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百 开战

当走出山区的刹那,千夜顿时觉得海阔天空,忍不住长出一口气,就连头顶的铁幕也不觉得那么压抑了。
此刻对帝国上层大陆来说,黑暗世界的反应是次要的,大人物们目光都注视着国内。目前局势微妙,现有的门阀格局维持得太久了,所有人都想要动一动。但是何时动,怎么动,却是关键。门阀世家是立国之本,史上哪次重整格局不是血流成河?
林熙棠道:“帝国的本意也就是打一场血战,永夜议会出动的不多,我们也能轻松些。”
张伯谦走到林熙棠身旁,与他并肩立在沙盘边,微微俯身,扫了一眼面前的地形,道:“永夜那边虽然是一级动员,但进入铁幕的队伍却没什么特别战力和强力人物,永夜议会这是对天鬼的东西不感兴趣?还是说,他们已经知道铁幕里有什么了?”
斩杀凶兽没有军功,千夜实在不想在它们身上浪费时间,可是这些凶兽不知怎地,个个轻而易举地就看破了千夜的伪装。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采取最笨拙却也是最直接的方式,那就是走直线,杀一条路出来。
在铁幕影响下,短短半个月不到,巨豹不光体型变大,毛色也发暗,而且精血都数倍于以往,这可绝不正常。千夜检视了一遍巨豹尸体,发现它体内各脏器都有过度生长的迹象,于是隐约有个猜想,这头巨豹可能是透支生命力,才使得短期内实力暴增。
轻易杀掉巨豹后,千夜却皱了皱眉。以他现在收敛气息、隐藏行迹的能力,大部分情况下,就是伯爵也http://www.hetushu.com难以察觉千夜的行迹。然而这头狂暴后实力也不过五级的巨豹,居然离得老远就发现了他,径直扑来,这让千夜不由得心中一凛。
窗边的张伯谦转过身,眼睛扫向惟一还留在作战室里的一名少将,淡淡道:“出去。”
千夜绕过了狼人聚居地,目标直指纵深的东北方向,名为黑巢的子爵领。那里盘踞了另一头蛛魔,实力已是一等子爵,据说是斯图卡的哥哥。
紧张的源头来自落地窗前,那个一身黑金两色王服的男人。张伯谦从头到底没说过一句话,甚至目光一直投注在窗外,但无形的压力始终笼罩全场。
黑巢和银流峡湾之间还隔着斯图卡的伯爵本领,原本并不在千夜近期西征计划内,由于地理关系,除非吞下整个伯爵领,否则只能掠夺资源无法占领土地。但在血战状态下就不同了,来自帝国和赵阀的双重封赏,让单纯击杀子爵也变得非常有利可图。
帝国特使的到来吹响了无声号角,血战正式拉开序幕,成群结队的年轻俊杰从帝国各处蜂拥而来,一无反顾地冲入铁幕。
凶兽当然对千夜没有威胁,反而贡献了不少精血,总量都快赶上一名爵士了,然而这样的袭击严重阻碍了他的行进速度。千夜发现,不管他如何隐匿踪迹,似乎在这些凶兽眼中都全无作用,无论狮虎还是山地鳄,几乎都是隔着千米就能够发现他,然后就是疯狂攻击。
血战已经开始,一般来说在开战之初,如黑流城这样有完整防御设施的城市不会成为大规模袭击hetushu.com的对象,所以千夜打算趁此机会先去周边狩猎一番,也好掌握战场上的第一手情报。
与会者离开作战室的脚步显得颇为急切,这些来自帝国各大军团和远征军总部的将军们,没有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可当张伯谦和林熙棠同时在场,他们的表现就如同菜鸟在训练场上面对着教官。
黑暗世界也把这场血战当做了一场盛会,永夜议会正式决议,同样开出了丰厚得令人乍舌的封赏,不仅包括各类武备资源,甚至还有封爵、领地和上位血脉。巨额封赏下,许多部落的成年战士倾巢而出,甚至大点的孩子都带了出来。
林熙棠来永夜大陆的时候,身边只带了一个营的北府军团亲卫,近卫军的雷骑卫将军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最近几天刚到。
千夜一路向西,很快就到达银流峡湾。防御工事的建设还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着,制高点上已经架起几门轻炮,勉强控制了峡谷河道。他并没有在此多作停留,越过峡谷,再次进入蛛魔伯爵的领地。
那名少将行了个军礼,一言不发退出去。
张伯谦并没有追问,只抬手拂了拂,沙盘上的原力阵列一阵明暗不定。
他首选下手的对象,自然是老朋友蛛魔伯爵的领地。这位斯图卡伯爵上次被千夜和赵雨樱联手打成重伤,现在应该尚未完全恢复,而他三分之一东部领地又被千夜抢了过来,资源损失不少,正是元气大伤的时候。
