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四五 破军

黑暗种族整齐的军阵中,顿时多出一道凄厉伤痕。
接下来千夜东岳在手,挥剑横斩,前方十余炮灰顿时分为两段。然后再一竖斩,剑风过处,在他面前十米,顿时出现一条尸横遍地的通道。
路德骇然回望,只见一道身影正从己方阵后笔直冲来,速度快得如鬼如魅,所过之处的战士们毫无反应,偶有几名军官意识到不对劲,却是追之不及。
不管对方那是秘术,还是真的上位血脉,面对这样无法看透的对手,就算路德实力在千夜之上,也不愿意贸然接战。等千夜冲破这些亲卫阻拦,也势将力尽,路德即可以逸待劳,给千夜致命一击。
千夜就如一枚尖锐无比的楔子,任路德的军势再多再厚,也毫不停留地钉进去,一路深入。
宋子宁缓缓道:“说得也是。可是……真不甘心啊!”
千夜奔到半途,子弹已如暴风雨般泼来。他伏低身体,擎起重盾,顶着弹雨冲上。重盾上溅起大片火花,弹片连同盾面的合金碎屑四下崩射,然而千夜速度没有丝毫减慢。
而且路德也很清楚,宋子宁想要干什么。
宋阀七少,就带着一身的火树银花,视万军如无物,向着路德的中军杀去。
这是正规军突击的命令。
在城楼上,宋子宁腾地站起,眼中满是惊喜。然而惊喜随即被浓浓担忧所代替,宋子宁二话不说,提起矛枪,一声长啸,飞身从城楼跃下,化为一道银芒,向着路德中军杀去!
路德一个命令,黑暗种族军队就调动得层次分明,井井有条,宛然是一等一的精锐之师,可见这位魔http://m•hetushu.com裔子爵治军之能。只是路德身边副手有些疑惑,来人明明只有一个,将军为何如临大敌,这种调动完全是应对一整支突击队的规模。
扑通一声,犹如沉闷战鼓的声音在场上回响,就连路德全身血液也被这声音引得起了潮汐。他脸色大变之际,就听到了第二响鼓音。
另一方面,路德大军虽然十之七八正在攻城,可是中军毫不空虚,有亲卫百人,炮灰千余,路德本人更是一等子爵。这里可是铁幕之下,伯爵以上根本不能动手,这人竟敢直冲中军,嫌死得不够快吗?
千夜身周忽然泛起一层血色,一闪而逝。就是这刹那之间,无法形容的冰冷、肃杀和孤寂笼罩了方圆之地。
这是上位者俯视众生的威严,是主宰者对凡间的冷漠。无论血族、狼人还是蛛魔,甚至包括路德自己,都有了刹那间的恍惚。血族受影响最为严重,这道气息所过之处,所有血族尽皆战栗,有些甚至直接倒地。
路德看到城头上全无动静,心中顿时有些失望,却又有几分庆幸。这些天交手下来,他深知宋子宁不动则已,动必如雷霆风暴,且屡有突击中军之意,显然要找自己对决。而从宋子宁用兵来看,绝非好勇斗狠之辈,也就是说他对干掉自己至少有五六成把握,这个认知让路德很不舒服。
就在此时,一双柔美小手伸过来覆在宋子宁的手背上,旁边站着的一位少女柔声道:“少爷,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那是莽夫才会干的事。您何须冒险,只要稳稳当当的,过不了几http://www.hetushu.com年,眼前这些人就都不是您的敌人了。”
在宋子宁身后,一个娇小身影灵动无比,跳来跃去,每下扑击,必有数名对手倒下。
“血脉压制?”路德愕然失声。
这比千夜爆发出伯爵甚至侯爵实力,一举屠尽全场还要让他吃惊。路德的血脉,即使在魔裔中也属于悠久传承,连他都受影响,那在血族中应是数得过来的几个姓氏。
千夜只抬眼看了他一下,目光中满是战意和杀机,丝毫没有接话的打算。就在这瞬间,又有数名亲卫被东岳斩于剑下。
路德眉心位置的竖瞳终于张开,然而他一刹那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驱动那把喋血无数重剑的居然是黎明原力?!可是对方身上那层浓郁之极的暗金色血气,又是什么?
转眼间炮灰队就要被打穿,路德的脸色已是一片铁青,手放在剑柄上,然而却生生忍住。他高举右手,空中握拳,然后向千夜一指。
千夜大步向前,一步就迈过十米距离,再度撞入炮灰群中。东岳已化为腾蛇,大开大阖,气象万千,每次剑起剑落,必有血光无数。
生机掠夺!
此时此地的战局实际上已势成骑虎,事实证明路德战前得到的情报全然不准,这个宋阀七少用兵老辣,哪里是不学无术的纨绔?不过全局已发动,也不可能撤军,路德就是想找提供情报那些人算账,也得待战后,只是生性谨慎的他在做出种种决定时免不了犹疑。
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真正体现出这一天赋能力的恐怖之处。
宋子宁出了口长气,眼中杀机渐隐,握枪的手也慢慢m•hetushu.com松了。
对面这人究竟是谁?!
