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六一 武道之争

成就战将之后,赵君度并未多作停留,第二天就出发再赴永夜前线。面对赵阀诸老挽留,他只是说铁幕之下,血火之中,方是最好的历练之地,而诸敌头颅,即是晋阶贺礼。
千夜可能并不是很清楚宋子宁的用意,懵懵懂懂中就破了此局,而宋子宁却是清清醒醒地败了这一阵。
怒视千夜一会,宋子宁的气慢慢平了,只是叹息一声。
相反如赵阀,虽然一直被死死压制,但在劣势中仍奋战不退,排名还能缓缓上升,充分昭示了千年大阀的不屈战魂。
这期榜单发布,大出各方意料之外,赵阀军功突然大幅跳升,从原本的第七一下冲到第四。这次军功之丰,跃升幅度之大,就连血战初期也是罕见。
沂水南宫近年来实力鼎盛,行事愈发强横霸道,不光对中下世家多有欺压,就是对上四阀也少有退让。在外人看来,这次血战中甚至还压得宋阀一时不敢出头,可谓风光无限。
整整一个精锐整编师,就此被牵制在三河郡,寸功未立。直到后来千夜强势归来,重创南宫镇,逼退南宫远望,私军被迫退出铁幕。南宫世家如此多的力量虚耗在千夜一人身上,被踢出排行榜也算理所当然。
其他世家,也多多少少在这场血战中露了底牌。其中有一鸣惊人的,也有外强中干之辈。被众人议论最多的,其实还是南宫世家。
他们的猎物是对面黑暗国度推出来的五万大军,不料宋子宁横空出世,率领暗火独守孤城,打出了血战伊始最经典一战,竟让南宫远望没有捞到半点好处。
血战至今,宋阀依旧占据排行榜首,但那是因为在大战初期即全力投入,占的便宜太多所致。到了现在,军功已极不好得,一月苦战还不到过去一周的数目。而其余诸阀世家大http://www.hetushu.com多互相牵制对抗,想要弥补差距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赵君度晋升战将如此大事,自然瞒不住人,转眼间就传遍帝国上下,一时间成为话题焦点。只是赵阀在铁幕下的劣势,并不曾由此而立刻改变,依然是以一已之力力抗一阀诸家的局面。
这一下赵阀诸老再次震动,如此品质的黎明原力,即使千年不倒的赵阀,也有数百年未曾出现过了。赵君度未成战将之时,就算再怎么吹捧,也只能当个年轻天才,还算不上真正强者。天才很多,而强者寥寥,两大阵营二十七块大陆,莫不如此。
这些事,外人自然不是十分清楚。但血战和其它战争一样,都是不问过程,只看结果,说起来自然是南宫世家家主昏庸无能。
当千夜见到宋子宁时,他正在书房中挥毫作画,笔下渐露全貌的是一幅水墨山水,取空山雨境,飘飘渺渺,变幻无方。纵是千夜这种不太懂得书画之人,也从那份直观的意境中感觉到这绝非凡作。
然而千夜眼下武道乃是走的破阵斩将、山海镇压的霸道,用不着在这些虚幻变化上玩花样。当他发现连真实视野也看不出所以然,就伸手一抓,几下将宋子宁这幅得意之作撕成碎片,任他什么大道玄机全部化为尘埃。
题目便是两人的武道之争。
幽国公赵玄极眉头微微一跳,正想传音过去让赵君度稍安勿躁,稳固境界为要,却突然目光一凝,顿时哑然。
张阀在血战开始时十分低调,而张伯谦前来永夜大陆一事又几乎尽人皆知,所以张阀战队遇到各种干扰可说是最少的,一直专心在自己战区里与黑暗种族作战。然而张白两阀世代交好,在大战场上不免守望相助,也说不清是何起因,张阀最终还是卷入了帝国内斗的这和图书个大漩涡中。
本来四阀互相牵制,彼此关系错综复杂。当下张白两阀联系越发紧密,而赵宋两阀素有往来,应当合力互助才是。但这次铁幕血战宋阀大肆雇佣战队,埋头抢功,一副只顾自己的架势。赵阀素来高傲,又怎会倒贴脸面去求四阀中最为弱势的宋阀?
而帝国上下对宋阀那个榜首也不是称赞,反是嘲讽居多。似这种投机取巧的举动,中下品世家用用也就罢了,堂堂四阀之一的宋阀也这么干,不光让人瞧不起,还暴露了外强中干的本质。
而且据消息灵通之人透露,赵阀战队前期损失惨重,赵君度归来后,把过半战队撤出铁幕重新整编,自己只带了一个小队进去。
很快就有人将这与赵君度晋阶战将联系在一起,然而也解释不通。因为算上路途时间,赵君度重归铁幕没有几天,这点时间又能杀多少人?除非黑暗种族又出一支大军聚到一起给他杀还差不多。
宋子宁目瞪口呆之余,当下也不禁有些怒了,气急败坏地道:“你!你个蛮子!这和那头野猪有什么两样!”
千夜眨眨眼,双瞳中湛蓝色褪去,恢复了黑曜石般的澄澈纯净,神情显得颇为无辜。其实他父系赵阀多出俊男美女,又因血气秉承了许多血族特征,若论容貌外表,和蛮子这个称呼,实在搭不上边,和野猪就相差更是甚远了。
这一主张当然过不了宋仲年那一关。当即就有阀主一系的长老质问,当宋子宁困守孤城的时候,附近那几支宋阀战队都干什么去了,要说惩处,统领那几支战队的宋阀子弟也要严惩才是。
这非战之罪,也是罪。
但军功榜上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初期南宫世家还榜上有名,位置显赫。接下来就节节下滑,最近两个月更是毫无建树,甚和图书至从排行榜前十中掉了出去,登时引发无数议论。其中各种讥讽嘲笑,自不必多说。
千夜随即问起军功一事,宋子宁神秘一笑,只道:“等会再说这事。现在陪我先去见个客人,我已经让他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最后在众人多方探询之下,终于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赵阀本期军功增长的九成,来自三河郡黑流城。也就是说,宋子宁居然把黑流之战所有军功全都记到了赵阀赵雨樱的名下!