千夜收敛气息,在山林中不急不忙地穿行,时刻保持最佳状态,以迎击敌人。没走多久,和图书森林中突然刮起一阵腥风,一头体型巨大的野兽从森林中冲出,狠狠向千夜扑来。
在铁幕边缘,一座原本不起眼的小城里,此刻却汇聚了多支帝国部队,一时之间战士数量竟比城中原有居民还多。城中央的建筑多被征用,城主府更是整个变成了指挥部。这座小城,即是张伯谦和林熙棠所选的坐镇之地。
随着最后一名帝国军部特使读完自己的报告,沙盘上三河郡西部区域的城镇也相应亮起。
就在这时,不远处也传来一声充满愉悦的叹息,让千夜一怔。他转头望去,看见一个血族少年刚刚从森林中走出,破破烂烂的衣服还依稀能看出原本昂贵华丽的质地,肌肤上布满了伤痕,不是爪痕就是齿印。
目前帝国得到的情报里,黑暗阵营积极回应了血战,可看投放的战力水准,以及迄今为止已知永夜议会前来坐镇的巨头数量,甚至还不如上一次莫名其妙开打的永夜战争。这与黑暗种族一贯以来的作风不符,然而帝国这边动用再多密谍,都无法得到更多消息。
这种袭击当然威胁不了他,千夜身体一侧,让过正面扑击,随即深红之牙就插进巨豹的体侧,刀锋直接没入心脏。
林熙棠沉默了一下,“那是军部第七处负责的,我也不知道。”
很多人走出大门才敢长出一口气,心里暗自嘀咕,也不知道帝国军部是怎么想的,这次竟然把这两位早就明晃晃对立的元帅指派到一个战场上来。
林熙棠皱了皱眉,道:“伯谦兄,此事还请慎言。”
千夜手上闪过濛濛血和-图-书色光芒,浓郁精血顺着刀锋滚滚入体。转眼间巨豹就倒地不动,一身暗色发黑的毛皮也失去了光泽。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蛛魔伯爵领都是最好的目标。如此肥肉,当然不能落到旁人嘴里。
张伯谦眼中若有风暴将起。
房间里很快为之一空,林熙棠站起身,走到沙盘另一端,伸手拿起一个山峰模型在手上把玩,看着眼前的大片山区,仿佛在思索什么。
一道深黑的弧线从人族控制区中穿过,靠近黑暗疆域一侧的大部分重地模型都点亮了,那是完成战备动员的标志。
在占据了三分之一房间的沙盘上,起伏的丘陵,蜿蜒的河流,零落散布的聚居地错落有致,精细入微,宛若实地。仔细看去,要隘、城池、基地之类的重地模型表面还篆刻了原力阵列,散发出各色光芒,代表了不同战力和战备状态。
千夜选择的路径是斯图卡伯爵领地边缘的山区,这一带十分贫瘠,连一个黑暗种族的定居点都没有。原本在计划中应该相当顺利的路程,最终却走得磕磕绊绊,千夜用了整整两天时间才走出山区,这期间击杀了大大小小近百头凶兽。
张伯谦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陛下把雷骑卫给你作护卫,是担心我对你不利?还是……监视你?”
张伯谦指了指面前的那片区域,“红蝎前段时间好像来永夜大陆出过任务。”他的手指划了个圈,包括了三河郡西部和对面的黑暗疆域,“似乎就是这个位置,当时白阀也有一个战队在那边。那里有什么?”
特使合上手中的文件夹,和图书额头有一层薄汗,脊背绷直如拉满的弓弦。这倒不是因为他的报告有什么问题,事实上,在这个人头济济、肩章上面将星比比皆是的作战室里,大部分人都和他一样始终处于紧张状态。
不过政局都是大人物们考虑的事情,对此刻的千夜来说,还是一刀一枪挣下自己的军功来得实在。把赵雨樱送上赵阀的浮空艇后,千夜简单安排了一下暗火的军务,就收拾行装,离开黑流城,进入茫茫荒野。
林熙棠温和的声音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卫桑,我这里没有其它事情了,你先去休息。”
那名少将的帝国军服与其他人有些不同,金色滚边不是简单的线条而是云图,那是帝国近卫军的标志。他在张伯谦极具威压的目光下,居然没有畏缩,依然笔直站立着不动。
此刻若有一双高高在上的眼睛,可以看到在永夜大陆上,永夜和黎明阵营的战士们如两道潮线,正不断接近。
不过虽然没有军功,但也不算一无所获,千夜收获了不少凶兽身上的珍贵材料,汲取的精血也超过了一个三等子爵。
接下来一段路并不好走,仅仅翻过一道山梁,千夜就遇到了七八次袭击,都是狂暴后五至七级的凶兽。它们见到千夜就疯狂攻击,不死不休。
坐在沙盘长桌上首的林熙棠从深思中抬起头,道:“既然如此,请诸位将军随时注意黑暗疆域动向。散会。”
看样子这个少年和千夜一样,都在森林中饱受凶兽摧残。原本血族靠着释放血气,能够让各种凶兽毒虫退避三舍,现在看来也失去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