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君王

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五 触手可及的距离

章一七四 接天

不过,当感知落在千夜原力漩涡上时,赵魏煌立刻察觉到那原力已悉数化液,而且里面还有颗颗晶粒载沉载浮。纵使他久居高位,见惯能人异士,也不禁全身一震。
幽国公赵玄极声音转冷,一字一句道:“下封口令,今日之事,谁也不许说出去。否则的话,哪怕是嫡子嫡孙,也都一并斩了。至于这园里的管事执事们,都一道打发了吧。”
赵若曦沉默不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悄悄握紧曼殊沙华。
赵魏煌等走出一段路,才回头向赵若曦看了一眼,说:“肯跟过来了?”
原力凝晶,可是成就神将的前提。
“给千夜。你们刚刚不是说过,千夜的天赋如果曝光,会很危险吗?”
燕国公淡然一笑,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真要有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燕云赵氏与帝国同寿,多少生死大关都过来了,也未见真被谁给灭了。好了,此间事了,我们两个老家伙就先走一步。你去迎迎千夜吧。”
小道消息总是传得飞快,没过多久,整个赵府都知道了千夜在晋阶战将过程中貌似出了点岔子,以至于造化园当天执事全部被撤换,没几天就都遣去家族边缘地带。而千夜居然拥有晨曦启明的顶级天赋,虽然历经波折,终究还是成功晋阶,不过只是十级。
这消息倒是解释了赵君度为何如此看重这个千夜,不过赵阀血脉优秀,有资格进洗髓池晋升战将的子弟中跳级者不乏其人,承恩公四子除赵君度外,全部一升战将就是十一级,幽燕两公嫡出子孙也半数如此。晨曦启明的天赋确实罕见,但不能转化为真实战力也无法服众。
二公身影一闪,已自登仙楼中消失。赵雨樱和赵若曦对望一眼,都跟在赵魏煌身后下楼,向洗髓池走http://m.hetushu.com去,等候千夜出来。至于赵风雷和赵修竹,自有燕国公去敲打节制。
造化园内,大海漩心中忽有一点光芒出现。那是一颗璀璨金色晶粒,缓缓浮出水面。有了第一颗,就有第二颗,第三颗,直至无穷无尽。
看到千夜,赵魏煌双眼微眯,竟然有一点点压迫感觉。千夜不过刚刚晋阶战将,竟然能让他产生压力,哪怕微不足道的一点,也已经很是不可思议。
这些晶粒,赫然是液化原力更进一步精纯浓缩后的形态。即使亲眼目睹方才的异象,赵魏煌也万万没有想到,千夜竟然已经摸到了化液凝晶的门槛。
异象来得快,去得也快,若昙花一现,就已消失。造化园内有几名执事甚至不停揉着自己眼睛,有些不敢确定自己刚才真看到了天地异动,还是一时幻觉。
撇去此事背后手尾不提,千夜现在只有十级,不少赵阀年轻子弟都息了上门找他打一场的心。还有激进些的则表示不屑,平民就是平民,空有天赋却毫无用处,平白占掉从府一个名额。
林熙棠从中军帐里走出,行色匆匆,身后跟了数名将军和十多个亲卫。他忽然脚步一顿,向前望去,出营大路正中央站着一个身量英伟的戎装男子。
洗髓池底,千夜双眼紧闭,胸膛急剧起伏,隐隐能够听到如同远古战鼓般的脉动。虚空中倾泻下的原力全都穿透他的身体,注入到胸口的原力漩涡中。
短短五个字,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每时每刻,都有无法估算的虚空原力扑入大海,足以将普通战将撑得爆体而亡。
“一切都还好。”
赵魏煌双眉未解,苦笑道:“这是治标而不治本。”打发了这些管事执事更是欲盖弥彰。
不过赵君度此时领兵在外,千夜身边又有赵和图书雨樱那个凶神恶煞,众人即使不满,也不愿以此为由头去招惹他。
千夜翻身坐起,推门出了洗髓池,自然有等候在那里的执事将他的衣服和各种随身物品交还,并服侍穿戴整齐。
原本夜空高远,万里无云,但乌云不知何时出现,从四面八方而来,转眼间遮蔽穹空,恍若天幕垂落。天欲倾颓,星光纷坠如雨,造化园内绯色光流如薄雾的颜色也转为深沉,开始有波涛涌动,一浪高过一浪,宛若暴风雨前的深海。
再走过两道门户,千夜就看见赵魏煌站在面前。
登仙楼内一片寂静,片刻之后,赵魏煌皱眉问道:“刚刚这景象究竟是什么?好还是不好?”
这个原力漩涡漩心处是最深沉的黑暗,似能吞噬一切。海量虚空原力以及洗髓源液倾注,才能让原力漩涡缓慢增长。
顷刻之间,无数晶粒从漩心中喷出,彼此飞旋缠绕,若星河铺就大道,直通天地!
看似恒定不变,实则边缘区域一直缓缓扩张或收敛的铁幕终于静止下来,帝国军方的观察人员再三确认后,匆忙把这个惊人消息分发出去,谁都知道,这才真正意味着大变将至。
燕国公道:“我赵阀洗髓池下大阵的‘辨机’功能,与林熙棠的大衍天机诀出自同源,引动异象来判断潜力的能力当然也不见得比他差。听说千夜并未修习我赵阀秘法,那么引动的异象前所未见也是正常。”
登仙楼上,赵氏三公直盯着那天地异象,一时竟有些透不过气来。
赵魏煌此时自觉失态,又坐回原位,不过咧开大嘴,笑意怎么都忍不住。
