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二 争执

赵雨樱这句话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是却刚好让周围的人听见。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赵阀上下。赵雨樱口无遮拦早已闻名,说出什么都不会让人意外,会变成笑柄的只有赵风雷一人。
如此一来,众人当然想知道千夜有何特殊之处,竟让赵君度这样的人对他另眼相看。
没想到赵雨樱完全不放在心上地挥手道:“老娘还没答应,谁说都没用。”
千夜晋阶可能两三日,可能更长。这么长的时间,赵雨樱可是会觉得无聊的。不过她已决定亲自坐在一旁,从头看到底,免得有人趁千夜晋阶时候做些什么小动作。
事实上,阀内一众年轻子弟都对千夜的到来颇为好奇,赵君度之前要收义弟的事情闹出不小动静,他晋阶战将后权柄更盛,就连赵阀诸老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违拗他的意志,故而此事已可算是板上钉钉。
两人当即站起,一齐打了招呼。但赵若曦只是一眼扫过他们,径自上了三楼,连一个笑容也欠奉。
管事们向千夜说明洗髓池的用法和注意事项,再让他脱去全身衣服饰物,放在指定位置,由专人保管。洗髓池内源液价值根本无法用金币来计算,这是防止有人把源液夹带出去。
站在池边,深深吸了一口雾气,千夜立刻觉得体内原力活跃了不少。他举步向前,沿着台阶一路走进池内,放松身体,躺了下去,渐渐沉入池底。
然而不幸的是,三楼上那两个女人都在其中。赵风雷还敢和赵雨樱顶几句嘴,但在赵若曦面前连嘴硬的底气都没有。手掌曼殊沙华的赵若曦,认真点说身份已经和诸老相当,在年轻一代面前地位超脱,就连赵君度没晋升战将前也压制不了她。
赵雨樱脸色立刻一沉,冷道:www.hetushu•com“要搬也是搬到君度府里吧?你这是在命令我?”
对于赵修竹这番自抬身价的话,赵雨樱只是点了点头,就把它从耳朵中倒了出去。她伸手一拍千夜的肩,说:“该你进去了,记住把场面弄得火爆点,免得丢老娘的面子。”
一般人晋阶前面一段时间都是风平浪静,赵修竹左右无事,向赵风雷道:“大堂哥,听说你曾经见过千夜。以你的见识,觉得此人是否有机会得到雨樱芳心呢?”
不料赵若曦小手慢慢放上桌面,手中居然握着曼珠沙华。赵雨樱眼皮狂跳,无法抑制的寒意不断从心底涌起,全身一时僵硬,竟然动弹不得!
然而这只是第一步,原力漩涡还要不断成长,直到极限为止。在这之后,方是最关键时刻,也是赵阀洗髓池的精华所在,在晋阶过程中淬炼提升原力漩涡。
千夜只是笑笑,赵雨樱也不过说说狠话罢了,外力吸纳过多会引起原力爆体。不过千夜对宋阀天级修炼室的往事还记忆犹新,再加上他每次晋级所需原力都比标准量要多数倍,超过赵修竹肯定是没有问题。
千夜积累极为深厚,不光原力总量是正常九级的数倍,而且每一点一滴都精纯到了极致,进无可进。此刻,刚刚运行一个大周天,就到了聚气成漩这一步。
“你!!”赵风雷怒发欲狂,指着赵雨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雨樱倒是有些意外,她虽和赵君弘、赵君度走得很近,但与地位特殊的赵若曦少有来往,两人个性也不甚合。
赵修竹闻言洒然一笑。虽然嘴上不能明说,但很多人都在暗暗猜测,赵君度那性子能把千夜看作兄弟,说不定还真有赵阀血统。然而世族门风森严,外室之子想要归宗http://m.hetushu.com可没那么容易。
说到这里,赵雨樱忽然靠近赵风雷,放低了声音,说:“老娘就是被人轮奸,那也轮不到你。”
千夜推开面前古朴木门,走进一间小巧院落。庭院中央,有一座由各色湖石砌成的水池,数阶玉石直入池中,水色深碧,不断翻滚,如同沸腾。
赵雨樱拉过旁边一名执事服饰的老者,低声询问了几句,然后就走回来,凑在千夜耳边,轻声说:“我刚问过,洗髓池最近就君度和赵修竹用过。君度用掉了三分之一,赵修竹这蠢货用的可以忽略不计,现在里面还有一半多的源液,你不用客气,全用光了吧。在你之后,是赵风雷的一个堂弟,让他等着去!”
赵风雷腾地站起,怒道:“你什么意思?”
千夜也不着急,心态不骄不躁,渐入空灵之境,浑忘了时间。
当漩涡刚刚形成,池中源液就化为道道灼烫热流,与千夜节点内涌出的原力混在一起,不断向胸口处刚成雏形的原力漩涡涌去。
话说回来,赵雨樱虽然毫无世族贵女风范,不讲仪态,满口粗话,可是却没什么真能让人抓到德行有亏的把柄,又战力强悍,这些小毛病也就不是毛病了。
曼殊沙华是当世名枪,赵雨樱又有伤在身,被它杀机锁定,只觉周围空间全部凝固,竟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见赵若曦来势汹汹,赵雨樱实在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时候得罪了她,忍不住一翻眼睛,问:“这是怎么了?我惹你了吗?”
赵雨樱自然不会和赵风雷客气,翻了个白眼道:“你来干什么?难道还想再进一次,积分存够了吗?”
