不可以的哦!只要再通过一个小小的考验……”
千夜抬起头看着她,双生花已经被收起,双手紧握住东岳。这是他至今为止遇到过最强的敌人,女人的武技看似走轻盈迅捷路子,但千夜的重剑和堪比黑暗战将的力量却无法形成压制。
声音从身后传来,距离很近。
然而这一剑岂是轻易能挨的?暮色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自己竟然没有把握不受伤,而她的战斗直觉已经无数次帮助她战胜了比自己更强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