天地异象持续到傍晚方才散去,而洗髓池里忽然翻腾起半人高的水柱,赵君度居然这就要出关了!赵阀三公和几位太上长老再次动容,难道他只用半日就完成了晋阶?
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宋阀被踢下榜首,那是迟早之事,并且一旦让位,就没有翻身余地。
不过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诀向来以莫测闻名,号称内含大道玄机,在晋阶战将后,境界更是进了一层,竟然真的有了那么一点大道的意味。虽然仅是皮毛中的皮毛,但也是极了不得的事,要知道大道二字,向来是神将专利,可不是谁都能拿来用的。
见千夜跨进门槛,宋子宁笔下一收,没有半点滞碍,仿佛那一笔在千夜一步落地的时候恰要收锋。他嘴角含笑,向尚未完成的画一指,问:“在我这幅画前,你要如何自处?”
帝国上下议论起来,不免有自毁藩篱之说,而张伯谦简单直接地评价:商者鼠辈,丧义而必失其利。
青阳张氏无论名望实力本就是第一世族,现在抗衡赵阀,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以张阀为首的格局。目前已和赵阀形成僵持,双方不时摩擦走火。
千夜不擅书画,这就隔了一层,再者也不喜太多变幻,这就又远了几分。于是宋子宁这幅半成的空山灵雨图,看得他除了头m.hetushu.com疼也就是头疼。即使开启真视之瞳,视野里出现的也全然是团团乱麻棉絮般的原力线条。
南宫远望亲率私军进入三河郡,目标当然不是小小黑流城,血战期间屠戮人族城市绝对是犯忌讳的事,南宫世家再狂妄也不会当真这么做。
哪怕将来赵君度始终迈不过天王的那道门槛,只要是上位神将,也有可能自己再开一条封公之路,那时的赵阀也会是一门四公,底蕴堪与青阳张氏比肩。
即使赵魏煌,一时都无言以对,惟有多多调配精兵猛将,再战永夜。
这传奇般的晋级丝毫没有勉强之意,赵君度三处原力漩涡内的原力精纯到了极致,化气为液,而且还不是尽头。在赵玄极等真正大能之士眼中,那些原力所化之水浓郁之极,流转时粘稠宛若乳液,竟是隐隐泛着青气。
当然,如果实际动手,千夜以觉醒燃金之血的强横身体,运使无比霸道的太玄兵伐诀,宋子宁也是无法正面抗衡。大海漩涡一成,多少飘叶也都被扫进虚空了。宋子宁惟一一线生机,就是在其势大成之前,以三千飘叶的莫测法门避其锋芒,保全自身,先求不败,再图破敌。
转眼间又是数日过去,当千夜从黑暗国度归来时,恰逢新一期军功排行榜公布。
于是各长老争吵不休,闹了个脸红脖子粗,直到最后也没能达成什么结论。不过这等情形在宋阀长老会上实属常见,吵上十次,能有一两次出结果就算不错了。
迈过了这一步,赵君度才跻身真正强者之林,甚至有挑战天王之望,可谓化蛹成蝶。
一时之间,诸老望向赵魏煌的眼神都有些复杂了。前有赵若曦,后有赵君度,赵魏煌哪怕没什么本事,这一支也至少能辉煌百年,彻底把承恩公这一代的封号变成世袭爵位。赵阀一门和_图_书三公的大格局,已然奠定。
而且,由于前面某次长老会的拖沓,宋子宁根本没被加入宋阀血战参战名单中。他没有宋阀铭牌,自然也就无法去交军功,这个责任又该由谁来负?
况且开战以来,宋阀连出昏招,比如黑流之战,居然被南宫世家挡在三河郡外,放着一个天资可进入帝国年轻一代前列的宋子宁困守危城。这里面就算有再多计较,都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这一阀即是张阀。诸家则是多个世族,且成分复杂,其中即有门阀世家一方,也不乏帝党。
各世族顿时议论纷纷,宋阀之内同样掀起轩然大波,许多长老痛心疾首,怒斥宋子宁不识大局,吃里扒外。更有激进者甚至建议把宋子宁以大逆不道论处,消去族籍,逐出宋阀。
宋子宁刚才指着那幅未完之画发问,实际上是出了一道题。
洗髓池边,一件挂在铁树架上的古服自行飞起,投入依然翻腾的水柱中,随即赵君度踏着层层玉阶慢慢走上。他体内三个原力漩涡交相辉映,竟然在这半日里就连续跨过了十级、十一级的关口,直接站上十二级战将的位阶。
南宫世家上上下下无比郁闷,家主长老们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但再怎么愤怒,也是无法可想。南宫世家最惨重的损失都与追杀千夜有关,折损的可都是真正精锐,连几名大有前途的年轻强者都折了进去。那又是血战刚开始,最容易获得军功的时候,一进一出就差了不少。
回到黑流城后,千夜即刻去见宋子宁,他对宋子宁此举也是十分不解。原本按千夜想法,只要把路德那份军功记到赵雨樱名下,就算仁至义尽,倒是没想到宋子宁一给就是全份。
千夜在走进门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宋子宁笔锋动静皆似有玄机,他站到画前,仔细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