造化园内,赵雨樱已经登上三楼。这里原本是阀中诸老才有资格坐的位置,但千夜晋升战将,那些大佬们可没有兴趣前和*图*书来观看,也就一些小辈才会关注。
但是聚气成漩这个环节对千夜来说似乎格外漫长,它就象一个无底深渊,无论多少原力涌入,都吞噬得干干净净。而原力漩涡似乎没什么明显变化,相隔许久,才会扩张一点。
当原力在血脉中缓缓转动后,千夜即感觉到冥冥有种力量,不断牵引着各处节点的原力,在胸口汇聚,丝丝缕缕的原力,开始缠绕旋转,渐渐有了漩涡的雏形。
千夜开启真视之瞳,一眼望去,赫然发现这些雾气居然都是浓郁得有如实质的原力,而池水更是可以视为液化的原力,里面还有许多千夜也叫不出来的成分。
赵若曦如驾云般奔上三楼,直接在赵雨樱对面坐下,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眼神极是不善。
赵修竹当然也是见好就收,两人同枝连气,血脉亲近,还有共同敌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造化园里内斗起来。
就在这时,楼梯处响起脚步声,走上来的居然是赵若曦。
这日清晨,赵雨樱陪着千夜前往洗髓池。在造化园门口,意外看到了赵修竹和赵风雷。
此刻钟声响起,时辰已到。造化园的几名管事过来领着千夜过了两道门户,来到洗髓池外。
只不过赵阀弟子大多心高气傲,没有真的打过,谁也不会认为自己比千夜差了,也不认为他能够引出什么了不得的异象。没有惊人异象,就没有感悟机会,观礼晋阶就纯属浪费时间。也就赵风雷和赵修竹别有想法,欲在赵雨樱面前狠狠落一下千夜面子,才会亲自到来。
池水并不热,但是千夜肌肤上却传来阵阵灼痛感觉,如同被根根烧红的钢针不断穿刺。这点痛苦地千夜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很快就集中精神,按照先前管事告诉他的口诀缓缓运转和*图*书原力。
赵雨樱伸手一提,开山就已在手。她居然把这门威力奇大的手炮放在手边,看来是早有准备,一旦有人想对千夜做点什么,开山就会直接轰过去。
旁边赵修竹也忍不住浮上笑意。赵雨樱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问:“你又在这傻笑什么?”
赵若曦声音冰冷,“等千夜出来,让他从你那搬出去,先到我那去好了。”
这番话看似谦虚,实际上极是自得,如此异象在赵阀年轻一代同样修习“西极紫气”的子弟中,已是仅次于赵君度。赵雨樱的功法和他们不是一系,不能直接比较,可只看晋阶的异象品级,赵修竹已不比她差太多了。
“这……”赵风雷脸胀得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贵为燕国公嫡长孙,在赵阀内身份极高,放眼阖府上下,又有几人敢不给他面子?
如今又有传说,承恩公和高邑公主都亲自接见过千夜,这个态度就耐人寻味了。在没弄清真相之前,就是有所企图,也不能轻举妄动。
千夜惟有点头,可是异象这种事,谁又能保证?
“你疯了!”赵雨樱完全没想到赵若曦居然会真的动用曼殊沙华,这里可是赵阀!这一枪若轰出,不说赵雨樱,就连整座小楼都会化作尘埃。
赵修竹并不畏惧,微笑道:“我只是感觉,或许这千夜有一鸣惊人的可能,也未可知。”
赵风雷盯着千夜,双眼中如欲喷火。可现在毕竟是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他身为燕国公嫡长孙,必须要讲究风度礼仪,不能象赵雨樱那样肆意妄为。
赵风雷看到赵修竹的神情,心下恼怒。然而赵修竹是燕国公三弟之孙,身份虽不如他,晋升战将时的异象却表明,天赋还在赵风雷之上。因此赵修竹日后地位必会提升,虽然www.hetushu.com仍不及赵风雷,但也不是他能任意教训的。
赵风雷冷笑道:“老四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还想一鸣惊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雨樱只是一时糊涂,早晚会醒悟的。”
赵雨樱过得逍遥自在,其他人可就没这待遇了。赵风雷和赵修竹老老实实在二楼找了位置坐下。他们也不愿意现在就上三楼面对赵雨樱,那就真是找不自在了。
水面上雾气氤氲,缭绕不散,如有重量般层层叠叠地覆盖在水面上,甚至高出池边不少。但就如同遇上无形墙壁,始终没有一缕雾气溢到池外。
这是赵阀秘法,专为配合洗髓池而创,能够加快晋阶战将过程,并且提升晋阶成功机率。高门大阀的底蕴便在于此。
赵风雷更是大怒,忍不住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花了这么大代价看中的这个贱民,究竟能有什么天赋!不要呆会进了洗髓池,却什么异象都没有,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见赵风雷投来目光不善,千夜哪里会给他留面子,毫不退让地对视,杀意凛然,不加半点掩饰。
赵雨樱毫不客气地上了三楼,占掉中间的桌子,还命人送来酒菜,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摸出本秘籍,看得津津有味。
赵雨樱冷笑,说:“那也比某些人根本不敢出战,手上连点进洗髓池的积分都凑不出来要强。”
赵修竹倒是风度不失,含笑道:“现在多事之秋,我深觉不能置身事外,所以决定提前结束精纯原力的阶段,晋升战将。这几天我在洗髓池侥幸引发紫气成柱,分镇南北的异象。唉,虽然还说得过去,但较君度那是差得太远了。”
这句话戳中赵风雷痛处,他脸上掠过一层青气,气得面容都有些扭曲,狠狠地道:“你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婚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