路德骇然发现,那竟似是血族心核脉动的声音。只是如此声势,以往就连在一些高位血伯爵身上,也难得一见。
眼见正规战士也被成片屠戮,居然没能稍稍留滞来人脚步,路德又是震惊,又是心痛,忍不住就要拔剑上前,可仍然硬生生止住。千夜这种战法杀得是过瘾了,可是消耗却十分恐怖,用不了多久就会耗尽原力。
就在路德游移不定的时候,千夜已经凿穿了大半中军,距离他所站位置不远。精锐战士损伤过半,亲卫也战死三分之一。炮灰虽然不值钱,可这些精锐战士和亲卫的死却是实实在在的损失,让路德感到无比心痛。
看到千夜的剑技和力量,路德也暗暗心惊,不愿意在对方气势最盛之时挡其锋芒。他一向自认为是天才统帅,而不是无双强者,用手下耗尽敌人原力,他再上去终结对方性命,这才是名将本分。
千夜血气一放即收,东岳腾起,转眼间数名路德的亲卫就被斩杀,毫无反抗余地。当黑暗战士们反应过来时,千夜血气再现,顿时又让身周十米之内的敌人动作僵硬停滞。
如此大的声势,路德自然被惊动,回头一看,顿时暗暗叫苦。这位七少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杀了过来,要玩一出单骑破军。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连这种机会都把握不住,宋子宁又如何以弱小得多的军势,硬挡了他这么多天?
尽管宋子宁那边气势如虹,可是路德权衡之后,抬手指向的依然是千夜。他的亲卫终于发起攻击,千夜http://www.hetushu•com压力骤增。
周围顿时为之一空,前方就是路德,两人之间再无阻碍,而千夜原本慢慢减弱几近枯竭的血气原力却节节攀升,转眼间就恢复过半。
城楼上,宋子宁看似随意坐着,但是右手下意识地握紧了身旁的长枪。虽然在用兵上杀伐果断,但这一刻,他还是有所迟疑,因为此举实在没有十足把握,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路德心下惊愕,又有种莫名沮丧。被宋子宁从千军万马中找出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至少说明,城头上那位宋阀七少在用兵上要比他强出一筹。
路德心头疑云大起,喝问:“你是谁!”
心痛归心痛,眼见千夜无论血气还是原力都消耗大半,路德一咬牙,命令身边最后几十名亲卫冲了上去,务必要将千夜围杀当场!
“少爷!”那少女拦之不及,气得跺了跺脚,拔出一双短剑,也跃下城楼,追着宋子宁而去。
城楼上宋虎大惊,忙转头叫道:“要塞炮准备,轰击三号、七号方位!预备队准备,下城墙!城防武器全部掩护少爷!”
那少女笑道:“世上之事岂能尽如人意?此战之后,少爷必定名动天下,让那些龌龊小人们悔断肠子去。这还不够吗?”
一声令下,大军应声而动。炮灰队迎头而上,精锐部队从两翼斜出,包抄后路。路德的亲卫也出动一半,分成三只小队,在大军中迅速移动,准备给来人以致命一击。
宋子宁在空中飞掠出数十米,然后落地,陷入重重包围。他手中长枪一震,风啸声起,恍若金戈铁马,纷沓而来,数十道火光点缀着http://m•hetushu•com跳跃银芒,飞射四面八方。顿时周围如麦浪倒伏,血光成片,方圆数丈再无一人能够站立。
就在路德心内纠结之时,忽然间一道寒意自顶门而入,直透心底,刹那间通体生寒,如坠冰窟!一道森寒杀气,已经牢牢锁定了他!
百米转瞬即过,千夜已经一头撞进路德的中军。
看这人意思,竟然是要孤身直破中军!
砰砰闷响声不绝,突进道路上数名炮灰被撞飞。千夜随即甩出残破不堪的重盾,那大块金属离手,顿时发出尖锐之极的呼啸,所过之处血肉横飞,在军阵中直飞出数十米远才力尽落地。就连两名血骑士想挥剑拦截,都被一下弹开。
“那些小人……呵呵。”宋子宁低笑两声,就沉默下去。他的目光扫向茫茫铁幕深处,幽深冷凝。这是围城的第十四天了,可千夜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原本跟在炮灰身后的正规军也开始前冲,向千夜发起攻击。压力骤增之下,千夜一声长啸,东岳剑势刹那间更加凌厉,威力提升过半,每一剑击出,都是气象森严,有海啸山崩之势。
路德心中顿时涌起惊涛骇浪,他根本不知道这人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宋子宁应是从大军调度的蛛丝马迹中找到自己行踪,可路德不相信在黑流城这块小小地方,能够一次遇见两个用兵如神之辈。
路德领军已久,转眼间就冷静下来,遥遥向千夜一指,喝道:“围上去,杀掉他!”
看着如狼群般围上来的路德亲卫,千夜眼中闪过杀气,瞳孔深处泛起暗金血色,数以百计的血线瞬间自身周射出,洞穿了十余米内的全部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