造化园内老管事和众执事们全都愣在当场,呆呆仰望空中那数道纵横交错的巨大虚空裂隙,看着这宛若天地崩毁的恐怖景象,全没人注意到洗髓池内的源液www.hetushu•com正在快速下降。所有源液储备,已全部告罄。
听得幽国公如此评价,赵魏煌不喜反忧,皱眉道:“这对千夜来说,未见得是好事。”
如此成就,千夜自己也未曾想到。他全身原力经过曜篇先后两次的彻底淬炼,凝实精纯已到极致,又得洗髓池之助,终于踏出了这至关重要的一步。
现在既然异象已出,登仙楼内气氛就轻松了很多,三公开始有说有笑,虽然讨论的都是些天下大事,庙堂风云,看似和眼前无关。但是轻描淡写中,许多事情已经隐晦地达成了共识。
如此异象,从未在赵阀典籍中有所记载,此刻赵魏煌也心中茫然。
造化园中之事,还是被限制在极小的范围内,至少目前如此。于是千夜在开山小院的日子,意外平静和闲适。
晨曦启明号称最靠近黎明本源的原力,因为纯粹所以强大。虽然它本身不附带特殊攻击能力,但也不受任何属性原力克制。看千夜此刻异象,晨曦启明还没到至纯之境,虽然比不上赵君度的紫极生青,但也有相当机会突破成为神将,如此足以值得赵阀倾斜资源,重点扶持了。
帝国血战锋线指挥部所在的北部小镇也变得十分忙碌,自前天下午起,军团战士和各类重装机械源源不断地向外开拔,很快大半个城镇就变得空落落的。城南小型军营外围是各军团高级军官的居所,几乎全都人去楼空。
赵雨樱和赵若曦听得心中生寒,她们知道幽国公这句轻描淡写的‘打发了吧’是何含义。那句嫡子嫡孙也都斩了,亦绝不是在说笑。赵玄极年轻时就杀气极重,手段狠辣。随着年事渐高,已经少有说这等重话,但此话出口,必然不会落空。
千夜不禁一怔,片刻之后才意识到,原来整个洗髓池内的和图书源液都被自己吸光了。可是之前赵雨樱曾经说过,赵君度晋升战将也只用了三分之一,自己怎么就把剩下的都用光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刚刚晋阶中途,他确实感觉源液不敷使用。
赵魏煌双目如电,扫过千夜全身,立刻知道他只凝聚出一个漩涡,不由得有些诧异,同时也略感失望。赵君度成就战将连跨三级,千夜引动如此恐怖异象,少说也应该升个两级才是,结果却只生成一个原力漩涡,仅仅是十级。
赵若曦却不理会他的话中有话,直接了当地问:“有没有可以掩饰修为的秘法?”
此时楼下点点金芒尚未平息,反而越来越多,越升越高,先是到了腰际,然后慢慢升到树木枝头。整个造化园内,忽然有种沉郁开始漫延,如同山雨欲来。
见千夜点头应了,赵魏煌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去。他走出一段路,赵若曦从路旁花树中现身,默不作声地跟在赵魏煌身后。在最后一刻,她终于仍是退缩了,没有让千夜看到自己。
然而永夜大陆上却正在酝酿一场风暴。
在洗髓池内,千夜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赤身躺在池底,整个洗髓池竟然已经干涸,源液循环雾化的管口处,只是偶尔才有一滴液体落下,掉在空荡荡的池底。
只是想到当年之事,幽燕二公不免有些遗憾。若千夜未曾被掳走,或许潜力还能再大一些。可往事已逝,无法更改。况且在曼殊沙华主人和一名未来的上位神将之间,需要取舍的不仅仅是天赋和实力,还有大势和大局。
海上波涛如潮,转眼间大漩涡出现,漩心深不见底。忽然一声霹雳,无法形容的压力撕裂虚空,形成片片黑暗,无尽虚空原力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注入下方深海!
张伯谦一双凤目深沉如渊,满身威www•hetushu•com压恍若阴云压城,甚至这一方天象都有异动,不知从何而来的铅云遮住了难得晴好的天空,似乎还在不断向着大地坠下,几欲叫人喘不过气来。
“那就好。这两天可以放松一下,不要过度修炼。”赵魏煌说罢,就欲离去。但又想起一事,转身道:“那把东岳已经送到匠府了,如果没事的话,可以去看看锻造过程,对你将来有好处。”
煌煌之威,令万物暗淡,众生失音。
但让众人意外的是,本应对此消息大感兴趣的赵风雷,却似乎忽然变得对千夜兴趣缺缺,只要听到类似话题,就会找借口离开。看他阴沉脸色,其他人也不敢多问。
“要做什么?”赵魏煌皱眉。
他随即检视体内,一个原力漩涡已经取代了过去的九处节点,缓缓旋动不停。构成原力漩涡的是浓郁源液,即是已经完全化为液态的原力。而在源液中,还有无数晶粒载沉载浮。
幽燕二公也不住点头。以他们在赵阀的权位,自然会听到些常人不得而知的风声,比如赵君弘曾惜败于千夜之手,就是输在了晨曦启明之下。
赵魏煌若有所思,但还是摇了摇头,“这事无论如何也瞒不住有心人。况且我观他武道走的是以力破局的路子,大道至简,惟我直行,也不适合藏头露尾。再者说,当世强者,哪个不是斩杀无数强敌,从血火之中走出来的?就是你老爸我,当年也有好几次险死还生的经历,才有了今天。”
林熙棠神色不动,仅眉眼略沉了沉,可不等他说话,张伯谦已经开口道:“你要进铁幕。”
看着千夜,赵魏煌忧色多于喜悦,轻叹口气,问道:“有什么不适没有?”
此刻幽国公忽一声长叹,缓道:“如此堂皇气象,如此通天之途!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啊!”